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作者面对面丨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在肺部手术中主要机械局部移位之后的补救定位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 “AME 作者面对面” 是微信公众号 “AME科研时间” 的特色专栏。编辑部精心挑选了发表在 AME 旗下杂志的优秀论著,诚邀作者总结亮点,分享研究成果,旨在进一步推动医学同行之间的交流和进步。

本次分享的是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陈昶教授团队刊登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的一项研究(英文原文:http://jtd.amegroups.com/article/view/13497/html)。该研究表明补救定位法是可行的,可以作为术中意外发现脱钩的备用方案,来避免过多的肺组织切除。

文章亮点

胸腔镜下,术中发现肺小结节术前定位脱钩的现象时有发生。有时通过脏胸膜表面的出血点仍可成功切除病灶,然而,对于无法辨别出血点的病灶,目前没有相关报道处理此类病灶的方法。陈昶教授团队提出一种“补救定位法”,用于术中意外发现定位脱钩的处理。

补救定位法从胸腔镜手术中意外发现脱钩开始,其核心技术在于用CT序列定位出病灶在体表和脏胸膜的投影。首先,通过阅读CT影像估计出体表投影。其位置通过CT层面、肋间隙以及解剖标志线(如腋前线、腋中线、锁骨中线)来确定。建立了体表投影点后,从体表垂直穿入注射器针头,胸腔镜下可见针头穿入胸腔,并保留0.2-0.5cm的针头。随后将萎肺膨胀,针尖指向脏胸膜的位置便是病灶在脏胸膜的投影位置。随后用电钩等能量器械在脏胸膜表面作一标记,这一标记即结节在肺表面的位置。萎陷患侧肺后,术者便可在胸腔镜下通过此标记判断手术切除的范围。

共有18例患者纳入本研究。其中6例为hookwire脱钩,12例为microcoil脱钩。这18例脱钩病例中,17例成功通过补救定位法楔形切除病灶,仅1例未成功进行补救定位法而行肺叶切除术。本例患者有四个病灶,三个位于右上叶,一个位于右下叶,拟行右肺上叶切除术+右肺下叶部分切除术,hookwire定位右肺下叶结节。由于术中行上叶切除术后出现的脱钩,行补救定位法中,膨胀的肺无法恢复至术前的位置,故未能成功补救定位。

由此得出结论,补救定位法是可行的,可以作为术中意外发现脱钩的备用方案,来避免过多的肺组织切除。

通讯作者简介:陈昶教授

陈昶,2012年起任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导、科教副院长。担任中华医学会胸心外科血管外科学分会青年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海峡两岸医学交流会胸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学会胸外科专科分会委员、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AATS)国际会员。陈昶教授及所率团队长期从事肺部肿瘤外科精准治疗、大气道肿瘤外科技术革新、胸腔镜手术国内外规范化培训的工作。代表性学术成就:(1)补充并完善肺叶切除术和亚肺叶切除术在早期肺癌中的使用指征,指导精准手术治疗:陈昶教授完成一项大样本观察性研究(15,760例)后,发现无论肿瘤直径≤ 1 cm或1-2 cm,患者接受肺叶切除术后的生存率均优于亚肺叶切除术(J Clin Oncol. 2016)。此研究证实了肺叶切除术作为早期肺癌标准术式的地位,并完善肺癌精准化外科治疗的理论实践。(2)发现淋巴结微转移和肿瘤气腔扩散在早期肺癌中的复发预警作用,辅助高危复发人群的筛查:陈昶教授发现隐匿性淋巴结的微转移现象(< 0.2 mm的微转移灶),并证实淋巴结微转移严重影响术后复发。研究进一步筛选出淋巴结微转移高危人群,同时明确其复发特点(Am J Surg Pathol. 2017)。另外,陈昶教授也详细阐述肺癌特异性气腔扩散在疾病复发中的预测作用,并筛选出肿瘤直径2-3 cm且伴有气腔扩散的患者是术后辅助治疗受益的目标人群(J Thorac Oncol. 2017)。这些研究结果有助于筛选出早期肺癌复发的高危人群,为后续辅助治疗提供理论基础。

 

第一作者简介:王龙博士

王龙,2011年就读于同济大学医学院七年制,2016年进入硕士阶段,师从陈昶教授,2017年申请并成功获得硕博连读资格,现博士在读。以第一作者身份完成论文并发表在Heart, Lung, & Circulation和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杂志上,参与发表SCI学术论文5篇,参与发明10余项专利。曾在中华医学会全国胸心血管外科学术会议发言两次,并在欧洲胸心外科协会年会(EACTS)上投稿并发言。

 

往期回顾


责任编辑:汤凯欣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