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王镛斐:挑战神外,专注垂体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2012年,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瘤多科协作治疗中心携手国内多家医院专门从事垂体瘤临床和研究工作的专家学者成立了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将全国致力于垂体瘤工作的同仁聚集在一起。5年来,在协作组的帮助下,分别在上海、北京、广州、四川等地建立“多科协作垂体瘤诊疗中心”30个;以协作组为主制定了所有与垂体瘤诊疗相关的临床治疗共识和规范(6部);统一建立了全国多中心的垂体瘤数据库;举办年会及多场指南共识宣讲会;组织人员到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学习;组织“垂体卓越中心互访”活动,加深了解和互相学习……值得欣慰的是,在协作组各位专家的努力和推动下,大幅提高了我国垂体疾病的诊疗水平,造福于广大患者。

AME出版社的编辑对协作组的秘书、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王镛斐教授进行了专访。此文部分内容也将被摘选入《我们一起走过——记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成立40周年》中“同行视角”章节。

1992年,站在医学生与医生的交接点上,王镛斐怀揣梦想,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候自己真是无知者无畏。因为华山神外是一个优秀科室,而且神经外科充满挑战,实习结束时我就选择了神经外科。”他希望从事有挑战的工作,去最具挑战性的科室看一下。

“大脑是人体的司令部,一旦‘不工作’,会影响到全身的脏器功能,反之,全身脏器功能不健全也会影响大脑,是一个相互影响、无限循环的过程。神经外科的诊断和治疗,是需要综合外科学和内科学知识的。也因为术中变化快,要求医生必须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决断,将病情迅速扭转,不然,患者很可能会跟你‘说再见’了。”在华山医院投身神经外科的工作以后,王镛斐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学科,是一个高风险的学科,这一点,他从开始接触时就有很深的感触。“当然,成功了,就会有非常大的成就感。平时,我们都是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不敢关机。我甚至觉得应该给神经外科一点风险津贴的”,他笑着说。

当我们问及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传统和特色,王镛斐充满自豪感。对于科室的前辈,他满怀感恩,一路走来,从研究生导师李士其教授到博士生导师周良辅院士,前辈们的悉心教导,都铭记于心。他说,所有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医生的手术操作技巧和临床思维都可称为“华山风格”,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也是别人眼中的传承。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传统是“尊师重教,积极开拓”,作为年轻一代,他深感自己肩上的重担,“除了向前辈学习,任何可以帮助提高治疗效果的技术和方法,我们都应该去探索和学习。”

如今,王镛斐从事神经外科工作已经25年,专注于垂体疾病的外科治疗已经15年了。

早在2001年,王镛斐曾到德国美因茨大学神经外科学习神经内镜和锁孔技术,回国后积极开展以垂体瘤为主的鞍区肿瘤临床工作。如今,垂体瘤亚专科已然成为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特色,是特色亚专业。每年,整个科室的垂体瘤手术约有1400台,他个人手术量约400~500台。这样的数据,在国外垂体瘤专家看来是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到国外学习、交流时有国外同行在介绍王镛斐的时候会诙谐地称他为“500台专家”。

2015年MGH神经内分泌中心参访交流,与华山医院赠送该医院的纪念品合影留念

在王镛斐看来,华山神经外科的垂体瘤治疗的特点,一是,垂体瘤手术治愈率高;二是,不但重视手术治疗,还严格遵循规范化治疗流程,进行多学科合作;三是,大量开展临床和基础研究,“垂体瘤并发症的监测和控制”以及“寻找垂体瘤的致病基因”都是正在进行中的研究。

当提及对垂体疾病治疗的未来怎么看,王镛斐说,2018年,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将搬至华山西院,手术间会由现在的8个扩增到40个,将配备800张病床及学科发展所需的配套设施,这对于学科的建设和发展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截至目前,现有治疗方法仍然无法有效治愈有些垂体疾病,因此,希望将来有更多关于垂体疾病转化医学研究,通过药物来彻底治愈垂体疾病。

Q                                            A

AME                                         王镛斐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王镛斐教授   

AME:2012年,中国垂体瘤协作组(以下简称“协作组”)成立之初,您就加入了,并担任秘书。您认为协作组成立的背景以及您加入的初衷是什么?

王镛斐:早先,垂体瘤的治疗还是以单纯手术为主,但手术并不能让所有患者获得治愈,而且术后仍可能出现一些并发症,比如垂体功能减退等。此外,在大部分医院,垂体瘤治疗相关科室的医生间也不能进行良好的沟通,处在“各自为政”的状态。对于大部分患者来讲,他们需要乘坐飞机或火车来到北京、上海、广州看病,路途遥远。加上垂体瘤往往需要周转多个科室问诊,每次看病周期会很长,兜一圈下来,可能要几个月。这会让多数患者同时面临着经济上的压力、精神上的负担以及舟车劳顿的辛苦,对于疾病的治疗非常不利。

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垂体瘤治疗非常困难。

2012年,王任直教授牵头成立了协作组,邀请我们医院的李士其教授、赵曜教授和我加入,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垂体瘤的诊疗正需要有这样一个组织,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当时就积极要求加入。

AME:在协作组中,您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及目前进展如何?

王镛斐: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制定“中国肢端肥大症诊疗规范”,这也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项目。以前我们对于肢端肥大症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垂体瘤”层面——垂体的占位病变、可能会引起视野缺损、可能会导致心肺功能减退,其他还一无所知。现在,对于术前怎么做、术后该做什么、有哪些最前瞻的治疗方法,我们了解得都非常透彻,研究和临床水平已经与国际同步。

当时,项目的初衷是希望能规范肢端肥大症的诊疗规范化,先在一线城市垂体瘤治疗中心率先开展,然后将规范化的流程推广到二、三线城市。

目前项目还在进行中,仍在不断地完善,但已经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医生从过去的不重视、不了解,到现在能够按照规范化流程进行诊疗;患者从过去生活质量非常差,到现在的明显得到提高,这对于患者的一生有莫大的帮助。这个项目现在已经产生了明显的社会效应,如很多基层、社区医院已经能够认识到肢端肥大症对患者的危害。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项目,我们还在继续推广,并会一直推向基层医院。

AME:您还参与了协作组的其他很多项目,整体看来,有哪些获益及感触?

王镛斐:加入协作组后,我担任秘书一职,参与多个项目,收获非常大。这些项目,对于我个人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和推进作用。

从2012年开始,5年来,协作组组织国内垂体疾病领域的专家编写了多部临床诊疗规范。这些指南和共识的出台,尤其对于医生临床实践和患者教育都有非常好的指导意义,比如,不同情况的泌乳素瘤适合药物还是手术、孕期是否吃药等,在规范中都有非常明确的定义和解释。

另外,我们至今没有自己国家的垂体瘤流行病学数据,协作组各成员单位正在进行垂体瘤数据库的开发,希望以后会有中国垂体瘤流行病学结果。并且,今后依托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进行基础和临床研究,这些研究都将会是医生以前不重视或没有精力开展的,必将意义非凡。

希望协作组的一系列工作成果能让国内的垂体瘤工作者有更多的机会与国外同道一起分享和提高。

AME: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已开展多年,您认为该模式给华山神经外科、给您带来哪些启示? 

王镛斐:协和垂体MDT是业内的标杆,不论各科室间的合作流程还是专家们的态度,都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协和医生在实际工作中的亲力亲为和严谨求实,非常让人敬佩。每次学术会议中,通过与协和同仁交流,我们会获得非常实用的经验分享,指导我们开展相关临床工作,这让我们在开展垂体瘤多学科合作的过程中少走许多弯路。

在协和垂体MDT团队的启发和指导下,为了能够更好地在上海开展垂体MDT,2013年5月,由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和内分泌科牵头,成立了上海市垂体瘤研究中心。协和神经外科王任直教授,不仅在各种学术会议中大力推动上海垂体MDT工作的开展,并且在他的指导下,目前国内已经相继成立30家垂体瘤中心。

垂体MDT多学科门诊,神经外科王镛斐教授(左前一)、内分泌科叶红英教授(左前二)、放射外科潘力教授(左前三)、吴瀚峰教授(左后)和放射科姚振威教授(右一)在讨论病例

从广义的多学科来讲,垂体瘤相关合并症涉及大多数临床学科,如果大家都能重视垂体MDT,会让很多患者因此而获益。垂体瘤患者越来越多,也希望每个参与垂体MDT的科室都有积极的合作态度,这对于提高疾病的治愈率,完善整个学科建设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在临床和基础层面,我们的很多工作都在向协和“靠拢”、向他们学习,王任直教授虽然不是我的导师,但是在垂体瘤工作中,他一直是我的指导老师,对我影响非常大。

专家简介

王镛斐,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硕士和博士分别师承李士其教授和周良辅教授。担任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镜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委员,中国垂体瘤协作组秘书和上海市垂体瘤研究中心秘书兼内镜组组长等职务。为《中华医学杂志》和《中华神经外科杂志》审稿专家,上海市医学会医疗鉴定专家。发表论著和参与著作编写30余篇(部)。曾获2004年上海市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2004年中华医学科技奖三等奖和2009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主要研究方向为垂体腺瘤的显微外科手术基础和临床研究,神经内镜应用的解剖与临床研究,神经肿瘤的微创手术治疗。1997年起开始接手神经内镜临床工作,2001年在德国美因茨大学神经外科学习神经内镜和锁孔技术,回国后积极开展神经内镜临床和解剖研究工作。目前是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全国脑窥镜辅助显微外科学习班”和“中国垂体瘤诊治新进展学习班”主要负责人,每年垂体瘤和内镜手术量达到600余台次。

推荐阅读:

  1. 悬壶济世内分泌 仁心仁术陆召麟

  2. 张以文:协和妇科内分泌学科发展见证人

  3. 周觉初:遇见放疗,相守一生

  4. 金自孟:鞠躬尽瘁内分泌  博闻多识随境缘

  5. 薪火传承,只为“看见”垂体瘤(艾凤荣回忆恩师劳远琇)

  6. 张涛:疑难杂症,意识先行

  7. 罗爱伦:一心一意为麻醉,一生一世协和人

  8. 任祖渊:医者不惑,“刀”手仁心

  9. 何家琳:与协和放疗科共沉浮的日子

  10. 苏长保:半生神外手术刀 一世大爱协和人

  11. “医疗信息化拓荒者”李包罗: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12. 邓洁英:基础临床 双生双长

  13. 王直中:以医学为乐,乐在协和

  14. 赵俊:一世大爱,书写麻醉人生

  15. 钟勇,“智情德意立”全面发展

  16. 张福泉:有容乃大,大欲则刚

  17. 郁琦:协和人协和特色

  18. 黄宇光:让世界看见中国麻醉

  19. 陈杰:40载病理人生 显微镜中徜徉

  20. 王任直:患者是一切问题的起点和终点

  21. 朱朝晖:在路上,或突破,或超越

  22. 高志强:赤诚仁心 践行传承协和精神

  23. 幸兵:争做神经内分泌肿瘤领域专家

  24. 钟定荣:一个病理医生的职责

  25. 冯逢:技术创新,临床协作,服务患者

  26. 张晓波:以学之技,解患之苦——放射科的孺子牛

  27. 连伟:大医精诚,仁心仁术

  28. 邓成艳:专注做好一件事

  29. 姚勇:医路人生 一路无悔

  30. 连欣:探究放疗 做博学仁爱放疗人

  31. 冯铭:发扬协和优良传统,规范垂体疾病诊疗

  32. 包新杰:神经外科医生,我毕生敬仰的职业

  33. 邓侃:鞍区肿瘤微创能手 观念创新病人为先

  34. 刘小海:重视临床与研究——两条腿一起走路,才能更深远

  35. 内分泌中青年团队:拳拳赤子心,殷殷协和情

  36. 卞留贯:神外科医生需要有外科技术和内科思维

  37. 蔡博文:好风凭借力,助我行远方

  38. 廖志红:加强术后随访,规范围手术期诊疗


采访编辑:周丽桃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王仁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