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不可逆表面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一个美好的梦想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21期

Lorenza Landi 1 , Federico Cappuzzo 1
1 Istituto Toscano Tumori, Ospedale Civile, Viale Alfieri 36, 57100 Livorno, Italy

摘要

摘要:在过去的一些年里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表面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敏感突变的存在使肺癌患者中一个特定的群体拥有不同的临床特征和治疗效果。对于EGFR基因突变型的患者,使用诸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一代表面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s)就预示在一线、二线和维持治疗中可以获得最佳的疗效。不幸的是,所有的患者都会出现获得性耐药。尽管可以取得初始的受益,所有的患者都会因为耐药的出现发生疾病进展。一些分子机制可以解释获得性耐药的出现,其中有两种较为主要,间质-表皮转化(MET)基因的扩增引起的下游信号的上调和 EGFR 基因守门员突变T790M的出现。临床前期和早期临床实验都提出一组泛HER抑制剂,也称不可逆或共价抑制剂,对克服T790M相关的获得性耐药有潜在的功效。阿法替尼(afatinib)、达可替尼(dacomitinib)和来那替尼(neratinib)正在进行各期临床试验,试验的结果有待发布以确定这些新化合物在非小细胞肺癌治疗中的作用。

请购买后进行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