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克利夫兰:美国医疗典范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James 1
1 -
关键词:

摘要:总部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是一个大型医疗系统集团,除了在美国俄亥俄东北部、佛罗里达州Weston市、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设有分部,还致力于全球业务发展,如在阿联酋阿布扎比设立分部,对来自全球超过70过国家的人进行医学培训。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成立于1921,以“更好地照护病人、探究他们的问题、给服务者更好的教学”为三重使命的鲜明的医学模式而保持特色。该中心的鲜明特征包括:以医师为主导的医疗团队、具有竞争力的薪酬、1年的教学职位、对医师以及领导者的完善的审查。除了三重使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一直在临床医疗上表现卓越,如:心血管全美排名第一、12个专科全美排名前十等。长期的研究也促使克利夫兰成就了伟大的医学发现,如:第一次冠状动脉血运重建术,第一次内冠状动脉造影,世界第三例面部移植手术,乳腺癌疫苗的发现等。在教育方面,克利夫兰通过教育研究所服务了许多到克利夫兰学习的医学工作者,包括:来自全球的医学生、医学进修生、研修医生、护士、其他医疗服务人员以及病人。教育研究所包含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学院,它通过高端访学项目、Samson健康领袖全球领导力研修项目为克利夫兰以及全球的医生、护士、医疗管理者提供领导力培训。Samson项目是一个为医学领袖开展的2周训练项目,关注从个人角度和医疗系统角度开展领导力培训,至今已有18个国家的医学工作者参与。

 

关键词: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医学模式;卓越;临床;研究;教育

 

成立于1921年的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是能够代表美国医疗的独特的典型。该中心一直能保持员工独立、非盈利、多学科小组进行医疗实践。它的员工有合理的薪酬,经过合理的远景规划和被称为“年度职业回顾”的年度审查,中心是以医生为主导的。其独特的文化和模式是本文的主题,当然本文也会提到一些具体的全面的描述[1,2]。

 

1921年,4名克利夫兰的医生:包括三名外科医生和一名内科医生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法国服役的军区医院退役后一起创办了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前身。William Lower, Frank Bunts, George Crile Sr.及John Phillips博士在从法国回来后,他们根据在军队“以单元为单位”的理念在克利夫兰构想和创办了一个诊所[1]。“以单元为单位”的理念今天仍然在使用。这四个创始人是追求精湛临床医疗、医学研究、医学教育的三重标准的医疗创新者。他们倡导:更好地照护病人、探究他们的问题、给服务者更好的教学。这三重标准促使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位于美国的三个分部均在医疗学术成为引领者。例如:心血管病专业连续19年全美排名第一,13个专业排名全美前10[3]。2.5亿美元科研经费位列,科学家人均科研经费最高,并且进行了广泛的医学教育,包括:医学生、医学进修生、研修医生、护士、其他医疗服务人员以及病人[4]。想要进克利夫兰医学中心Lerner医学院就读或者ACGME住院医培训项目都是竞争非常激烈。1932人申请医学院的32个名额,12000名医学生申请300个作用住院医培训名额。

 

在“文化把战略当午餐吃了”的背景下,克利夫兰依据中心的文化,其创始人的远景让其成为医学典范,使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能够与众不同。团队合作医疗已经被整个医院所广泛认同,同事互相合作,积极促进病人全方面照护。医师是薪金制的,没有奖金或其他能够因为利益而影响医疗决策的激励因素。医师每次签一年合约,每年根据他们的表现、创造性重新评估和重新任命,并实现随着时间培养能力实现职业目标。事实上,被称为“年度职业总结(APR)”[6]的年度回顾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核心文化和优越性的体现。中心的每位医生,包括行政人员、主管都在每年四月参加这场活动。医生需要登录员工信息系统,填写年度报告,总结过去一年和展望未来一年与目标相关的临床、科研、行政,教育等。下一步就是进行两个30分钟的面对面的交谈(APR),第一次是(APR1)与科室主任进行,第二次(APR2)与医疗执行委员(MEC,由医生选举出来)会进行。APR1是一个论坛,使每个员工把未来一年的目标和愿望和科室主任分享和讨论。主任将回顾和分享了今年的指标,包括临床,科研,教育,每个员工医师也将表达他们未来一年的希望。每个医生将提交一份个人未来一年期望,也许是希望扩大专业活动之、改变活动的组合(例如,通过申请获得资助更多的研究),或维持本年度的活动。最好的是,APR1对双方的上一年表现和下一年目标都达成很好的默契,双方在员工信息系统中记录讨论结果。APR1完成后,APR2就要开展。这里的医疗执行委员会的目标是评估每一个医生的眼见,也就是说,无论他/她的目标,她的职业生涯是否已经实现,都将展示他/她的科室的方向以及主任的表现。分配到特定科室的MEC成员将连续评估同一科室不同医生,保持了纵向的连续性,也能在同一科室中引领共同的主题。这些主题被整合,然后在MEC的季度会议上专门讨论审议。在这些季度会议,科室主任将回顾他/她的APR,完整呈现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领导力,包括在临床、研究、教育成就、财务表现、失误、目标的30分钟的全面总结。演讲之后是向CEO ,主管和MEC的成员的提问。在这个讨论中,关于从医院医生反馈的主题将由MEC的APR2审评人提出。通过对这些主题的共享,董事会成员得到反馈。该董事会会后解散后MEC讨论她/他的表现。当机构主席收到与主管和MEC APR2审查员会议上的医疗执行委员会的反馈总结的过程就完成了。任职的医生随后将接受重新委任书,并如果未来一年又任何变动也将进行相应的调整和补偿。

 

鉴于APR对克利夫兰医学中的重要性以及长久以来的声誉,每年都会在APR投入大量的时间。当时员工为1700人,这个时间估计约为7100人-时,[6]。 如今天,员工已经有3200人 ,所以估计有约13,000人-时。 或者等同于6名高级全职人员专注于APR。APR对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文化和功能的核心在于员工与领导核心的对话与协调,这样的对话与协调不受个人目标、机构、科室的影响,同时确保绩效问责基于前一年的目标和承诺。同事之间能够真诚的讨论,APR也被认为是团结各员工进行团队合作的“胶水”。2006年Stoller通过对美国顶级医院进行职业回顾的方法进行调查,表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对APR不管在使用时间上还是使用程度上都有别于其他机构。

 

临床医疗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使命的核心,其一直以“病人第一”为理念。护理质量是体现在很多方面,甚至超越了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排名。克利夫兰已经是来自许多国家,包括中国,寻求专业医疗知识和医疗质量的医疗旅游目的地[4]。透明度在中心的临床工作是最重要的,例如,作为证明其中含有非风险调整后的结果在期刊书籍中发表。结果的例子包括生存心脏手术后,在长期呼吸机依赖患者机械通气成功,重症监护病房中线血流感染率等。

 

提到研究方面,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已经有医疗创新和发现的悠久传统,无论是在基础科学和转化和临床研究。值得一提的例子包括世界上第一个冠状动脉造影和第一冠状动脉血运重建术,在高血压、乳腺外科,耳鼻喉、面部移植、心血管疾病的遗传学、神经科学和生物医学工程等方面的开创性工作[1]。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积极投入研究者发起的研究,以及参与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多中心协作临床试验。举个例子,呼吸研究所,其中呼吸系统的工作人员都参加注册与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症试验[7],淋巴管平滑肌瘤病试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网[ ARDSNet[8]] ,国家肺气肿治疗试验[9]以及长期氧气治疗试验(LOTT)。综合来看,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研究活动每年整体吸引2.5亿美元的校外资金[4]。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使命:“给服务的人更多的教育”这第三个要素,是由教育研究所 [10]处理。自1921年,当第一批住院医接受了他们医疗艺术和摄影部成立以来的培训,教育在克利夫兰不断增长。在随后的92年的中心和教育学院的教育使命都已大幅增长,使得目前,许多不同的教育受众是由教育研究所的16个中心提供。

 

教育研究所的16个中心,其中4个可能是国际医学人员特别感兴趣的:毕业后医学教育中心,国际医学教育中心,克利夫兰诊所医学杂志(SCI收录),和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学院。

 

毕业后医学教育中心在海外有70多个专科训练,超过1200名学员。92年以来已经有12000医师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国际培训计划毕业,涵盖美国各州和世界各地,包括中国。

 

医学克利夫兰诊所杂志自1931年以来已连续出版,目前位列其中在美国的办公室为基础的心脏病学家和内科的第二大读医学杂志。它的网站www.ccjm.org2013年接收的395万人次访问,其中45 %是由美国以外的访客。

 

国际医学教育中心有访问学者和导师计划,并协助安排其在会议中与国际团体合作。在2013年,751的访问学者员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访学(超过2500申请人),该计划为由单一团体或组织赞助的访者提供专用资源,欢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医学工作者参加。同时,2013年不同学科举办了36个国际会议。

 

最后,教育研究所克利夫兰学院组织和提供促进领导力发展的课程。有效的领导力在医疗实践中非常重要,然而很多医生没有机会进行领导力方面的培训。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为中心的医学人员以及中心以外的包括国际医学工作者、医学高管、护理人员提供有价值的领导力方面的课程。在内部,每年提供50多门课程,已经有7510医疗护理人员参与。有两个高级教育课程引起国际访客关注:高端访学项目、Samson健康领袖全球领导力研修项目[11]。高端访学计划是一个为期3天的全面体验,描述如何克利夫兰诊所工作。迄今为止,288人次(来自美国的23个州和21个国家)参加该计划,提供有关诊疗质量、金融、科研、护理的关键功能系列讲座,同时有机会和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领导人、教育、医疗、后勤工作者进行交流沟通。Samson健康领袖全球领导力研修项目,为医疗保健管理者、医生、护士等提供了一个发掘潜在领导力的实地体验项目,包括:沟通,谈判,解决冲突,情景体验式的教学等。该课程每年4月和10月举行两次,来自全球18个国家和地区的70多名高管参加过该项目。该项目也一直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和国际临床医学中心的交流合作的一种方式(WWW. SamsonExecEdConnect.com ),促使同僚治疗交流、合作、学系。

 

综上所述,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特色的模式和文化,有助于推动医学学术的所有三个领域:临床医护、研究和教育更好的发展。在这方面,该诊所一直忠于使命,遵循它的四个创始人愿景:“更好地照护病人、探究他们的问题、给服务者更好的教学”。

 

译者简介| 祝鸿程,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博士生,主要从事胸部肿瘤放射生物学与个体化放化疗、抗血管生成治疗的基础和临床研究。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英文原文链接:http://www.atmjournal.org/article/view/3476/4628%E3%80%82

 

Doi:10.3978/kysj.2014.1.3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