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CS杂志 | 29岁的CEO与32岁的主编,这很AME!

莉莉 廖
关键词:

编者按

这,是一本创刊6年来一直坚持开放获取、每期均采用“专刊(special issue)”的形式、从系统综述到临床研究,从经验分享到手术图谱,再到手术视频,备受心胸外科医生喜爱的外科杂志。

 

这,也是一本受到诸多心胸外科领域大师William Walker(国际胸腔镜手术开创者)、David J. Sugarbaker(AATS 2014年会主席)、Valerie W. Rusch(国际恶性胸膜瘤领域知名专家)、Tirone E. David (AATS 2005年会主席)、Joseph S. Coselli (AATS 2016年会主席)、Thoralf M. Sundt (AATS 2017年会主席)等认可、支持和赞赏的杂志。

 

这,还是一本得到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垂青、被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收录的杂志。

 

这,更是一本出乎很多国内外心胸外科医生的意料,由中国人、来自中国的出版公司创办的心胸外科杂志。

 

今天,历经6年的打磨与沉淀,它终于被SCIE收录,成为AME旗下第6本被SCIE收录的杂志。

 

它的名字是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中文译名是《心胸外科年鉴》,简称ACS

 

ACS 网站首页示例

 

ACS 究竟是一本什么样的杂志?

 

6年来,这它沉淀了多少有趣、值得分享的故事?

 

这还得从年轻的杂志主编Tristan Yan说起。

 

01

谁是Tristan Yan?

 

Tristan Yan,1979年生人,在澳大利亚悉尼西南威尔士大学攻读的医科。

 

截止2018年5月,Tristan 在自己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交出的是一份闪亮的答卷:仅用6年就修完了所有八年制课程;因为在校期间的优异表现,在澳洲西南威尔士大学肿瘤外科David Morris教授的推荐下,2005年前往美国腹膜肿瘤外科大师Paul H. Sugarbaker教授那里做Fellow,并在一年间发表了超过35篇SCI论文,参与完成了120多台手术,颇受Sugarbaker教授赞赏。

 

2009年他于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中文译名《临床肿瘤学杂志》,简称JCO)发表了一篇胸腔镜手术文章——《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电视引导下肺叶切除术疗效与安全性的随机、非随机研究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这篇文章占据迄今为止JCO 关于胸腔镜仅发表过的两篇文章中的一席,另一篇是著名心胸外科学者Scott J. Swanson于2007年发表的CALGB 39802研究,其定义了何为纯胸腔镜手术(complete VATS),奠定了胸腔镜的手术地位。

 

2010年,他成为“胸腔镜手术开创者” William B. Walker教授的“关门弟子”,在英国爱丁堡完成一年的进修后,迅速完成了60余例胸腔镜手术,创下当时William B. Walker弟子胸腔镜手术例数的一个记录。

 

2012年,他担任AME出版社旗下第8本杂志ACS的主编,而创刊号便是William B. Walker教授帮忙组的关于“微创肺切除术”的专刊,而这也成为Walker教授职业生涯的收关之作;之后,又成功邀请到世界各知名心胸外科大师级专家Douglas J. Mathisen、David J. Sugarbaker、Thomas D’Amico、Joseph Coselli、Scott LeMaire、John A. Elefteriades、Joseph Bavaria、Lawrence H. Cohn、Rakesh M. Suri、Duke Cameron、Y. Joseph Woo、Santi Trimarchi、Mark La Meir、Friedrich Mohr 、Martin Misfeld等担任ACS的客座编辑(Guest Editor),其中还有Paul H. Sugarbaker的弟弟、世界著名胸外科专家David J. Sugarbaker组的一期关于食管手术的专题(Vol 6, No 2)……

 

究竟Tristan凭借什么魅力,可以闪耀国际心胸外科学界,相继受到这些国际大师的认可?

 

02

几乎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作出如此评价——勤奋,善于思考和总结

 

1996年,17岁的Tristan读高中二年级。跟同龄人有点不一样的是,他正痴迷于斯诺克无法自拔。

 

某天,父亲突然问他: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继续玩儿斯诺克,未来以此为职业,还是希望去大学?

 

冷静思考了一周,Tristan最终还是选择了读大学。

 

鉴于他当时的高中成绩,估计难以考取北京的优秀大学,于是,父母便送他远去澳洲读高中,希望换一个全新的环境,能够改变他的命运,考取澳洲优秀的大学。

 

踏上澳洲土地的Tristan,经过一个艰难的过程,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适应新的环境,完成高中学业,并顺利考取澳大利亚悉尼西南威尔士大学医科。

 

初入医科,Tristan对医学兴趣平平,直到遇上澳洲西南威尔士大学肿瘤外科David Morris教授。平趟BAT(百度、阿里、腾讯三大公司的简称)的梁宁曾经说过,上帝安排一个人的命运,或者说给一个人使命,其实是给他一种真实的快乐,一种叫做“瘾”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人命运的把手。对于Tristan而言,外科学仿佛就是那个自己“命运的把手”,把他牢牢地抓住了。他如痴如迷,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业中,立志未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

 

却不想,读完四年医科,他花完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他陷入了可能无法支付余下4年学费的困境,导师Morris教授得知他的情况后,主动提出将第五年的学费借给他。鉴于他的优异表现,校长给他免了第六年的学费,并批准他提前两年毕业,成为西南威尔士大学医学院校史上十年难遇的一位毕业生。

 

Morris教授周末经常要去澳大利亚的私立医院做手术,Tristan成为了他器重的手术助手。医院与Tristan住的地方距离很远,为了赶得及早上的查房和手术、同时又节省路费,悉尼周六的凌晨4点,常常能见到披星戴月出发赶去搭车的Tristan。他必须精确计算好出发时间,否则下一趟车就是半小时之后了。两小时的小火车车程后,他到达医院,立即随导师进行查房,然后在早上7点开始一天的手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Tristan打下了扎实的打结和缝合等手术基本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除了教会Tristan手术,Morris教授还言传身教,传授他如何读文献,做研究,写论文。2006-2012年期间,在Morris教授的指导下,他们师徒合作发表了45篇论文(图1)。

 

图1  Tristan Yan和导师David Morris已经合作发表了45篇论文

 

Tristan的勤奋、好学也让导师Morris教授时刻给他留意着机会,并在2005年成功推荐他跟随世界腹膜肿瘤专家Paul H. Sugarbaker教授做访问学者(Fellow)。期间,对于Tristan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如何兼顾临床与科研,成为一名学术型外科医生(academic surgeon)。而他也不负导师的期望,自2005年2月15日在Cancer杂志发表第一篇论文,充分利用Sugarbaker教授牵头创建的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仅仅在一年内,就撰写和发表了超过35篇SCI论文。虽然Sugarbaker教授对此戏谑说,Tristan几乎掏空了他的数据库,但他对Tristan的喜爱与赞赏也溢于言表。

 

Paul H. Sugarbaker教授为了改善腹膜癌(peritoneal carcinomatosis,PC)患者的预后,于1989年首次提倡行腹膜切除术,1995年他将此手术方法,发表在 Annals of Surgery杂志上。截止到2018年5月22日,该文章被引用1140次。(图2)

 

图2 截止到2018年5月22日,Sugarbaker教授1995年发表于Annals of Surgery上的文章被引用了1140次

 

学习之余,Tristan常常自己思考:肿瘤外科学奠基人Paul Sugarbaker教授为什么能够在国际学术界能有如此高超的造诣和良好的口碑?

 

一年下来,他慢慢体会出了其中的奥秘——答案就在于Paul Sugarbaker教授的做人和做学问之道。例如,Paul Sugarbaker教授主导建立的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他积极鼓励各个参与中心的医生发扬主人翁精神,该数据库坚持“主席轮席制”,希望大家轮流来管理数据库,充分将数据价值发挥到最大;让参与的人都有回报,各个参与中心贡献符合质量标准的病例达到一定数量时,就可以获得使用这个数据库开展科学研究的权利;研究论文初稿完成后,各参与中心的医生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智力众筹,众人拾柴火焰高。可以说,Sugarbaker教授用这样的方式制定了“游戏”的规则,Tristan、ACS 乃至AME后续所组织开展的很多工作,也都从中获益匪浅。

 

回到澳大利亚后,Tristan一直关注着国际心胸外科领域的进展,寻找着接下来的学习机会。2008年,正值Swanson教授那篇著名的JCO 胸腔镜研究发表后一年,Tristan也希望趁着这股学习胸腔镜的热潮,不断夯实自己的业务基础。可是,还不到30岁的他,一例胸腔镜手术都还没做过,如何给各位国际大牛们呈上一份像样的“学术简历”呢?

 

一天,Tristan脑中还在想着这件事。忽然,他灵光一现:大家都在想着怎么证明胸腔镜比开胸手术好,有没有可能反过来,从开胸手术的角度出发,用批判性的眼光去评判胸腔镜手术的优缺点?

 

回去后,Tristan立即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通过对21项研究进行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得出了胸腔镜手术优于开胸手术的结论,文章于2009年5月正式在JCO 刊出(图3)。自此,JCO 再未发表过任何关于胸腔镜的文章,微创开胸之争也暂时告一了段落。

 

图3  Tristan发表于JCO 的胸腔镜荟萃分析文章

 

03

没有愿景支持的决策都是机会主义

 

我们从一个新人开始在这个社会上游弋,先赢在能力和能量上。然后,输在远景和决策力上。最初大家的素质和能力都差不多,然而,在一次又一次决策后,大家的路径、视野、资源、能量千差万别。

 

2009年于JCO上发表胸腔镜文章之后,Tristan一下子声名鹊起,很多胸腔镜中心的知名专家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纷纷邀请他前往学习交流。然而,他并未被成功和喜悦冲昏了头,依然保持着冷静的头脑:虽然自己在JCO发表了文章,但自己没有胸腔镜手术经验,所以千万不能急于求成,要精挑细选。

 

从2009年到2010年,Tristan相继走访了世界几大胸腔镜中心,用心体会、学习和感受。最终,他经过慎重选择,拜入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的William B. Walker教授门下,系统学习胸腔镜手术技术。

 

说起William B. Walker教授,业内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1992年4月1日,Walker教授实施了世界首例电视辅助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他也因此成为这一领域的学术带头人。毫无疑问,这一手术技术的应用是胸外科领域的一个显著进步,目前几乎没有其他创举能与之相提并论。它也因为彻底改革了胸外科医生的手术方法,而造福了全世界无数患者。

 

Walker教授稳扎稳打的学术风格深深地吸引了Tristan,拜入其名下的他,在爱丁堡进修的一年间饥渴地吸收着知识。不过,开始的时候,由于Tristan缺乏胸腔镜手术经验,很多师兄弟对于他未来能真正完成以及完成多少例胸腔镜手术都抱有怀疑的态度,甚至有一位师兄、也是CTSNet 的主编Joel Dunning医生还跟他打赌。没料想,在爱丁堡完成进修后,Tristan迅速完成了60余例胸腔镜手术,不仅累积例数超过了这位师兄,而且还创下了当时Walker教授麾下弟子胸腔镜手术例数之最。后来,Joel Dunning医生也成为了ACS杂志的副主编,在心胸外科领域师兄弟携手共进。

 

Tristan的努力和勤奋最终收获了Walker教授的认可和支持。当得知Tristan担任主编的ACS 即将创刊时,Walker教授欣然答应担任ACS 创刊号的客座编辑,并组织心胸外科几位重量级的专家(Gavin M. Wright、Bernard J. Park、Thomas A. D’Amico、Todd L. Demmy、Joel Dunning、Henrik J. Hansen、Robert J. Cerfolio等),特别围绕“微创肺叶切除术”这一业内重要主题展开了介绍和论述。而这一期专刊,也成为Walker教授在国际正式出版物上的“收官之作”(图4)。这对师徒间以这样“结束与开始”的方式,将技术的传承进行了完美演绎,这也成为了业内的一段佳话。

 

图4  ACS 创刊号

 

另外,兼顾科研和临床的Tristan,在开拓自己的科研思路时,特别注意提醒自己,不要为了发表文章而写文章,随便找个方向交差,而是要思考,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做科研的主要目的是要解决临床实际问题,主要考虑的还是实用价值,要让患者真正受益。所以,Tristan发表的所有文章都有个共同特点——文章被引用率都较高。包括那篇著名的JCO 文章在内(截止2018年5月4日,文章在google scholar被引用630次),截止2018年5月22日,所有文章总引用率达6181次(根据web of science)。

 

而这也成为后来ACS 还有AME旗下其他期刊的重要办刊宗旨——专注临床实用价值,“patients come first”。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极致。”这是Tristan多年来一直奉行的原则。高中之前受过东方传统文化熏陶的他,不仅行事上有着东方人特有的低调特征,而且年幼时接受的一些教育也在他心底打下烙印。Tristan本来是个“左撇子”,刚开始决定做外科医生时,他就暗下决心,要像中国的“双枪老太婆”那样,左右手兼顾,灵活精巧,两手都要硬。而且,对于一名心胸外科医生而言,左利手在手术操作、与主刀或助手配合等方面还是有诸多不便,所以Tristan特别注意在工作中锻炼自己的右手,让自己两手都能熟练开展手术。如今,他已然能够左右手同时“开工”,达到了自己预先设定的目标——成为一名心胸外科界的“双枪手”。

 

04

相识,从发现JCO 文章错误开始

 

2009年,对于相隔万里的Tristan与汪道远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年份。

 

一个身在澳大利亚悉尼,一个在中国广州。两人没有想到,在这一年,彼此因为“胸腔镜”而产生了交集。

 

在Tristan 于JCO 发表胸腔镜文章2个月后,7月,27岁的汪道远正式成立了AME出版公司,并创办了旗下第一本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中文译名是《胸部疾病杂志》,简称JTD

 

筹备JTD 创刊中的汪道远,也在思考着未来JTD 的办刊方向。聚焦胸外科领域前瞻、前沿性新进展,专注新技术的开发和推广,成为他心目中的几个关键词。彼时,正值业界对于胸腔镜与开胸手术孰优孰劣展开激烈争论之时,汪道远也在密切关注着相关领域的进展。

 

一天,当他查找、阅读文献时,在Tristan那篇JCO 文章中,发现了一处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的错误(图5)。或许正是因为“不起眼”,这处小错误逃过了编辑的“法眼”。汪道远随即邮件给Tristan进行了说明,Tristan对他的细心表示了感谢,两人的缘分之门也就此开启。

 

图5 汪道远发现,Tristan的文章中表1的procedure部分,“No. of Patients(患者例数)”下面对应的却是PLT(posterolateral thoracotomy,后外侧开胸术)

 

通过接触,汪道远对Tristan的经历和学识颇为看重,于是特邀Tristan给JTD 第一期写稿,文章题目是Treatment Failure after Extrapleural Pneumonectomy for Malignant Pleural Mesothelioma(图6)和True Video -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 for Early -Stage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Vol 1, No 1)。

 

图6  Tristan接受汪道远的邀请,为JTD 创刊号写稿

 

经过这次学术上的交流与合作,加上后来一系列交往,汪道远与Tristan对彼此的实力和三观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双方约定未来一定在多个领域展开更加深入广泛的合作。

 

汪道远没有想到,在不远的将来,Tristan成为了AME旗下第8本杂志ACS 的主编,两人的缘分也得以不断延续。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像Tristan这样在AME的平台上从编委到主编身份的切换,并非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在JTD 创刊号上发过两篇文章(Helical Tomotherapy For Radiochemotherapy In Esophageal Cancer: A Preferred Plan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s Utility in Esophageal Cancer Management)、兼任JTD杂志编委的Gary Yang(图7),后来成为AME旗下第2本被PubMed收录的杂志JGO 的主编;而AME旗下第4本被SCIE收录的杂志QIMS的主编王毅翔(Yi-xiang Wang,图8),也曾在JTD 杂志创刊早期发表过Medical imaging in new drug clinical development 等论文,后来成为JTD 杂志的编委,其夫人更是在后来成为了AME香港办公室顾任,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图7 Gary Yang教授

JGO主编

图8 Yi-xiang Wang教授

QIMS主编

 

05

29岁的CEO找32岁的医生做主编,这样crazy的事情,只有AME做得出来!

 

随着跟Tristan接触得逐渐深入,汪道远愈发坚定了要创办一本心胸外科杂志、并邀请Tristan做主编的决心。然而,Tristan不为所动,婉拒了——“你是82年的,我是79年的,are you crazy?”

 

2011年,汪道远与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一起专程前往悉尼,当面拜会Tristan。两人介绍了关于创办ACS 的想法,并诚意邀请Tristan担任杂志主编。然而,Tristan依然没有表达明确意向,只是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就把他们“打发”了。

 

回来后,汪道远反复思量,依然坚持认为Tristan是ACS 主编的不二人选。2012年春节期间,他再次登上前往悉尼的航班,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Tristan“搞定”。这一呆,就是10天。

 

开始的时候,Tristan依然没有什么兴趣,他说:“我现在每天工作18-20个小时,每周工作6-7天,整天忙临床已经分身乏术了。办杂志的事情,既然要做,就一定要踏下心来、专心地做,我自认已经没有过多的精力了。而且我自己已经发表了100多篇SCI文章,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揽这么个活儿?”

 

“即使你已经发表了100多篇文章,但是请问,第1篇跟第100篇有什么区别?如果第101篇文章被编辑部拒了,你是不是还是会很不爽?”

 

“你甘心一直当个球员,为他人做嫁衣,而不是想试试转变身份,当一次教练或者裁判?”

 

听了汪道远的话,Tristan显然有所动摇——犹记得大牛级人物Paul H. Sugarbaker教授虽然已经那么有名,但在投稿被拒时,也一样要发一顿牢骚,然后继续努力。但是,Tristan还是有所顾虑,未表态。

 

汪道远接着说:“世界现有的排名前三的心胸外科杂志——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胸外科年鉴》)、European Journal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欧洲心胸外科杂志》)、The 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胸心血管外科杂志》),其实与内科杂志还是没有本质的差别,都是以发表重磅研究结果作为主线,只不过是从内科领域变成了外科领域的研究,而外科特有的一些属性却并不突出,像外科医生关注的手术视频、手术图谱等等还是比较少见。另外,你自己也是中青年医生,对这个群体比较了解,而他们的成长不容小觑。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对自己有用,也是对别人有用。我们就专注中青年这个目标人群,办一本心胸外科中青年医生喜欢的杂志,岂不快哉?”

 

或许是水到渠成,又或许是某句话正好击中了Tristan内心的某处渴望,他终于点了头,决定跟AME、ACS 一起并肩作战。

 

“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选择了我,觉得我可以?”

 

“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06

我们就是要办一本专注“外科”的外科杂志!

 

说做就做!在会面的餐厅里,汪道远与Tristan就把ACS 杂志相关周边如目标定位、办刊理念、杂志logo、前两期选题和客编作者等一并定了下来。

 

目标定位:既然主编Tristan就是一位中青年心胸外科医生,而他既是主编、又是读者,那么中青年就是未来ACS 专注的目标人群,要让ACS 成为中青年心胸外科医生最喜欢的一本杂志。

 

办刊理念:要让ACS 杂志成为世界心胸外科领域具有影响力的杂志,一本受同行尊重的杂志。(图9)

 

图9  餐巾纸上诞生的ACS logo,将“心”和“胸”两个元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既然有了方向,接下来就是具体细节了。汪道远给了Tristan绝对的信任,充分放手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包括所有栏目设置都由专业的心胸外科医生Tristan来确定,因为只有深入临床的他,才更了解心胸外科医生的实际需求。

 

首先,就是一定要有体现“外科属性”的栏目。不难发现,其实很多外科医生在手绘手术过程图谱方面都有一定造诣,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对手术过程进行回顾,以不断完善手术技术。所以,Tristan决定,要设立一个专注“Art of Operative Techniques(手术技术艺术,图10-11)”的栏目,用图解的方式讲解心胸外科关键手术技术。这个专栏一经问世,便广受读者好评。

 

图10-11  “Art of Operative Techniques”栏目及其中关于马凡综合征的手术操作图解示意图

 

不过,由于大部分外科医生画出来的手术图谱多是手绘图,如何把这些图片以正规手术图谱的形式展现出来,让Tristan颇费了一番脑筋。

 

经过朋友介绍、简历收集、面试等环节的重重筛选和考核,最后Tristan选定了一位来自悉尼的画师(Beth Croce)作为ACS Art of Operative Techniques栏目的画师,开展长期定向合作。

 

Beth Croce 在写给ACS的推荐信中这样说:

编辑部之前联系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这个朝气蓬勃的团队,来提供准确的、信息丰富且具有艺术性的的医学插图。作为一位拥有18年经验的医学插画师(Johns Hopkins Medical School硕士毕业),作为心脏外科部门的内部10名插画师的其中一位,我觉得这值得尝试一下。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观察到主编Tristan Yan和他的同事组织严密,重点突出,追求高质量出版,决心使ACS 成为一个心脏领域具有可持续性的出版物。一部分应归功于视觉媒体的应用(视频和插图)和现代的传播模式(除了印刷本外的网上阅读和电子书)。

 

以我的经验,我曾给世界各地的很多客户画过心胸手术的插图,但我敢说这本期刊的艺术性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插图的数量还是质量。 我目前担任ACS的插图编辑,并协助确保每卷中的插图都是高标准且专业的。当遇到不合格的插图时,在与作者协商后会安排重新绘制。我相信ACS的艺术性在心胸期刊中是无人能及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很享受和ACS团队一起工作,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实践经验之一。Dr Yan选择了一个充满活力、用心工作和相处融洽的团队,来满足读者对日新月异的刊物出版的需求。我希望这本期刊的不断发展,取得更大的成功。

 

由于ACS 本身是心胸外科专业杂志,有时画师对于一些手术过程专业图片理解起来也会有困难,Tristan经常需要亲力亲为,由自己手绘出图片,并把图片细节标注清楚,发给画师一一完成专业学术图片来作为栏目的手术图谱。因为两人所在地也有一段距离,基本也都是利用互联网远程操作,经常两人为了一张图片沟通数个小时、来回数次返回修改,这些都是常有的事情。

 

图12-15  Tristan曾经发给画师的手绘图及作图要求图解

 

后来,由于有的图片比较复杂,加之Tristan临床、科研、教学事务日益增多,后来合作转为当期栏目负责人将需要作图的手术视频分解、截图发给画师,然后画师根据截图来进行作图的方式。但无论形式怎么演变,Art of Operative Techniques栏目的质量一直都由Tristan来亲自把关,这个栏目也成为了ACS 深受读者欢迎的栏目之一。

 

ACS 另一个体现外科属性的栏目就是关于心胸手术视频演示的“Master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心胸外科大师,图16)”。该栏目聚焦手术视频展示,视频均由国际知名心胸外科医生提供,并配有旁白,目的是希望通过多媒体的方式对手术操作过程进行详细讲解,给中青年医生提供难得的学习机会。

 

图16  “Master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栏目首页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国际知名大师在制作这些手术视频时,不但保证视频像素和质量高、所配旁白讲解细致,而且都会严格按照ACS 编辑部的要求,将手术不同步骤的时间节点清晰列出,以使读者查找不同手术步骤时更加便捷。(图17)

 

图17  ACS 2018年2月刊,来自美国波士顿麻省总医院Hugh G. Auchincloss和Douglas J. Mathisen关于“气管狭窄的切除和重建”的手术视频演示,视频右侧即为不同手术步骤及其相应时间点

 

其次,考虑到目标人群中青年外科医生居多,ACS 特别设置了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系统综述与荟萃分析)、Keynote Lecture(主题演讲)、Featured Articles(特色研究)这三个栏目。

 

其中,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图18)以发表心胸外科领域最新主题相关的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为栏目特征,旨在通过对当前最新文献数据的系统综述来评估、选择和综合得到最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这些高级别证据可以给临床医生提供重要参考,临床实用价值很高。

 

图18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栏目首页介绍

 

Keynote Lecture栏目(图19)则是ACS考虑到很多中青年心胸外科医生平时参加国际大型心胸外科会议的机会有限,无法亲临现场聆听大师关于当前心胸外科领域一些热点话题的高水平报告分析和展望而特别设计的。

 

栏目介绍中这样描述其特征:ACS 特邀专家针对心胸外科领域当前热门话题进行主题报告演示;每个报告都会配以相关综述类文章,以使读者可以通过整合一位顶级专家基于其丰富的临床经验作出的推荐,将科学研究结果更好地转化为真实世界的临床实践。同时,特别的是,所有的Keynote Lecture均由主编和客座主编亲自征集。

 

图19  “Keynote Lecture”栏目首页介绍

 

正是因为Tristan完全从一名中青年心胸外科医生的角度设计了Keynote Lecture栏目,栏目也相继得到了像Tirone E. David、Y. Joseph Woo、John A. Elefteriades、David P. Taggart、Friedrich W. Mohr、Martin Misfeld、Mark La Meir、Thomas A. D’Amico、Randall B. Griepp、Brian F. Buxton等国际知名心胸外科大师的鼎力支持,纷纷给ACS 发来了受邀主题报告演示,并且严格按照编辑部的要求,保持视频、音频的高质量的同时,为了能让读者随时查找所需要的章节,也都认真地对这些章节进行了详细标注,令人不免心生无限敬佩。(图20)

 

图20  ACS 2018年2月刊,来自美国波士顿麻省总医院胸部影像学系的三位作者关于“气管的影像”的主题报告演示,视频右侧即为不同报告章节及其相应时间点

 

Featured Articles栏目(图21)则体现了ACS 作为一本国际同行评议杂志的基本。为了让心胸外科医生能及时掌握心胸疾病诊断和治疗方面的最新进展,这一栏目会发布一些临床研究的原始数据,包括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前瞻性研究,单中心或多中心报告,以及基础研究结果。

 

这些研究中,很多都是全世界心胸外科代表性中心作者的病例收集和经验总结,其中不乏大样本数据报告,可谓“真材实料,货真价实”。

 

图21  “Featured Articles”栏目首页介绍

 

采写编辑:廖莉莉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