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赵俊:一世大爱,书写麻醉人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疾病MDT团队访谈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用这两句广为传颂的诗句表达了对祖国的爱。

 

作为建国以来麻醉学科的开拓者之一,北京协和医院麻醉学科的奠基人,赵俊教授也用他一生的行动,一生的奉献,书写着对协和、对麻醉深沉的爱。

1

协和医院首位麻醉专职医生

1926年10月,赵俊教授出生在山西省太原市一个医学家庭里,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岁时,考入山西省立川至医学专科学校(现山西医科大学),1948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华北军区天津总院外科,任住院医师,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医学生涯。1950年调入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工作。他从协和首位麻醉医生开始,到成立麻醉组,再到麻醉科独立建科,见证了新中国协和医院麻醉从起步到逐渐发展的全过程。

 

图1. 山西医大二院原川至医校门前与医大二院副院长、麻醉学博士郭政(左)合影 (1994,太原)

建国之初,协和医院没有专门的麻醉医生,手术麻醉由外科医生兼做。1951年外科吴英恺主任找赵教授征求意见,根据外科的发展和工作的需要,希望能有专门的人员来从事麻醉工作。赵教授觉得麻醉是自己的兴趣所在,自己也适合做麻醉,同时浅浅地意识到在这方面有发展空间。于是,从当年7月开始,赵教授正式成为协和医院首位麻醉专职医生,并在北医谢荣教授的指导下开展麻醉医教研工作。

1953年12月,外科成立了麻醉组,赵教授担任了麻醉组组长,随后麻醉工作不断发展成立了麻醉科,由赵教授担任科主任。麻醉科的建立为协和医院麻醉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此后逐步开展起麻醉的医教研工作。

 

图2. 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组合影(1964,北京),前排左起:赵俊、谢荣、吴克承、罗来葵,中排左起:王吉鲜、董英奇、柴纲明,后排左起:顾振华、张林培

赵教授在协和几十年的麻醉工作中,一直致力于培养一支麻醉医师队伍。在他的倡导下,多次举办麻醉学习班及研讨会,并亲自撰写编著《临床麻醉学讲义》。作为学术带头人、研究生导师,他亲手培养了一批麻醉专业人才,这些学员现已成为我国麻醉学科的骨干和学术带头人。

2016年,在赵俊教授九十华诞之际,北京协和医学院麻醉学系、北京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北京医师协会麻醉专科医师分会联合出版了《赵俊教授》一书,以期将赵俊教授平凡而伟大,朴实而精彩的麻醉生涯载入中国麻醉发展的史册。

在序言中,李天佐教授写道:北京协和医院是我国殿堂级医院,协和三宝之一就是协和的教授。赵俊教授正是协和教授的代表之一,从他身上我们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协和人的严谨学风、儒者风范和不懈追求。新中国成立以来,协和医院麻醉科诞生了赵俊、罗来葵、罗爱伦、任洪智、叶铁虎、贾乃光、黄宇光等几代杰出领军人才,不仅培育了协和麻醉科文化,也为中国麻醉界做出了突出贡献。其中,赵俊教授功不可没。

 

图3. 协和医大硕士研究生论文答辩会(90年代,医科院整形外科医院),前排左起:罗来葵、顾振华、谭蕙英、赵俊、李树人

 

图4. 参加广东麻醉会议后,赵俊(左)与谢荣(右)合影 (1984 ,广州)

 

2

“麻醉医生是在外科工作的内科医生”

在赵教授看来,由于麻醉可使人体多个重要器官的功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影响,因此麻醉工作者要懂得相关学科的知识。

“麻醉医生是在外科工作的内科医生。”赵教授说,手术中麻醉医生除了要关注重要的生命体征变化,如血压、脉搏、呼吸等,更要配合外科大夫承担保证术中患者生命安全的责任。早期麻醉工作的研究与发展,也正如赵教授所言,范围逐步扩大到临床麻醉、心肺复苏、重症监护以及疼痛治疗等领域。

他说:麻醉工作中,每个学科的麻醉各有其特点,很多具体的问题摆在麻醉科面前,并非简单地掌握一两项麻醉技术就能解决,而是需要全面地掌握麻醉的基本理论、专业技能和麻醉操作技术。

建国初期,赵教授开始从事麻醉工作时,国内的麻醉方法及用药比较简单,外科手术常用的麻醉方法只有三种,即局部麻醉、蛛网膜下腔麻醉(即腰麻)和乙醚吸入全身麻醉,设备简陋,技术水平不高。他在此基础上采用了导管法连续硬膜外阻滞麻醉,应用于基本外科、妇产科、泌尿科等腹部手术,相关论文在专业杂志上发表。

为了麻醉的安全,针对硬膜外麻醉应用过程中的并发症及存在的问题,60年代,赵教授通过临床系统研究观察了硬膜外麻醉对呼吸功能的变化,深入地探讨分析了发生影响的原因和机制。还开展运用了具有我国特色的静脉普鲁卡因麻醉。针对当时乙醚吸入麻醉的缺点,特别是乙醚具有的刺激性气味和麻醉后呼吸系统的并发症,临床改用了静脉注射硫贲妥钠和普鲁卡因的全身麻醉。这种麻醉方法在杂志上发表以后很快推广到全国,具有方法简便,患者舒适,麻醉后恢复快,费用少等优点。

麻醉药的药理实验研究也是赵教授的一项重点工作。如70年代他对国产新药氟哌啶、氯胺胴等药物进行了大量临床观察研究,为国产麻醉药品的推广应用,提供了有用的参考资料。

在疼痛的研究与治疗方面赵教授也颇有建树。50年代在进行手术麻醉的同时,利用神经阻滞治疗某些疼痛性疾病,如对晚期癌症的病人进行疼痛治疗等。70年代以后临床应用硬膜外腔注射吗啡进行术后镇痛,80年代进一步研究硬膜外吗啡止痛的机理,探讨了疼痛与某些神经介质的关系,90年代研究了临床VAS测痛方法及影响因素的分析等。

 

图5. 赵俊教授在协和医院手术室(1995,北京)

3

呕心沥血编撰麻醉专著

从上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赵教授共发表麻醉学术论文和编写专著达200余篇(册),共同主编或编写了《现代麻醉学》《疼痛治疗学》等10余部著作。其中,1987年和刘俊杰教授共同主编的《现代麻醉学》,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受到同行们的高度评价,获第五届全国科技优秀图书一等奖。

该书从1983年6月召开第一次编委会,到1987年10月《现代麻醉学》的出版,历时4年多的时间。此书多次再版,至今仍是麻醉学领域的经典著作。吴珏教授称此书为我国麻醉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之一。

“第一次见到赵俊教授是1985年11月。那时我刚参加工作,有幸在全国麻醉培训班上聆听了赵俊教授的精彩授课,感受到来自协和教授的学者风采。1987年当我见到第一版《现代麻醉学》时,赵俊教授的大名再次使我心生敬仰。应该说我们这代人都是伴随着《现代麻醉学》成长起来的。”李天佐教授在《赵俊教授》一书序言中提及。

这本《现代麻醉学》如今赵教授完好地珍藏着,书中131个章节,凝聚了他及国内麻醉学专家学者的心血。作者们在内容上的求新,在写作上的求准,理论联系实际,充满字里行间,严谨治学的精神在书中得到充分体现。 

 

图6. 赵老珍藏的《现代麻醉学》(第二版)书籍

河北省人民医院麻醉科陈伯銮教授曾在文章中回忆,在和刘俊杰教授筹划《现代麻醉学》编写事宜时,赵教授联络组织全国的麻醉专家参加这本书的编写,“在编书过程中,赵教授肺结核复发,必须近期接受肺叶切除手术。在住院期间仍关切和惦念编写工作的进展,手术后身体还十分虚弱就开始继续个人的写作,同时还承担着审稿工作,并及时地回复频繁的来往信件。他的坚毅、认真负责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图7. 《中华麻醉学杂志》编常委合影,二排左七为赵俊教授(1982,宜昌)

4

垂体瘤研究的记忆

1992年,由内分泌科史轶蘩院士牵头开展的“激素分泌性垂体瘤的临床及基础研究”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研究由内分泌科、神经外科、耳鼻喉科、眼科、麻醉科等9个科室共同完成,赵教授是协作组主要负责人之一,协作组发挥了协和多学科通力合作的优良传统,成为协和人的骄傲。

协和医院较早开展了内分泌腺手术麻醉,并有效促进了这项麻醉技术的发展。如在早期的甲亢患者的手术麻醉,由于患者术前精神十分紧张,如麻醉处理不当可导致发生甲亢危象,曾采用过“偷窃甲状腺”患者的麻醉,即在病房患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给予基础麻醉)入睡后,推入手术室施行麻醉手术。对术后发生甲亢危象的并发症,施行人工冬眠降温疗法。对嗜铬细胞瘤这种症状危险、死亡率高的患者,逐步改进麻醉方法与用药,配合内科药物治疗,大大降低了手术麻醉并发症及死亡率。

随着协和医院内分泌研究中心的建立,赵教授所在麻醉科开始大量接触内分泌的病人,进而积累了各种内分泌疾病手术麻醉的经验,并进行临床总结。主要有脑垂体瘤、甲状腺机能亢进、胰岛素瘤、肾上腺皮质醇症、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肾上腺嗜铬细胞瘤、糖尿病患者的手术麻醉。对提高手术效果,减少麻醉并发症,预防各种内分泌危象的发生,发挥了积极指导作用。

神经外科麻醉是临床麻醉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垂体瘤手术麻醉具有典型特点,因此麻醉科组织了有一定工作经验的高年资医生参加了这项科研工作。赵教授在临床麻醉工作中,与同事们一起查阅了相关资料,观察了不同麻醉方式对垂体瘤切除术患者的影响,在麻醉安全性和麻醉对病理生理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研究,积累了脑垂体瘤手术的麻醉经验,并进行临床总结发表了文章。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赵教授领导麻醉科为神经外科垂体瘤手术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例如垂体瘤病人容易发生呼吸道梗阻,为了保证呼吸道通畅,采取了在患者清醒的状态下,进行表面麻醉气管插管。

赵教授还介绍到,神经外科手术患者麻醉时应避免发生颅内压增高。因此,麻醉药的选择要慎重。当时麻醉最常用的药物乙醚可使血压增高,因此在垂体瘤手术中不使用乙醚,改进的方法是使用以氯丙嗪为主的人工冬眠法,来保证手术麻醉时的血压平稳。

 

图8. “激素分泌性垂体瘤的临床及基础研究”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奖证书、奖章

5

患者责任,协和恩情

对于赵教授来说,救治每位患者是他肩负的责任,要保证患者的麻醉安全。北京世纪坛医院麻醉科赵斌江主任曾在文章中讲述,赵教授对待每一次临床麻醉都恪尽职守,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他待患者如亲人,总是为患者着想,对经济上有困难的患者,也总是想方设法为患者节省每一分钱,永远把患者的利益放在首位。

赵老对患者的一心一意,也令女儿记忆深刻,“我们小的时候住在护士楼旁边的一个宿舍里,护士楼一侧的窗户正对着我们家的窗户,那时麻醉医生少,家里没有电话,晚上来了急诊,就会听到有人喊‘赵大夫有手术了!’就看我爸二话不说马上起来,赶往手术室,随叫随到,毫无怨言。” 

为了做好麻醉临床工作,赵教授经常利用节假日到协和医院图书馆查阅资料,业余时间几乎全都花在了图书馆中,他对图书馆有种特殊的感情。即使是在因病住院治疗期间,还会到图书馆转一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走一遍,回忆当年自己来过的房间,曾经读过的书籍。对他来说,图书馆代表着过去的记忆,牵动着他的心。

黄宇光教授曾在《赵俊教授》一书序言中对赵俊教授表达了崇敬之情:赵俊教授在国际麻醉学界享有崇高声誉,并开创了中日麻醉学术交流的先河。工作中,他诚恳的态度、聪慧的头脑、活跃的思维、博大的胸怀和勇于创新的精神,赢得了国际同行的广泛尊重。赵俊教授拥有浓厚的协和情怀,也是温文尔雅的协和教授的典范之一。他对青年学生谆谆教诲,循循善诱,既是良师,又是益友;对青年医师严格要求,细心指导,注重医德,恪尽职守;与同事亲密合作,同忧共乐;对病人尊重爱护,和蔼可亲。

采访最后,赵教授特别感言:“感谢协和医院给了我这么好的平台,能在这里工作一辈子;感谢培养我走上从医道路的老师们;感谢麻醉专业前辈们的指导;感谢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们!”

 

后记:

冬日的早上,当笔者来到赵教授家里,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来,映照在墙上。面对轮椅里的赵教授,笔者心中有莫名的感动,一位92岁的耄耋老人,一生奉献给了我国的麻醉事业,亲历了协和麻醉60余年的发展历程。如今尽管因病长期卧床,身体很虚弱,但为了书籍的出版,仍坚持接受了近3个小时的采访;在后续审稿中,在无法看稿的情况下,由女儿逐字逐句地读给他听,对采访稿件进行反复的修改,赵教授的严谨、认真令人动容……

专家简介:

 
 
 

 

赵俊,1926年生于山西省太原市。1948年山西省立川至医学专科学校(现山西医科大学)毕业。1948年入职华北军区天津总院外科,任住院医师。1950年调入北京协和医院外科,1951年开始从事麻醉专业工作,曾任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教授、研究生导师。1985年聘为日本大阪市立大学麻醉学客座研究员。

 

曾任中华医学会麻醉学会常委兼秘书,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麻醉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麻醉学会疼痛治疗学组组长,《中华麻醉学杂志》及《临床麻醉学杂志》编常委,国外医学麻醉学与复苏分册副主编等。

 

在从事麻醉医疗教学科研工作中,通过临床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我国开展硬膜外阻滞麻醉、静脉普鲁卡因唛啶麻醉、以动脉输血为主的综合服务方法、疼痛的研究与治疗等方面取得一定成绩。共同主编《现代麻醉学》《疼痛治疗学》《疼痛诊断治疗学》等专著并获奖。

 

推荐阅读:

 
  1. 悬壶济世内分泌 仁心仁术陆召麟

  2. 张以文:协和妇科内分泌学科发展见证人

  3. 周觉初:遇见放疗,相守一生

  4. 金自孟:鞠躬尽瘁内分泌  博闻多识随境缘

  5. 薪火传承,只为“看见”垂体瘤(艾凤荣回忆恩师劳远琇)

  6. 张涛:疑难杂症,意识先行

  7. 罗爱伦:一心一意为麻醉,一生一世协和人

  8. 任祖渊:医者不惑,“刀”手仁心

  9. 何家琳:与协和放疗科共沉浮的日子

  10. 苏长保:半生神外手术刀 一世大爱协和人

  11. “医疗信息化拓荒者”李包罗: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12. 邓洁英:基础临床 双生双长

  13. 钟勇,“智情德意立”全面发展

  14. 张福泉:有容乃大,大欲则刚

  15. 郁琦:协和人协和特色

  16. 黄宇光:让世界看见中国麻醉

  17. 陈杰:40载病理人生 显微镜中徜徉

  18. 王任直:患者是一切问题的起点和终点

  19. 朱朝晖:在路上,或突破,或超越

  20. 高志强:赤诚仁心 践行传承协和精神

  21. 幸兵:争做神经内分泌肿瘤领域专家

  22. 钟定荣:一个病理医生的职责

  23. 冯逢:技术创新,临床协作,服务患者

  24. 张晓波:以学之技,解患之苦——放射科的孺子牛

  25. 连伟:大医精诚,仁心仁术

  26. 邓成艳:专注做好一件事

  27. 姚勇:医路人生 一路无悔

  28. 连欣:探究放疗 做博学仁爱放疗人

  29. 冯铭:发扬协和优良传统,规范垂体疾病诊疗

  30. 包新杰:神经外科医生,我毕生敬仰的职业

  31. 邓侃:鞍区肿瘤微创能手 观念创新病人为先

  32. 刘小海:重视临床与研究——两条腿一起走路,才能更深远

  33. 王直中:以医学为乐,乐在协和

 

 


采访编辑:董杰 廖莉莉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成文编辑:董杰 AME Publishing Company

鸣谢:感谢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黄宇光主任、神经外科王任直主任、赵俊教授女儿赵怡红对本文成文的帮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