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序:Don’t be a killer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25期

关键词:

这幅画是上个世纪初画家Ivo Saliger的作品《与死神争夺生命的医生》。

「与死神争夺生命」这样的话讲给刚入医学院孩子听的时候,他们多半会有尿颤的感觉;而对于在临床上浸淫多年的老油条,隔着屏幕千里之外我都听到了他嗤之以鼻的声音:别瞎扯了,混口饭吃而已。

有一次在病房里突然听到有人深情的朗读「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问值班的同事这是谁啊,他扭头喊道“护士,给精神科转过来的5床肌注10 mg氟哌啶醇,内什么……,记得让实习同学帮你按住他……”

入行需要宣誓的行业并不多,仪式感让人背负使命感,让牺牲变成光荣。参军是这样,黑社会是这样,结婚也是……

没有什么职业值得神圣化,都是自由意志的选择,行医只是饭碗,家里人当年逼着你学医的时候,说的也是「医生越老越吃香」吧?我们自己也是在混吃等死,与死神争夺个什么劲啊,下一个王浩还指不定是谁呢。

工作久了,发现与生活抗争比与死神抗争更加重要也更艰难,而与体制抗争则是难上加难。

替你发了这么多牢骚,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懂你?是啊,我们的时代好难,我们的行业好难,我们每一条神经末梢感知到的都是令人不悦的刺激。

而这些刺激从来引发不了动作电位:我们勤于牢骚,疏于行动。

第一季的用药知识问答写了很多杀手:多巴胺、碳酸氢钠、羟乙基淀粉……,它们其实是匕首,谁才是真正的「杀手」?

美剧Monday Morning第一集中有一个医生被开除,因为同事们都称呼他为007——持照杀人者(Licence to kill)。

Some people keep making the same mistake for 20 years, and call it “clinical experience”.

多巴胺肾脏保护作用被证伪是2000年,而13年后的今天仍然很多医生并不知道;2010年,羟乙基淀粉就被证明不但昂贵并且有更多不良事件,而2012年它在中国的销售高达十几亿人民币……

我们自己让这好难的行业变得容易一点还是更难了一些?

不必把我们的职业神圣化,行医也确实只是一份工作,不说与死神肉搏吧,但我们至少不要成为有执照的杀人者,对不对?

第一季写了60篇用药问答,浮光掠影,不太可能传递太多的知识。事实上我们缺的也不是知识,而是发现知识的热情,看待知识的逻辑和运用知识的节操。

写的过程中参考了互联网很多朋友的文章,很多基本的观点也来自他们。他们写这些东西和晋职称和发paper没有半毛关系,这才是真正热爱医学的人,和那些只是因为熟练而茫然的医生不一样。

读完第一季的读者,谢谢你们的坚持和支持。

 

----张进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