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主动脉瓣成形术》译者序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5期

关键词: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翻译稿终完成。团队内成员互相交换初稿,提出修改意见,或质疑,或争论,或认可,但终归要对得起“负责”两字。几天前,顾主编指出要为这期杂志作序,本想叨扰名家大师,但恐文章浅陋反而让人为难,于是作罢。又想在翻译途中,几多辛苦恐怕旁人也未必可知,今日记下几笔聊以作序,也未尝不是一种提炼与反思。我先后写了三稿序言,仍不满意。试想心脏外科学的创立和发展历尽艰辛,有几代人呕心沥血,同时又极富传奇色彩。如何通过这期杂志,为心脏外科的发展添上些许助力,挑战颇大。正当愁眉不展时,无意间翻到关于前辈武警总医院胸心外科王奇教授事迹的报道,感慨颇多,遂确定将前辈言行作为序的一部分。

“拼命三郎”王奇教授长年超负荷工作,做手术时高血压头痛、让护士揪揪头发缓解一下继续操作;长年站手术台,膝盖积水,每台手术下来得先靠墙坐着歇会儿;直至牺牲在工作岗位前还在抢救患者。他的最后一句话没有留给深爱他、他也深爱着的妻子孩子,就在两个多月之前,当他从昏迷中醒来,预感时间不多时,他把最后一句话留给同样守侯在身边的同事:“明天我的两台手术停了吧!”看到这里,我深受感动,前辈真正地把一生都献给了我国的心胸外科事业。也许这本书很快会被大家遗忘,但是亲历者会始终记得,近在天津,远在上海、南京的这几个年轻译者,夜色中眉头紧锁,埋头文献,用自己的方式向前辈致敬。

这期杂志主要致力于介绍主动脉瓣成形术,本期的年轻译者们虽概括总结的功力尚浅,固有的条件限制了这期杂志的翻译出版达到很高的水平,但是所有的译者专业而细致地投入到这样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当中,戏言有时甚至达到了“废寝但不忘食,呕心但不沥血”的地步,在此我对他们为这期杂志所做的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第一次参观心脏手术的场景,我所见的一切就像是电影,时间可怕地随着止不住的鲜血流淌,死亡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发生着,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好了,平复心情,翻开这期杂志吧,为你,为我,为了敬畏生命的眼睛。

申华,殷亮

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