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风雨四十年,一起走过——循大师足迹,扬多学科优势,创垂体事业未来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任直
关键词:

多年来,一个心愿一直在我心头挥之不去,且随时间的流逝,愈加迫切,那就是,如何能将“由史轶蘩教授倡导并建立的北京协和医院垂体多学科协作组(MDT)”所走过的路如实地记录下来。一方面是为重现前辈们在如此艰苦的环境和条件下,做出造福数百万患者、取得举世瞩目成绩的真实历程;另外一方面,是希望能以此激励年轻一代。让他们能承继前辈之志,接过中国垂体事业的火炬,做出更大成绩来。

风风雨雨40年,北京协和医院垂体多学科协作组(MDT)历经初创、成熟、发展三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幸运的,我大学毕业后便留在协和医院工作,能在各领域大师级教授的指导下工作,得到他们的耳提面命、谆谆教导、亲授技艺;而老专家们对工作废寝忘食、精益求精的认真态度,对问题刻苦钻研、一丝不苟的学术精神,对难题不屈不挠、勇于探索的奋发面貌,对患者和家属体贴入微、关爱有加的行为,对年轻一代严格要求、渴望成才的言谈话语,始终是我们的学习榜样,并永远鼓舞着我们不断进步。

40年过去了,当年拿到国家“大红证书”(注:1992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证书)的15位老师中,已经有5位仙逝,还有几位老师也已逾90高龄,记录他们奋斗的历程和动人的故事,已成刻不容缓的任务;承前继后,更是我们这一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而恰好在2017年6月,有幸与AME出版社廖莉莉编辑以及汪道远社长相识,偶向他们谈及此心愿,立即得到他们的理解和信任,迅速制定出工作计划并全力以赴付诸实践。在之后,凝聚执行团队心血、寄托我们美好心愿的《我们一起走过——记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成立四十周年》一书终于呱呱坠地,与大家见面。此时此刻,唯有感激,感激诸位前辈老师们的支持和帮助,感激诸多兄弟科室同道们的奉献,感激垂体团队每一位成员的付出,感激兄弟医院诸多朋友们的理解和帮助,感激很多患者朋友的肺腑之言。

翻阅此书,循书中笔墨,觅当年故事,追昔抚今,不由思潮澎湃。1978年初,在时任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史轶蘩教授的倡导和组织下,由院内与垂体瘤诊疗相关的8个临床科室还有计算机室共同成立了垂体瘤研究组,正式开启了垂体瘤多学科协作的诊疗和研究模式,这其实也是北京协和医院乃至整个中国医学界垂体瘤多学科协作的开始。

如今,回过头来看垂体瘤学科的发展历程,不由感叹,老一辈协和人当年选择的多学科协作道路确实是一个伟大创举,对我国乃至世界垂体学科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并让中国千千万万垂体瘤患者直接受益。

创举背后,尽是不易。当年,前辈们在艰苦卓绝的环境和“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凭着为患者解决问题的雄心壮志和不屈不挠精神,从零开始,做出了诸多让人赞叹的工作:史轶蘩院士带领的内分泌团队在国内率先建立了10种垂体激素的11种测定方法以及11种下丘脑-垂体-靶腺的功能试验;协和第一位全职眼科医生劳远琇教授根据国外资料介绍,设计、制作了30°中心手查视野屏,并通过分析上千例垂体瘤视交叉综合征,大胆提出“垂体与视交叉分享同一血供”的假说,后经验证,该假说被证实;耳鼻喉科王直中教授自己寻找、设计手术所需要的器械,首次尝试了经鼻-蝶窦垂体瘤切除术,让微创理念第一次走进垂体瘤手术;神经外科尹昭炎教授受到启发,在国内首次尝试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为了让手术入路的牵开器固定住,想尽办法,最后找到了用手工缝补所用“顶针”固定牵开器的方法,解决了术者在术中能够放心、稳固操作的难题;病理科臧旭教授首先应用免疫组化染色进行垂体瘤分类,让垂体瘤的分类更为精准……各位前辈在各自的医学岗位上兢兢业业,为我国垂体瘤事业的起步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详见后面各个章节访谈中的展开和介绍)。

所幸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1992年,由北京协和医院9个科室参与的课题“激素分泌性垂体瘤的临床及基础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多学科协作”模式引起了当时医学界轰动,并带来了积极的转变,为推动医学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遗憾的是,今天,我们不得不面对当下国际垂体瘤学界还鲜有中国声音的现实。愿本书的出版,能稍解“名字不归青史笔,形容终老白云乡”的心头之憾,能抛砖引玉,让更多中国故事、中国声音,出现在国际垂体瘤学界。

读罢此书,再去展望未来,信心弥坚。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医疗水平的进步,有如此丰富的患者资源、充足的科研经费,团结向上的垂体团队,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博采众长,相互学习和帮助,未来我们一定可以在垂体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做出引领世界垂体事业发展方向的成绩。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让不同的垂体瘤患者能够享受到“只适合你”的个体化治疗方案;让诊疗的模式由“患者逐个科室地找医生看病”变成“一群相关科室的医生同时为一位患者看病”;让各医院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医疗资源在全国范围内达到均质化。

在这种自我追求的驱动下,让我们循着本书,回到前辈们开创垂体学科的起点,追寻他们的足迹,从他们坚定前行的身影中汲取力量,思考如何将这种多学科协作的模式发扬光大,从传统意义上的“多科”到“多院”,从“跨学科”到“跨领域”,将垂体瘤学科做大做强。

我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了35年,马上就要退休,算是一名老协和人了。可是,作为一位垂体学科研究者,我对协和的垂体瘤多学科协作发展历史的了解尚不够明晰,对此我深感惭愧和遗憾。由此思及,更年轻的一辈,是否需要对这段历史有更多了解,从而实现更大进步呢?毕竟,在中国垂体学科发展过程中,正是当年那一群垂体学科工作者数十年坚韧不拔、勤奋奉献,是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奉献和坚持,为中国垂体学科的发展开辟了一条路,奠定了第一块基石。如今,这群可敬的先行者有些已是古稀耄耋之年,也有些已经故去,我们作为垂体学界的后来者,能有机会去追忆这段历史,留下他们的故事,是多么的难得。

在我看来,追忆前辈风采,并非树碑立传,而是为了引领年轻一代的协和人乃至整个医学界后来者,去感受一段学术开创的艰辛历史,体会前辈们无私奉献、敬业忘我的精神,将这种精神融入血脉,世代相传。

在本书中,AME出版社的编辑们,用人物访谈的形式,请协和垂体研究的前辈们讲故事、传经验,请年轻的垂体学科工作者们说感悟、提问题,请兄弟医院的垂体工作者们谈合作、给建议,请垂体疾病患者们分享切身诊疗感受。以新颖的形式、全面的视角呈现垂体疾病的诊疗全景,总结北京协和医院垂体多学科协作组(MDT)的经验,目的是希望将协和经验发扬光大,并被更好地推广至全国,造福广大患者和垂体学科工作者。

最后,再说两句:我们已经站起来了,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强起来的那天也不会太远。愿吾辈携手,共创中国垂体学科更美好的未来!

 王任直

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

 

 

 

 

 

排版编辑:许梦杨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