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专访 | 吴士衡:秉持开放态度,承接先进技术

妍 王
关键词:

编者按:2018 亚洲胸肺肿瘤诊疗峰会(Asia Thoracic Cancer Care Summit, ATCCS)于4月13~14日在香港举行。这次大会由香港中文大学心胸外科主办,聚集了亚洲和欧美地区一流的胸肺外科专家,分享全球最顶尖的肺部疾病外科手术的前沿和发展。此次,AME很荣幸邀请到这次大会的策划总监吴士衡副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

人物聚焦

图1. 吴士衡(Calvin SH Ng)副教授在会上发表开幕辞

吴士衡,英国伦敦大学内外全科医学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沙田威尔斯亲王医院心胸外科的副教授。他在这次ATCCS 2018担任策划总监。

吴教授于1998年毕业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获得班级的一等荣誉和达得利奖(Dudley Prize)(即班级第一),并于1999年获得MBBS荣誉奖,外科学殊荣和Anthony de Rothschild奖章(外科班手术第一名)。吴教授是香港早期推动亚太地区单孔VATS手术技术的先驱者。在2012年,他开展了香港第一个单孔VATS肺叶切除手术,为日后的技术发展巩固了基础,增强手术成效。吴教授近年的主要研究包括:胸腔镜创新技术、单孔VATS、胸壁手术和重建、CPB和肺缺血再灌注损伤以及手术培训。

他回想起最初选择投入心胸外科这一门专业的原委,是来自一个“巧合”。当年,吴教授决意从英国返回香港建立事业,就是跟随严秉泉教授学习胸肺科微创技术。严教授是香港中文大学胸科微创手术的泰斗,他在胸科微创手术的领域上有莫大的贡献。在良师指导下,吴教授对心胸外科的研究愈感兴趣。自2000年起,正是微创手术技术开始迅速发展的时期,他抓住机会,乘势而行,在单孔胸腔镜手术发展上渐渐取得领头地位。

吴教授徐徐地讲述他如何将单孔VATS技术带到香港。在2011年,他阅读了Diego Gonzalez-Rivas医生发表有关单孔VATS肺叶切除手术后,受到很大的启发,他开始好奇怎样才能在香港实践这一技术,经过五至六个月的准备,他认为当时有可用并合适的设备,于2012年终于开展了香港的第一台单孔胸腔镜手术。然而,他也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比如说如何调较使用仪器的角度以配合医师自己的惯用视野,还有如何做到尽量减小创口的面积等等。于是,他勇于尝试利用不同的先进仪器去进行手术。

在吴教授积极推动下,这些先进仪器在调校角度及可视程度方面,都有显著的成效,尤其有助于医生在进行手术时把患者的创口缩减到最小。随着这项技术迅速发展,吴教授通过引进不同种类的先进医疗器材来对这一技术进行不断改善;他的团队与不少生物医学工程的人员,也从而建立起一个密切的联系网络。而这些医疗仪器,至今一一被简称为“Single Port Instruments”(单孔仪器)。当被问及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时,他笑说有趣的地方正是源自这次单孔VATS肺部切除术的体验。他解释道:“当中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对于未来的发展和挑战,吴教授保持观望态度。他表示香港正在努力开展培训工作,让年轻医生深入学习更多手术技巧,以求更顺利和清晰地完成单孔肺部切除手术。在未来,或许机器人单孔将成为主流,一旦技术成熟,就能运用到手术上了。

吴教授表示,本次峰会集结了很多跨学科研究的协作和创新,由专家将他们研究所得的最新技术和知识都结合在一起,重新讨论。这样,我们就可从多角度深入了解每一个疾病的变化,采取不同疗法,特别是肺癌。另一方面,借着这次会议,我们学到的不仅仅于探讨如何做好或有多少种方法做好一个手术,更可深入了解如何以不同方法处理某些肺病理学中的问题,比如有关标记技术、定位技术和支气管疗法的使用等等。

吴教授如此年轻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着实让人羡慕。最后,当吴教授被问及对该领域的其他外科医师有何建议时,吴教授一言以蔽之:秉持开放的态度来顺应科技的发展。我们不可能期望在每次实际手术过程中只遇到一个技术问题,在当今社会下,疾病的成因都是十分复杂的。只要保持开放的态度,善用先进的医疗技术,医生在做手术时自然能够事半功倍。

以下视频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采访问题

1. We realize that you have an outstanding experience in Cardiothoracic Surgery for over twenty years, what makes you interested in cardiothoracic surgery?

2. We learn that you performed the first Single Port VATS lobectomy in Hong Kong in 2012, did you encounter any difficulties when bringing the techniques to Hong Kong? Any interesting stories?

3. As an early pioneer of Single Port (Uniportal) VATS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how do you see the development and challenges of this surgery in Hong Kong today?

4. Thank you for leading the focused issue dedicated to ATCCS 2018. Is there any reason you want to initiate this focused issue in the first place? How is it different from other issues in the same field?

5. As an editorial board member of JTD, do you have any words/advice to surgeons in the same field?

 

采写编辑:王妍,现南华大学药学与生物科学学院大三学生。因参加 “AME-南华大学药科院追梦计划” 第一届演讲比赛,并获二等奖,故获得 AME 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前往香港,参加学术会议Asia Thoracic Cancer Care Summit。

责任编辑:Vicky Wong,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核:张开平,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