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欧洲普胸外科专家眼中的第94届AATS年会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SchilPaul 1
1 比利时Antwerp University Hospital
关键词:

摘要

AATS会议已经结束,科研时间特别邀请了数位参会的国内外专家对大会进行总结。本文是旗下杂志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杂志第四届欧洲肺癌大会ELCC专刊的客编, 来自比利时的Paul Van Schil教授所写,由莫然大夫翻译完成。


【编者按】 AATS会议已经结束,科研时间特别邀请了数位参会的国内外专家对大会进行总结。本文是旗下杂志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杂志第四届欧洲肺癌大会ELCC专刊的客编, 来自比利时的Paul Van Schil教授所写,由莫然大夫翻译完成。

 

第94届AATS年会于4月26日至4月30日在多伦多召开。多伦多是普胸手术和肺移植闻名于世的地方,我们一位年轻的同事正在这里进行复杂普胸手术的专科培训。

 

本次大会包含了绝大多数的胸外科主题,组委会良好的组织能力使其得以顺利进行。本次大会中我主要感兴趣的是肺癌、间皮瘤、质量改进、移植及基础研究。

 

普胸外科研讨会的主题是“成为普胸外科大师”,精心挑选了我们专业感兴趣的话题。肺癌方面,针对从小切口到晚期肿瘤侵袭脊柱、主动脉或气管隆突等话题探讨了学术及技术上的进展,许多新技术如内照射放疗和立体定向放疗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很明显我们需要更多的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来验证,但是实施这些项目所面临的困难,如财政和监管问题,目前看来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的问题!针对肺转移灶切除术以及外科医生应当在IIIA期肺癌中扮演什么角色展开了一场激励的辩论,目前这些问题仍然充满争议。综合治疗为提高肿瘤患者总体生存率开辟了一条新道路。非肿瘤治疗方面,肺减容术和支气管内瓣膜植入仍然备受质疑。另一项研究表明,体外灌注能够使边缘供体肺状态好转以用于移植。

 

Sugarbaker教授的大会主席致辞强调“专注”能使我们在专业技术上更加杰出。在进行高难度手术时尤其应当尽可能避免周围环境的干扰。

 

本次大会精心挑选的报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比如在机器人外科方面,针对其优缺点就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当然,技术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在发展。

 

质量控制和提高方面,更加成熟的指标将会被引入各大胸外科中心的日常诊疗中来保证医疗质量。无论医院的规模及医生的人数都要求控制在最小以确保患者获得最佳的手术结果。

 

许多年轻医生的展板报告也非常有意思,我特别喜欢与他们直接讨论,这也给了他们与高年资同行们交流的机会。

 

目前主要面向心胸外科的指南也被列入了讨论,如房颤在普胸外科手术的预防和处理。房颤仍然是普通外科主要的术后并发症之一,应当针对不同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一些最新的临床研究也让我们耳目一新,如良恶性肺疾病患者呼出气体中的羰基化合物的区别,影像引导应用于胸腔镜外科手术看起来具有相当良好的临床应用前景,它使术者能够完整切下肺部结节而没有边缘残留。

本次大会安排的特邀报告者Goldstraw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肺癌分期的演化”,对TNM分期不同的历史版本进行了回顾,给人以无穷的回味与启迪。

 

总体来说,本次AATS大会非常成功,它汇集了普胸外科的最新学术动态,同时也提供了许多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同行们交流和探讨的宝贵机会,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学术盛宴。

 

笔者| Paul Van Schil教授,来自比利时Antwerp University Hospital。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杂志第四界欧洲肺癌大会ELCC专刊的客编。本特刊各国作者正在撰稿,敬请关注科研时间。

 

译者| 莫然,南京大学附属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研究生在读,现师从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王东进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心脏瓣膜疾病产生机制及先天性心脏病相关致病基因筛查。

 

更多AATS会议总结请见

车国卫 刘伦旭. 从“AATS”年会中我们可以学到什么

吴齐飞. 普胸外科手术技术及决策知多少

 

回复【AATS】可查看AATS 2014会议系列报道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