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作者面对面丨北川医学院:HIF-1α及VEGF监测肝细胞癌TACE治疗反应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 “AME 作者面对面” 是微信公众号 “AME科研时间” 的特色专栏。编辑部精心挑选了发表在 AME 旗下杂志的优秀论著,诚邀作者总结亮点,分享研究成果,旨在进一步推动医学同行之间的交流和进步。

本次分享的是川北医学院杨林教授团队刊登在 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 的一项研究(英文原文见文末)。该研究表明HCC患者TACE治疗后血清VEGF及HIF-1α水平呈现动态变化;然而VEGF和HIF-1α不足以评价HCC患者TACE治疗反应,结合影像改变将更有利于准确评价HCC患者TACE治疗反应。

文章亮点

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术(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TACE)是失去外科切除或肝移植机会肝细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患者主要的治疗方法。然而,肿瘤血管生成严重影响HCC患者TACE治疗效果。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及缺氧诱导因子-1α(hypoxia-inducible factor-1α, HIF-1α)是调控肿瘤血管生成的重要因子。该研究运用双抗体夹心酶联免疫吸附法(Enzyme-linked immune-sorbent assay,ELISA)检测41例HCC患者在TACE术前1天、术后1天、术后7天及术后28天的外周静脉血中VEGF及HIF-1α的水平,结果HCC患者TACE治疗前后血清VEGF和HIF-1α水平显著改变,呈先升高后降低的动态变化(P=0.000)。术后28天反应组(CR+PR)VEGF水平低于无反应组(SD+PD)VEGF水平(P=0.006);但HIF-1α水平在两组无显著差异(P=0.057)。由此得出结论:HCC患者TACE治疗后血清VEGF及HIF-1α水平呈现动态变化;然而VEGF和HIF-1α不足以评价HCC患者TACE治疗反应,结合影像改变将更有利于准确评价HCC患者TACE治疗反应。

通讯作者:杨林

杨林,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学术技术带头人。川北医学院介入放射学教研室主任。欧洲心血管介入放射学会(CIRSE)会员,中国介入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介入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抗癌协会介入诊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J Vasc Interv Radiol 及《临床肝胆病杂志》等多种国内、外期刊审稿专家、编委。承担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专项资金、四川省科技厅等项目6项。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 J Vasc Interv Radiol 及《中华肝脏病学杂志》等国内、外期刊发表科研论文60余篇。参编教材3部,专著3部。获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四川省医学科技二等奖2项。研究方向:放射诊断与介入治疗的基础与临床。擅长肿瘤和血管性疾病的介入诊治。

第一作者:刘康

刘康,主治医师,医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川北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目前就职于延安大学咸阳医院,从事介入放射学的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擅长实体肿瘤、外周血管性疾病及慢性疼痛疾病的介入诊治。参与省部级科研课题多项,并获得四川省医学科技二等奖1项。发表相关科研论文8篇,其中SCI收录2篇。

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李肖梅 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张晗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