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专访 | 朱颂明:ENB在亚洲的发展潜力与潜在负担

峰 柳
关键词:

编者按:2018年亚洲胸肺肿瘤诊疗峰会(Asia Thoracic Cancer Care Summit)于4月13~14日在香港举行。在本次会议中,多名来自全球各地的胸外科专家齐聚香港,通过讲座和研讨会,就未来胸肺肿瘤管理的合作和创新分享了各自的观点。会议间隙,AME很荣幸邀请到香港基督教联合医院的朱颂明(Chung Ming Chu)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

人物聚焦

图1. 朱颂明(Chung Ming Chu)教授在会上就静脉镇静下的电磁导航支气管镜检发表演讲

朱颂明(图1),医学博士,现任香港基督教联合医院医学和老年内科顾问医师。他曾任美国胸科医师学会(港澳分会)主席(2007-2009)和董事(2009-2013)。朱教授的主要研究兴趣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家用无创通气和潜在呼吸道感染等。2003年在香港基督教联合医院,朱教授始终奋战在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斗争的第一线。他是将电磁导航支气管镜检(ENB)引入香港并自2014年起在香港开始进行实际操作的先驱。同时,朱教授还是《2016 亚洲共识指南:肺结节的评估》的制订者之一。到目前为止,朱教授发表了70多篇关于呼吸内科各个方面的科学论文。由于学术上的杰出贡献,他于2004年获得由香港政府颁发的荣誉勋章。

AME:在医学的各学科之中,是什么促使您决定专门从事呼吸内科领域?

朱颂明教授:呼吸内科是个非常有趣的学科。因为它既不像重症监护、外科手术等部分学科那样侧重高科技,也不像一些学科侧重与患者沟通交流、诊断治疗等方面的高接触。呼吸内科涉及的范围很广,既有高科技又有高接触。高技术如支气管镜检、电磁导航支气管镜检;同时,在日常操作中,能够接触到各种患者与之交谈并需要让他们感到舒适。在呼吸内科里,两方面结合起来,患者可以受益更多,我也可以充分发挥我各方面的能力,而不仅仅是专注于技术或更侧重与患者交谈,所以这是让我下定决心的原因。

AME:您是把ENB引进香港的先驱,请问目前为止ENB的研究有哪些主要进展?

朱颂明教授:一开始在全球范围内,ENB只是一种活检诊断微小肺部病变的靶向工具。现在,它的应用已经有很大进展而不仅仅只用作诊断,ENB可以用来治疗这些病变,例如通过射频消融或微波治疗,或者它可以通过置放标记来帮助外科医生定位以便去除病变。ENB在亚洲的需求远高于其他西方国家,因为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肺结节的负担非常重。同时,在这些亚洲国家,患者小结节的性质不容易判定,有可能是癌症,也可能是结核病,因为即使不吸烟的患者也可能患肺癌。所以亚洲的情况是:首先,负担很重;其次,病变的性质往往是不确定的。活检因而倍受依赖,相比西方国家,亚洲地区需要进行更多的活检来了解病变。亚洲ENB增长潜力非常大,因为ENB可以治愈更多病变。我目前面临的挑战是,需要培训更多懂得操作支气管镜的医生,以及让更多的医院安装类似的系统,以便更多的患者在病变诱发时可以尽快接受诊断和治疗。

AME:在向香港推介这项技术时,您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有什么耐人寻味的故事吗?

朱颂明教授:香港的医疗系统很大程度上由政府支持,因此如果想要引入新技术、新疗法或是新药等,必须经历漫长的申请和审批过程。一开始我想引进ENB到香港时,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困难在于,政府不了解,因而他们首先问的就是“是否有人正在做”、“是否有人证实了它的可行性——是否在实际手术中有使用”。事实上我还提出了这种方案:自发自愿,自费前往美国学习这项技术并将它带回香港。所以这是在向香港推介这项技术之前遇到的一些困难,没有人知道这一技术该如何操作。为此我不得不周旋于各董事会、各政府官员之间,去说服他们相信这项技术在早期诊断微小肺部病变方面将有利于香港公民,一旦应用,更多患者不必一直等到疾病发展到已不能动手术的时候——那时其治疗成本甚至比在疾病的早期阶段引入ENB的成本更高。

AME:您如何看待ENB在香港地区胸腺癌的早期诊断方面的应用?有任何需要改进之处吗?

朱颂明教授:我认为掌握这项技术之前是需要一些培训的。因为即使医院有这种设备,如果医生没有接受培训,设备也只会闲置。所以我认为培训更多的医生来操作是十分重要的,现在我正在为全港各地的医生和各亚洲国家的医生进行培训。另一个挑战是施行ENB时的麻醉问题。ENB首次进行时是在全身麻醉下完成的,但是如果必须在全身麻醉下进行每一次ENB,可以实施的范围就大大缩小了。因此,在我的科研中心,患者都是在局部麻醉和清醒镇静的状态下进行操作。这是有些挑战性的,因为患者接受的镇静很可能达不到能接受此种手术的程度,所以这也意味着需要对医生进行充分训练。所以现在我正在训练香港地区的医生施行支气管镜检,如何在清醒镇静和局部麻醉下进行支气管镜检,同时我还将这种技术教给亚洲各国的其他医生,因为在亚洲国家,可用的检查方法有时受到限制,而且其中大多数是外科医生。还有一个挑战是,如果在全身麻醉下处理每个病例,我们是处理不来的,负担过重。此外还有一个挑战就是手术成本。如果以现在这种相当昂贵的价格,不是太多的医院或患者都能负担得起。所以我希望随着使用量的增长,生产这些设备的公司可以降低成本,从而使更多的患者获益。

AME: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专家和教授,对于想要从事和您一样领域的年轻医生,请问,您有什么建议和箴言吗?

朱颂明教授:首先,我认为他们必须时刻把患者放在心中,如果没做到这一点,即使技艺多么精通,也无法使患者真正受益。其次,我认为他们必须追求卓越,必须高瞻远瞩。有时技术能指引我们到目的地,但我们必须时刻往更远的地方想,思考什么是我们可以为患者做的,所以必须用创新的眼光向前看。另外,现在的年轻医生希望迅速专业化,使自己具有竞争力从而晋升。从某种方面来看,这样虽然没有错,但是如果专精速度过快,进展过快,但停滞期来的也是相当的快。当我还是一名初级医生时,我涉猎医学的各个领域。我做过鼻科医学,重症监护,还有麻醉。因此从其他专业汲取了大量灵感,专业能力逐步得到提高,尽管速度可能有点慢,但是后来我达到了比之前更高的高度。所以我认为,在自己所在的领域,使自己变得更专业化之前,拓宽视野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想对年轻医生们说的话。

以下视频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采写编辑:柳峰,现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因参加 “AME-南方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追梦计划” 第二届演讲比赛,并获三等奖,故获得 AME 出版社资助,提供见习机会,随 AME 科学编辑团队前往香港,参加学术会议Asia Thoracic Cancer Care Summit。

责任编辑:钟珊珊,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核:张开平,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