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CS杂志 | 一本重新定义外科杂志的外科杂志

莉莉 廖
关键词:

编者按

 

这,是一本创刊6年来一直坚持开放获取、每期均采用“专刊(special issue)”的形式、从系统综述到临床研究,从经验分享到手术图谱,再到手术视频,备受心胸外科医生喜爱的外科杂志。

 

这,也是一本受到诸多心胸外科领域大师William Walker(国际胸腔镜手术开创者)、David J. Sugarbaker(AATS 2014年会主席)、Valerie W. Rusch(国际恶性胸膜瘤领域知名专家)、Tirone E. David (AATS 2005年会主席)、Joseph S. Coselli (AATS 2016年会主席)、Thoralf M. Sundt (AATS 2017年会主席)等认可、支持和赞赏的杂志。

 

这,还是一本得到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垂青、被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收录的杂志。

 

这,更是一本出乎很多国内外心胸外科医生的意料,由中国人、来自中国的出版公司创办的心胸外科杂志。

 

今天,历经6年的打磨与沉淀,它终于被SCIE收录,成为AME旗下第6本被SCIE收录的杂志。

 

它的名字是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中文译名是《心胸外科年鉴》,简称ACS

 

ACS 网站首页示例

01

做一件事可能不难,难的是坚持;坚持一下也不难,难的是坚持到底

 

从最初给ACS 杂志定性开始,汪道远和Tristan就决定,“做让同行尊重的杂志”不只是一句口号而已,要严格付诸实践。

 

一直坚持把事情做到极致的Tristan,坚持把ACS 打造成一个专注于“special issue”的杂志。每期围绕一个主题,通过手术图谱、手术视频、系统综述、主题报告、特色研究等栏目,用不同的表现形式把知识点一一囊括。每期皆是如此,期复一期,年复一年,一做就是6年。

 

为了保证杂志每期的质量,Tristan坚持从内容到排版,每处细节都由自己亲自把关。而且,每期杂志出来,他也会把自己作为读者,从头到尾地读一遍、看一遍,总结哪些做得不错、要坚持,哪些有不完美之处、需要进一步完善。

 

随着ACS 影响力的不断增大,也有不少人劝说可以考虑从双月刊变为月刊、甚至半月刊,这样也能增加稿件数量和点击率,以便进一步推广,未来也更容易被SCI收录。但Tristan考虑到自己平时临床等业务繁忙,为了保持杂志一贯的高水准,6年来一直坚持“双月刊”的频率,并没有“妥协”。

 

此外,考虑到ACS 的目标人群以中青年医生居多,虽然有成本、利润等方面的压力,6年来,汪道远和Tristan一直坚持了杂志free(免费)、open access(开放获取),而其他知名心胸外科领域杂志均是付费阅读的。他们的出发点是希望这些宝贵的知识在中青年心胸外科医生中能够达到真正的可及性,学习下来有切实的收获。

 

“有所为,亦有所不为。” 6年来,“专刊”、“免费”、“开放获取”、“双月刊”成为ACS 一直坚持不变的原则;而ACS 所做出的一些更新和完善,出发点无一例外都是为了不断满足读者的需求和反馈。

 

例如,ACS Patient Page(患者专栏)。这也是ACS 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兼顾专业与科普。最初这个专栏是采用病例介绍的形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向患者读者进行疾病的科普介绍。后来,Tristan发现,用传统的病例介绍方式如病历摘要、检查结果、诊断、治疗等可能会引起读者的不适,所以特别对这一栏目进行了改良——用Background(背景介绍)、Indications and eligibility(适应证)、Operation(手术)、Benefits(获益)、Risks(风险)来进行病例的介绍,更加通俗易读,符合患者的阅读习惯。(图1)

 

图1  改良后的ACS Patient Page栏目更加符合患者的阅读习惯

 

另外,由于ACS 紧密结合临床实践、大师加盟、免费、开放获取等独有特征,一经问世便引起了广大心胸外科医生的关注。AME出版社社长助理黎少灵至今仍清楚记得2013年参加美国心胸外科年会(AATS)的经历。“那时ACS 虽然刚刚创办一年,但名气却超过了AME,展位引来了不少国内外读者的驻足。很多读者都能明确提出需要具体哪一期、哪一个栏目的文章需求。

 

“互联网让来自全世界的读者与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而读者的意见在我们心中永远是第一位的。”汪道远强调。

 

02

ACS赢得业界好口碑的秘诀——超越用户预期!

 

几年前,微博上有个段子,讲一位客人在海底捞吃完饭后,想把没吃完的西瓜打包带走,被拒绝。结完账刚要离开,服务员拎了一个没有切开的西瓜给他:“您想打包,我们给您准备了一完整的西瓜,切开的西瓜带回去不卫生。”

 

用户的心一下子被击中了。口碑的核心,其实就是——超越用户的预期。

 

雷军曾经分享,最好的产品本身就是一种营销,最好的服务也是一种营销,好东西大家自然会心甘情愿地帮助推广。

 

ACS 这里,同样深以为此。

 

自2012年5月创刊以来,ACS 共刊出38期特刊,有40余位国际知名学者担任客座编辑,发表了845篇文章。

 

这些扎实的数据支撑起来的,是ACS 在心胸外科领域的好口碑,而秘诀也正是——超越心胸外科医生读者的预期。

 

对于国际期刊的标准及如何评估高影响力期刊,目前业界有一定的共识:一个标准的国际期刊,要有良好的国际化融入性,如作者、读者、引用、包括开放学术市场、在国际数据库的显示度等;同时也要开放、协同、参与这个行业的交流与讨论,共同应对这个行业的变革与创新。而对于高影响力期刊的评估,大家认为应该从定量与定性两个方面界定。定量因素,如影响因子等,定性因素,如有的学科不一定能够依据定量指标考量,但其产品在国际评估中获奖、表扬或展示等,这些也是一种影响指标。

 

当得知ACS 即将申请SCIE收录时,众多国际知名专家积极协助推广,纷纷写来推荐语,细说自己这些年来与AME、ACS 和Tristan的渊源、合作和故事。

 

ACS 杂志在内容和格式上无疑是新颖的。跟同类型其他期刊相比,ACS 并不单单包括了各种热门话题的综述,还覆盖了高质量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最新的实验和临床研究结果,以及手术技巧等内容。ACS 对高质量视频、插图文章和网络发行的重视,也成为了当代外科期刊的重要参考标准。这其中的成功当然少不了ACS 编辑部的专业产出和高效运转。我之前有编辑过教科书并为其他同类刊物担任过客座编辑,但就我之前与ACS 员工的接触经验而言,ACS 工作水准是最高的。

—— Valerie W. Rusch, 美国纽约纪念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MSKCC)胸外科主任,ACS《恶性胸膜瘤》专刊客座主编

 

(注:作为美国历史上最早获得认证的女胸外科专科医师之一,Rusch教授在肺癌、食管癌、胸膜间皮瘤等众多胸外科疾病的诊疗领域中造诣颇深,已发表论文260多篇,撰写著作数十本,担任25家大学的访问教授或荣誉讲师;目前担任美国胸外科专科医师认证委员会主任、美国外科医师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美国肿瘤外科医师学会执行主席,可谓是当今美国胸外界的重要领军人物之一。如今早已功成名就的Rusch教授在近70高龄时还在认真学习和开展胸腔镜、机器人手术等各种微创技术,她终身学习、不断进取的治学精神令后辈们景仰万分。)

 

作为副主编,我见证了ACS 杂志这几年所取得的飞跃性进步。我曾经与Prof. Mohr合作在ACS 组织了一期关于“微创二尖瓣手术”专刊,而我们医院正是以这个手术为世界同行的所熟知和认可。我们会继续参与接下来其他高质量专刊,这些专刊同样涵盖来自国际上顶尖专家撰稿的兼具科学性和临床实用性的文章。

—— Martin Misfeld, 德国莱比锡心脏中心心外科学系共同主任,ACS 副主编、《微创二尖瓣手术》专刊客座主编、作者

 

(注:Leipzig Heart Center是欧洲最大的心脏中心,以临床和科学研究的创新力和领导力和闻名于世,每年心外科手术量多达3700余台,而Martin Misfeld教授是该中心的权威专家代表。)

 

ACS 象征着心胸外科专业文献的飞跃性进展。作为全球最大的心胸外科网站CTSNet的总编辑(每年有400万次点击和4万名正式会员),我看到的是ACS 我们的会员中是非常受欢迎的。我们会定期向我们的会员推送ACS 杂志的内容,而会员们的反馈都非常好。ACS 是一本独特和创新的同行评审杂志,每期致力于去探索一个特定的主题,从而创建一个全面而有价值的知识概要。其出色的插图和具有启发性的视频与文章完美结合。这种现代多媒体形式摒弃了以往传统的文本演示,而是选择适应未来广为应用的视听学术环境。这确实是一本优秀和有价值的学术期刊。免费开发获取和快速审核流程确保了最新研究的快速发表、广泛传播及应用。

—— Joel Dunning, 英国詹姆斯库克大学医院胸外科,ACS 现任副主编

 

ACS 杂志每两个月准时出刊,涵盖了心胸外科领域的各个方面,既包括了高质量的临床荟萃分析,研究热点,手术图谱,也包括了手术视频和手术并发症及处理等方面的文章。这对我们医生来说十分有用。杂志的形式很独特,内容水准也很高。每一期特刊的客座编辑都是该领域内的知名专家。每一期出刊内容的积累,必也将成为心胸外科知识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外,澳洲皇家外科医学院也已经认可了ACS 对医生和实习医生的教育意义。我深信ACS 以后在外科领域会有更深远的影响。

—— Julian A. Smith,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心胸外科医师学会(ANZSCTS)前主席,ACS 杂志往届副编辑、订阅者

 

ACS 的每一期内容都是有特定的外科主题,详细到最新的突破性的外科技术、临床管理和转化研究等。这样的安排使得每一期内容都成了现代心胸外科的综合概括,提供更精准的学术资源。此外,ACS 很好地融入了当代的技术和多媒体环境。除了常见的文章外,每一期都会刊登来自世界有名的心胸外科医生的配有讲解的手术视频,展示手术技巧,也给读者提供宝贵的建议。所以,在ACS 平台上,读者可以同时观摩外科大师们的手术,并从他们的智慧分享中获益。ACS 的教育价值则不言而喻了。每一期的系统综述都会围绕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展开,并为临床医生提供简洁的概括。专题讲座和研究亮点详细介绍了知名研究所的最新研究,同时一些权威外科医生的观点就更详细地诠释了研究的重要性。ACS 创新的模式也是值得一提的,尤其是它的开放获取和高效同行评议系统,能使得研究发现在短时间内得到广泛的传播。文章以专业的图表为特色,充分补充了技术细节的同时,也更深远地强调了其教育价值。最后,ACS 的模式是前所未有的。我很肯定这种特定主题加权威医生的手术视频的组合将会是未来刊物的趋势。

—— Scott LeMaire, 美国Baylor医学院Michael E. DeBakey外科系心胸外科研究主任,ACS 杂志客座主编和现任编委;2014年美国贝勒医学院Michael E. DeBakey优秀研究奖获得者;美国国立图书馆文献选择技术评审委员会委员

 

在日常科研实践中,我发现ACS 是一本富有教育价值的期刊。这本杂志内容规划得当,既涵盖了心外科和胸外科的各种热门话题,还展示了大量手术视频,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如此广泛和全面的视频库的期刊之一。期刊的内容主要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领域的知名专家的贡献,而他们也对ACS 的价值表示认同和赞赏。

—— Joseph Lamelas,美国西奈山医学中心心血管外科顾问医师,ACS 杂志作者、订阅者

 

在主编Tristan Yan教授的领衔和运筹下,ACS 自2012创刊以来,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深受广大读者青睐。高质量的投稿、出色的内容编辑、大幅增加的引用次数和网站浏览,共同见证了期刊的成功。ACS 喜获教育资助的同时,还得到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心胸外科医生协会的官方支持。ACS 不仅实现了作者的全球化,其编委会成员更是国际上横跨各个大洲深受认可的心胸外科领军人物和权威专家。

—— Edward Chen, 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医科大学主动脉和胸主动脉外科主任,ACS 杂志往届编委和作者

 

据我了解,ACS 在胸心外科医生社区的声望越来越高,尤为让人瞩目的是其高质量的文章层出不穷。对于工作繁忙的实习医生和外科医生来说,ACS 每期专刊就好比对每个术式知识点的梗概,深入浅出,让人获益匪浅。很多备受尊重的外科医生和学科意见领袖都在杂志做过重要的贡献,他们的文章在很长时间内促进了学科热点讨论。我很荣幸曾被ACS 邀请写稿,期间也深深被编辑团队的专业性和高效性折服,尤其是完整严谨的审稿流程和及时的通讯回复。最后,作为一名行医超过15年的心胸外科医生,我想强调的是,ACS 的编委会成员和被邀请作贡献的专家都是各自领域的顶尖人士。无论是外科实践和临床研究,他们的意见和想法在学术圈中都是举足轻重的。

—— Marco Di Eusanio, 意大利Sant'Orsola- Malpighi 医院心外科学系助理教授,ACS 往届编委、《微创主动脉瓣成形术》专刊客座主编和多期专刊作者

 

ACS 杂志每期出刊通过展示某个独特的话题来突出关于该主题当代批判性分析和综合概述,有时甚至是有争议的观点。我们可以通过纸质版和网络来进行阅读。期刊的质量非常好,我相信它的模式也是独一无二的。目前看来,每期特刊的撰稿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世界有名的专家,从读者的角度来看,这对于杂志质量和吸引力具有重大影响。在每一期杂志中,读者都可以浏览到系统回顾研究,研究亮点,专题文章以及手术技巧等内容,如“心胸外科大师手术视频”栏目就记录了他们精湛的手术技巧。我相信该杂志已经成为其涵盖的主题更新的“金标准”。一个杂志聚焦亚专科的特刊,并涵盖从系统性文献综述到精确的手术技术等话题,这在我们专业领域内是前所未有的。我强烈推荐该期刊,它为在心胸外科领域的外科医生和研究人员提供了鼓舞人心的实践补充,并获得经过同行评审后的最新信息。我相信,由于其独特的用户友好型的模式,ACS 将会不断发展壮大,并成为我们专业领域的主要参考刊物之一。

—— Malcolm Underwood, 中国香港中文大学心胸外科学系主任,ACS 杂志作者和审稿人

 

ACS 在它的模式和教育价值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尤其归功于其独家的交互式视频,系统综述,插图文章,知名专家提供的手术视频等。相比其他杂志,这也是其新颖之处。再者,ACS 促进和激励了外科医生以及对心血管疾病的手术治疗感兴趣的其他医生之间的讨论和临床信息分享。

——Roberto Chiesa, 意大利米兰圣拉斐尔医院血管外科系主任

 

(以上推荐语由AME出版社 黎少灵 冯雁萍 译)

 

而来自美国纽约曼彻斯特大学的心胸外科住院医师Vakhtang Tchantchaleishvili写给ACS编辑部的一封信,无疑也反映了ACS 读者们的心声(图2)。

 

致编辑部:

 

ACS第一期起,我便一直在阅读。我发现,ACS是一本独特的、极具教育意义的期刊,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ACS 是全球唯一一本以“专题”形式呈现的心胸外科杂志,每期专题都由心胸外科领域世界级专家担任客座编辑。这种形式不仅新颖,而且使杂志非常具有教育意义。也正因为此,ACS 成为我以及其他心胸外科领域住院医师优秀的学习工具,我相信对于受过良好训练的外科医生的继续教育来说,也同样是很宝贵的学习资源。

 

ACS 的另一个优势是对期刊内容加以很好的平衡。每期专题或围绕胸外科,或围绕心外科。每个专题都具有一致的、设计良好的结构组成,包括系统综述、系列讲座、手术技术、世界级心胸外科专家的经验分享,这些内容都通过全彩色来展示。因此,每期专题阅读起来都易读、便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ACS 的“多媒体”展示。每一期的视频(演讲、手术技巧)使ACS 超越了传统印刷杂志的局限,提供学习和教育的多媒体资源。这些视频清晰度高,且不受限于特定设备或操作系统。从创刊起,每一期都可以开放获取,同时,ACS 还不断进行了“优化”,以适用于便携式电子设备和平板电脑,使其成为我们大多数医生阅读和学习的主要工具。

 

总之,ACS 是一本免费、开放获取、专家支持的多媒体期刊,易读、品质高,并且在任何设备、任何地点都可阅读。ACS 独特的专题形式使其成为像我一样的心胸外科住院医生宝贵的学习工具。

 

(AME出版社 董杰 译)

 

图2  美国纽约曼彻斯特大学心胸外科住院医师Vakhtang Tchantchaleishvili写给ACS 编辑部的信

 

而对于国内心胸外科中青年医生读者而言,说起ACS,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真的没想到竟然是咱们中国人自己办的杂志!”

 

2017年的某天,河南省肿瘤医院胸外科秦建军医生检索文献时,偶然看到了ACS 发表的一篇由美国肿瘤内科医生、放疗科医生和胸外科医生合作撰写的综述(review)——“食管癌治疗的现状和未来方向”。读了之后,他感觉获益匪浅。他本人是胸外科医生,又对食管癌非常感兴趣。看到这篇文章后,他突然有个想法:能否把它翻译成中文介绍给中国同行,大家肯定也一样有所收获。可是他又担心受制于版权问题,所以登陆ACS主页想联系编辑部。出乎意料的是,ACS 竟然是自己2015年就开始密切关注的AME出版公司旗下的杂志!他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联系汪道远社长征求意见,没想到汪社长很爽快地答应给他无偿使用。当这篇综述中文译文在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医师分会微信公众号推送后,累计有5000多人阅读了该文。

 

来自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的莫然医生跟ACS 的故事则更加“曲折”。2013年,那时他还是个实习生。有一天,正好从国外开会回来的导师,递给他一本杂志:“这个杂志这期正好是讲TAVI(经导管主动脉瓣置入术)的,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因为自己之前写过一篇关于TAVI的文章,所以他也想看看国外同行们对于这个技术的看法,就回到宿舍开始认真研究。

 

这本杂志叫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当时,莫然觉得它可能和我们熟悉的ATS、JTCS、JCS 等等属于同一个系列,反正名字都差不多,想来内容也是大体相似。所属杂志社名字叫AME,他用“粗浅”的英文水平揣测了下,大致应该是American Medical XXX之类的协会。

 

不过终归是第一次看到“国外”杂志的实体版,他还是非常震惊,居然有这么美的杂志封面!当时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杂志的插图栏目,用10余张精美的医学插图,通俗易懂地完整展现了经心尖TAVI手术的整个操作过程。毕竟这还是一项新技术,而国内当时也只有个位数的案例,所以尽管看了很多文献,可是那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直观地了解详细的手术操作技术。

 

命运的纠葛往往就这么阴差阳错。因为在实习的时候表现还不错,后来医院肿瘤科的魏嘉老师找到莫然,说现在正好有个杂志社需要她推荐心胸外科医生来对英文期刊进行翻译,她就顺手推荐了他。当时懵懵懂懂的他,一口答应下来。看到魏嘉老师发来的具体信息,莫然大吃一惊,居然要求翻译的期刊就是ACS,而且其中有一期就是他之前研究过的TAVI。

 

更加让他震惊和意外的是,居然这不是国外期刊,而是中国出版社旗下的。随着任务的完成,他也有幸去广州,在以现在看来尚显简陋的办公室和会议室里,认识了汪道远社长和AME出版社。“第一感觉,这真的是找了一个非常棒的创业方向,采用了先进的学术期刊和杂志社的体系。可惜我没钱,不然肯定要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在随后的几年中,ACS 一直是莫然最喜欢的AME期刊,它也保持了一贯的“主题讨论”的模式,每期都会围绕一个主题,从综述到临床研究到周边研究到手术图解到手术视频,对于刚刚步入心胸外科领域不久的他来说,这种新鲜热辣而又短小精悍的期刊模式更加适合作为学习的资料。对于新入门的学弟学妹,他也会推荐他们去好好阅读一下ACS往期期刊。“我相信这种模式坚持下去,在未来ACS将不仅仅是一本优秀的SCI期刊,更加可以成为心胸外科界每一个医生/学生最好的老师。”

 

在北京大学医学部2002级八年制班级中,有这样三位“特殊”的学生——从入学到实习都在一起,而毕业时也都从事了胸外科专业,因此被同学戏称为“胸外三剑客”——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陈克终、李晓以及上海市胸科医院的成兴华。而走上工作岗位的他们,又因各种原因跟AME、ACS 产生了交集。

 

“我对ACS 第一期内容印象很深刻,主题是关于胸腔镜手术。我知道的很多国际胸腔镜领域的顶级专家都撰写了稿件,包括D’Amico、Swanson、Tommy、Mckenna等,他们都是我很尊重的前辈,能在同一期杂志发表文章,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因为我本人的专业方向也是胸部微创手术,也曾系统回顾和分析过胸腔镜肺部手术,所以这次专题对我深入了解国际各个中心和医生的经验帮助很多。”陈克终至今对ACS 创刊号仍记忆犹新。他坦言,ACS 每次专门讨论一个专题,而且会分析得比较深入,能大幅度节省读者自己翻查文献的时间。如果能好好利用ACS,一定可以事半功倍。同时,他也表达了对AME工作的认可:“基本上我现在叫得出来的胸外科相关新锐英文杂志都是AME旗下的。这几年我国胸外科的学术水平在国际上发展非常快,与AME的工作和支持密不可分。”

 

而另一位“剑客”成兴华特别强调:“这是一本从一名外科医生的视角来办的杂志,我一看到就立刻收藏了。以最新一期的‘气管肿瘤’为例。气管肿瘤在临床上比较少见,大家对其了解比较有限,但令我惊讶的是,ACS 的约稿覆盖了气管肿瘤治疗的各个方面,在解剖、最新研究进展、手术技巧、气管移植等各个方面都有涉及,很有针对性。而且本期的客座编辑之一、来自美国麻省总医院的Douglas J. Mathisen,是一位胸外科领域知名教授,ACS 能够邀请到这样著名的专家,也充分说明了国际心胸外科领域对杂志的高度。ACS 的手术视频栏目在业内做出了重要变革,使视频多媒体资源不断增多。在这方面,ACS、AME 走在了前面,目前有些期刊虽然也会刊登一些视频,但跟ACS 的呈现形式相比还是相对保守。通过网络、多媒体来这样做,对刊物未来的发展也会有帮助。”

 

“胸外三剑客”中唯一的女性胸外科医生李晓则坦言,AME 的专注与执着、专业与进步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一本又一本专著出版,一本又一本期刊问世,进步速度之快无人能比。而且,AME 开展的工作具有“中国特色”,把胸外科学术做“活了”,这是她的感受。高水平,多形式,重影响,这才是AME能在业界受到如此多学术大牛认可的真正原因。谈及ACS,她说对ACS 杂志的第一印象是专业和西化。在这里“西化”是绝对的褒义词——她开始真的不知道ACS 是AME旗下的!“办刊专业严谨,完全的“大牌”杂志的风格和设计元素,其中的Keynote Lecture Series,Perspective,Master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等等, 每个栏目都引人入胜,对于胸外科的年轻人而言,见到ACS 第一面的感觉就是如获至宝,每一期都值得收藏,可以学习的太多太多,可读性非常好。”

 

03

巨大的痛苦驱动一个人做出更大成就

 

对于拥有巨大痛苦的人,欢愉是短暂与廉价的,因为真正驱动你变强的,是痛苦。

 

要惩罚一个人,就让他当主编!——这句话自20多年前就开始在文学圈内流传,并一直流传到今天,形象地描绘出了主编工作的不易。

 

对于身兼数职的Tristan来说,本就分身乏术的他还要挤出时间来做ACS 的主编,而他偏偏又是跟自己较劲的性格——做事情一定要做到极致。汪道远和黎少灵不约而同地用“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来形容他——第一眼见到他本人,你看到的是一位智商与情商俱佳、低调谦和的学者,而在邮件往来中,只要出现一处不当用词、甚至标点符号,他都会严格要求立即改过来。

 

“我刚来AME 时,就被安排负责ACS。那是2012年6月,ACS 刚创办1个月。关于客座编辑、作者、图片、内容、排版等很多方面都需要跟Tristan交流和沟通。当时的感觉就是两个字:痛苦。因为他经常会指出、纠正我邮件中的各种错误,而且也会严厉批评我,因为他认为我们发出去的邮件代表的不是我们个人,而是ACS,如果某个英文单词甚至标点用法不当,都会让对方留下‘ACS 不够认真’的印象,所以要特别注意。虽然开始的时候每次都会战战兢兢,但现在想起来真是获益匪浅,而且这种严谨细致的风格对我影响至今。”如今跟国际专家能像朋友一样谈笑风生的黎少灵,忆起当年Tristan的教诲,感慨万分。

 

ACS 采用“专刊”的方式约稿,是很多读者推崇它的重要原因。但对于一本发展中的杂志来说,特刊的形式毕竟时效性有限,而且因为较少接受“free submission(自由投稿)”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推广力度。

 

2015年,当ACS 首次申请SCI收录被拒后,汪道远与Tristan罕见地发生了一次争执。毕竟,按照规定,再次申请就将是3年之后的事情了。

 

“投入这么多精力和心血,还是被拒了,我想辞去ACS主编。”

 

“那要不我来当主编如何?”

 

汪道远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让Tristan意识到了ACS 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性。

 

对于他来说,ACS 就像一个从诞生起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孩子,真要是有人要从自己手中把它“抢走”,怎会同意?

 

最后,Tristan还是没舍得离开ACS,但向汪道远做出了承诺:他有信心靠ACS 的业内口碑和自身实力在3年后挺进SCI。

 

发明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简称IF)的加菲尔德曾说过,“尽管IF有瑕疵,但是目前还未见更好的计量指标能代替它要完成的工作”。汪道远社长亦坦言:“我们都知道,高考不是评价一个人实力的唯一指标,但是在没有更好的替代物的时候,它就是考量一个人的敲门砖,IF也一样,我们只能尊重它。”

 

04

“敢于担当”,并不仅是一句口号而已

 

2013年5月,ACS 的学术地位和身份受到官方认可:编辑部收到来自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的通知,ACS 被其正式收录在编。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是医学、药理学、医药生物学与医药化学专业情报中心,隶属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1956年成为美国全国性医学图书馆, 1971年将医学文献分析与检索系统(MEDLARS)扩展为联机系统,即联机医学文献分析和检索系统(MEDLINE)(注:图书馆简介引自百度百科)。(图3)

 

图3 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网站首页

 

成绩取得的背后,离不开与ACS 有关的所有人的辛勤努力和汗水。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可能不难,但6年来的每件事情都能做到,需要强大的信念支撑。

 

ACS 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未脱离创刊开始所定下的办刊理念,而6年来这么多读者的支持,也让我们愈发感到肩上的重任,要无愧于读者的信任,敢于担当,勇于在推动世界心胸外科技术进步上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汪道远道出了所有ACS 人的心声。

 

对于这一点,来自西班牙克鲁尼亚大学医院的Diego Gonzalez-Rivas医生深有体会。在单孔胸腔镜饱受争议的时候,ACS 和AME旗下的JTD 杂志就围绕“单孔胸腔镜”组织专题进行了讨论,并在2016年出版了由Diego Gonzalez-Rivas担任主编之一的This is Life: The Journey of Uniportal VATS(《单孔胸腔镜全球之旅》)一书。(图4-6)

 

图4  ACS 关于“单孔胸腔镜”的专刊

 

图5  JTD 关于“单孔胸腔镜”的专刊

 

图6  This is Life: The Journey of Uniportal VATS 一书封面

 

“真理越辩越明。当年胸腔镜刚出来时,也是在业内备受争议,而今天它早已成为国际胸外科学界普遍认可的技术而被广泛推广了。我们应该正视一些新技术的出现,并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其优劣,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在这些新技术的讨论和推广上,我们责无旁贷。”汪道远说。

 

05

从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到Core Group,再到AME的专家协作组,背后的DNA是一致的

 

上文曾提及,当年在Paul H. Sugarbaker教授那里做fellow的经历,让Tristan意识到了“协作”二字的重要性。

 

当年Sugarbaker教授清楚了解腹膜肿瘤在各个癌种中只能算是个“小”癌种,开展的医生也并不多,但他发现,越是“人少”,才越应该团结。所以,他主导建立了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利用“主席轮席制”、“强调数据管理与人员协作”、“让参与的人都有回报”的方式把大家牢牢地团结在一起,平时互发邮件时,收件人都是一大长串,信息也都是透明、共享的。

 

正是意识到了这样协作的重要性,Tristan从澳大利亚各医学高校招募了一些勤奋、好学、实干的年轻医生/学生,组成了CORE Group (Collaborative Research Group)。在ACS 杂志一些栏目的组织、运营中,这些成员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Tristan得力的左膀右臂。

 

AME 取自Academic Made Easy, Excellent, Enthusiastic的首字母,中文译名是“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AME 一直致力开展的CNS三个层面的工作,也跟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和CORE Group有异曲同工之妙。CNS分别代表 Content(内容为王,通过出版期刊和图书,积累优秀的医学内容)、Network(通过编辑出版期刊和图书,以及宣传推广的过程,建立一个链接国内医生和国际医生,链接内科、外科和病理等不同学科之间的广泛的协作网络)、System(构建一个富有创新的快乐的科研生态系统,例如开发“ABER”,中文版名为“认领系统”网络平台,类似出版界的UBER,成功地将期刊编辑和审稿人之间的需求进行对接。编辑部将拟送外审的稿件信息发布到“ABER/认领系统”上,经过实名认证的审稿人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稿件,进行审稿,审稿完成后获得积分“快币”奖励,而审稿人可以使用快币,在“ABER/认领系统”上进行兑换图书和期刊等商品)。

 

此外,AME借助旗下近400位各个领域国际专家之力,组成“AME专家协作组”,对待发表论文进行“国际会诊”,更是将“协作”的概念发挥到了极致。(注:后文会对此进行详解,此处不再赘述)

 

可以说,从Paul H. Sugarbaker教授创立的腹膜肿瘤全球数据库,到Tristan组建的Core Group,再到AME的专家协作组,背后的DNA是一致的,那就是——协作。万变不离其宗,此乃其中真谛。

 

结尾

对了,大家别忘了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详细了解ACS

另外,咱们ACS 的主编Tristan D. Yan,出生于北京,成长于北京,是个地道的北京人。

他的中文名字是——严东博

 

采写编辑:廖莉莉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