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作者面对面|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乳腺癌全乳腺切除术后即刻乳房重建的7种放射治疗技术的剂量学研究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 “AME 作者面对面” 是微信公众号 “AME科研时间” 的特色专栏。编辑部精心挑选了发表在 AME 旗下杂志的优秀论著,诚邀作者总结亮点,分享研究成果,旨在进一步推动医学同行之间的交流和进步。

 

本次分享的是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何振宇医生团队及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吴三纲医生团队共同研究并刊登在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的一项研究(英文原文见文末)。该研究表明IMRT技术可以在保证靶区覆盖和正常器官受量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乳房假体的照射剂量。

文章亮点

乳房重建是乳腺癌手术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需要接受术后放疗的患者中,已有大量的研究表明假体重建术后放疗会增加患者的并发症。球囊回缩是主要假体重建术后放疗的主要并发症,其可导致患者乳房扭曲及疼痛,往往需要进一步的手术或者取出假体。已有研究发现放疗导致的生物材料改变可能是引起球囊回缩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对于乳房假体重建术后的最佳放疗技术仍不明确。在本剂量学研究中,我们采用了7种放射治疗技术来评估其对于假体的剂量学影响。7种照射方式包括:三维适形放疗(three-dimensional conformal radiation therapy,3DCRT),野中野调强放射治疗(field-in-field intensity-modulated radiation therapy,FIF-IMRT),IMRT与3DCRT混合技术(the mixture of 3DCRT and IMRT,HYBRID),IMRT,非均整模式下IMRT(flattening filter-free-IMRT,FFF-IMRT),容积调强放射治疗(volumetric-modulated arc therapy,VMAT)以及FFF-VMAT。

我们一共入组了10例的患者,结果发现在适形指数方面,IMRT, FFF-IMRT, VMAT和FFF-VMAT 技术优于3DCRT, FIF-IMRT和HYBRID技术。在剂量均匀性指数方面,IMRT和FFF-IMRT 技术优于VMAT和FFF-VMAT。对于乳房假体方面,IMRT和FFF-IMRT技术的乳房假体剂量显著低于3DCRT, FIF-IMRT和HYBRID。在IMRT和VMAT技术中,增加FFF模式并不影响乳房假体以及其他正常器官的剂量。

我们的结果提示在这7种放射治疗技术中,IMRT技术可以在保证靶区覆盖和正常器官受量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乳房假体的照射剂量。由于我们的研究只是剂量学研究,未来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放疗剂量对于假体的影响。

通讯作者简介:何振宇

何振宇,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放疗科主任医师。研究领域为乳腺癌的放射治疗及乳腺癌相关的分子机制研究。曾主持和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国家高技术发展计划863专题课题、吴阶平医学基金会专项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社会发展公关项目等课题,目前在研课题多个。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国际及国内核心刊物发表论文70余篇。目前学术兼职包括:广东省医学会肿瘤放射治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学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抗癌学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医师学会肿瘤放射治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广东省胸部肿瘤防治研究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等。

通讯作者简介:吴三纲

吴三纲,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现任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放射治疗科副主任医师。目前为福建省医学会肿瘤放射治疗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厦门市医学会肿瘤放射治疗分会秘书;《临床与病理杂志》中青年编委;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Section Editor。2017年获评厦门市第三批青年创新人才,2016年以第一完成人获厦门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004年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临床医学系,2011年硕士毕业于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目前为厦门大学医学院在读博士。主要从事乳腺癌、鼻咽癌等的相关研究工作。已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福建省自然科学基金等在内的多项课题,已以第一作者或者通讯作者发表60余篇SCI论文,先后参加多个肿瘤相关会议并发表相关论文及大会报告。

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李肖梅 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吕琴雯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