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8 | 陈海泉教授应邀在年会上专题辩论:肺癌手术ERAS的最新理念

江苇妍
关键词:

编者按:AATS第98届年会于当地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日在加州圣地亚哥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参与了这一盛会。近年来中国大陆胸外科的临床和学术水平突飞猛进,受到国际同行们的瞩目与认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陈海泉教授受邀在本届年会上做专题辩论:肺癌手术ERAS的最新理念。

“我们老主任是62年毕业的,97年才第一次参加AATS年会,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是在圣地亚哥开的会议,那时候激动得不得了呀!而我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在美国有一个如此盛大、严谨的学术会议。”忆起当初,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陈海泉教授的语气至今仍有些许兴奋。

21年过去了,陈海泉教授断没有想到如今早已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被评选为AATS会员(2011年当选)、连续四年(2013-2016年)被AATS邀请做大会发言,被邀请担任2016年年会首日的共同主席。今年,陈海泉教授不仅受邀在AATS/STS普胸联合论坛上担任肺科分会的Moderator,还受邀在ERAS IN GENERAL THORACIC SURGERY专场拥有7分钟时间与来自美国的Inova Fairfax Medical Campus的Hiran Chrish Fernando博士辩论。如此“中国好声音”,在AATS的舞台上是极为珍贵的。

辩论:为微创3.0代言

陈海泉教授介绍道,ERAS IN GENERAL THORACIC SURGERY(普胸科加速康复)专场一开始会有40分钟的时间用于ERAS的背景介绍和临床应用展示。随后将会有两场Debates(辩论),第一场是来自美国的Inova Fairfax Medical Campus的Hiran Chrish Fernando(正方:ERAS means minimally invasive)对陈海泉教授(反方:ERAS includes open surgery);第二场则是New York versus Rochester Efficiency Models。

陈海泉教授被选中为“ERAS囊括开放手术”辩论并非偶然。他解释道,“AATS专题辩论的选人是有理有据的”。举办方会根据每一位学者近期的研究成果分配相关的工作任务。他谦虚地表示,作为一名中国学者,自己能够有幸被选中充当反方辩手,源于其先前发表的“微创3.0阶段”理论。

这个理论在国际上首创于陈教授团队,对外科理论体系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自然而然也得到了AATS组委的关注和青睐。

图1. 陈海泉教授代表反方发言

在2016年,陈海泉教授在AATS FOCUS会议上发言:微创1.0时代是切口越小越好;微创2.0时代是减少脏器损伤;而微创3.0时代,应该是平衡切口、器官和系统损伤。陈海泉教授表示目前他有四项以上的临床研究,正在围绕微创3.0中如何更好地减少患者的创伤去开展。

因此,关于这次的“辩题”,陈海泉教授唯一担心的是英语并非母语,可能会存在语言劣势。实际上,反方辩题能够表达的内容是有很多的, “minimally invasive(最低限度地入侵,微创)并没有囊括传统的开放手术。无论是微创手术还是开放手术,仅仅是属于手术方法,我们的观念应该从‘以手术方法为导向’转变为‘以手术’或‘以治疗结果为导向’。”

陈海泉教授认为ERAS不应该狭隘地以术式(治疗方法)为判断基准,重要的是患者康复速度加快。只要方法适合患者,尽管是开放手术,也可以定义为ERAS。

图2. 陈海泉教授(右二)作为反方代表发言

要做事,做事就是一个thinking的过程

AATS秘书长David Johns曾经很好奇陈海泉教授为何总是能够拥有很多独特的临床思维,“你到底什么时候在thinking(思考)?”陈海泉教授表示,“做事就是在thinking,只要每天都在做事,做临床,就能够遇到许多临床问题,然后就会触发灵感。所以我现在只是忙不过来,不然我可以拥有数不胜数的临床研究课题(笑)。”

陈海泉教授在分享这个小插曲前,曾动容地说道,我相信许多中国年轻医生都会希望能够加入国际知名学术组织,在一个更大的平台里磨练自己。AATS会员的入选标准要比STS(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难很多,不仅需要较高的学术水平,还必须有6个人(3个sponsor和3个reference)推荐,才能有机会申请AATS会员。但是,能够实现理想关键还是要“踏踏实实”,要“做事”。

陈海泉教授反复强调的“做事”,更多的是指前瞻性临床研究。

“我们没有办法知道3cm的切口与1cm的切口对患者影响有多大的差异,因为我们并没有为此去进行临床随机对照研究。但是,我们知道淋巴结的清扫实际上对患者内部的创面和全身免疫系统都有相当大的影响,至少远大于术口1-2cm的伤害。”陈海泉教授呼吁大家,“微创不应该为了‘小’而‘小’,也不应该单纯地‘蹭热度’。”

陈海泉教授始终强调患者的重要性,只要患者恢复得又快又好,才是最重要。

去年4月,国际外科学领域权威杂志《外科学年鉴》发表了一项由陈海泉教授完成的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对比经左胸入路(局限性淋巴结切除术)和右胸入路(淋巴结廓清术)方法对胸中下段食管鳞癌患者的生存影响。

这项革命性的前瞻性对照研究可以打破外科医生选择更加技术成熟的左胸入路方法的行为习惯,为国人获得更多的前瞻性研究证据。虽然之前有回顾性研究表示二者差异不大,但是,陈海泉教授通过前瞻性研究证明,右胸手术能取得优于左胸手术的生存获益。这一结果为更多胸外科临床医生去开展技术相对尚未成熟的右胸手术提供了理论依据,而一些需要右胸手术的食管癌患者将会有更大的获益。

“无论是做什么研究,不可以光靠一句有‘统计学意义’就能够成立结论。凡事应该立足临床,到底什么样的患者适合什么样的治疗是极其重要的临床问题。例如关于肺小结节患者适合什么样的检查,如果是体健的年轻患者是不是只要发现了肺小结节都要去检查气管镜、骨扫描?我们正在努力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前瞻性研究提供不一样的、对患者最好的、最合适的诊疗措施。”

这是一条很枯燥、很漫长的单行线,陈海泉教授一直踏踏实实地行走着。他坚信,只要坚持走下去,临床经验更加丰富、前瞻性研究数据更加大量的东方人将会拥有更多发言权。在未来十年,中国学术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高。

最后,笔者本想挖掘一些陈海泉教授与AATS的幕后故事,却不料收获一句感慨之言——“做事,第一还是要踏实,第二是honest(诚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口碑存在的。

专家介绍:陈海泉

陈海泉,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导。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多学科诊治组首席专家、肺癌防治中心主任。担任AATS(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oracic Surgery)会员及会员委员会委员(2016-2017)、STS(The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国际理事、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STS)会员、亚洲胸心血管外科协会(ASCVTS)理事。J THORAC CARDIOV SUR编委、J CANCER RES CLIN 副主编、Am J Transl Res编委、J Thorac Dis编委、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医师分会副会长,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食管癌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会委员,上海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副主委,上海市抗癌协会胸部肿瘤委员会主委。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及面上项目、上海市科委重点项目等科研项目。在Cancer Cell、JCO、CCR、ANN SURG、Cancer、CHEST、JTCVS、ANN THORAC SURG等学术期刊上发表SCI 收录论文130 余篇。曾获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一项、二等奖两项、三等奖一项,华夏医学科技奖一等奖一项,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一项,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一项、上海医学科技二等奖一项、专利三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