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编辑部书墙上的故事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季灵艳 1
1 AME 出版社
关键词:

小时候,书于我是一种陌生品,因为父亲虽然爱书,却很少花钱买书。万幸的是,他在我的童年里,为我编述了无数的故事。上学时,书于我是一种调剂品,在繁忙的题海大战闲暇之时,在桌子底下,偷偷翻阅起《我为歌狂》、《读者》,却被‘万恶’的班主任发现,一顿思想教育之后,被转包连续两周的教室清洁工程(我被罚过的清洁工程,说起来该洒泪数里)。工作后,书,成了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要与永远不能共处于一个频道上的程序员沟通,只好找产品经理相关的书;要提高团队战斗力,找《执行》等案例分享的书;精神萎靡混沌,找点自传或鸡汤类的书补补神儿成了常有的事。但从不曾料到,我会与书,有如此紧密的交集。

AME出版社科学编辑部工作间的书墙里,有满墙的的故事,暂且从它的来历说起.....

今年4月,Boss汪交付了一项Mission,装修第二间办公室。这让我想起了去年同期里的痛苦岁月,他在广州市二宫附近选中了两间毛坯房,当时,还驻扎在丁香园总部杭州的我,忽然接到来电,“Katherine,你到广州来装修一下办公室,地址是……”。一身冷汗,心想,“老大,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装修办公室此等重任也放心交给我这种路由器都不会接的人”。在园子大内总管周总的全程指导下,完成了最简单的办公室装修,铺地装,铺电线网线电话线,最终,还是我的同事小悦搞定办公桌椅和设备采购,将‘浩大’工程完结。于是当第二次接到此项任务时,已经不再忐忑。这是一间200平左右的不规则空间,有5间独立隔间,中间区域光线若暗。老大说,很简单,你和4个Senior Editor一人一间,最大的那间归你就搞定了。内心窃喜得开了花儿,心想,我岂不是很快要过上那种清晨泡上一壶花茶,美滋滋地看看文献,欣赏欣赏窗外的红花绿叶的好日子了?姑娘们也立即兴奋起来。

窃喜过后,冷静下来想想,按照出版社现今的发展速度,初步估算光科学编辑部,2014年底必然涨到20人以上,这么规划办公室根本行不通,撑死还是只坐得下15人。下半年还得重头来过。于是,决定拆掉两间靠窗的隔间以增加光线和空间,那间幻想中的我的办公室装修成带嘉宾采访区的会议室。

 

图1-2 会议室和采访区

一间可坐6-8人的单间留作小会议室及面试区,一间留作提高生活质量的茶水间。中间规划成能坐26人的办公区。当然,最值得一提的,还是这个找装修师傅定做的书墙。

图3. 编辑部的书墙

书墙左上角,是AME学术沙龙委员们给编辑部的赠书,有他们自己主编的书,有他们读过的经典因而赠阅给我们学习的书,更提笔留下了他们对小编们深深的祝福.......。收到这么多赠书,姑娘们叹道,说不定,“书中自有如意郎”。这样的感叹让我又好气又好笑:好气是因为很纳闷,这些采访的了国际会议主席,约得了牛人的稿子,一个人搞得定异国他乡的展会,搬得起一桶直饮水的姑娘,怎么就还未有年轻小伙排队约吃饭或者收电影票收到手软;好笑是因为,这群单纯优秀的姑娘,真得相信,书中自有如意郎......

图4. 委员们深深的祝福

书墙上亦摆放着小编们奔赴世界各地带回来的纪念品,背面签上了时间、地点和场景。我们一个作者还从美国寄给编辑部一块哈佛的校徽。你看到了右上角的两个手指玩偶吗?那是6月份刚从童话王国丹麦带回来的。

除了赠书和纪念品,整整齐齐摆放着的,主要是AME出版社出版的杂志和专著。从事医学期刊出版的第六年,出版社出版了17本医学英文期刊,推出了多本中文医学类专著,更打造了全英文的姑息医学专著Art and Science of Palliative Medicine,这些医学类专著的电子版,都已在科研时间网站上与读者见面。

收到如此多的赠书,科研时间小编们的读书分享活动即将启动,我们要一起分享书中的智慧,传播好书的作者的故事,寻觅书中的如意郎……

笔者| 季灵艳,AME 出版社副社长,@Lingyan_Ji。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科研时间平台已经上线:http://kysj.amegroups.com/。科研时间,是以一个个专题为中心的“中文期刊”;也是以一个个专题为中心的“中文专著”;科研时间,是一个平等、开放的学术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作者、审稿人、读者与编辑能够平等交流,畅所欲言,相互协作;科研时间,也是一个帮助中青年学者成长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只要您有才华,只要您愿意分享,您就能够获得阵阵掌声……科研时间平台,我们采用邀请注册制,从现在起,发送您的简历到kysj@amepc.org,通过委员会资格审核,就能被邀请成为科研时间平台的注册会员。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