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2018 | 胸外科热点报告抢先看:(二)食管疾病①

浩 郑
关键词:

【编号15】Adjuvant Chemotherapy Improves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Nodal Metastases after Neoadjuvant Therapy and Esophagectomy

术后辅助化疗提高了新辅助治疗和食管癌根治术后淋巴结转移患者的预后

Justin Drake, Kurt Tauer, David Portnoy, *Benny Weksler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Memphis, TN 

目的:探讨术后辅助化疗在新辅助治疗和食管切除术后发现有淋巴结转移的食管腺癌患者中的作用。

方法:访问国立癌症数据库(NCDB)中所有食管腺癌患者临床资料。选取接受过新辅助放化疗及R0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提示有淋巴结转移患者。对比接受术后辅助化疗的患者与未接受术后辅助治疗的患者的临床资料。根据年龄,种族,性别,治疗方法,Charleston-Deyo合并症评分,肿瘤分级,肿瘤大小,淋巴结阳性数目和AJCC T分期进行倾向评分匹配分析。通过Kaplan-Meier方法和log-rank分析方法分析两组患者的生存率。统计学显著性设定为p = 0.05。

结果:我们纳入了2006至2012年间2132例接受新辅助放化疗然后进行食管切除术但末期病理学检查为阳性淋巴结的患者。其中有297人接受了术后辅助化疗,1835名患者没有接受术后辅助化疗。术后辅助化疗组患者年龄明显较小(57.9 vs 61.2岁),淋巴结阳性率较高(3.4 vs 2.8),且男性及有私人医疗保险的患者较多。对于接受术后辅助化疗的患者,未行匹配队列的中位生存期为2.6年,而未接受术后辅助治疗的患者为2.1年(P = 0.0013)。接受术后辅助化疗的患者的5年生存率为27.9%,未接受术后辅助化疗的患者为21.5%。在倾向性匹配队列中,接受术后辅助化疗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为2.6年,而未接受术后辅助化疗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为2.0年(p = 0.0038)。接受术后辅助化疗患者的生存率为27.9%,而未接受术后辅助化疗患者的5年生存率为20.2%。

结论:在NCDB数据库的大型倾向性匹配队列研究中,术后辅助化疗显著提高了新辅助治疗和手术后淋巴结阳性食管腺癌患者的生存率。这与目前指南建议对这类患者仅进行随访观察相矛盾。

【编号114】Prognostic Value of Neoadjuvant Treatment Response in Locally Advanced 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新辅助治疗对局部进展期食管腺癌预后的影响

Shawn S. Groth1, **Bryan M. Burt1, Farhood Farjah2, Brandon G. Smaglo1, Yvonne H. Sada1, *David J. Sugarbaker1, Nader N. Massarweh1 

1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Houston, TX; 2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WA

目的:(1)确定新辅助化疗与新辅助放化疗和肿瘤病理缓解程度上的联系。(2)评估新辅助治疗后,原发肿瘤与淋巴结的反应分别对食管腺癌患者术后预后的相对影响。

方法:回顾性分析了美国国家癌症数据库(2006-2012年间)的18〜80岁年龄组患者中,临床分期为局部晚期(cT2-4或cN +)且经过新辅助化疗或放化疗后行R0食管切除术的食管腺癌患者。病理缓解分为:完全缓解(ypT0N0),部分缓解(cT3降期至ypTis-1或cT4降期至ypTis-2;无论病理结节状态如何,cN +降期至ypN0伴残留原发肿瘤;或ypN +伴有完全病理缓解);无缓解(肿瘤恶化或任何低于部分缓解的)。多变量,多项式回归用于评估新辅助化疗与放化疗和病理缓解程度的联系。使用多变量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评估新辅助放化疗组原发肿瘤与淋巴结对新辅助治疗的病理反应对患者预后的相对影响和死亡风险。

结果:在我们研究的2870名患者中,17.3%达到完全缓解,34.5%达到部分缓解。与新辅助放化疗相比,新辅助化疗后原发肿瘤(21.3% vs 33.9%; p <0.001)和淋巴结缓解率(32.7% vs 55.9%; p <0.001)较低,并且达到部分缓解(RRR)或完全缓解的相对风险比为0.52(95%(CI):0.40-0.68))和0.26(RRR(0.16-0.42))。

对于接受新辅助放化疗的患者,病理缓解程度和总体死亡风险之间存在显着相关性:无应答(参考),部分应答[HR 0.81(0.72-0.91)] 和完全应答[HR 0.55(0.47-0.65)]。原发肿瘤(HR 0.71(0.63-0.79))和淋巴结反应(HR 0.60(0.54-0.67))都与较低的死亡风险相关。但是,在原发肿瘤有缓解而无淋巴结缓解的患者中,患者生存获益有降低(HR 0.88(0.69-1.11))。相反,在淋巴结有缓解但原发肿瘤无缓解的患者中,患者的生存获益保持不变(HR 0.66(0.58-0.76))。

结论:淋巴结对新辅助治疗的反应是影响患者预后的主要决定因素,而非原发肿瘤。我们建议需要一个更加优化并能够提高淋巴结缓解率的新辅助治疗方案,而且对术后切缘阴性但仍有残留淋巴结阳性的患者采取更积极的辅助治疗。

【编号116】Induction Chemoradiotherapy for Esophageal Cancer: Comparing CROSS Regimen with Cisplatin/5-FU  

食管癌的新辅助治疗:经典CROSS方案对比卡铂联合5-氟尿嘧啶方案

Abraham Geller, Ashok Muniappan, *Henning Gaissert, *Douglas Mathisen, Christopher Morse, *Cameron Wright, *Michael Lanuti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Boston, MA

目的:探讨食管癌患者接受顺铂联合5-氟尿嘧啶(“CF”)与卡铂联合紫杉醇(“CP”)两种新辅助放化疗方案对病理完全缓解率(CR)的影响。研究假设CP方案与降低的完全缓解率和增加的疾病复发有关。

方法:2002年6月至2017年6月从一项前瞻性数据库中纳入研究患者,其中非原发性食管癌,或病理类型非腺癌或鳞状细胞癌,或二次食管手术、姑息性手术患者被排除。读取患者术后的病理报告以确定肿瘤对新辅助治疗的反应。主要终点为病理CR。次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和无病生存期(DFS)。新辅助化疗方案与肿瘤反应的关系使用逻辑回归建立模型。使用Kaplan - Meier曲线分析患者生存率,利用对数秩检验差异显著性。

结果:在研究中,共计961名患者在我们的中心接受了食管切除术。其中406例患者(42%)符合纳入标准,322例患者(34%)在术前同时使用CP或CF同步放化疗方案。中位随访时间为CF组31个月(范围:1-176个月)和CP组13个月(范围:1-82个月)(P <0.001)。接受CF方案的食管腺癌患者比接受CP方案治疗的患者更有可能达到病理CR(OR 2.14,95%CI 1.19-3.83,P = .011)或完全/接近完全缓解(OR 3.26,95%CI 1.87- 5.68,P <.001)。而在食管鳞癌患者中两种方案的病理CR率没有差异(OR.923,95%CI.308-2.77,P = .886)。尽管接受CP方案的患者有更多的早期肿瘤(2B或更低),而接受CF方案的患者具有更晚期的肿瘤(3A或更高)(P = 0.039),但OS或DFS在两组间没有差异。达到病理CR的患者的平均OS显着高于未达到病理CR患者(115个月vs. 67个月,P <0.001)。

结论:在食管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中,相比卡铂联合紫杉醇化疗方案,顺铂联合5-氟尿嘧啶化疗方案可能提高患者病理CR率。患者达到病理CR能够显著提高远期生存率。虽然我们的研究在两组间无明显差异,但是CF治疗组患者的肿瘤分期也显著晚于CP组患者。我们建议未来有必要进行前瞻性研究来直接比较两种新辅助化疗方案对食管腺癌患者的疗效影响。

【编号117】Patterns and Risk of Recurrence in Esophageal Cancer Patients with a Pathological Complete Response after Neoadjuvant Chemoradiotherapy Followed by Surgery 

经新辅助放化疗达到病理完全缓解的食管癌患者术后复发模式及相关风险因素分析

Arianna Barbetta, Tamar Nobel, Meier Hsu, Key See Tan, *Manjit S. Bains, *Prasad S Adusumilli, Matthew J. Bott, *James Huang, James M. Isbell, *Bernard J. Park, Valerie W. Rush, Smita Sihag, *David R. Jones, **Daniela Molena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New York, NY

目的:局部进展期食管癌患者用联合多种方式治疗后达到病理完全缓解(pCR)能够提高患者总体和无病生存期。尽管如此,大约三分之一的PCR患者仍有术后复发。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与ypT0N0期患者亚群复发的相关风险因素。本研究旨在探讨经新辅助放化疗达到PCR的食管癌患者术后复发模式及相关风险因素。

方法:我们对1997至2016年用新辅助放化疗联合手术治疗并且达到PCR的临床II期和III期食管癌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分析这群患者的人口统计学,组织学特征,肿瘤分期,治疗方式及结果。随访包括临床检查及胸腹联合骨盆CT扫描。内镜及头颅CT扫描只对有症状患者选择性检查。使用竞争风险回归模型来识别与复发相关的风险因素。单因素分析结果p <0.2的变量进行多变量分析,包括诱导化疗,化疗方案和放疗剂量。没有肿瘤复发的死亡事件认为是相互竞争的风险事件。

结果:最终纳入了233名食管癌患者,其中171例(73.4%)为食管腺癌,62例(26.6%)为食管鳞癌。201例(86.3%)患者采用Ivor Lewis食管切除术,淋巴结清扫数目中位数为20个(IQR 1-55)。中位随访时间为40.7个月(IQR 0.4-213),其中62例(27%)患者有肿瘤复发,5年累计复发率为30%(95%CI,23%-36%)。在复发的患者中,45例患者(73%)为远处复发,中位复发时间为0.97年(IQR 0.5-1.75); 14名患者(22%)为区域性复发,中位复发时间为1.46年(IQR 0.76-2.28); 3名患者(5%)为局部复发,中位复发时间为1.2年(IQR 0.5-2.3)。多变量分析显示肿瘤分化程度较差是唯一与复发相关的风险因素(HR 2.12 95%CI 1.10-4.11,p = 0.03)。

结论:尽管患者达到PCR可能提示治愈,但肿瘤复发的风险依然很大。大多数患者在第一年内出现远处复发。目前如何识别出存在残留肿瘤或复发风险高的患者仍然是一个难题。

【编号F15】 Tumor Associated Macrophage is Associated with Angiogenesis in Human Esophage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与食管鳞状细胞癌的血管生成相关性研究

Haibo Ma1, Jianjun Qin1, Xintao Chen2, Yin Li1

1Zhengzhou University, Zhengzhou, China; 2The People’s Hospital of Jiaozuo City , Jiaozuo, China

目的:本研究旨在阐明巨噬细胞影响食管鳞癌预后的机制及其与肿瘤血管生成的关系

方法:收集2009年1月至2011年5月我院接受手术治疗的61例胸段食管鳞癌患者的手术标本。通过激光聚焦法获得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表达。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基质金属蛋白酶9与微血管密度采用HE染色法。

结果:共纳入包括56例男性患者,5例女性患者,总体平均年龄为60.4岁。在61例食管鳞状细胞癌样本和相邻的正常组织样本中检测到不同浓度的CD68阳性巨噬细胞。M2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M2)为81.17±2.93%,M1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M1)为18.13±2.93%。低分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组32例,高分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组29例。两组间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基质金属蛋白酶9及微血管密度表达差异有统计学意义。M2差异同样具有统计学意义。在M2-low和M2-high之间无病生存率无显着差异(P = 0.052)。

结论:在本研究中,M1和M2巨噬细胞共存于肿瘤微环境中。与M1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相比,我们检测到大量的M2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并显示出食管鳞状细胞癌的异质性。M2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与食管鳞状细胞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基质金属蛋白酶9的表达和微血管密度密切相关,并导致肿瘤复发。但是,M1极化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与这些并不相关。

AME特约学术通讯员:郑浩

郑浩,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在培住院医师、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为谭黎杰教授),已发表学术论文3篇,其中以第一作者在权威外科杂志BJS(IF=5.9)发表论著一篇,中华级杂志一篇。

推荐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