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蔡博文:好风凭借力,助我行远方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2012年,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瘤多科协作治疗中心携手国内多家医院专门从事垂体瘤临床和研究工作的专家学者成立了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将全国致力于垂体瘤工作的同仁聚集在一起。5年来,在协作组的帮助下,分别在上海、北京、广州、四川等地建立“多科协作垂体瘤诊疗中心”30个;以协作组为主制定了所有与垂体瘤诊疗相关的临床治疗共识和规范(6部);统一建立了全国多中心的垂体瘤数据库;举办年会及多场指南共识宣讲会;组织人员到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学习;组织“垂体卓越中心互访”活动,加深了解和互相学习……等等。值得欣慰的是,在协作组各位专家的努力和推动下,大幅提高了我国垂体疾病的诊疗水平,造福于广大患者。

AME出版社的编辑对协作组的核心委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蔡博文教授进行了专访。此文部分内容也将被摘选入《我们一起走过——记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成立40周年》中“同行视角”章节。

“医学进步,外科手术更成了理性决策贯穿始终的过程,细致的习惯和平和的心态非常重要,而过去年代曾经强调的精神和意志的作用渐渐淡出。神经外科一代宗师Dolenc教授说:随着医学的发展,‘那种纯粹展示外科医生手术技巧的内容已经渐渐被对治疗策略的理性思考以及合理利用多种手段实施个性化治疗的理念所取代’。”——蔡博文

1993年,蔡博文刚刚进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时,华西神经外科还未对亚专业进行详细地划分,“从1993年到2005年,这12年间我努力学习、埋头实践,潜心于神经外科领域内各种富有挑战性手术的学习和研究,包括颅脑损伤、脑血管病、脑深部、颅底、功能、椎管脊髓等等,那时我的努力目标是做一个“全能型”的神经外科医生。”

2005年,华西神经外科细分了亚专业,专病专治,严格按照亚专业收治病员。蔡博文介绍到,“华西医院神经外科的亚专业分得很细,比如说颅底外科还分为‘前中颅底’和‘后颅底’,这在全国范围内都很少见。当时对投入精力较多的脑动脉瘤、脑深部的松果体区肿瘤等很有成就感的手术都很难割舍,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因为颅底外科——这个“神经外科的极限运动”的魅力而选择了‘前中颅底’这个亚专业。”

蔡博文教授

华西神经外科细分亚专业后,蔡博文便逐渐从一个“general neurosurgeon”——神经外科的全科医生,开始专注于包括垂体疾病在内的前中颅底亚专业,和姜曙教授分别带领两个治疗组专门治疗垂体疾病,蔡博文讲到,“大概有一半的工作量是做垂体瘤。”与此同时,神经外科和其他与垂体瘤相关的科室,如内分泌科的合作日益密切,“内分泌科的余叶蓉、安振梅、李建薇、王椿等教授也专注于垂体,大家志趣相投,合作越来越好。”

随着垂体疾病相关科室间的合作不断深入,华西医院垂体瘤MDT模式逐渐形成,中间经过对人员的调整、组合,2012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垂体瘤及相关疾病诊疗中心”正式挂牌成立,近年来渐入佳境,形成了以神经外科、内分泌科、神经影像学、神经病理、妇产科、肿瘤放疗科为核心的垂体瘤MDT团队,每周在固定时间进行病例讨论和学术研讨。

蔡博文教授(左二)与华西医院垂体瘤中心团队的医生们手术直播前的合影

蔡博文感慨到,多学科协作团队成立以来,不仅使华西垂体瘤整体诊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培养了团队中每一个成员的多学科观念,在独自诊治患者的时候,考虑得更加全面,不容易犯错。“因为大家见到了一个完整的临床过程,见到的东西更丰满了。”已在多学科治疗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蔡博文,在最近两年半的时间内,开展了36例库欣病这种罕见垂体瘤的手术,当外院专家惊讶于这个数字的时候,蔡博文回答到:“主要得益于华西医院强大团队的支持。”

关于华西垂体瘤MDT团队未来的发展,蔡博文说,在现有的基础上还会加强和耳鼻喉科的合作,大力发展神经内镜技术。另外,将会在四川省乃至西部地区把垂体瘤MDT的观念分享给更多的同道,进一步推动垂体瘤MDT模式的发展。

蔡博文教授(右一)在基层医院义诊

在蔡博文看来,多学科协作团队中,不同学科之间相互学习、借鉴、融合,既从自身专业又从友邻学科的角度了解疾病、思考问题,极大地满足了做医生的好奇心、求知欲,也体验到了更多的成就感。回顾前尘,之所以从事前中颅底亚专业、成为一个垂体瘤方面的专家,“事后想来可能还是和患者、华西医院及国内多学科专家之间缘分的牵引。” 2015年,华西神经外科细分亚专业10周年之际,蔡博文曾写过一段对垂体瘤诊治工作的体会和感言:

“工作中有时要碰到有趣的现象,本周完成的9台手术竟全都是垂体疾病。从诊断、定位困难,对人体代谢影响严重,复杂而精致,大小仅数毫米的垂体ACTH微腺瘤,到最大径超过5厘米,分叶状生长、大面积与脑底重要血管神经紧密纠缠的巨大无功能侵袭性腺瘤;从青壮年到80高龄的耄耋老者。其间,从术前精心研判、欲搏猛虎时的跃跃欲试,到术中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到术后‘提刀而立’的轻松适然,各种体验,不一而足。从事前中颅底亚专业十年来,日日与垂体瘤、颅底脑膜瘤、颅咽管瘤、颅内外沟通性肿瘤打交道,亚专业的内容占据了大约90%的工作时间。更有幸的是,得以与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中国神经内镜中志同道合的老师、好朋友相携伴行,获益良多;与内分泌、耳鼻喉、神经影像、放射治疗、妇产、病理多科专家合作共赢、共同成长。如今的工作多是乐在其中!——好风凭借力,助我行远方!”

 Q                                         A

AME                                        蔡博文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蔡博文教授


AME: 请您谈谈垂体瘤多学科协作模式的优势?

蔡博文:垂体牵涉到人体的方方面面,“庙小神灵大”,虽然只是人脑深处很小的一个器官,却对人体起着非常重要、持续终身的作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诊治垂体瘤这样一种复杂的、在人脑核心部位的疾病,怎么讲究都不过分。

现代医学形成了很多分科,各自的发展都很深入,但也形成了一些壁垒,“隔行如隔山”。每个学科都有一些独特的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以及关注的侧重点,但对于疾病总体的认识,“横看成岭侧成峰”,难免会有一些片面性。

近几十年来,现代医学对于复杂疾病的诊治强调多学科协作,这已经成为现代医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垂体瘤诊疗方面,我们多学科的专家团队坐到一起会诊讨论,对病情的方方面面进行评估。根据患者的特点,弄清楚患者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从而制定出最适合患者的、更优化的诊疗方案,减少了犯“个人主义”、“经验主义”错误的可能性。

同时,相关学科的专家经常在一起学习交流,大家的知识结构都有一些补充和完善,拓宽了思路,开阔了视野,医疗水平都得到提升。多学科观念对于自己单独诊治疾病也很有帮助。

北京协和医院王任直教授首倡发起成立了“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每年举办会议、组织大家编写指南共识、建数据库、做科研、组织巡讲,大力倡导垂体瘤的多学科协作模式,推广垂体瘤规范化诊疗的正确观念,使越来越多的医界同仁都受到启发,患者也有了更多的获益,非常令人欣喜。多学科协作是诊治复杂疾病的正确方式,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道路自信”。

AME: 2012年中国垂体瘤协作组成立,您作为专家组成员,这些年您参与了哪些工作?

蔡博文: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聚集了神经外科、内分泌科、神经影像学、神经病理学、耳鼻喉科、妇产科、放疗科等各个科的专家,还包括护理宣教团队等等。我们这个组织更像一个俱乐部,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事,把垂体瘤当作共同的事业,非常积极参加协作组的工作。

就我个人来讲,也非常愿意、积极地参与了协作组的工作。这些年参与编写制定或更新了很多垂体瘤方面的共识、指南,比如《中国垂体泌乳素腺瘤诊治共识》、《中国肢端肥大症诊治指南》、《中国库欣病诊治专家共识》、《中国垂体促甲状腺激素腺瘤治疗共识》、《中国垂体瘤外科治疗专家共识》等。另外我也很愿意参加指南共识巡讲这类活动,我觉得一个医生一辈子能看的病、能做的漂亮手术是“限量版”的,而能把自己从医生涯的经验教训,以及从书籍里、从实践中悟出来的道理跟更多的人分享,让更多的年轻医生以更好的方法来做事,会让更多的患者获益,会有更好的、更大规模的社会效益。

AME: 您对协作组所取得的一些阶段性成果有何评价?

蔡博文:以前医界和社会对垂体疾病很多现象的认识存在一些误区和片面性。比如在过去,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认为“瘤子”就是手术指征,一旦考虑“垂体瘤”,首先就要做手术。但现在看来这是不对的,而是要先从各个方面尤其是从内分泌学方面来评估考量,“谋定而后动”,也就是说要先做很多分门别类的细节工作和多方面的价值衡量。

传统上外科医生倾向于“十年磨一剑”,单纯依靠个人的手术技术就能解除患者的疾苦,有一些“个人英雄主义”的情结,作为外科医生我自己深有体会。但从现代医学来讲,对于垂体瘤这样一个复杂的疾病,靠外科医生自己“单打独斗”就有点儿与时代脱节了。

协作组这些年通过举办会议,发布指南和共识,手术直播,以及通过网络途径的知识宣讲,局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和进步。现代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渠道非常多,很多医生能够读到协作组的指南和共识,患者对于疾病知识的获取也推动医界的同仁们不断学习和进步,“从善如流”,掌握更丰富的知识和更多的先进技术。现在很多关于垂体瘤规范化诊治的认识已经逐渐深入人心,比如垂体泌乳素瘤首选药物治疗,伽马刀等立体定向放射外科的辅助治疗地位等等。

当然,建设多学科及多层次的垂体疾病观察、随访、干预体系;探索垂体瘤的规范化、个体化诊疗,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更加精准、微创、人性化的治疗,任重而道远,协作组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我们一直在路上。  

专家简介

蔡博文,医学博士、副教授,华西医院垂体瘤及相关疾病诊疗中心副主任,四川省医师协会颅底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专家组委员。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后在华西医院神经外科工作

在颅脑损伤、颅内肿瘤、脑血管病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多年来潜心于神经外科手术学的研究,深具现代神经外科的微创理念,擅长颅内各部位脑肿瘤的显微外科治疗。近年来在颅底疾病尤其是垂体瘤的规范化、个体化诊疗及颅咽管瘤、颅底脑膜瘤的显微外科治疗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参与了近年来中国垂体瘤及中国神经内镜相关的多项指南和共识的编写、制定工作。获得中华医学一等奖1项,华夏科技奖、教育部、省市级科技成果二等奖及三等奖多项,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著90余篇,参编专著3部,主研各类科研项目

推荐阅读:

  1. 悬壶济世内分泌 仁心仁术陆召麟

  2. 张以文:协和妇科内分泌学科发展见证人

  3. 周觉初:遇见放疗,相守一生

  4. 金自孟:鞠躬尽瘁内分泌  博闻多识随境缘

  5. 薪火传承,只为“看见”垂体瘤(艾凤荣回忆恩师劳远琇)

  6. 张涛:疑难杂症,意识先行

  7. 罗爱伦:一心一意为麻醉,一生一世协和人

  8. 任祖渊:医者不惑,“刀”手仁心

  9. 何家琳:与协和放疗科共沉浮的日子

  10. 苏长保:半生神外手术刀 一世大爱协和人

  11. “医疗信息化拓荒者”李包罗: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12. 邓洁英:基础临床 双生双长

  13. 王直中:以医学为乐,乐在协和

  14. 赵俊:一世大爱,书写麻醉人生

  15. 钟勇,“智情德意立”全面发展

  16. 张福泉:有容乃大,大欲则刚

  17. 郁琦:协和人协和特色

  18. 黄宇光:让世界看见中国麻醉

  19. 陈杰:40载病理人生 显微镜中徜徉

  20. 王任直:患者是一切问题的起点和终点

  21. 朱朝晖:在路上,或突破,或超越

  22. 高志强:赤诚仁心 践行传承协和精神

  23. 幸兵:争做神经内分泌肿瘤领域专家

  24. 钟定荣:一个病理医生的职责

  25. 冯逢:技术创新,临床协作,服务患者

  26. 张晓波:以学之技,解患之苦——放射科的孺子牛

  27. 连伟:大医精诚,仁心仁术

  28. 邓成艳:专注做好一件事

  29. 姚勇:医路人生 一路无悔

  30. 连欣:探究放疗 做博学仁爱放疗人

  31. 冯铭:发扬协和优良传统,规范垂体疾病诊疗

  32. 包新杰:神经外科医生,我毕生敬仰的职业

  33. 邓侃:鞍区肿瘤微创能手 观念创新病人为先

  34. 刘小海:重视临床与研究——两条腿一起走路,才能更深远

  35. 内分泌中青年团队:拳拳赤子心,殷殷协和情

  36. 卞留贯:神外科医生需要有外科技术和内科思维


采访编辑:李琦 李嘉琪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李嘉琪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致谢:感谢AME Publishing Company廖莉莉、王仁芳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