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访学日本,印象日本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有幸访学日本一年。作为70年代出生,印象中还存有人民公社、饥饿童年记忆的中年人,受党教育多年,对历史记忆深刻,面对日本这个国家,其实是心态复杂的。如何看待这个国家,作为普通人,也常常对国家的部分政策感到迷惑不解。恰逢中国崛起之时,心中对西方的敬畏之情并没有那么真切。倒是这个近邻,一衣带水中总是带着神秘。借助这个机会,我能近距离接触它的人民,感受生活与文化,用心体会,希望能揭开它的面纱。

1. 医疗

曾有师兄出访日本三月,回国后感叹日本的医师地位如何之高。来日本前,以及在访学期间因为并非临床访学的缘故,我无法到日本的医院内感同身受。不过,飞机落地长崎机场后的一幕,也许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不同于国内机场的设置,在长崎机场,过海关时有二个出口设置。一个专供持有日本国身份证——视同日本国籍的人使用,过关时就像国内出地铁一样方便,貌似亮一眼身份证件就可以通过。尽管只有一个闸口,根本就无人排队滞留。另外一个就是供外国人通行的,有三个闸口。因为经常被入境处工作人员查行李,所有人都排着长长的队伍,缓缓通过。有个日本小姐穿着制服,拿着报税单挨个盘问、帮助填单。问到排在队伍最后的我时,听说我要去的是长崎大学医学院,惊讶地问我是否是医生,我回答“是”,她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后退了几步侧立,竟忘了问我报税的事。

排在我前面的一个中国人被查了行李,行李箱被一一打开,衣物被逐个检查,查得可谓仔细!我走到另一个闸口,回答了海关询问来日本目的的问题:“我是医生,到长崎大学医学院参与一些研究!”海关难以置信般地看着我,原本指示我拿行李上检查台的手势也停在了半空中,他思索了大约2秒,问我是哪个专科的医生,我回答后,他有点不情愿地露出恭敬的神态,示意我可以走了。我回头看看排在我前面的那个中国人,他的行李还在被翻查中,他显出无奈的神情,扭头看到我已经过关,面露惊讶。

有人说日本的便利店很多,我倒觉得日本大大小小的诊所或医院更多,多到走错路都可以随时随地碰到,街边小巷到处都是,多到我总是怀疑它们靠什么养活里面的医护人员。因为每每走过这些诊所的门前,我几乎从没见到有患者或家属进出,用“门前冷落车马稀”来形容完全不为过。而日本医护的高收入是众所周知的。我没有途径详细地了解,也没有就诊的经历,也许有二、三个小事可以从一个侧面一窥端倪。A.我必须缴纳的首笔国民健康保险,7个月14500日元,平均每月120多元人民币。(其他留学生在日本打工,每小时收入800~1000日元)。B.有留学生自诉生病看不起。因为一个小感冒,去掉保险费用,自付至少3000日元(接近180元人民币),相比国内,貌似并不少。C.听闻日本的医药及器械比国内便宜很多,不知真假。但是,生孩子是顺产还是剖腹产,一定是医生决定的,家属和患者没有决定权(由此推断:吃什么药、做什么治疗,恐怕也不可能由家属决定)。有留学生在日本生产,距离预产期不满一周而羊水有渗漏,看过日本医生后竟然每日还去公园遛弯,直等到预产期顺产。据说,日本剖腹产极少。这在国内,估计是不可能的事。

国内极其普遍的“医闹”,在日本,一如“妖怪”,从没人见过。

与医生的高收入和高社会地位现象截然不同的是:日本读医学院的学生很少。长崎大学医学部在日本国内还算是小有名气的,但是开学季的新生并不多,我目测不超过200人,其实我估计120人都不到。一方面,这可能跟日本低生育率有关。日本全国1.27亿人,2016年全年全国新生人口只有97.6979万,是从1899年有记录以来首次跌破百万(2017年6月2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官方数据)。另一方面,在日本人的观念里,也并非人人都得读大学不可,很多日本人读完高中,就直接进职校或接受职业培训,然后出来工作。再有一个原因,在日本读医科相对比较难,学费也贵。医学院学制为6年,据说一般都是家中父母长辈行医,或家中开有诊所或医院,家庭富裕,对医科有兴趣、成绩优异的人才会报考医学院。与国内不同,医科没有硕士阶段,本科6年读完,再读4年,就可以拿博士学位,比国内要少一年。

2. 住宿

访学期间,租房不可避免。日本租房,没有国内那么容易,据说得提前1个月。好在有教授帮我提前敲定,过来当日就签约入住。15平米的斗室,月租金2万日元,算是最便宜的房子了,所以也不在市中心,而是在半山腰上,出门即是山坡,长满了杂草树木,不知道哪来的野猫野狗,日日夜夜在门前拉屎,除了甘当“铲屎官”,居然别无他法。斗室虽小,卫生间和浴室还是分离的,从浴室中间分开,建有一离地1米左右的隔断,里面形似浴缸,长宽约有60cm左右(网上广告的照片里我一度担心自己太胖,钻不进去)。做饭的灶台和洗手池与睡觉的地方中间没有更多隔断,以至于我总是担心炒菜的油会溅到被子上,而地板湿滑油腻则是必然的事。铺上褥子,席地而睡,身边常有小虫爬过,捉虫竟成为生活日常。最痛苦的,莫过于斗室空空,无桌无椅,久坐地上,膝腿难受,用电脑时更甚。究其缘由,一是房屋中介只提供了冰箱、洗衣机(放置屋外)和微波炉,日本默认睡地上,无床、无桌、无椅;二是规则使然。日本处置大的物件,如床、沙发、桌子和椅子,如果废弃扔掉,是需要另外花钱购票处理的,费钱也费时,不像国内随便扔。比如扔一张双人床,可能要花费3000~4000日元。所以常有留学生在微信群里留言送人,应者也并不多。另外,日本街头也少有家具店。

日本国的马桶盖,据说是很多中国人争相购买的东西。天冷坐在上面,的确暖和。有人说日本的马桶在你拉屎的时候闻不到臭味,我很怀疑:“难道是我的问题?”

倒是日本马桶上的一点设计,我平生第一次见到:把洗手池设计在这里,我们为什么没人想到?

 

 

日本的租房,一般至少一年,短租则非常贵。有同事领导旅日3个月,房子不见得大,位置一样偏僻,平均每月花费租金8万日元(一般3~4万就可以住得比较大、比较好了),非比寻常。据说一般中介公司也是不做短租生意的。另外,在日本租房,必须要日本人做担保。拿到日本长期滞留身份的外国人,竟然也不可以做保,或许是出于安全考虑?

日本的房子,相比国内,普遍矮小,木质居多,据说这也是出于防震的要求。相应的,混凝土建筑的房子,也贵很多。很多房子,房龄都在20、30年以上。如我租住的房子,是1997年之前建的,居然并不显旧。

人口逐渐减少,反衬日本房子之多,出国前没有亲眼见到,也是难以想象的。我租住的房子,上下两层共10户,有人居住的房子,常年基本上最多占一半。上班路上,空置的房屋,比比皆是。据说,日本有些镇上,因为人口太少而房屋太多,对于有日本国籍的年轻夫妇,镇上会免费赠送住房,让长年买不起房的我更是目瞪口呆,羡慕不已!同样是半山腰上的房子,教授购买的二层小楼,包括地皮、房子本身及前后小院,占地面积60多平,总共合计人民币20万左右。据说每年只需要缴纳房地产税2000~3000日元左右(人民币100元多点)。另一位华人在一墓地附近购置的房产,面积超过200平,包括地皮和整个房屋,合计人民币也就80万元左右。

3. 饮食

日本的饮食,有其特色。米饭滑软,口味清淡。除了烤肉会放一点黑胡椒外,一般是看不到花椒、胡椒、八角茴香、辣椒什么的。长期食用,就觉得菜式有限,总逃不脱那几种,令人生厌。以至于常年不做饭、也不会做饭的中年人如我,也不得不常常自己操刀。日本人受不了辣。据说你在大学食堂里把一瓶老干妈敞开,都会有距离很远的日本人受不了其辣味,过来阻止你。想买比较辣的辣椒,在菜市场和超市是徒劳的。华人开的店里常常可以淘到老干妈,但是总是不如归国后返回的留学生带回来的辣椒酱,简直是至宝!

日本饮食的另一个特色,就是贵。大个的梨,超市里最便宜的1个200日元,2个380日元(约合22元人民币)。西瓜更甚,狗头瓜都常常卖到3000日元以上,据说大个的、很甜的西瓜,还有卖到10000日元(580多元人民币)一个的。大米10kg目前一般接近4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30元。附带的,你会在大学食堂里见到国内绝对见不到的一个现象,就是无论打饭,还是给你打菜,食堂的师傅都是把碗搁在一个小台秤上操作,务必称量精确(除非是预先就用小碗装好的一份一份的菜式)。米饭有SS、S、M、L之别,我常常吃最大份的L,也很少有吃饱。这样就导致另一个很好的结果:几乎不会有剩菜剩饭,每个人盘子里的食物,总是被吃得干干净净。在诺大的一个大学食堂里,找个垃圾桶都困难。

日本街头是没有早餐摊点的,我都怀疑过日本人是否有吃早餐的习惯。我自己只好随便买点饼干充饥。还有一点奇怪的是:在日本常有人米饭和面条都买,一顿一起吃掉。貌似国内很少混着吃的。

最后,日本的汤勺,很有特点、很方便的设计!

 

 

4. 出行

日本bus车牌上,都有具体到几点几分的行车时间表,你按点过去,基本不会错过,能够精确到1~2分钟。可能因为私家车太多的缘故,bus并不多,线路和班次远远不及国内。长崎市内还有有轨电车,但是每站之间的距离,常常只有200~300米左右,最多不过500米,下一站常常就在前面抬头不远处。抬腿快步,应该也不超过5~6分钟。电车票也不便宜,150日元起步,相比bus还是要便宜不少。火车或者飞机,网上可查,更不便宜。每每出门到市区内,总是步行,一来遛腿,二来想念国内公共汽车的良心票价。

日本私家车多,几乎家家有车,很多还不止一辆。相应地,市区内车库很多。但凡可能,房屋一楼一般是车库(也有部分是商店或居酒屋什么的),多敞开式,有多个车位的,还会向外出租。租金倒是不贵,普遍100日元30~40分钟,整晚400~900日元。日本政府呼吁国人买小排量的车(外观相当一般),据说有税收等方面的优惠。

这样的小排量车,在长崎街头,最多见。

 

 

5. 思考

中日之间,既是近邻,历史上又多有恩怨纠葛。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很多方面领先国内多年。先进卓越的地方,我们应该拿来学习。作为普通民众,两国关系和民众之间的有些问题,也需要细细思量,分辨明白。

5.1规矩

一个部队要有战斗力,“令行禁止”无比重要。社会要和谐,人人遵守规矩就非常重要。国内总是严打、严查酒驾,概因醉酒者逾规者多而难以自制。在民众守规矩方面,日本是超前的,也是全民楷模。

日本人的守规矩,几乎印到骨子里。点头鞠躬、排队、开车随时礼让行人、垃圾分类和定时投放等事项就不说了,单说长崎大学羽毛球队的队内训练。参加训练的都是大学生,没有一个老师或教员。队内训练时组合双打,他们遵守的规矩堪比正式比赛。比赛前4个人要在网前互相握手,然后猜发球权,每次发球前都说一句鼓励的话,报一遍比分,比赛结束时再次在网前互相握手并感谢,然后4个人一字排开站在球场一边,做什么?鞠躬——无论有无观众!然后4个人走到场边,围在一起,由水平高的前辈分析比赛、解说技术,后辈一边听,一边点头,结束时再次互相点头鞠躬表示感谢。我观察了许多次,次次如此,从不省下哪一步,他们也不觉得哪一步多余,做起来就像习惯一样自然。我估计他们没人去思考可不可以省略掉其中的某一步。

物极必反,所以列举几个我觉得可能不太好的方面。A.日本的自杀率很高,并由来已久。据说和人与人之间总是彬彬有礼造成的距离感有关。B.日本人在外普遍合群而盲目从众,怕被孤立,私下则放纵,可能这也是很多外国人说日本人“两面性”、“虚伪”的原因。用留学日本的华人的话说:“你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C.问过几个有小孩的中国留学生,有些就不愿意让小孩在日本上学,包括上幼儿园,据说是在日本上学会导致小孩呆滞,木纳,不活泼,尽管这儿学校的条件肯定比国内优越。D.日本信奉“不给人添麻烦”的原则。所以父母没有帮带小孩的义务,电车上也不用给老人让座。

古今中外,人类给自身制定了多少规矩。事易时移,规矩也应该与时俱进。经常听日本人说“日本是受中华文化影响最深的国家”,但我想中华文化也不全是精华。我也很好奇日本的文化在某些方面是否也压抑了人的天性或创造力?

5.2日本领先的根源

日本在很多地方领先中国,这方面不需要举例子。我们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他们能在二战之后的短暂时间内领先那么多?仔细思考之后,觉得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A.船小好掉头。岛国、人少,无论是政策的制定,还是在政策的执行上,容易达成共识。B.危机意识。无论是战败,还是因为地理环境,都对他们的生存构成挑战。C.规则意识(这一条,也得益于前面的二条)。所谓“人心齐,泰山移”。全民深入骨髓的规则意识、忧患意识,爆发出来的威力,的确吓人。

5.3胸怀

有留学生称日本人为“岛国寡民”。我想是有些例证的。A.侵华战争中的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等问题,日本不肯直面历史事实,没有反省。B.我所接触的几乎所有华人,都曾表示:“很难融入日本人的圈子”。貌似欧美人会比较容易和日本人打交道,主要原因是日本人更喜欢或者更愿意接纳他们,甚至于主动上前交往。但是,据说其实他们同样难以打入日本人的核心圈子。C.据留学生讲:“如果你发现日本人哪一点错了,千万别当面指出来”。

比较而言,国内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党对自身反腐败的坚定态度,从一个大的角度来说,反映了一个大国的胸怀。

5.4家庭与婚姻

日本人加班厉害是早有耳闻的。据说,日本主妇如果发现丈夫早归,会担心他是因为工作没干好、与同事不合群等。所以日本男人下班不喜欢早回家,宁肯呆在办公室磨磨叽叽或者干脆去居酒屋、游戏厅。同研究室的日本男人,往往就是很晚才离开办公室。但是,同是日本人的女秘书(婚后出来打工、补贴家用的女性),经常下午3、4点就回家了(做家务,接孩子等)。另一个有意思的调查结果是:工作挣钱的日本男人每顿午饭平均花费是600~1000日元,而不挣钱的日本家庭主妇,每每因为午间逛街等原因在外消费,平均午饭花费则在1500日元左右。

日本人的低生育率由来已久。与之相应的是:年轻人的不买房、不恋爱、不结婚,整个国家人口持续萎缩,老龄化率越来越高。1.27亿的人口,2016年全国只有不到98万婴儿出生,意味着全年结婚生子的人不足100万对夫妇(200万人)。2017年9月18日是日本的敬老节,17日日本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全国超过65岁的老人占比27.7%,居世界首位。这是一个缺乏朝气、老龄化严重的社会。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出国前我常常惊叹于国家对婚姻及财产相关的法律法规作出更改、或作出更细致解释的速度。走在日本的街头,看着无论老幼都不会牵手、不会做出任何亲密动作的日本夫妻,体味着偶尔见到几个小学生路过就会惊喜的心情。我觉得讲究重情重意的家庭观念对个人而言太重要了。有爱,有希望,人才会有动力,社会才会有活力。

但是日本人的家庭观念,与古代的中国和现代的中国,显然不同。在古代的中国,人们是很看重家庭观念的,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鳏寡孤独皆有所养”。在现代的中国,父母和子女、孙辈的联系也是非常密切的。从父母帮忙带小孩,到春节团聚,还有父母的逼婚,都是家庭观念的体现。但是在日本,情况很不一样。比如父母是不会帮忙看护子女的小孩(孙辈)的,即使帮忙,也是偶尔,是在子女的请求下,从不会是自觉自愿,更不会认为是义务。针对年轻人的不结婚不生育,日本父母的观念,显然和中国的情况不同。

日本的老人是喜欢独居的,不愿意给子女添麻烦。近几日听说一个现象:日本的房东,都不愿意把房子租给高龄老人,尤其是丧失配偶的鳏寡孤独。因为可能老人死在自己的出租房里,不发臭都不会被发现。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房东还得负担给死者清理、安葬,这笔费用是非常昂贵的。而且,从此出租房也很难出租出去,即使出租出去,也得降价。很多日本老人,选择偷盗,因为住在监狱里,会有比独居好得多的条件享受。这从一个侧面反映,日本的子女不赡养父母,受到的社会谴责和道德责难,可能远远低于中国。

可能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繁荣,不婚不育的人在各个国家都有增多,不独日本。但是,貌似日本最为严重。日本那么多的年轻人为什么会不婚不育呢?我以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后性吸引的丧失。性,在日本社会获得满足更为容易,就失去了它原有的吸引力。有人说过:“如果从兴趣相投的角度讲,男生更愿意跟男生一起玩。”男女之间生活习惯和三观上的差异,没有性的粘合,让他们很难形成稳定的亲密关系。

中国古代很多人追求长生不老。问题是长生不老真的好吗?或者说,没有疾病、健康长寿,我们的社会和人们心理,真的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吗?长寿高龄之后呢?这些老年的生活、精神与物质问题,如何解决?恐怕仅仅独生子女婚后的四个老人的赡养问题,我们国人都未必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日本的例子就在眼前,值得人们好好思考。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到了一定年龄,身体出现问题,逐渐衰老,产生疾病,甚至导致死亡。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国内的医患关系,也是人们对疾病和死亡没有看透的一个侧面反映,比如,“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尽百分百的救治!”比如十余年前哈医大二院的“五百万”医疗纠纷,明知高龄老人得了恶性淋巴瘤后,仍然不愿意接受现实,花巨资救治,结果事与愿违,天怒人怨。

5.5精神上的荒凉?

森严的规则面前,世俗人情,冷暖自知。常常有华侨告诉我:“你永远不知道日式微笑后面,他心里在想什么!”

在日本,红灯区、赌场,都是合法的,政府给发牌照。流连赌场的,不仅年轻人,老年人也比比皆是。高中女生援助交际,就为了换个昂贵的包包,日本人也是见惯不怪。

我常常问留学生:“生活有保障,规则清晰,这样一眼看到头的生活,有意思吗?”留学生回答:“这样可以心无旁骛地专心做研究啊!”的确,这个社会适合于做基础研究的学者。问题是:其他不想做研究的人呢?比如做了售货员的人,他的生活就是长年累月地重复,这样的生活是他想要的吗?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很快,我们也会很快就遇到类似的问题。就是:当人们的温饱都不是问题的时候,精神家园如何建设?如果每个人都凭兴趣发展,这个社会是否可以提供足够的发展空间?当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做了并非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时,我们的文化有没有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应对之策?

越长大,越觉得初中高中的政治课,并非扯淡。比如,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问题,在婚姻择偶中就非常重要,然而这是我结婚后才意识到的事情;又比如,“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原来觉得就是套话、空话,现在看来,是社会治理的金玉良言。

5.6梦想

来日本一个月后,我惊叹:“共产主义的雏形在日本早就有所体现了!”因为家家户户都有房有车,生活富足,人人知书达理,街道通畅,干净整洁,社会安宁和谐,一切井井有条。

来日本几个月后,我惊呼:“我来到了富裕的荒凉世界。”因为整个城市太过安静,安静到大白天只有汽车的引擎声和树上的知了鸣叫,晚上八点的非主干道,一如鬼城,可以看到房屋里明亮的灯光,就是没有人声;一位久居日本的朋友告诉我:不用去日本的其他任何城市,因为都差不多,无论建筑,还是饮食,以及服饰和文化。走在日本的街道,很少见喧闹,很少见到兴奋的脸庞。大家仿佛都带着面具,冰冷尔雅而不温文。哪怕是小学生,你也很难发现他们有笑脸。大到超市卖场,小到小吃店,都是关门营业,服务员一律都是程式化的微笑与答词,毫无温度。这里,笑脸代表着距离。

也许是日本人不善外露,也许是他们不想给人添麻烦,更也许是我并没有深入日本人的圈子和生活,或者说是文化上的差异。但是我想,作为一个中国人,这里的生活,永远不会是我的梦想。

 《访学故事》出国准备篇火热征稿中

访学,是一个极具诱惑与魅力的词汇,让每一位学者都有一颗“师夷长技”的心,或为心中的理想,或为报效祖国。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出国准备篇对于想要访学的同道们就如一盏照亮国门外的路灯。我们何不挥笔一纸,为国人的访学出一分力,增添多一分资讯。

寒冬已至,截稿期将近。《访学故事》编委组同样欢迎其他题材的稿件的投递。

Deadline:2018年2月28日

E-mail:zyachf@126.com(学术秘书:周愿)

 

 

访学故事系列文章


作者:彭用华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责编:江苇妍 徐梦杨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