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黎人杰:我为什么能申博赴德成功

斯瀛 严
关键词:

博士,目前的最高级别学位,但对越来越多医学生和青年医生来说,博士,渐渐成为一道不能不跨的门槛,是一线城市大型三甲医院的敲门砖。博士是学历的终点,却只能算是漫长医学生涯中的一个节点。要不要读博,读博值不值得,去哪儿读博,怎么找导师,一系列问题萦绕在每一个站在选择路口的医学生和青年医生心头。

AME旗下Translation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TGH)杂志的Section Editor(简称SE)黎人杰也来到了硕士研究生的最后一年,从去年11月开始申博准备,到今年3月,他把握机遇,以SE为跳板,成功获得了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夏里特医学院博士项目的录取通知书,完成了自己大学时的梦想。

 

德国的MD与PhD

“了解德国的博士项目,最早是在大学时期吧。”

本科时期,黎人杰在前辈们分享在医学论坛的德国读博经历中了解到德国的医学博士项目,为德国的医学教育环境和办学理念所吸引,不由对前往德国学习心生向往。尽管心中还没有明确的研究方向和目标,但自那时起,他就开始为日后申请德国博士项目而积极准备着。一晃硕士三年即将过去,去年十一月,黎人杰正式开始为申博做准备。

德国的医学博士分为MD与PhD两类,其中,德国的MD全称为Doctor of Medicine。德国的医学本科是六年制,出来后相当于国内硕士毕业的水平,因此想要申请德国的MD,拥有临床医学硕士学位是前提条件之一。

据黎人杰了解,德国的MD和PhD对申请人的学科出身有较明确的限定,专业型医学硕士出身的申请人很难申请到研究型的PhD,一般都需要有相关的自然科学研究背景。而且,现在德国对申请人的资格审核已经越来越严,需要申请人提供从高中到硕士的成绩以及毕业证明材料,并做好翻译和公证,送往德国波恩进行审核,判定是否符合申请MD或PhD的条件。 

一心想要继续在临床发展的黎人杰选择申请的正是MD学位。“我觉得德国的MD类似于国内的临床型博士,培养模式比较适合外科医生,虽然还是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但对于上临床这个问题没有美国管得那么严,虽然法律规定了不能在临床上接触患者,但只要导师同意,还是有机会进手术室学习一些手术技巧。”

 

茫茫寻师路

如果在丁香园、小木虫等论坛稍微留意一下关于留学读博的经历分享,不难发现,是否跟随了一个好导师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读博经历的感受和收获。跟所有要申请出国读博的学者一样,黎人杰开始走上了茫茫无际的寻师之路。而他的“装备”,是用心撰写的“套磁信”、精心准备的个人简历、曾发表或投稿中的文章摘要以及语言成绩,以PDF的格式呈现。

第一个途径是最“笨”也是最普遍的方法,在PubMed,Embase以及WOS里找导师。因为在博士阶段,黎人杰还是想继续GISTs(胃肠间质瘤)方面的研究,所以他在检索时均以GISTs为关键词,搜索国籍为德国的通讯作者,再在文献页面中找到其联系邮箱,把准备好的“装备”逐一发送到专家的邮箱。“其实就是相当于一个自我推销的方式,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方法效率很低。”他表示。 

随后的途径,则得益于他成为AME TGHTranslation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胃肠与肝病转化研究) Section Editor(SE)的经历。“第二个方法就是去找做SE时联系过而且回复比较积极的教授。”AME的SE主要参与“医学评论”项目,SE负责在PubMed或其他学术搜索引擎上寻找相关专业的最新研究,找到适合的、有价值的文章,再去联系相关领域的有名望的专家教授,邀请他们为该文章写述评,述评在AME相关期刊上发表后,再邀请原作者写回复信。

通过这个机会,黎人杰在担任SE的一年多里,曾向二十多位德国胃肠外科领域的专家发过邮件。“最后有回应的大概有三四位吧,其中有两位教授答应了写述评,现在应该已经在TGH上发表了。所以申请的时候,我就把这几位比较积极,有合作意向的教授找出来,重点向他们投送。”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在跟AME编辑部沟通后,我在TGH、JGO等专业相关的期刊中找出担任编委的德国专家,重点联系,因为有合作基础,所以可能性也比较大。”黎人杰介绍了他充分运用可利用资源后尝试过的三个途径。

他表示,大部分学者都是采用第一种途径来寻找导师,虽然效率低,但比较实际,而且导师的专业领域、研究基础、发表数等都在PubMed上有所体现,可以作为评估。但他也强调,在与导师联系的过程中,一定要确认导师所在单位可以提供MD或PhD学位。 

在多次的尝试后,他一共收到了三封回复邮件,一位海德堡大学的教授通过秘书传达了暂时没有博士位置空缺的信息,“另一位是乌尔姆大学大普外科的教授,跟我的方向还算契合,但德国的学科分科没有我们那么细,胃肠、肝胆、血管甲状腺腹壁疝这些他都有涉猎;还有一位是哥廷根大学的教授,这位教授是消化内科的,虽然在哥廷根大学里有一个专门研究GIST的研究所,但研究方向却跟我不太合适,他主要是研究亚洲草药在GIST治疗中的作用。”还有更多的“投名状”,跨过茫茫大海,从此杳无音信。

 

意外之喜

终于,黎人杰等来了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夏里特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这对他来说,是一次“意外之喜”。原来,在他下定决心要申请德国的MD后,他向硕士导师、广东省人民医院李勇主任提出了他的想法,李勇主任对他的选择表示了支持,并为他联系了AME社长汪道远和社长助理Grace,通过AME的平台,找到了AME SCI期刊JTD的编委、德国的Mahmoud Ismail教授,希望能借助Ismail教授在德国的人脉资源,为黎人杰推荐合适的德国教授,但Ismail教授的回信却给他们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他当时邮件回复我的第一句让我很诧异,他大概意思是,除了他之外,还有Ricardo Zorron教授和Harun Badakhshi教授两位一起担任我的导师,组成一个导师组。”让黎人杰惊讶的是,Ismail教授是著名的胸外科教授,却愿意接收他这个有志在胃肠外科发展的学生。

“之前在沟通导师意向的时候,我跟Grace和Ismail教授都有讨论过,因为我学成后还是想回国继续做普外的,虽然德国的博士学位写的都是外科学博士,但是会注明研究方向,考虑到国内的就业环境,如果我读了胸外科的博士生,到时候回来想做回胃肠外科,可能就会有影响。或许正因如此,Ismail教授帮我拉上了Zorron教授和Badakhshi教授一起做我的导师。” 

Ismail、Zorron、Badakhshi三位教授均来自Klinikum Ernst von Bergmann(恩斯特•冯•贝格曼综合诊所)的专家,Klinikum Ernst von Bergmann是柏林/勃兰登堡最大的诊疗所之一,同时也是夏里特医学院的大学教学医院。Ismail教授是胸外科主任,Badakhshi教授是临床放射肿瘤学系主任,而担任主导师的Zorron教授是肥胖症与内分泌外科的主任,是胃肠外科特别是减重手术方面的专家,与黎人杰的专业相契合,正好解决了之前担忧的就业问题。

黎人杰即将参与的课题,是三位教授一起建立的一个Research Group,研究主题是 Innovation Medicine。“重点是研究一些新的手术方式,针对包括胸部肿瘤、消化道肿瘤等方面,类似术式创新,然后评估新术式的安全性、可行性和进展期的疗效,论证后再应用到临床,这个研究内容我个人来说是很喜欢的。”黎人杰对今年10月即将开始的博士生涯非常期待。

图1. 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夏里特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SE是逼着自己前进的机会

最初,黎人杰没想过成为SE会有那么多的“意外惊喜”,他当时会做这个选择更多的是为了求变,他是一个不愿安于现状的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不足,也看到了自己的困境。

“作为一个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无论是临床工作也好,科研工作也好,经验肯定是不足的。”黎人杰是“四证合一”的专业型硕士,“就是把以前三年硕士三年规培的六年时间给压缩成三年,这导致我们的境况还蛮尴尬的,不知道究竟要以临床为主还是科研为主,还是两手都要抓,主要就是看导师的意思。我的硕士生导师李勇主任是要求临床科研两手都要抓的,且两手都要抓得紧,所以,当时我看了SE的招募资料,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能让我去提升自己的临床科研能力,还有科研写作能力。 

“最大的好处其实是逼着我去看文献。”外科医生的临床工作工作量大是众所周知的,特别是在轮科的时候,往往还没回家,在科室里,黎人杰便已经累得想倒头就睡。“刚开始的时候,我下班回家都是直接睡觉的,这不是懒,真的是太累了,但后来看到科室里的前辈,李勇主任经常凌晨三四点了还在给我们发科研和会议的资料,还有平时上班,有时,下了手术已经晚上8、9点了,但科室里的各位老师还是会回到办公室,把电脑打开继续做自己的数据分析或者文章写作等科研工作,每天也都是凌晨才睡。也是受他们感染吧,我也努力向他们学习,希望能慢慢拉近跟他们之间的距离。”

SE的工作需要他大量地阅读相关领域的最新文献,并挑选适合的文献,向专家进行邀稿。“通过这个项目我慢慢养成了定期去看文献的习惯,有时候临床工作太累,回家刚躺下就看到AME编辑部伍艳清老师的留言,想起来这个月的约稿还没做好,一下子动力就来了,又爬起来去看文献。”

“我们无论是科研思路,还是英文写作,都有很多欠缺,所以当我们在文献中看临床研究或基础研究的设计,虽然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优缺点,但一定是看得不全的,通过邀述评去跟专家交流,去认真看他们发回来的述评意见,总会从中看到一些新的超出我们考虑范围的点。”黎人杰表示,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这个研究还有这些不足是我没看到的。我觉得这是一种经验的积累,是很宝贵的财富。以后当自己做临床研究时,就会想起这些经验,从而去规避这些不足和缺漏,使自己的研究设计更加优化。

不管是挑选出来的文献作者,还是约稿专家,都是该领域有代表性的、科研能力突出的专家学者,他们的文章结构,字词表述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阅读文献的过程也是黎人杰学习文章写作的过程:“开始看一两篇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感觉,但后来看得多了,慢慢就发现自己对于英语写作有了更深的见解,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同时,我觉得SE也是一个踏板,踏上这个踏板以后,就可以看到一个更广阔的平台。”通过“医学评论”这个项目,不同国度、曾经素不相识的专家学者得以以笔会友,而SE也从中获得了与这些曾经距离遥远的专家接触交流的机会。“在这个沟通讨论的过程中,其实也是人脉的积累,如果能找到志趣相投的人,未来说不定还能一起开展课题,合作资源共享,或许还有机会一起构建多中心数据库。”黎人杰坦言,“最直接的获益,就像我这样,通过这个平台获得了出国留学进修的机会。”

机会往往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而AME Section Editor则提供了准备与机会的平台,科研思维、写作能力、人脉资源,剩下的,就是把握住,去努力。

 

图2. 在ATCCS 2018上,黎人杰(左)与Mahmoud Ismail(右)教授合影

 

一些感谢的话

“ 

这次能申博成功,感谢不分先后。首先感谢我的硕士导师广东省人民医院普通外科的李勇主任,以及省医胃肠外科的整个团队,很荣幸能进入这个融洽的团队,李主任特别照顾我们这些年轻后辈,鼓励我们自己做研究,写文章,拿去国内外投稿,不管是获得Oral或Poster的机会,他都资助我们去参会,让我们多去交流学习,激励我们继续进行科研学习。我比较幸运,能遇到李主任和团队里的其他前辈,他们不只是教导我,而且就像标杆一样,看到他们,我就知道我以后要怎么去做,要成为一个怎样的外科医生。第二是感谢AME这个团队,当初给我了这么好的机会和平台,让我成为了TGH 的SE,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跟专业相关的教授得以有了很好的联系,同时也借助这个平台,完成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获得去攻读德国MD的机会,感谢汪社长、Grace和AME编辑部的同事,感谢大家的鼎力相助。最后感谢家人的支持,其实当医生能顾家的时间真的很少,感谢家里人的谅解和理解。

黎人杰

采写编辑: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