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8 | 心外科热点报告抢先看:(二)辅助循环

立 沈
关键词:

【编号126】Outcomes of Bridge to Cardiac Re-transplantation in the Contemporary Mechanical Circulatory Support Era: An Analysis of the UNOS Database

当前再次心脏移植机械循环支持领域的研究结果:一项来自UNOS(联合器官共享网络)数据库的分析

Koji Takeda, Joseph Sanchez, Masahiko Ando, Marisa Cevasco, *Hiroo Takayama, *Yoshifumi Naka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NY

目标:在过去的十年里,连续流动心室辅助装置(VAD)的心脏移植患者的结局显着改善。在这里,我们评估机械循环支持(MCS)作为桥接患者心脏再移植的疗效。

方法:我们回顾性分析了2006年1月至2015年11月从联合器官共享网络(UNOS)数据库接受心脏再移植的464例患者。收集并比较了再次移植前桥接行MCS(n = 81)和没有MCS(n = 383)的再移植患者的基线特征,移植前装置支持,移植各项列表指征和死亡率信息。 

结果:MCS和非MCS组的平均年龄分别为41.2和42.1(p = NS)。将MCS桥接的患者分LVAD(28.4%),全人工心脏(17.3%),双心室VAD(14.8),RVAD(4.9%),体外膜肺氧合(ECMO)(35.8%)或其他1.2%)。在再移植之前,十二(14.8%)例患者被植入了第二个辅助装置。由于原发性移植物功能障碍或急性排斥反应,MCS组有32%被列入再移植列表,这一比例在非MCS组是6%(p <0.01)。MCS组有30%被列为心脏同种异体移植血管病变,非MCS组的59%(p <0.01)。与非MCS组相比,MCS组的等待时间显着缩短(134与226天,p = 0.04)。MCS和非MCS患者的初次和再次移植之间的中位持续时间差异显着(2.0与10.7年,p <0.01)。MCS组30天死亡率显着增高(17.8%比4.8%,p <0.01)。Kaplan Meier分析显示5年生存率组间相似(MCS为66.4%,非MCS为69.6%,p = 0.72)。与非MCS组和VAD桥接的患者相比,用ECMO桥接移植的患者的预后明显较差。

结论:MCS再移植前桥接治疗的患者具有较高的风险。比较长期结果,患者用VAD做移植前桥接时,与非MCS组比还是可以接受的。

【编号127】To Repair or Not to Repair: Continuous Flow Left Ventricular Assist Device with Uncorrected MR has Little Adverse Impact on Survival, RV function and Pulmonary Artery Pressure

修复还是不去修复:在连续血流左心室辅助装置植入患者,未修复二尖瓣反流对生存率、右心室功能和肺动脉压力负面影响较小

Muhammad F. Masood, Irene Fischer, Gregory A. Ewald, *Ralph J. Damiano, Jr., *Marc R. Moon, Keki R. Balsara, Akinobu Itoh

Washington University, Saint Louis, MO 

目的:终末期心脏衰竭相关的继发性二尖瓣反流的严重程度可左右LVAD植入后的结局,例如需要RVAD植入的右心室衰竭,肺动脉压力的降低,和总体存活。然而二尖瓣返流(MR)的严重程度可因LVAD持续左心辅助减轻。这种情况可减少MR的不良影响,即便在LVAD植入时未同时行二尖瓣修复。另外,关于LVAD植入术后中期RV功能改变,MR严重程度,肺动脉压力的情况均了解甚少。

方法:从2007年到2017年,共进行了567次连续血流LVAD植入,其中包括未行二尖瓣修复的HeartMate II(HM2)或HeartWare VAD(HVAD)植入作为移植前桥接过渡或永久性终末治疗。入选HeartMate 3研究的患者被排除在外。根据术前经胸超声心动图(TTE),确定MR严重程度,并将患者分为两组:S-MR(中度至重度MR)和M-MR组(轻度或较少MR)。收集分析基础统计数据、术前右心室功能(肺动脉搏动指数(PAPI)和右心室做功指数(RVSWI)),随访TTE(立即术后和最新随访肺动脉收缩压(PASP))和生存情况。

结果:S-MR组包括总共207:177(86%)HM2和30(14%)HVAD,而M-MR总共有199:167(84%)HM2和32(16%)HVAD。TTE的平均随访时间为14个月(2-78,中位数13.7,IQR 21)。两组的性别分布,年龄或INTERMACS分类水平相似。两组术前PAPI和RVSWI相似,术后RVAD需求相似。LVAD支持期间的总生存期为S-MR为3.2年,M-MR为2.5年(p = .06)。23例(66%)在S-MR组和12例(34%)在M-MR组进行心脏移植,结果相似。通过分析S-MR组90%患者术后即刻TTE MR程度的改善情况,以及在晚期随访期间持续的M-MR组患者48%的术后TTE MR改善程度。TTE的PASP在两组中都相似。

结论:本研究表明,中度至重度MR未矫正的LVAD植入与MR较轻患者相比,尽管存在MR程度差异,并无短期和中期不良结局。一旦患者获得LVAD支持,RV功能、PA压力和中期生存率可使MR程度差异变得无关紧要。此研究结果对植入LVAD时MR手术矫正的必要性提出了进一步疑问。

【编号130】Minimally Invasive Left Ventricular Assist Device Implantation May Be Associated with Improved Survival in High-Risk Patients

微创左心室辅助装置植入可提高高危患者生存率

Chetan Pasrija1, Mariem Sawan1, Erik Sorensen1, Hannah Voorhees1, Van-Khue Ton1, Erica Feller1, David J. Kaczorowski1, *Bartley P. Griffith1, *Si M. Pham2, Zachary N. Kon1 

1University of Maryland, Baltimore, MD; 2Mayo Clinic, Jackonsville, FL

目标:尽管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左心室辅助装置(LVAD)植入术后总体结局有了显着改善,但高危受者仍然伴有高死亡率。我们假设,在这种离心连续血流LVAD植入高危人群中与常规方法相比,微创方法将可改善的存活。

方法:对所有连续的高风险LVAD接受者(2013-2017)在单个中心接受离心连续流LVAD植入(HeartWare,Framingham,MA)进行回顾性分析。如果分类为INTERMACS 1或需要术前临时VAD /静脉- 动脉体外膜肺氧合(VA-ECMO),则认为患者为高危患者。接受者单独使用主动脉内球囊反搏泵不归类为高危患者。通过手术方式对患者进行分组为:常规劈胸骨开胸术(CS)和微创左半胸胸廓切开术(LTHS)。主要结果是1年生存率,通过Kaplan-Meier方法评估。次要结局包括严重右心室衰竭和临时RVAD植入率。

结果:23名患者(CS组:12,LTHS组:11)入组,中位年龄55岁。CS组中5/12(42%)患者为INTERMACS 1,9/12(75%)需要术前临时VAD或VA-ECMO支持。LTHS队列中的所有患者均为INTERMACS 1,其中4/11(36%)需要术前VAD或VA-ECMO支持。总体而言,术前Kormos评分和HeartMate II死亡评分分别为2.3(IQR:1.8-4.8)和1.8(IQR:1.2-2.5),两组之间无显着差异。两组之间的术前终末器官功能障碍也相似。尽管手术时间无显着差异(CS:5.8 vs. LTHS:4.9小时,p = NS),但LTHS组的体外循环时间显着缩短(126 vs. 64分钟,p = 0.002)。两组之间的正性肌力药物使用的中位天数相似。然而,LTHS组比CS组,LTHS组中重症监护室停留时间(LOS)(15 vs 7,p = 0.08),呼吸机时间(140与40小时,p = 0.12)和医院LOS(28与27,p = 0.21)有下降趋势。此外,在CS组中有一个未到统计学意义显著性差异的术后重度右心室功能障碍发生率的增加(67%比36%,p = 0.22),和有显著性差异的临时RVAD支持率增加(50%vs. 0%,p = 0.01)。LTHS组的Kaplan-Meier 1年预计生存率显着较高(41%比91%,p = 0.04)。

结论:在本研究中,与传统的VAD植入相比,微创VAD植入与提高患者生存率有关。未来,需要前瞻性分析进一步研究这种方法的好处。

AME特约学术记者:沈立

沈立,2014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临床八年制专业。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心血管外科住院医师。已发表多篇核心期刊杂志论文,发表SCI杂志论文一篇。临床主要从事体外循环及辅助循环专业。


推荐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