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大师面对面 | 司徒达麟教授:主编眼中的“AME”——高效专业的一站式学术服务平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写在访谈前:

AME出版公司成立于2009年,AME三个字母意为“Academic Made Easy, Excellent and Enthusiastic”。AME现已出版50余本英文期刊,其中2本被《科学引文索引(SCI)》收录,18本被PubMed收录。不仅在香港,AME在广州、长沙、南京、上海、北京、成都、台北和悉尼等地也设立了办公室。

司徒达麟教授(图1)于2014年受邀加入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杂志编委会,后还担任了AME旗下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杂志(图2)的主编,一直是AME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这些年来,司徒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动东西方学术交流,作为志同道合者,能与他携手并肩为这个使命奋斗,AME对此倍感荣幸。正因有诸如司徒教授这样的专家的大力支持与肯定,AME才能在医学领域不断打造优质的学术产品,提供更加专业的学术服务。藉此采访,我们与司徒教授进行了深入交流,回顾了AME在过去几年中的工作成果。

图1. 司徒达麟教授

图2. AME 旗下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杂志:http://jovs.amegroups.com(已被PubMed收录)。

司徒达麟教授简介

司徒达麟教授目前是香港大学外科学系的临床副教授、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胸外科主管、香港玛丽皇医院心胸外科的荣誉顾问、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客座教授。他曾在英国剑桥大学接受医学训练,期间被授予多个奖项,且获得了病理学研究方面的荣誉学位和硕士学位。在苏格兰和英格兰执业一段时间后,他移居中国,现今主要在香港、深圳、上海三个城市开展胸外科工作。

同时,司徒教授是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杂志的共同主编、Interactive Cardiovascular and Thoracic Surgery杂志的副主编,以及其它多本国际性外科和呼吸疾病杂志的编委会成员。他不仅仅是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ESTS)科学项目委员会中唯一的亚洲委员,还多次担任ESTS继续教育项目临床病例决策大赛亚洲队的队长。此外,除了是亚洲胸腔镜手术教育项目的委员会成员和微创胸外科学会的成员之外,司徒教授还担任香港外科学院的考官,香港大学的机构审查委员会委员,香港心脏胸外科委员会的前成员等。

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胸外科专家,司徒教授倡导胸外科微创技术,尤其是单孔和针式胸腔镜手术。他撰写或合著的文章已经超过150篇,其中包括书本章节、期刊文章、会议摘要等。他的著作多次获得胸外科领域的奖项,部分还得到了欧洲胸科医师学会和国际微创心脏外科学会的肯定。司徒教授是世界上最常被邀请的胸外科讲师之一。迄今为止,除了演示实况手术,他已经作过数百次演讲,并受邀到世界各地的胸外科技术研讨会上讲课。

司徒教授经常受邀参加亚洲、欧洲和北美的学术会议和外科教育活动,分享他在胸外科先进技术方面的经验。他的研究兴趣包括肺手术后的疼痛减轻以及漏气管理策略。司徒教授发表了众多论文,并在胸外科临床研究领域中多次获奖。

Q&A

AMJ:AME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司徒教授:AME是一家非常独特且有创新力的出版公司。它在国际期刊舞台上迅速取得的卓越成果是有目共睹的。而我认为,AME之所以能获得这样的成绩,正是得益于它的独特性和创新性。在过去,许多传统期刊往往隶属于一个学会(负责编辑),同时另外需要一个独立的出版公司(负责出版)。AME则兼具了两者的角色,既负责编辑又负责出版,实现了流程优化。对作者而言,稿件从接收审核到处理出版可以一步到位,既快速又高效。对于编辑和审稿人来说,同样简化了审校流程,方便快捷。AME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团队之一,在整个出版流程中,他们全程跟进,持续追踪工作进度,与所有作者、审稿人和编辑保持良好的联系,确保在截止日期前所有工作都能按时完成,使整个过程更加高效。正因如此,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JTD), 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JOVS), 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ACS)这些期刊才能发展如此迅速,短时间内已在外科领域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想这样的成功是别人所不可复制的。因为很多顶级国际期刊的出版商都只负责排版和校对的工作,无法像AME那样把控从作者投稿到印刷成册的所有流程。

AME还善于整合资源,发挥各家所长,恰到好处地给临床医师提供整个科研流程的支持(不仅仅是出版)。在科研启动阶段,AME就跟医生密切联系,全程协助,与很多传统杂志只负责出版,即从拿到文章才开始“操作”,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它的关注点不仅仅局限于学术,而是从学术到艺术、艺术到人文,如ACS杂志里面精美的手术图谱,还有期刊封面上那些出自医生之手的画作。因此我认为AME非常棒。

AMJ:您为何选择与AME合作?

司徒教授:我喜欢AME的理念和态度。我们都重视质量,追求卓越,讲究效率。我们都想做出优秀的研究成果,我们都希望合作高效又迅速。而且我们都注重诚信,坚持通过诚实的数据和论文写作来维系这份信任。我认为这些都是AME的重要品质,也是我选择与AME合作的原因。

AMJ:作为Journal of Visualized Surgery杂志的主编,您如何看待这次与AME的合作?

司徒教授:JOVS是AME的一个绝妙设想。在我看来,做基于视频的期刊或出版物这个想法其实由来已久。其它一些期刊和编辑团队也曾经尝试过,但似乎并未为此奋斗很久。而JOVS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平台,可以说改变了整个业界的理念。在过去,很多期刊都不愿发表视频,因为它们无法贡献被引用数。然而,他们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世界各地的作者都迫切地想要通过视频来展示他们所能实现的外科技术。如果遵循传统观念,只考虑被引用情况,这部分作者的需求就会被忽略,同时很多优秀的外科技术将无法得到展示。JOVS的目标便在于此,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在全世界范围内分享临床外科技术经验的巨大价值,这也是JOVS广受欢迎的原因。因此这次合作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AMJ:您认为与其他出版商或学术服务提供商相比,AME的独特优势是什么?

司徒教授:我想,当谈到医学学术时,人们通常只会想到出版,但AME所做的远远不止这些。AME助力各种研究项目的启动,组织年轻医生的培训,提供各种接触专家、建立联系的机会,让他们获得参与研究的背景知识和经验;研究开始后,医生还需要一个平台,比如说各种会议,来展示项目进展和成果,在这个环节,AME可以提供会议支持——只有在上述步骤全部完成之后,我们才能开始谈论出版,而AME还可以提供发表出版成果的渠道。AME的优势就在于它可以覆盖我刚刚所说的所有环节。我认为这是它最独特的地方。

AME旗下出版物的另一个特点是——欢迎那些非传统类型的文章。很多传统的期刊往往强调发表论著文章,只会偶尔刊登一些“review articles”(通常只通过邀请),“letters to the editor”和一些“case reports”,但范围非常窄。在过去的几年中,AME旗下的杂志对一些非典型或非正统的文章,例如“opinion pieces”、“commentaries”,具有很强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这对于外科医生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尽管这些论文并不是描述我们所做的研究,因为它们不包含研究方法,但是他们同样代表了世界上很多专家的声音,表达了他们对于很多手术相关问题的深刻见解,而这些观点往往无法在传统期刊上发表。AME实际上为这些声音提供了一个平台。如果浏览近年来最常被阅读、引用、参考、再使用的文章,就会发现其中很多都是在AME旗下杂志上发表的非正统文章。我想这也是AME能够成功的另一个因素。

AMJ:您会向您的朋友们推荐AME吗?

司徒教授:这是肯定的,因为AME有许多吸引人的专业领域。我个人已经向世界各地所有认识的同行和朋友们推荐过AME了。每当有同行在筹划学术活动时,无论是讲习班、会议、特刊还是专题报道,我都会建议他们找AME谈谈,因为AME能够为他们提供很多所需的学术支持,而这对于学术交流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AME不但能组织特刊,还可以进行在线报道。等活动结束后,它还可以为演讲者和专家们提供文章发表的渠道。我想这对于世界各地的学术型外科医生来说都是非常需要的。

AMJ:在您的心目中,AME在亚洲和世界上的声誉如何?

司徒教授AME已经在国际上打响了名头。以我们在欧洲的朋友和同行们为例,他们都听过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和AME的名字。所以我想,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采写编辑:黎少灵 AME出版社

英文翻译:汪   灏 上海中山医院胸外科

中文编辑:严斯瀛 AME出版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