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8 大师传奇③ | George Green教授

剑民 顾
关键词:

George Green博士在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开始了心胸外科医生的职业生涯,并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被St. Luke的心胸外科所招募。此时全国各地的中心正在寻找对危及生命的冠状动脉疾病的手术治疗方式。

图. George Green教授

1965年,格林博士开始使用胸廓内动脉进行左前降支的搭桥手术。他明白,只有将动脉连接到近端闭塞部分的远端,才能使患者获益。

与他同时代的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尽管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临床数据,但手术被认为在技术上太过困难。Green博士知道,通过使用显微镜,他可以完成小至1mm的动脉吻合,这比临床上所需要吻合的血管更细小。这种新的直接吻合术可以立即获益,并且可以用于病情较重的急性患者。

到1969年,几个中心都在进行冠状动脉搭桥手术,但都使用大隐静脉进行旁路移植。尽管受到批评,Green博士继续使用胸廓内动脉,因为冠脉造影发现静脉桥阻塞通常会发生在复发性心绞痛的患者中。

Green博士是20世纪70年代早期能够应用胸廓内动脉进行搭桥手术的两名心胸外科医生之一。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Green博士继续进行这种困难的吻合术,他比其他主要心脏中心完成了更多的搭桥手术。1981年,Julio Sosa博士证明,Green博士应用胸廓内动脉搭桥有94%的远期通畅率,而静脉桥只有50%。这一数据最终于1983年被美国胸外科学会接受。1985年,Carmeron整理了15年的数据,并证实了那些接受了Green的开创性吻合术的患者的远期效果非常好。

Green博士带领圣卢克罗斯福医院心胸外科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心脏病中心之一。在他任期里,他们每年完成了超过1500例的心脏搭桥手术。

由于George Green博士在St. Luke's医院时在CABG手术上的开创性工作,《时代周刊》对其进行了专题报道。

AME特约学术通讯员:顾剑民

顾剑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心血管外科主治医师。在CVR,JMCC等知名心血管杂志发表SCI论文7篇,2017AATS MITRAL CONCLAVE EPOST1篇,排名第一。临床以微创心脏外科为主,实施胸腔镜下先天性心脏病纠治及二尖瓣成形或置换手术。


推荐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