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8 | 心外科热点报告抢先看:(六)主动脉外科

剑民 顾
关键词:

【编号28】Three-Year Outcomes of Aortic Root Surgery in Marfan Syndrome Patients: A Prospective, Multi-Center, Comparative Study

马凡综合征患者主动脉根部手术的三年结果:前瞻性,多中心,配对研究

*Joseph S. Coselli1Irina V. Volguina1, *Scott A. LeMaire1, Heidi M. Connolly2, *Thoralf M. Sundt, III3, *Hartzell V. Schaff2, Dianna M. Milewicz4, Harry C. Dietz5, *D. Craig Miller6

1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One Baylor Plaza, Houston, Texas; 2Mayo Clinic, Rochester, Minnesota; 3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Boston, Massachusetts; 4The 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McGovern Medical School, Houston, Texas; 5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Baltimore, Maryland; 6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 California

目的:比较Marfan综合征行主动根部置换的患者中,主动脉瓣保留组(AVS)与主动脉瓣置换组AVR)的3年随访结果。

方法:在2005年3月至2010年11月期间,共有316名符合Marfan综合征诊断标准(original Ghent nosology病)的患者参加了19个中心的前瞻性注册研究。入选者接受AVS(239例,76%)或AVR(77例,24%)两种不同的主动脉根部手术,并随访临床3年死亡率和超声心动图评估瓣膜相关不良事件。所有患者的中位随访时间为3.0年(范围0.1-9.8y ,IQR 2.8-3.3 y)。对于303名幸存的患者,获得298人(98%)的3年生命状态,256人(84%)的临床随访数据和229人(77%)的超声心动图数据。

结果:AVS组(9例死亡)和AVR组(4例死亡,p = 0.6)的三年生存率分别为96±1%和95±3%。在AVS和AVR组中瓣膜相关性死亡的发生率相似(4/239 [1.7%]与1/77 [1.3%]; p = 0.8)。 AVS组的非结构性功能障碍/结构性瓣膜病变的自由率较低(NSVD / SVD,79±4%比99±1%,p = 0.007),但无出血自由率较高(97±1%vs 92 ±3%,p = 0.03)。主要不良瓣膜相关事件(MAVRE),瓣膜相关疾病,栓塞,心内膜炎或再次手术之间没有显着差异(表)。AVS手术后,对2例重度主动脉瓣返流患者(1例因心内膜炎和1例移植物感染)进行主动脉瓣重新干预。 AVR手术后的一例再次介入治疗是由于恶性淋巴瘤在瓣周区的过度生长而导致的。在3年及以后,AVS组24例(10%)发生主动脉瓣返流(≥2+,P = 0.008),而AVR组没有发生。

结论:主动脉根部置换术后3年,瓣膜保留和瓣膜置换术与生存率,瓣膜相关性发病率或MAVRE的差异无关。 瓣膜置换组有更多的主要出血事件,瓣膜保留组更常发生瓣膜功能障碍。 我们计划继续跟踪这一定义明确的队列20年,以评估马凡综合征患者AVS与AVR根部置换术的中期和长期结果。

【编号31】Endovascular Fenestration/Stenting First and Delayed Central Aortic Repair in Patients with Acute Type A Aortic Dissection and Critical Mesenteric Malperfusion: 20 Years' Experience

急性A型主动脉夹层和重症肠系膜血管缺血患者的血管内开窗/支架置入术及延迟中心主动脉修复术:20年经验

Elizabeth L. Norton1, *Himanshu J. Patel1, *G. Michael Deeb1, Karen M. Kim1, David M. Williams1, Minhajuddin Khaja11, Xiaoting Wu1, Carlo Maria Rosati2, Whitney E. Hornsby1, Donald S. Likosky1, Bo Yang1

1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MI; 2Indiana University, Indianapolis, IN

目的:急性A型主动脉夹层(ATAAD)患者在一小部分“相对稳定”(无血管破裂或心脏压塞导致的休克)患者中,严重肠系膜缺血(MP)是最直接危及生命的因素。我们分析了这类患者群体的结果,这些患者立即接受血管内血运重建(EVR)(开窗/支架置入术)治疗,然后在解决临界内脏MP后迅速进行中央主动脉修复术(CAR)。

方法:回顾性分析1996年至2017年间接受ATAAD治疗的所有患者(n = 602)的前瞻性单中心数据库。分为MP患者组(n = 83)和无MP患者组(n = 453),其中无MP患者组立即行(CAR)手术。我们还比较了第一个(1996-2007)与第二个(2008-2017)时间段之间的结果,主要终点是院内死亡率和长期生存率。

结果:83例患者中位年龄59岁(范围:29-90),其中33例(40%)死于CAR之前:11例(13%)由于主动脉破裂死亡(从EVR到死亡的时间:中位数3天;范围1-34天),22例(27%)由于终末器官衰竭死亡(中值6;范围0-92天)。最终有48位患者(58%)患者接受CAR(从第一次入院到CAR的时间:中位数7天;范围0-279天)和2位患者(2%)在没有CAR的情况下存活。与接受CAR的453例无MP综合征的患者相比,接受CAR的MP患者(n = 48)患有更多慢性合并症(既往心肌梗死,高血压,慢性肾病)和急性器官功能障碍(急性肾损伤,急性中风)(所有p <0.05)。术后MP患者有更多的术后并发症(通气时间延长,术后肾衰竭需要透析;p <0.05)和较长的术后住院时间(中位数:16和10天,p <0.001);然而,通过Kaplan-Meier分析,CAR后的手术死亡率没有显着差异(无MP患者为2%vs. 8%; p = 0.24),以及1年,5年和10年生存率94%,91%和74%分别对应89%,78%和65%; p = 0.27)。与第一个十年相比,在第二个十年中,CAR之前没有主动脉破裂死亡的MP患者的住院病死率得到改善(表)。

结论:严重的MP对ATAAD患者的预后有负面影响。 “血管内开窗支架置入术”对这些患者可能有价值,最近的十年显示这样的处理改善了患者的预后。

【编号84】Fate of Distal Aorta after Frozen Elephant Trunk for Type A Aortic Dissection in Marfan Syndrome

硬象鼻支架应用于伴有马凡综合征的A型主动脉夹层,远端主动脉的命运

Yu Chen1, Wei-Guo Ma1, Xu-Dong Pan1, Ai-Hua Zhi2, Wei Zhang1, Mohammad Zafar3, Jun Zheng1, Yong-Min Liu1, Jun-Ming Zhu1, *John A. Elefteriades3, *Li-Zhong Sun1

1Capital Medical University, Beijing, China; 2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China; 3Yale New Haven Hospital, New Haven, CT

目的:评估伴有马凡综合征(MFS)的A型主动脉夹层(TAAD)患者,应用硬象鼻支架(FET)后远端主动脉的变化及后期结果。

方法:在2003 - 2015年间,172例发生TAAD(94例急性,55%)的MFS患者(根据Ghent标准)接受FET和全弓置换。平均年龄为34.6±9.3岁,男性为70%。早期死亡率为8.1%(14/172)。在5.7±3.5年后随访完成了96.8%(153/158)。采用线性混合模块动态分析CT扫描中假腔和真腔(FL,TL)以及主动脉最大直径(DMax)。用Cox回归确定晚期不良事件的危险因素。

结果:使用FET方法,FL闭塞率在无支架降主动脉(DA)、膈肌(DH)和肾动脉(RA)水平分别为86%,39%,26%和21%,。所有4个节段显示TL有随时间显著扩张的趋势(P <0.01),而FL在FET时明显缩小(P = .004),并且远端大小稳定(P> 0.05)。 DMax在FET和RA水平稳定(P> 0.05),但在DA(P = 0.013)和DH(P <0.001)水平随时间增大。 FET后的平均DMax分别为40.2,32.1,31.6和26.9mm,增加速率分别为0.4,2.8,3.6和2.6mm /年。在慢性TAAD中DMax在4个水平上保持稳定(P> 0.05)。在急性TAAD中,DMax在DH水平增加(P = 0.012),在其他3个水平保持稳定(P> 0.05)。10年后,33/33 TAADs的FL闭塞,但局限于胸主动脉。远端DMax在101例患者中保持稳定(64%; P>.05),有57例随时间增长(36%; P <0.01;图1)。晚期主动脉扩张(定义为DMax> 50 mm或生长速率> 5 mm /年)在1年内发生率为42%(24/57),5年内发生率为81%(46/57)。平均扩张时间为3.1(中位数2.0)年。其中23例(15%)在2.7±2.3年(0-8、中位2.0)进行了远端动脉的再次手术,其中包括19例胸腹主动脉修补术和4例TEVARs,11例(48%)在1年内进行,20例(87%)在5年内进行。晚期死亡22人(14%)。10年后,生存率为71%,58%无扩张,80%无再次手术。FL后闭塞的患者远端主动脉扩张的可能性低于在DA段有明显FL患者(30%比77%,P <0.001)。在竞争风险分析中,10年的主动脉死亡率为14%,再次手术为21%,无事件生存率为65%。术前DMax(mm)可预测扩张和再次手术(优势比[OR] 1.11;P <0.001和OR 1.07; P <0.001)。术前DMax≥45 mm是晚期死亡的危险因素(OR,3.29; P = .027)。DA中明显的FL预示着动脉扩张(OR,3.88; P <.001),再手术(OR,3.36; P = .014)和晚期死亡(OR,3.31; P = .045)。

结论:通过扩大主动脉的真腔,减少或稳定假腔,稳定远端主动脉节段,FET应用于伴有MFS的TAAD患者有利于远端主动脉的重塑。FET对局限于胸主动脉的TAAD有“治疗性”作用。术前最大主动脉尺寸和假腔的大小是晚期不良事件发生的危险因素。

AME特约学术通讯员:顾剑民

顾剑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心血管外科主治医师。在CVR,JMCC等知名心血管杂志发表SCI论文7篇,2017AATS MITRAL CONCLAVE EPOST1篇,排名第一。临床以微创心脏外科为主,实施胸腔镜下先天性心脏病纠治及二尖瓣成形或置换手术。

推荐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