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8 | 胸外科热点报告抢先看(三):肺恶性肿瘤①

函玥 李
关键词:

ESTS 2018系列报道第13篇

编者按: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STS)第26届年会将于2018年5月27至30日在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举行。AME编辑团队荣幸地邀请国内胸外科优秀医师共同推出了热点报告抢先看,以飨读者。

编号 0-055. 外科医生个人手术量会影响胸外科手术结局吗?

Sebron Harrison, M. Kamel, C. Cleary, T. Sun, N. Altorki, A. Sedrakyan

美国纽约,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心胸外科

关键词:胸外科手术;外科医生手术量;肺切除

目的:为提升胸外科手术的质量,有人主张胸外科医生应达到一个最低手术量的标准,然而这些标准在胸外科文献中仍存在争议,而且确定主刀医生/医院手术体量高低之间分界点的方法已经受到批评。本项研究的目的是使用大型全州数据库来确定外科医生手术量是否与手术结局相关。

方法:该研究利用纽约州卫生局全州规划和研究合作(SPARCS)数据进行分析。纳入1995-2014年之间接受亚肺叶切除术,肺叶切除术和全肺切除术的患者进行研究,并根据切除范围予以分类。分别计算亚肺叶切除,肺叶切除和全肺切除各自的平均年手术量,并基于三分位数分为三类(表1)。主要研究结果是院内死亡率和30天再次入院率。针对患者的特征和结局提供事件和百分比,除非事件少于11次以避免患者识别。
 

结果:在此期间,共进行了52930例肺部手术,其中34220例(64.7%)由低或中等手术量的外科医生进行。低手术量外科医生组的住院病死率均显著高于高手术量外科医生组,不管是亚肺叶切除(2.1% vs 0.9%,p <0.01),肺叶切除(2.7% vs 1.4%,p <0.01)还是全肺切除术(差异不可报告,p <0.01)。中等手术量外科医生组的肺叶切除院内死亡率也较低手术量外科医生组低(1.7% vs 2.7%,P = 0.01)。另外,在低手术量外科医生组接受肺叶切除术的患者,30天再入院率更高。然而,低和中等手术量的外科医生更倾向于对非白人患者,有医疗补助的患者,患有充血性心力衰竭和慢性肺部疾病的患者进行手术。

结论:在研究期间,低或中等手术量的胸外科医生进行了大部分肺切除术。尽管与高手术量外科医生相比,低手术量外科医生的院内死亡率和再入院率较高,但这些差异可能与他们更多的在高风险的患者中进行手术有关。

声明:无利益相关

编号 0-056. N2非小细胞肺癌的生存率提升:源于更精准的分期抑或更好的治疗?——来自SEER数据库的分析

Benjamin Lee, M. Kamel, M. Rahouma, S. Harrison, A. Nguyen, B. Stiles, J. Port, N. Altorki

美国纽约,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心胸外科

关键词:SEER数据库;分期;非小细胞肺癌

目的:在过去的数十年中,IIIA-N2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存率明显提高。 PET-CT用于NSCLC分期/再分期已在2001年被CMS批准。我们试图确定这种生存改善是源于更精确的分期方式抑或外科手术的进展,或者二者的共同作用。

方法:查询1988-2013年期间的SEER数据库,以确定N2M0-1的NSCLC的患者。 按照AJCC第7版进行分期。 根据诊断年份将患者分组。以CMS的批准时间为截点分为两个时间段,即1988-2001年的第1时期(P1)和2002-2013年的第2时期(P2),比较两个时间段的患者生存率。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1988-2001 vs. 2002-2013)按年龄,性别,组织学类型,T分期,手术方式和切除的淋巴结数目进行倾向性匹配。在配对之间比较总生存率(OS)和癌症特异性生存(CSS)。

结果:共确定了224,295名N2-M0 / M1 的NSCLC患者。P1患者5年和10年生存率分别为4.8%,2.2%,P2则为6.7%;3.2%。与P1相比,P2中M1发病率显著增加(63% vs 55%,p <0.001)。 总共有54070名患者分期为T0-3N2M0,他们中P2患者的5yr-OS显著好于P1(16.3% vs 11.8%);其中39127患者有完整的治疗信息。在该队列中,无论何种治疗方式,P2的患者均具有显著的生存优势(见表,图)。在接受手术切除的患者中,行肺叶切除的比例显著增加(69% vs 76.5%),行全肺切除的比例减少(19% vs 10%),P2与P1比较,切除淋巴结总数显著升高(9 vs 7,p <0.001 )。在配对队列中,P2与P1比较,5年OS与CSS均显著提高(OS:34% vs 24%,P <0.001; CSS:51% vs 38%, p<0.001)。

结论:过去25年中cT0-3N2M0-NSCLC患者生存率显著改善的主要原因是PET利用率的增加,临床分期得到改善,M1患者显著增加便可说明这一点。生存期改善也可归功于外科手术的进步,诱导治疗的增加,全肺切除术的减少以及更彻底的淋巴结清扫。

声明: 无利益相关

编号0-057. 对于可切除的T4N0-1M0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肿瘤直径与外侵程度相比更能导致较差的生存

Qiuyuan Li1, P. Zhang1, Y. Wang2, D. Liu3, L. Luo4, R. Diasio5, P. Yang6, G. Jiang1

1Department of Thoracic Surgery, Shanghai Pulmonary Hospital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2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d Management, Wenzhou Medical University, Wenzhou, China3Division of Pulmonary & Critical Care Medicine, West China Hospital Sichuan University, Chengdu, China 

4Department of Research and Education, Guizhou Province People’s Hospital, Guiyang, China 

5Mayo Clinic Cancer Center,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6Division of Epidemiology, Department of Health Sciences Research,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关键词:局部晚期;存活期;非小细胞肺癌;手术;肿瘤大小

目的:由于对T4N0-1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最佳治疗方案存在不确定性,本研究着手评估手术治疗的效果并找出延长T4N0-1肿瘤患者生存率的临床病理因素。

方法:在国立癌症数据库挑选2010-2013年间临床分期为T4N0-2M0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1,588例N0-1手术病例中,应用Cox回归分析来研究独立存活预测因子。对于仅是肿瘤直径> 7cm的N0-1 NSCLC,在倾向匹配评分后比较手术和非手术治疗对其带来的生存获益。

结果:重新定义后的T4N0-1 NSCLC患者接受手术的5年总生存率为41.5%。 年龄,性别,合并症,淋巴结状态,切缘,肿瘤分级,化疗和外侵程度是生存的独立预测因子。 特别是仅有描述T4外侵的患者比仅有肿瘤直径描述(危险比[HR]:0.75,95%置信区间[CI]:0.62-0.92,P = 0.016)的患者具有更好的生存率。在后一组中,匹配后显示手术相较非手术治疗能使患者生存获益(HR:0.45,95%CI:0.42-0.48,P <0.001)。

结论:在新定义的T4 NSCLC中,当考虑手术治疗时,肿瘤直径对生存的影响比肿瘤外侵程度对生存的影响更大。更确切地说,对于肿瘤<7cm或者有T4期外侵、N0-1期患者来说,手术是首选治疗手段,并且能获得更好的生存率。

编号 0-058. 对于肿瘤直径2-5cm的肺癌患者,局部切除差于叶切

A. Sedrakyan1, J. Mao1, S. Harrison2, B. Lee2, J. Port2, N. Altorki2, Brendon Stiles2

1Department of Healthcare Policy and Research, Weill Cornell Medicine, 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 New York, NY,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Cardiothoracic Surgery, Weill Cornell Medicine, 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 New York, NY,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目的:亚肺叶切除(SLR),包括楔形或肺段切除术,作为非小细胞肺癌肺叶切除术的替代方案。但是,目前临床试验中肿瘤直径均不超过2cm。SLR治疗更大直径的I期肿瘤结果尚不清楚。相反,立体定向放射指南建议治疗肿瘤直径可达5cm。我们试图确定对于直径2-5cm肿瘤,肺叶切除术和SLR是否可达到相同效果。

方法:我们在SEER-Medicare数据库找出年龄超过66岁、肿瘤直径为2-5cm的I期NSCLC患者。比较肺叶切除术组与SLR组的患者特征(连续变量使用t检验,分类变量使用χ2检验)。通过Kaplan-Meier方法分析总体生存率和癌症特异性生存率。进一步分析选用倾向评分匹配分析法。

结果:在2007-2012年期间,2-5cm的I期肿瘤有3,890例(58.5%)进行了肺叶切除和692例(36%)进行了 SLR。进行肺叶切除术和SLR两组之间存在人口统计学差异。接受SLR的患者年龄较大(77.5 vs. 75.4,p<0.001),并且肿瘤直径较小(2.9 cm vs. 3.2 cm,p <0.001),患者合并症较多(p<0.001)。接受肺叶切除术的患者更有可能切除任意淋巴结(95.6%vs. 65.6%,p<0.001),并且切除超过10个淋巴结(29.6%vs. 7.5%,p<0.001)。SLR后全因(HR 1.65,CI 1.48-1.85)和癌症特异性(HR 1.63,CI 1.29-2.06)死亡率更高。在倾向评分匹配分析后(每组666例病例),SLR组有着更高的全因(HR 1.27,CI 1.10-1.47)和癌症特异性(HR 1.54,CI 1.11- 2.16)死亡率。

结论:在病理确诊的NSCLC患者中,对于2-5cm大小的肿瘤,SLR效果不如肺叶切除术。SLR组清扫淋巴结情况较差,生存率也较差。在能够耐受切除的NSCLC患者中,若肿瘤直径较大,则其他用于NSCLC的局部治疗方案如立体定向放射治疗或射频消融也可能较肺叶切除术预后差。

编号 0-059. 患侧胸膜扩散的原发性非小细胞肺癌(M1a)患者的肿瘤切除术: 一项以一般人群为基础的研究

Zewen Sun, H. Li, T. Liu, X. Sui, F. Yang, J. Wang

中国北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

关键词:同侧胸膜扩散;手术;SEER数据库;非小细胞肺癌

目标:患有同侧胸膜扩散(M1a)的IV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通常被认为无手术指佂。然而,一些小样本报告显示这些患者可能从外科手术中受益。本研究旨在评估原发肿瘤切除术在该病患者中的临床效果。

方法:共有652例恶性胸腔积液患者(55.1%),472例胸膜结节患者(39.8%)和60例心包积液患者(5.1%)从2004年至2014年SEER数据库中被选出。用Kaplan-Meier法和Cox比例风险回归进行生存分析。在倾向评分匹配组中比较接受或未接受原发性肿瘤切除的患者的总体存活率(卡钳值= 0.02)。

结果:总体而言,同侧胸膜结节患者的总体生存率明显高于恶性胸膜患者(log-rank p <0.001;MST,13 vs. 9个月)和心包积液(log-rank  p <0.001; MST, 13 vs. 7个月)(图A)。 同时,接受原发肿瘤切除术患者的总体生存率显著优于没有原发肿瘤切除术的患者(log-rank p <0.001; MST,31 vs. 9)(图B)。

当患者细分为上述三种M1a亚组时,也观察到这种趋势。 同样,多变量分析显示接受原发性肿瘤切除仍与总体生存率改善有关(hazard ratio(HR),0.538; 95%CI,0.415-0.696; p <0.001)。

在125例倾向评分匹配组中,与原发病灶未接受手术干预的患者相比,接受原发性肿瘤切除患者有更好的总体生存率也被进一步证实(log-rank p <0.001)(图C)。

最后,在接受原发性肿瘤切除患者队列中,接受肺叶切除的患者的总体生存率由于接受亚肺叶切除的患者的总体生存率(log-rank p <0.001)(图D)。

结论:这项回顾性的基于人群的研究表明,原发性肿瘤切除可延长患有同侧胸膜播散(M1a)的IV期NSCLC患者的总生存期。此外,肺叶切除术可能会进一步有益于这种疾病的患者。

编号 0-060. 在小于3厘米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纵膈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与分布及其对患者生存率的影响:2292例数据分析

M. Yang1, R. Liang1, J. Yang, S. Li1, H. Long1, J. Fu1, L. Zhang1, P. Lin1, X. Wang2, T. Rong2, Hao-Xian Yang1

1中国广州,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

2中国广州,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广东食管癌研究所

关键词:非小细胞肺癌;纵隔淋巴结转移

目标:我们旨在研究直径小于3厘米的非小细胞肺癌纵膈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和分布从而指导纵膈淋巴结清扫。

方法:2001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共有2292例切除的NSCLC病例。对这些病人根据原发肿瘤叶进行分组。比较各组间病理性纵膈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及分布。进行多变量分析以找到影响纵膈淋巴结转移的独立因素。此外,纵膈淋巴结转移对总体生存的影响也进行了对比。

结果:不同原发肿瘤叶的最常见的纵膈转移部位情况如下:右上叶,4R组淋巴结转移率为17.7%(87/492); 右侧中叶,7组淋巴结转移率为14.9%(28/188); 右下叶,7组淋巴结转移率为19.8%(82/414); 左上叶,5组淋巴结转移率为18.2%(96/528); 左下叶,7组淋巴结转移率为16.6%(42/253)。至于上叶肿瘤,隆突下纵膈淋巴结转移发生率很低(3.9%,44/1132),下纵膈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更低(0.7%,5/670);出现隆突下纵膈淋巴结区或下纵膈淋巴结转移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为32个月,而仅有上纵膈淋巴结转移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为83个月(P = 0.002)。当肿瘤为1厘米或更小时,左上叶和右上叶肿瘤的下纵膈淋巴结转移发生率为零;右下叶和左下叶肿瘤的上纵隔淋巴结转移的发生率也为零。

结论:在3厘米或更小的肿瘤中,不同的原发非小细胞肺癌肺叶位置具有不同的纵膈淋巴结转移位点倾向。对于不超过1厘米的肿瘤,对上叶肿瘤不需要下纵膈淋巴结清扫,对下叶肿瘤不需要上纵膈淋巴结清扫。

AME特约学术通讯员

李函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硕士,曾获“上海交通大学一等奖学金”,在Thoracic、JTD、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等多本杂志上发表论文。

李重武,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外科,研究生。

许元元,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外科,研究生。

成兴华,上海市胸科医院肿瘤外科,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治医师,上海市医学会数字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2016年至今)。北京大学医学部外科学博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生物医学博士。2008年获国家高水平大学留学基金资助赴英国攻读博士学位。在Annals of Surgery、Journal of Thoracic and Cardiovascular Surgery等杂志共发表SCI文章16篇,其中第一作者7篇,影响因子>8分3篇,中文核心期刊2篇。2015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曾获2017年美国胸心外科医师协会(AATS)年会展板竞赛普胸组第一名、2015年ESTS年会国际临床病例挑战赛冠军(亚洲队主力成员)、2013年世界生理协会大会展板交流竞赛一等奖、欧洲血管生理协会/欧洲微循环协会优秀会议论文奖、2008年英国生理协会优秀会议报告一等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