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王直中:以医学为乐,乐在协和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疾病MDT团队访谈

“在职时倾心投入,离开后云淡风轻,老爷子真是拿得起抛得下。”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陈晓巍教授这样介绍道。

 

淡泊名利,步入鲐背之年的王老几次婉拒我们的采访请求。几经周折,笔者终于在王老江苏常州的家中见到了他,他衣着简朴但精神矍铄。初次见面,王老和蔼可亲地起身从客厅上前迎接,目光炯炯,喜笑盈盈。 

 

图1. 笔者向王老介绍AME宣传册

在下属心中,

他是一位工作严谨而耐心的好医生;

一位年逾90仍会爬楼探望自己的好领导;

一位退休后仍不忘关心科室、关心伙伴的好榜样。

在学生心中,

他是一位有求必应的人生良师;

尊重学生的每个想法,鼓励学生的每次尝试;

工作时尽全力,闲暇时爱生活,是每位学生奋进的目标。 

他,就是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的领军人物、国内首例经鼻-蝶窦入路垂体瘤切除术的实施者——王直中教授。

1

妙手承仁术 白衣秉丹心

 

从医已逾40年,王老在协和有着无数难忘的记忆。谈及从医史上有哪些至今都难以忘记的事,王老感慨道:“难忘的事啊,很多很多了。”

一丝不苟,对病人毫不马虎

在学生高志强教授眼中,王老平易近人,工作严谨如他,却从不发火。在病人问题上,王老却丝毫不懈怠,如果学生做得不足定会严辞指出,要求学生反思总结,从而进一步改进。对于一些处理不得当的重点病例,王老还会在科里进行公开探讨,明确具体操作,通过举一反三避免再次犯错。重大手术前,王老习惯早起琢磨一阵,有时兴起还会拿上颅骨仔细研究一番。

王老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临床思维,“望、触、叩、听”是行医的基本功,是获得第一手资料的重要过程。他强调,临床中,不应只依赖于各种检查结果,而是在各种检测结果出来前,就要有自己的初步判断,这就要求我们要通过病人的病史、症状、体征及必要辅助检查,进行全面性诊断,给出后续治疗计划。

令高志强教授记忆深刻的是,炎炎夏日,王老一心想着病人的恢复情况,他会非常详细认真地触摸喉癌病人的颈部淋巴结,从耳朵周围向下逐步触摸到颈部,丝毫不介意触摸后满手的汗水。此外,王老还曾经将一位慢性中耳炎病人的脓性分泌物取出让学生“闻味”,来指导学生如何通过“闻味”进行感染判断。

在协和,查房不单单是为医疗查房,更是教学查房,王老正是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培养学生的临床能力以及与病人沟通的能力。

一心一意,对生命深怀敬畏

有一次,有位家长带着小孩来耳鼻喉科就诊,孩子约五六岁,由于发烧导致扁桃体腺肿大,影响了正常呼吸。家长带着孩子在门外候诊,结果当日诊室病人等候人数众多。等到病人家属心急如焚地冲进来说:“医生,我孩子快不行了……”时,孩子已全脸发紫,没了呼吸。

医生们立刻开始积极抢救,王老更是不愿轻言放弃,将孩子急忙抱到旁边的手术室,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皇天不负有心人,7分钟后,孩子竟奇迹般地醒过来了……

自此,王老更加深刻体会了“不放弃每一条生命”的真谛。

 

图2. 现场采访情景(于王直中教授常州家中)

医者精诚,灵活应变危急状况

还有一次,一位病人因鼻内大出血就诊入院,经核查此病人系先天易出血体质。由于出血量太大,难以有效止住,现场血迹斑斑,病人更是一度昏厥……正当王老实施抢救之际,忽然听到身后的病人家属扑通一声倒地,不省人事,场面更加混乱……原来,此病人和家属还都是晕血体质。 

“作为一名医生,平时需要应付多种突发状况,不过现在想想还怪有意思的,挺考验我们应变能力的。”讲述往事的过程中,王老一脸平和,说到精彩之处也不失孩童般纯真。 

王老正是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 “不放弃每一位病人”的承诺。

2

结缘医学,邂逅协和

为何选择踏上学医这条路?

王老一脸坚定地说:“学医好啊!学医在那个时代,对我们而言是一种向往。”正是在这种传统信念的影响下,王老开始了与医学结缘之路。

1951年5月,即将从国立同济大学(现“同济大学”)毕业的王老面临着分配地点的选择。因王老的夫人已被分配到北京的国际书店(现为“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毫不犹豫地,王老便申报了三个位于北京的志愿,其中之一便是—— “北京协和医院”。

“那个时候北京协和医院是众多学医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我下了决心一定要试一试!” 1951年10月,怀揣着这样一种坚定的向往,带着对三位耳鼻喉泰斗刘瑞华、张庆松和徐荫祥主任的崇拜之情,王老顺利进入北京协和医院的耳鼻喉科。

彼时,北京协和医院刚刚复院(注:1947年)。王老细细道来协和耳鼻喉科的历史沿革。自协和复院,由刘瑞华主任负责耳科,张庆松主任负责鼻科,徐荫祥主任负责咽喉和气管食管科,这样的的分工模式一直延续至1949年。同年,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正式成为独立科室,张庆松教授也相应地成为协和医院首位中国籍耳鼻喉科主任。1951年,起步不久的耳鼻喉科,各项手术设备并不完善,条件也较为艰苦。建国后一段时期,在三位主任的带领下,耳鼻喉科逐渐蓬勃发展起来。

3

一切为病人:参与第一例现代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结缘医学,邂逅协和

上世纪七十年代,针对垂体瘤治疗,临床上还缺乏有效的治疗药物,但前来协和医院就诊的垂体瘤病人却与日增多。如何为垂体瘤病人提供可靠有效的治疗方案、让其早日康复,成为众多协和医生思考的难题。

1978年,由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和神经外科牵头,耳鼻喉科、眼科、放射科等9个科室积极参与的“垂体瘤协作组”正式成立。同年,在简陋的医疗条件下,在王直中教授的帮助下,协和神经外科尹昭炎教授、王维钧教授完成了国内第一例现代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填补了我国医疗史上的这项空白,并于1981年获得“卫生部科技进步乙等奖”。

自第一例现代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开展至今,已逾近40年,王老感慨道:“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改革了。”

 

图3. 王老分享当初参与垂体瘤手术的经历

“您当时出于怎样的一种考虑,决定参与此种新型手术模式的?”

“当时,垂体瘤一般通过开颅手术进行治疗,手术做起来难度大,风险也高。而且,开颅手术做起来有不小的创伤,而通过口鼻蝶窦进行垂体瘤切除手术,创伤小,也相对安全,所以我特别希望这一技术能推广开来。最初,经鼻腔手术是之前协和的一位东北老医生卜国铉在国内首次开展的,卜医生当时主要是经鼻底开展手术,具有开创意义。在卜医生的基础上,我改良了技术,并教给了外科。”

其实,早在1974年,王老就率先完成了首例经鼻-蝶窦入路垂体瘤切除术。在那个器械不发达的年代,通常都是借助显微镜或鼻内镜等器材开展手术的,而有时显微镜在如此精细的操作中并不好用。善于思考的王老,经常琢磨如何可以将手术做得更好。后来,基于多年的临床经验和手术习惯,王老设计了一套专属于自己的手术器械。此后,在许多大大小小的手术中,都可以看到这套器材的身影。

据王老介绍,当时国内许多医院的内部还较为保守,一般不会将此新技术传给外科。而王老一心为病人,丝毫没有保留地将经鼻-蝶窦技术教出去,从而使更多垂体瘤病人从中获益,顺利康复。1978年,手术开展时,作为神经外科医生的王维钧教授、尹昭炎教授对经鼻腔手术并不十分熟练,王老便担起了技术指导的重任,协助手术操作,为国内第一例现代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的顺利完成画上圆满句号。

第一例现代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术顺利开展后,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受到国内外医学界的广泛关注,来神经外科和耳鼻喉科就诊的病人也日益增多。随着技术开展的愈加顺利,北京协和医院的垂体治疗水平也逐渐在国内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同时,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的蓬勃发展,也带动了内分泌科、放疗科等多个科室的蓬勃发展。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MDT至今已正式成立近40个年头。如今,协和医院的优良传统仍在延续,各科专家不管多忙,仍会找个固定的时间汇聚一室,就病人情况深入探讨,从而制定出适合每个病人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协和大家庭一直保持着团结、严肃、紧张、活泼的风格,成为我国垂体疾病多学科诊治模式的典范。

这就是协和医院的精神传承,每一位医生都在身体力行地践行、发扬着。

 

图4.1987年协和医院耳鼻咽喉科硕士研究生毕业合影,左起:叶野、陈晓巍、王直中、刘禅、姜泗长(已故)、王德修(已故)、邹路德(已故)、郑立中、汤建国

4

注重前沿创新:成功研制国产单通道人工耳蜗

具有创新思维的王老,从业生涯中有众多可载入史册的重大研究。这些研究相继获得过多项卫生部科技进步奖和教育部颁发的重要奖项,而其中最令王老骄傲的一项便是——成为研制国产单通道人工耳蜗的国内第一人,使全聋病人从无声世界重回有声世界。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时任协和耳鼻喉科主任的王老,为突破聋人患者的听障难题,在邹路得教授早期的研究成果上,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单通道人工耳蜗的自主研发。1979年,王老通过结合动物实验、听力学研究等,将自行设计的人工耳蜗装置试戴在全聋动物(主要为猫和豚鼠)的耳内以测试成效,结果,人工耳蜗顺利通过测试!1980年,王老将自主设计的人工耳蜗装置置入全聋病人的内耳,使得数例全聋病人获得“新声”。1982年,这项从研发到临床的完美跨越荣获了 “卫生部科技进步三等奖”。

实现从研发到临床的成功跨越后,在王老的倡导下,针对单通道人工耳蜗的学习班在国内陆续开展,为全国各地的耳鼻喉科医生提供了宝贵的学习平台;国产人工耳蜗技术也借此平台发扬推广,使国内大批聋哑人受益。

1982年,得益于人工耳蜗的成功研制,王老获得了一笔不菲的奖金。而他却分毫未动,将这笔钱全部用在科室人员的英语培训上。在王老的赞助下,科室里的每位医生、技术员、行政工作者都报了英语学习班,开始认真学起了英语。对于科室人员来说,王老的这份慷慨无私带去的不仅是无限的感动,更是奋发的决心与动力。

1985年,注重前沿创新的王老还指导学生张华教授(现为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进行“普通话的言语辨别分辨率”研究,推进“人工耳蜗配套词表”的完善。

聋人为什么会说不清楚?其实主要还是对词句的分辨不准。在王老的指导下,张华教授投入人工耳蜗的配套词表开发,通过让佩戴者模仿播音员,配合朗读不同的词语和句子,评估聋哑人对言语的分辨能力,不断规范词表,从而进一步完善人工耳蜗的工作性能。此卓识远见不仅对其弟子张华教授的未来发展大有助益,更为后期人工耳蜗的“普通话言语测听”奠定了基础。

人工耳蜗发展至今,款式多样,尺寸也愈加精巧。王老感慨道:“真好,患者受益了。”

 

图5. 国内最早人工耳蜗培训班,前排左一魏朝刚、左二陈晓巍、左三王直中、左四曹克利

5

首创悬雍垂腭咽成形术:让病人舒服自由地呼吸

人的一生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梦中度过,好的睡眠,可使大脑、身体得到充足的休息和恢复,以更好地投入学习和工作。据调查,全球约29%的人存在各种睡眠问题,而打鼾症已成为影响睡眠的主要疾病之一。

早在1986年,以王老带头的协和耳鼻喉科与呼吸内科合作开展了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研究,首创悬雍垂腭咽成形术。1996年,由王老带头的课题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诊断治疗的推广应用”获得教育部二等奖。

据王老介绍,当时做完手术的病人在短期(1-2年)内恢复较好,但有些瘢痕体质的病人,瘢痕化严重,鼻腔经常被堵住,导致呼吸不顺畅。在此情况之下,王老突发奇想,首创了“悬雍垂腭咽成形术”。令人惊喜的是,此方法术后疗效立竿见影,病人的呼吸顺畅了,打鼾症状也消失了,后期恢复越来越好,逐渐摆脱了鼾症的困扰。

当时,悬雍垂腭咽成形术的原理是在鼻内窥镜、手术显微镜的帮助下,进行呼吸道消炎、消肿和颌咽成形,从而较为彻底地去除包括腭帆间隙脂肪在内的咽腔阻塞,使咽腔的水平、垂直空间及腭后间隙显著扩大,又能再造并保留悬雍垂功能,适应范围广,对睡眠呼吸困难的病人效果显著。  

随着手术方法的不断改进以及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诊断与治疗,日益成熟。发展至今,悬雍垂腭咽成形术仍是睡眠打鼾综合症的有效治疗方法,而这一切还要得益于王老当初的前沿思考。

6

桑榆末景:爱好读书与散步

退休后,王老夫妇离开北京,定居夫人老家——江苏常州。

平日里,王老最喜看书、散步,时而陪夫人弹弹琴。退休后有一段时间里,王老热爱研究《福尔摩斯探案》,闲暇时余,还会跑去科室给学生们说上一段,十分有趣。

采访间隙,王老还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他在常州家中的新书柜,里面陈列了《三国志》《红楼梦》《说文解字》《水浒传》等中国古典小说及近代名家著作,每日阅读早已成为王老生活的一部分。最近,王老一直在读《三国志》,说起书中的人物,王老表示自己最欣赏曹操,“他有勇有谋、魄力十足,具有成大事者的风范!”

 

图6. 王老向编者介绍自己的书柜和夫人的琴

 

图7. 王老与夫人谢婉若合影

致后辈

 

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

采访期间,王老也多次提到了自己的学生,现任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主任高志强、副主任陈晓巍教授等,并对他们赞赏有加。现今,王老的学生已遍布全国,其中不乏行业内顶尖专家。面对恩师,高志强、陈晓巍教授都不约而同地提及: “协和的老师都对学生好,这是传统。因为从老爷子这边感受到无限的温暖,所以我们对学生也非常好,这就是传承的力量。”

 

图8. 高志强教授到家中看望王老,与王老及其夫人合影

作为兢兢业业一辈子的老前辈,王老也分享了他对年轻一代的期盼:“所谓‘天道酬勤’,专业上,年轻人一定要努力学习,一步一个脚印地扎实基本功,作为医生,技术过硬才是王道;其次呢,做人一定要讲诚信,对病人关心,对工作上心,用真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最后,在集体里,踏实做好自己的事,重视团队合作,团结友爱每一位同事”。

正如爱默生所言,“只要生命还可珍贵,医生这个职业就永远倍受崇拜”。

专家介绍:

 
 

 

王直中,男,出生于1926年,籍贯四川省乐山,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1946年就读于上海国立同济大学医学院,1951年9月毕业后任职于北京协和医院,现为北京协和医院著名的耳鼻咽喉科专家(已退休),一直从事耳鼻咽喉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在国内外耳鼻咽喉学界享有盛名。

曾担任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咽喉科主任,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会第四届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会第五、六届主任委员,《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主编,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五六十年代深入研究传导性耳聋和耳硬化症;七八十年代与内分泌科、神经外科一起书写“垂体瘤”手术切除的协和神奇;此外,还首创悬雍垂腭咽成型术,让睡眠呼吸暂停病人“舒服地自由呼吸”;成功研制国产单通道人工耳蜗,国内首先开展人工耳蜗植入术,让全聋病人从无声世界重回有声世界等,这些成果先后获得了国家和和卫生部科技成果奖。


采访编辑:杨璐璐 王仁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写作编辑:杨璐璐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特别鸣谢:感谢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廖莉莉、王嘉慧、董杰为本文成文提供的指导,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高志强主任、陈晓巍副主任、何光岚老师为本文成文提供的帮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