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关于口罩,那些不得不说的话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陈文森 1
1 江苏省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科
关键词:

百家笑谈,谈笑古今,今天我们不讲三国,我们讲“口罩”。

 

口罩(Mask)顾名思义,是不是就随便拿个东西把嘴罩上?非也!

 

我们先来聊点八卦。最近一部很火爆的电视剧《产科医生》想必大家都看过,里面第20集,当妇产科针对一个HIV女患者做一个叫EXIT(子宫外产时治疗)手术(听名字貌似很牛,不过难度确实不小,尤其患者还是个HIV患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手术时,助手何晶医生一不小心被产妇的羊水溅到了眼睛(专业上叫“医务人员HIV职业暴露”)。在病房里面的一个镜头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印象,院长带着几大主任前去探望,但是奇怪的是他们都带着“口罩”,面色凝重!!(见下图,有图有真相!)

 

 

面对此镜头,着实有点无语,且不说接触HIV职业暴露(可能感染,实际上感染率较低,粘膜暴露的数据不足,但是沾有HIV血液锐器扎伤人后,感染可能性为多少呢?0.3%,千分之三左右),就算直接接触一个HIV患者,有必要戴口罩嘛?用膝盖想想也能知道不合适嘛。目测这四个主任们离患者至少两米开外,过度防护的典型案例!有人说重点防护总没有错吧,平时也许这样,但是对一个职业暴露医务工作者,心理压力是巨大的。这样会给她带来更多的心理负担。

 

至于其他穿帮镜头就不说了,比如心电监护,这个纯粹是唬人的,其实群众的眼睛是雪亮滴!

 

那么问题就来了,啥时候戴口罩呀?口罩有哪些分类呢?前一阶段雾霾严重,选用什么口罩合适啊?

 

……

 

您别着急,请听我喝口茶,慢慢说来!

 

口罩定义就不说了吧,如果不懂,请服用脑白金!

 

一、关于口罩的一些典故——戴口罩竟是为了防挨打?

 

关于口罩或其类似物的记载,最早可追溯到中国古代,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部分引自百度和维基百科

 

读到这里,是不是有一种伟大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四大发明能没“口罩”?曾几何时,这可是挽救了几千万人的生命啊!

 

在19世纪时候,口罩才被真正发明并应用于医疗领域。可是,在500多年前,却是怎样的情景呢?

 

14 世纪,欧洲发生很厉害的传染病,使许多人害怕。那时候的欧洲还很落后,人们不大讲究卫生,也没有起码的医学常识,得了病常常是急忙找巫婆来念咒语、驱妖魔。那时候医生已经出现了,但他们的人数少,没势力,只要他们出去看病,常常遭到巫婆带人追上来狠凑一顿。传染病发展快,医生不能不管,为了保护自身安全,免得挨打,医生就用纱布遮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做到“让你不认识我!”这就是当时的医生处境。

 

到了1897 年,德国医生莱德奇,在汉堡开设了一家私人诊所。由于在这之前,他行医时是戴口罩的。对此,莱德奇公开声明,从医学的观点来看,医生应该戴口罩,而今天在诊室里看病,仍然戴口罩的目的不是躲巫婆,而是为防止呼吸道吸进灰尘,讲究卫生。这就提高了对口罩作用的认识。由于他的医术高明,治好了许多人的病,赚了不少钱。在他的诊所门前,雇有几名彪形大汉守卫,因此想闹事的巫婆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其他医生觉得莱德奇言之成理,又有势力,纷纷效法,也都在看病时戴起口罩来了。不过,那时的口罩只是用几层(或一层)纱布,来回地把鼻子、嘴巴、胡子缠起来,十分简单,很不舒服。莱德奇让人把纱布剪成长方形,在两层纱布之间架起一个框形的铁丝支架,再作一根带子系在后脑勺上。于是,口罩便有了最初的形状。

 

19世纪末,法国医生米琪缝制了一种多层纱布口罩;并且改成可以自由系结的办法,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勾在耳朵上。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创立了近代细菌(微生物)学说,使人的看法为之一新。护理之母南丁格尔曾说过:空气像水一样,也是会被弄脏的。如果戴上口罩就有可能把细菌阻挡在沙布层的外边,不许这些坏东西溜进来害人。——节选自《医药纵横》(http://www.gzsti.gov.cn/bjs/book/016.pdf)。

 

二、我国的情况——口罩的光辉形象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在我国应用的典型案例莫过于2003年时中国发生了非典型肺炎疾病的传播预防。那时候最脱销的几种产品,消毒剂,白醋和口罩。一场“非典”几乎令口罩一度脱销,各大药店门前拍著长长的队伍,人们争相抢购口罩。2009年甲型HIN1流感肆虐,2013年10月后的严重雾霾,再次巩固了口罩在劳苦大众中的光辉形象!最后没办法,搞的CFDA三番五次出通知要求监管口罩的生产。

 

 

这充分说明了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机遇!

 

三、口罩属于医疗器械管理嘛?

 

在2003年,根据《医疗器械生产企业日常监督调度管理规定(试行)》(国药监械[2003]13号)有关条款的规定,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将“医用防护口罩”产品列入《国家重点监管医疗器械目录》(http://www.sda.gov.cn),《医疗器械分类目录》中管理类别为II类。

 

 

各种含有灭菌、抑菌和抗病毒的成分,预期用于抗菌抗病毒的医用口罩按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目前,国家局尚未批准过此类产品。有关生产企业应当按照相关规定向国家局申请注册,经批准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书后方可生产和销售。

 

四、口罩有啥子分类呦?

 

目前,医用口罩按照产品标准不同,可分为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普通医用口罩三种类型。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院(NIOSH)将口罩中间这层滤网的材质分为下列三种:    

 

1.N系列:N代表Not resistant to oil,可用来防护非油性悬浮微粒。  

 

2.R系列:R代表Resistant to oil,可用来防护非油性及含油性悬浮微粒。

 

3.P系列:P代表oil Proof,可用来防护非油性及含油性悬浮微粒。按滤网材质的最低过滤效率,又可将口罩分为下列三种等级:“95等级”表示最低过滤效率为95%。 (这个大家常见,猪嘴哦!)  不过需要注意与防尘口罩的区别开来:“99等级”表示最低过滤效率为99%;“100等级”表示最低过滤效率为99.97%。

 

五、那么不同的口罩有什么用途呢?

 

参见CFDA官方(http://www.sda.gov.cn/):

 

1.医用防护口罩适用于医务人员和相关工作人员对经空气传播的呼吸道传染病的防护(如H1N1)。

    

2.医用外科口罩适用于医务人员或相关人员的基本防护,以及在有创操作过程中阻止体液和喷溅物传播的防护。(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有些医院还在用普通口罩做手术,国家可是明文规定用外科口罩哦,既保护自己也保护患者!)

 

3.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适用于佩戴者在不存在体液和喷溅风险的普通医疗环境下的卫生护理。

 

六、我们关心雾霾天戴啥!!!?

 

表急,来了!

 

雾霾的危害大家都知道,据报道,我国大气PM2.5浓度每增加10 μg/m3,人群急性病死率、呼吸系统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病死率分别增加0.40%、1.43%和0.53%。

 

那么大家也许比较关心雾霾天选择什么呢? 可以选择N95,即医用防护口罩N95。有数据为证:医用防护口罩的过滤效率——在空气流量(85±2)L/min条件下,对空气动力学中值直径(0.24±0.06)μm氯化钠气溶胶的过滤效率不低于95%,即符合N95(或FFP2)及以上等级。(http://www.sda.gov.cn/WS01/CL0845/43206.html)

 

当然,如果没有N95呢,也可以选择医用外科口罩。  

 

大家都知道N95虽然率过滤高,但是由于密闭性好,所有佩戴者往往呼吸不畅快,甚至很不舒服。可以选择外科口罩,大家也许会担心滤过效率。请看FDA的官方说明:医用外科口罩:过滤效率:在空气流量(30±2)L/min条件下,对空气动力学中值直径(0.24±0.06)μm氯化钠气溶胶的过滤效率不低于30%;细菌过滤效率:在规定条件下,对平均颗粒直径为(3±0.3)μm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气溶胶的过滤效率不低于95%。大部分颗粒都可以被阻断啦,所以也不用担心。

 

七、口罩佩带的误区

 

(一)佩戴口罩越厚越好

 

有的人认为越厚越好,恨不得在N95里面再垫一个口罩。美国CDC表明,不正确的佩带方式,危害很大!,会使未过滤的空气通过口罩和皮肤的缝隙进入口罩内部被人吸人口。由于多垫了一层,反而是破坏了口罩的密合性,使口罩内部的空间加大,鼻夹不能和面部有效密和,起不到防护作用,画蛇添足是也!

 

(二)重复使用

 

这点要充分感慨我们的勤俭节约,N95不便宜啊,所以为了节约成本,当口罩需要更换时,就稍微清洁一下继续使用。

 

该浪费需浪费!首要原因当然是因为反复使用,口罩内外表面细菌增殖了,就容易致病了,通过其他途径,如手接触,还会增加交叉感染的机会。还有个原因,呼吸容易湿透口罩,这也会影响对外界细菌的阻隔效果。所以,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应该遵守一次性使用原则。

 

八、有趣的案例

 

不全是口罩案例,口罩只是个人PPE防护的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图片引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胡必杰教授对新职工的培训,再次特别感谢!

 

啰嗦了一大通,轻松一下,再来看看下面啼笑皆非的图片。吃饭时,不推荐看,避免喷饭!

 

哎,N95好是好,可是真是闷啊!!

 

哥们,你眼睛白成那样能看见字嘛?

 

你躲在里面,还戴着护目镜干嘛呦!

 

之前丁香园有一个博文大家很触动,“美国将埃博拉感染患者运送回国”。这一方面是自信和实力,另一方面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正确认识了疾病的传播途径和阻断方式,有扎实的疾病预防和控制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希望寥寥数语,能让大家有所体会,如果能有个别同志能记得一二,那就是对笔者最大的安慰啦!

 

笔者|陈文森,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主治医师。AME 学术沙龙委员,中国医院协会医院感染管理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华预防医学会医院感染控制分会青年委员。参与多项国家级、省部级课题研究,国家标准的制定,主持一项厅级课题,发表论文多篇。主编三部论著《手卫生最佳实践》、《SIFIC医院感染预防与控制临床实践指引(2013)》、《SIFIC医院感染防控用品使用指引2014-2015》。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科研时间,是以一个个专题为中心的“中文期刊”;也是以一个个专题为中心的“中文专著”;科研时间,是一个平等、开放的学术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作者、审稿人、读者与编辑能够平等交流,畅所欲言,相互协作;科研时间,也是一个帮助中青年学者成长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只要您有才华,只要您愿意分享,您就能够获得阵阵掌声……登陆科研时间平台注册,通过委员会资格审核,就能成为科研时间平台会员。

 

点击【链接】成为科研时间平台会员,查看精彩视频!http://kysj.amegroups.com/sign_in

 

Doi:10.3978/kysj.2014.1.16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