微信直播

培养医生vs.训练足球健将,哪个更容易?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1
1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
关键词:

  

自相矛盾的新闻:中国到底缺不缺医生?

 

最近我听到四则关于医学的新闻,分别是:1) 上海医学院开始独立于复旦大学单独招生,在浙江理科分数线仅次于清华和北大,高于复旦,在江苏理科分数线高于北大,远高于复旦;2) 温州医科大学在浙江省的招生分数线仅次于浙江大学; 3)杭州多家市级医院招医生困难。4)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8年制医学生和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医学生交流临床实习,报纸上谈英国医学生惊叹中国医生之忙。当然,医学生的看法有片面性,毕竟还太年轻。

这些消息听上去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大家争相学医,医科毕业生供应理应不缺,另一方面,一个发达城市市级医院却招不到医生。

根据 The World Bank 的数据,2010年每1000人中医生数目,中国为1.8 名,韩国为2.0名,加拿大为2.1名,美国2.4名,英国为2.7名,法国为3.4名,德国为3.7名。因此人均医生数中国基本不缺。

培养好医生,不应纠结于大学教育

做一个能看病的好医生,对于医生个人的天分要求并不很高,主要是要求认认真真、细致周到。医学行业内的人都知道,训练医生可以很快。一个专科,好好训练两年即可应付临床处理,训练4-5年就可以成为一个较好的医生了。因此与训练足球运动员不一样,一个国家可以较短期内训练出很多好医生。中国基层医院的医生,只要他们愿意学习,完全可以通过短期、多次训练的方式,快速提高其临床处理水平。这其实也是各个国家的医学会纷纷要求医生有“行医执照”的原因之一——实行行业保护。如香港回归中国后香港医学会即不再承认英国的医学本科教育。美国不承认德国的医生训练,也不是美国的医生们认为德国的医生水平不如他们的。而一些对于天赋要求高的专业,如竞技体育、音乐艺术、科技创新等,是不会要求行业执照的。

众所周知,培养好医生的重点不应纠结于大学教育,在五年制、六年制、七年制、八年制中翻来覆去,而应在于毕业后的临床训练。以前有部分在文革中短期医训班毕业的、工农兵毕业的人,后来照样成为了好医生。中国有个很让人莫名其妙的医学培养结构叫八年制医学博士。按美国体制,如果一个人自称既是医生又是博士的话,应是 MD+PhD。中国八年制教育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好基础,培养医学科研的高端人才。我的一些同事觉得培养Physician Scientist 的话,前4年最好是学医用物理或化学工程,后4年学医学,按美国的体系取得MD后从住院医生第一年开始做。现在的八年制训练像又回到以前“多快好省”的时代,在八年内完成基础医学学习加临床训练、科研训练,既是医生又是博士,却忘却了老协和八年制教育的初衷。

医科生毕业后应该规范化临床训练,这是大陆已经启动的好方向。研究生资历可以由临床训练合格证书替代。如我们学校的对于助理教授的基本要求是有博士学位或在临床学科完成专科医生训练,完成专科医生训练的医生只要有本科学历即可。像中国这样医科生毕业后大规模地读研究生的国家不多。我见到过类似的国家有荷兰,医科毕业后很多人在开始临床训练前全职读科研博士学位。但人家有资源玩科研,而且是科技立国,因此有 Philips, Unilever, Shell,Elsevier, Wolters Kluwer等国际大公司。荷兰总人口1千6百万,是上海的2/3;每1000人中医生数为2.9名。

发达国家好的医学院真的都在综合大学里?

以前听到过一种讲法,发达国家好的医学院都在综合大学里面。我知道的一些事实是,由于医学教育管理的特殊性,奥地利的医学院都从综合大学独立了。如历史悠久的维也纳大学医学院成为了独立的维也纳医科大学。欧洲大陆排名第一的是KarolinskaInstitutet, 即诺贝尔奖授奖结构,也是个独立的医科大学。欧洲大陆排名第二的是Erasmus Medical Center Rotterdam,基本也是独立的。Erasmus大学的另外一个部分是文科系类,而且地理位置也是分别在鹿特丹城市的两边。一般认为美国前三大医学院分别为哈佛、UCSF 和 Johns Hopkins。Harvard Medical School 在哈佛大学内很独立,UCSF是个独立的医学院,而Johns Hopkins是个以生命科学为主题的大学。一般而言,机构庞大又统一管理的话,管理效率会低。

培养医生很难吗?

对于医疗健康经费的投入是个难题,欧洲的福利也是以高税收为基础的。但医生训练体系完全没有必要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是有国外的成功方法可以模仿的。记得多年前我去泰国的一家医院,听了那家医生们的报告以后。我们一些华人同事,包括香港大学医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和 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的,都惊讶他们医生水平之高,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不太看得到他们发表论文。大概也是因为没有压力和要求吧。

我们知道训练好的足球运动员很难,但为什么训练大量医生,这个在其他很多国家不难的事在中国成了一个难题?我问了我几个朋友,他们都轻易地给出了答案。亲爱的读者,您想到了吗?前面已经给了提示。

想起来以前的good old days, 部属重点医科大学本科教育为六年 (与大多数的发达地区的教育一致),一般省属医科大学本科教育为五年。读基础医学类的研究生大学毕业即可报考,而临床学科的研究生报考前需两年临床经验。很多生理、药理专业的毕业生后来也去做了临床医生,解剖毕业的则做外科医生。可惜那个年代训练出来的很多医生都去了海外。

笔者|王毅翔(Wang Yi-Xiang)为AME出版社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杂志官网免费阅读下载杂志精彩文章) 杂志主编,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杂志介绍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Print ISSN 2223-4292; Online ISSN 2223-4306; QIMS;中文名《定量影像学》) 杂志由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王毅翔教授担任主编,于2011年12月创刊,2012年9月被PubMed收录,2011-2012年为季刊,2013-2014双月刊。QIMS杂志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定量影响研究的临床应用的杂志,所有文章均由国际同行评审,免费开放获取,为最新影像知识在自然科学,计算科学及临床医学的应用传播提供平台。QIMS杂志已经被Nanotechnology Cancer Asia-Pacific (NCAP) Network & Macau Radiology Association 背书,获得了众多国际影像专家的大力认可。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即可进入QIMS杂志官网……http://www.amepc.org/qims#rd?sukey=601c156da1897ae041eca41cda2c167763632de57eb5c509730c8c099c3cbbedb09d59ebbc3b5da35c24432e814e338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