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爱与生的执念 Behind death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成芷 1
1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内分泌代谢科
关键词:

【编者按】Between You and Me专栏,也即“你我之间”,在JTD副主编 Lawrence Grouse,前JAMA Senior Editor指导下创立。设立的初衷是希望医生及基础研究者在专注于技术之外,能够多一些人文思考,尊重生命,关怀患者,切实在诊疗的同时站在患者角度思考,真正以人为本,将医疗技术与人文关怀结合,构建良好的医患关系;也希望在国内医患关系紧张、医生超负荷工作的大环境下,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传递医疗正能量。

在马航MH17失事航班上,包括国际艾滋病大会前主席—荷兰著名艾滋病研究人员普·朗格(Joep Lange)在内的108名艾滋病专家罹难。会议官网的Welcome message变成了哀悼词,其中提到,抗艾滋病运动失去了一位巨人(The HIV/AIDS movement lost a giant)。在让整个世界悲恸的时刻,科研时间推出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杂志《你我之间》专栏的第一篇文章,《爱与生的执念》 Behind death,愿死者家人坚强。

2013年9月,我在急诊科轮转,那天又是一个忙碌的夜班,随着救护车的呼啸,一个面色灰白的老先生被推进了急救室。出车班(负责急诊120接诊)的医生说道:病人10分钟前在马路对面突然晕倒,当场进行心肺复苏后无呼吸、脉搏,现在赶回急救室处理。在急救室的夜晚,这种场景并不少见,在临床上,除非家属放弃抢救,我们必须做完该做的确定病人无生命迹象后才能宣告死亡。于是我的上级医师查看过病人后,尽管病人已无生命迹象,护士照例熟练的给病人上心电监护,并且我们准备常规抢救:气管插管及心肺复苏。

这时候病人家属,也就是老先生的儿子满眼噙泪的说道:“医生不用抢救了,我们都知道人不行了,就让爸爸不遭罪的走吧,前一会儿我们一家人还很开心的在一起呢,可能老爷子就想这么不痛苦的走了。”

于是我们停止抢救,我熟练的准备好死亡的相关文书准备填写,在此期间,老人的家属陆陆续续的进出道别。不一会儿,老人的儿子买来新衣服跟鞋,开始给老人擦身、换衣服,扣扣子。“下午还好好的呢,老爷子接完我女儿,一家人吃完晚饭去散步,蓦地一下爸爸就倒下去了,结果再也没起来”,老人的儿子不停的摇头,“我们一直觉得爸爸身体很好,没去过医院,给我们带孩子忙上忙下,从不抱怨。或许我们关心他不够多,至少,没多陪陪他。”随着太平间工人拖进来的停尸箱一声关闭的闷响,告别仪式宣告结束。

这样的情景在急诊室可能天天都在上演,我也时常问自己:当我的亲人或者朋友面临死亡的时候,作为亲友,究竟该如何选择,是希望出现生的奇迹,还是让他们平静的离去呢?

记得在我进医院工作的第一年,我姥姥走了,在她第3次进入ICU后,我们全家放弃了继续治疗。我父母表示应当让老人平和的离去。

我想在每一个家庭面临亲友死亡之际,都要做出他们的抉择。生命的确是每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每一个家庭最珍视的也是彼此的爱。我们很多人认为爱与生命的长度挂钩,当生命戛然而止,爱也不复存在。然而,生命本身就会走向终结。每当我踏出急救室的大门,有一个问题就会在我脑海盘旋:我应当让父母在生的时候活得更好还是让他们濒死之时用仪器延续他们并不能感知的生命呢?我一直记得,在那个夜晚,死者的儿子最后跟我们道谢,感谢我们让老者平静的逝去。

时至今日,我想我姥姥仍是我最爱的人。我从未因为没让她多活一些时候感到后悔,因为在姥姥在生的时候,我们一起度过了诸多快乐时光。我依旧能感受到姥姥对我的爱,我一直相信在死亡背后并不是恐惧与黑暗,而是对生希望与珍爱。

后记:

老实说,这篇文章,我想谈论的不是尊严死的问题,而是如何面对生死。

我们见过很多家属呼天抢地的趴在死者尸体上说:我不该让你去干嘛干嘛,应该让你享享清福的场景……

那么,为何不在挚爱在生的时候,把最好的爱都给对方呢?

面对至亲至爱,我们的言语往往能蹦出最恶毒的字眼,因为觉得对方不会怎么样;作为医务人员,我们跟同事与患者交流的时间可能比父母要多很多,在这种缺乏沟通的条件下,我们还会去责怪父母带不好孩子,怀疑爱人的背叛,诸如此类……其实爱是需要经营的,不管对方是不是亲人。

我姥姥姥爷死的时候,我没流过一滴眼泪,后来我跟妈妈说,姥姥姥爷在世的最健康的日子里,都是我在陪着的,在老家的石榴树下我可以陪我姥姥坐上一下午,实在没啥需要悔恨跟捶胸顿足的。

有时候最大最好的爱,只是陪伴。

而我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努力,把最好的给爱我的你们。

笔者| 王成芷,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内分泌代谢科。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Between You and Me专栏英文原文http://www.jthoracdis.com/article/view/2144/html

DOi:10.3978/kysj.2014.1.12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