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严秉泉:最难的往往是去开始

秉泉 严
关键词:

后记

 

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在长大之后仍然是个艺术家。

——巴勃罗·毕加索(1881-1973)

 

我对于自己能够拥有两种热爱的事业而感恩, 一种是作为一名胸外科医生,而另一种则是做一名画家。幸运的是以这样的先后次序而拥有。身边很多朋友都说对艺术很感兴趣,但他们往往感到自己艺术天份不足,或恒心不够,不敢往艺术这方面发展。个人认为不是每个人都会抱著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的期望来学习钢琴,同样地当你学习绘画时,别太介意你的作品画得美与不美,毕竟观感是很个人的,不一定每个人都会认同和欣赏。通过绘画,它会令你发现和重新认识自己,唯一条件是你必须给予自己一个开始学习的机会。

       

色彩的表现力与我们的情感紧密地联系着,色彩心理学在广告业务中得到广泛的研究和应用,以画家对色彩的敏感度来说,世上是没有一幅纯白色的墙壁,一面看上去素色的物体,当你仔细的观察,会发现物体因衬托背景和亮度的变化,而呈现出不同的色调和阴阳面貌。     

 

美术必须在审美视觉上让人感觉舒适、喜悦。一幅画的价值往往在于作者绘画时能否表达心中所思所想。随著摄影技术的出现,画家将更加注重把自己的情感倾注入作品中,令观赏者从作品中与画家彷彿有一种心灵上的交流。城市人每天都面临来自工作、财务、健康 及人际关系的生活压力,若可同时沉浸在绘画艺术中,不但能够纾解心中沮丧及负面情绪,更可缓解抑郁和焦虑。正如进行有氧运动能够改善心肺功能一样。另外,心理及精神病学专家研究发现,任何人投入艺术的生活中都可以增强专注力,令心理更加健康。    

         

艺术本质上是主观的,离不开特定的时空和文化,在这瞬息万变,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艺术变得比过去更为重要,它可作为人类语言、情感和经验沟通的桥梁。在人工智能发展到可以挑战人类认知的时代来临之际,艺术是人类存在主义的象征,此是机械无法取代的。

       

非常幸运我能够在短时间内初步掌握和运用瓷画、水彩画、丙烯油画和国画的技法,让我无拘无束地选择使用多种艺术媒介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过往没有受过正统的艺术训练反可令我无须拘泥于传统艺术的框框。学懂了基本技巧你就可以利用任何媒介、媒体在作品中自由地表现真我。

     

正如一位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曾经说过的: “心脏手术中最困难的部分是给与机会去做这个手术。”同样地,绘画中最困难可能是克服惰性,并且开始行动。如果你仍然还在想是否应该开始画画?我的建议是……只管去做!

 

严秉泉医生


译者:陈天翔,上海胸科医院胸外科

校对:谢悦汉(Stephen Tse),企业顾问

 

图书介绍

 

作為胸腔微创手术先驱之一而享誉国际的严秉泉教授於2017年从外科手术事业退休后,决定重拾童年时的梦想,成为一位艺术家。 於短短两年间,严教授已完成超过 227 幅作品,这无疑是他艺术创作生涯中的一个小小里程碑。严教授曾说:“艺术对於一个艺术家来说,恰如手术对之於病人,是一种有效的治愈疗法 。而在个人追求艺术的道路上,不单能找到自己的真善美,同时亦能够重新认识自己。”

 

严教授拥有令人羡慕的学历、外科培训,及其后的工作成就 。他中学毕业于耶穌会创办的香港华仁书院。1975年他负笈英国莫切特泰勒男校,并完成第六学级教育(第六学级教育传统上是指英国中学教育的最高级别) ,并於1978年被剑桥大学 (皇后学院)录取,带著双一级荣誉学士,从剑桥大 大学转到牛津大学医学院接受临床培训 。他1984年於牛津大学医学院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严教授开始严格的普通外科及心胸肺外科专业训练,并在英国和美国的顶级医疗学府接受临床培训。

 

虽然严教授有很多机会在外国发展, 1992 年他决定回到香港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外科学,率先研究及发展电视辅助胸腔镜微创手术,并毫不吝嗇地将这种手术教授予国内外其他胸外科医生,这方面他不只為世界千万患者减轻胸外科手术痛苦,亦因此為他赢得了崇高的学术地位及国际声誉。

 

1995年他被擢升為胸外科主任,2002年更升任为外科讲座教授。2017年他决定放下成功的外科事业去追寻童年时成为艺术家的梦想。

 

排版编辑: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海报制作:林子钰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