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肖臻:以学术为支点,助推中医药走向世界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从医初心,治病救人 

“我父母都是医护人员,所以我从小对医院有所了解,觉得医生是一份很神圣的职业。10岁时外祖母患肺癌过世,这对我造成很大的打击,促使我立志成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 

聊及职业选择,肖臻教授平和的语气里,流露了纯粹、赤诚的从医初心。

“我个人对古文感兴趣,基础比较好,众多因素激励我最终踏上学习中医的道路。”

于是,1986年从上海中医学院医疗专业毕业后,肖臻便进入附属龙华医院,师从上海中医儿科名家朱大年教授。其后,在中医儿科的临床、科研、教学兢兢业业20余载,以多年的从医经历践行着朴素的医者情怀。

挑起大梁,登高望远,寻求突破

2012年,挑起龙华医院的大梁,正式担任院长。

登高望远,履职5年以来,肖教授运用创新的管理思维和开拓意识,科学高效地运营着龙华医院,带领它完成了一次次进步与突破。这几年无论是论文数量还是成果表达,龙华医院在全国中医药机构中都是处于领先地位。龙华医院的品牌建设取得很大进展,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也得益于信息传播手段的丰富。

在肖教授看来,龙华今天的高度,是几代龙华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一种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厚积薄发的过程。在大家都在追求粗放型的管理和追求数量的同时,龙华比较早地注重临床研究和工作质量,所以能够一直处于比较领先的地位。

从医生到医院管理者角色切换

从医生到医院管理者角色的转换,会面临着更多的压力、责任、以及工作思维方式的碰撞。如何在两个角色的切换中找到共通点,抓准思维策略,采取行动,是一个关键点。肖教授从以下四个方面对此进行了阐述。

 “如果一个人能做一个好医生,那么做好管理并不难。一是总体谋划,医生对病人的整体疾病的判断过程中,需要全面的考虑,作为管理者也是这样。第二是思维缜密,医生相对来说逻辑思维非常强,针对各种症状他要有主要的判断方向,在管理工作中也是各种矛盾聚集在一起,怎么抓主要矛盾是关键。第三是果断决策,拯救病人的生命刻不容缓,医生行为风格应该是比较果断迅速,这也是对管理者的基本要求。第四是理论实践融合,医生要将医学理论作为指导,结合病人实际情况进行治疗,这也促使我从事管理工作以后去学习了许多管理知识,并在自己的工作中加以运用,最后总结出适合本单位的管理方法和经验。”

中医博大精深,传承与发扬是我们的使命

中医博大精深,几千年来为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医药的临床疗效不容置疑。

在肖教授看来,中医的传承与发扬是我们共同的使命。说到这, 他和我们分享了两个故事。

“我刚开始做住院医生在病房工作时的故事,有时门诊缺人手会让我去出诊。有一天突然接到了一封来信,是一位孩子妈妈写给我的,她的孩子反复呼吸道感染6个月,看了很多医生效果都不明显,在我一次诊疗后症状明显改善,但是因为我没有固定的出诊时间,她在门诊找不到我,就给我写了一封感谢信。作为一个年轻医生收到患儿家属的来信,得到他们的肯定,我觉得非常感动,增加了很多自信。那个孩子现在已经二十几岁了,我们两家也成为很好的朋友,病人对你的信任会促使你更加热爱自己的工作。”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我的老师朱大年教授,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朱老师是第五版中医儿科学教材的主编,现已去世,如果他还健在,或许会成为国医大师。我曾经正式拜朱老师为师,他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在跟诊抄方的过程中,发现他用方非常灵动,别具一格,就用心问他处方用药的原则,朱老师说,一是靠中医经典指导,二是靠个人心得感悟。朱老师的言传身教带给我的启发是,中医在学习经典的基础上,应该要多实践,多积累,形成自己的悟道或心得,才能更好地服务患者。”

更多内容,请查看AME对肖臻教授做的采访。

AME:以往做儿科临床医生的经历,对于您后来的医院管理工作有什么影响?

肖教授:第一,儿科又叫“哑科”,小孩一般是不会主动述说自己病情,病情的轻重是根据他的哭声、体检、反应等来综合判断,这段工作经历使我具有比较敏锐和细致的观察力与判断力。第二,儿科用药是按照每公斤体重来计算,需要“斤斤计较”,这使得我在管理工作中会比较精细化,对数字非常敏感。第三,我觉得儿科医生很有爱心,管理者也需要爱心,对员工和患者往往是给予正能量,比较宽容。

AME:龙华医院是中国最早建立的四大中医临床基地之一的医院,50余年来,医院坚持走名医、名科、名院的办院方向,已成为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全国著名中医医院、上海市三级甲等医院。回顾您与龙华医院相伴的30余年, 您觉得医院最大的变化体现在哪些方面? 

肖教授:龙华医院发展50多年,有许多事没有变。首先没有变的是我们在医疗资源最集中的上海中心城区的西南,仍然一直坚持以中医为我们的立院之本,走名科、名医、名院的发展之路。第二没有变的是在整个传承过程中,尊重知识,尊重老师,这种很浓的家庭氛围没有变。第三没有变的是龙华医院始终秉承公益性的办院方向。

变化的事情也有很多。一是院容院貌得到了极大的改观,尤其是2008年成为国家临床研究中心,硬件软件都得到提升,工作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第二个变化是更加注重内涵提升,从简单追求服务量转变到提升服务量的基础上追求工作质量,彰显三级甲等中医院发挥中医药治疗重大疑难疾病的特色优势,从具有临床疗效的大量病案中提炼出新的研究方向,注重临床和科研的结合。这几年无论是论文数量还是成果表达,龙华医院在全国中医药机构中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第三是龙华医院的品牌建设取得很大进展,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也得益于信息传播手段的丰富。这是几代龙华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一种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厚积薄发的过程。在大家都在追求粗放型的管理和追求数量的同时,龙华比较早地注重临床研究和工作质量,所以能够一直处于比较领先的地位。

AME:可否介绍一下龙华医院的发展情况和优势特色,以及长期以来医院在坚持中医特色、丰富内涵建设、注重临床研究等方面所做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就?

肖教授:龙华始终坚持以中医为我们的立院之本,发展思路比较鲜明的就是在建院之初我们就汇集了上海乃至江南的中医名家,我们尊称为“建院八老”。“建院八老”是当时社会上名闻遐迩的、有很多美誉度名医,如黄文东先生、石筱山先生、陆瘦燕先生、范新孚先生,顾伯华先生、丁济民先生、徐仲才先生和陈大年先生。他们当时都是上海中医学院第一任的各个学科或者教研室的主任,兼任了龙华医院的创科主任。第二个中医特色体现在我们比较注重对传统方法的吸收。1956年上海中医学院建立,当时全国有四所中医学院,对中医学的学习模式变成了学院的这种课堂式教学模式,而中医历代的传承是通过师承和跟师的模式。龙华医院在2001年的时候,率先在全国创立了“名中医工作室”,这种传承模式使得通过遴选的学生和我们的名医导师结对,通过这种结对,整理了名医导师的学术经验,总结归纳成学术理论,并进行了一些新药的研制开发,为医院临床科研的发展和学科建设奠定了基础。2014年中医药管理局在全国推广这种模式,现已成为同行公认的成功模式。第三个龙华医院的特点是规模不算大,到2013年才有1250张床位,但是中医特色非常鲜明,在每年370万左右的门诊量中,每天中药饮片的使用大概20吨左右,这个量在全国是最大的。大家知道中医传统的辨证论治方法,其体现就是汤剂和饮片的开发。此外,每年冬令膏方也是龙华的一张品牌,我们是1984年在全国率先进行膏方节的活动,推广具有中医特色的冬令进补模式。每年超过三万料的膏方,一人一方,辨证论治。另外名中医工作室对学术经验进行了总结的基础上,开发了一些新药,实现了科研成果转化,龙华的科研在全国中医界一直是最强的,2016全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包括中医和西医医院)位居第54位,是所有的中医医疗机构里面排名最高的,也高于一些上海乃至全国的西医医院。在香港艾力彼医院研究所医院排名上,龙华一直位居中医院排行榜的前五位,最好的成绩是全国第二,今年是全国第四。龙华医院注重科研成果及时与充分的表达,2010年以后我们获得了三个国家科技进步奖,其中以第一完成单位获得了两个二等奖,以第四完成单位获得了一个一等奖。从2013到2017年,龙华医院连续五年蝉联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在上海乃至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难能可贵的是,每年的科技进步一等奖还是由不同学科获得的,这更加显示了整个医院学科建设和科研实力的厚度。

AME:中国一流医院、一流学科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如何从量和质两方面,巩固和提升龙华医院的学科优势?您对于医院的未来展望/目标?

肖教授:首先要把一些成功模式进行复制,龙华是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是十六家基地中唯一一家承担两个重点病种(恶性肿瘤和骨退行性病)研究的单位,从2008到2016年,通过八年的临床研究,对这两个重点病种采取临床研究和科研的有机结合,都取得了系列研究成果,如中华医学奖一等奖颁给龙华脊柱病学科,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获得中华医学奖一等奖的中医学科。成功范例也在医院其他的学科加以推广,其他几个学科也拿到了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增强了我们的信心。

AME:在当今医疗形势下, 我们如何更好保持与发挥中医药特色,推动其走向国际?

肖教授:越是传统的越是现代的,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我们和国外的医学同道交流也很多,他们感兴趣的往往是最传统的、保留得最好的、最原始的东西。我们也经常听到国外同行的一些反应,他们认为在中国有些中医院的中医特质正在消失,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在中医学的发源地来履行我们的职责。

如何保持中医特色?首先应该坚持中医特色,第二是我们对一些危急重症的处理,专门设立像经典病方或者是完全使用经方治疗。可以在现代化的监测仪器下,用最传统、最经典的治疗方法来治疗西医难以解决的疾病,如反复的耐药感染、慢性心衰、晚期肿瘤患者等可以尝试用传统的中医药来治疗。转变大家觉得中医只能治慢性病的观念。通过中医治疗危急重症,可以用比较客观的、现代化的监测系统,以及急诊ICU作为治疗的保障基础。此外,中医最难以让现代理论解释的就是个性化太强,强调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等辨证论治的思想。我觉得有必要做标准化中医,成功的案例应该标准化,通过临床研究和大数据的手段来提取中医浩如烟海的经典与核心,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与国外同行交流,在国际杂志上发布我们的研究内容,是中医走向世界的关键的一步。

AME:您觉得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核心是什么?龙华医院是如何实践的?

肖教授: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探索性的工作,要求每个医院管理者了解现代化的管理理论和知识,并且在理事会的领导下履行职责,即院长是专职的医院管理者,这是对院长个人的要求和对整个医院管理的要求。我理解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有三个关键词,第一是规范化,第二是精细化,第三是科学化。规范化是指在现有法律法规的框架下,保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行使为人民服务的职责,并且在现有的制度安排下,能够保证医院正常的运行。精细化要求管理决策有依据,有评估,结果可控,并且在整个管理环节中,信息化的手段能跟上,数据是最小的点,通过一些管理软件的运用能达到精细化的要求。科学化是对医学发展的前沿和趋势的把握,对医院本质的了解,还有借鉴兄弟医院的一些经验和教训;整个决策过程是透明的,各个层面能够了解科学化的决策过程。

龙华医院一直在追求现代化的医院管理,不断地向世界上的先进医院管理接轨。龙华在全国中医院中率先进行了医院管理的JCI认证,目前JCI的模拟评审已经通过,明年的四五月份将进行正式认证。如果评审通过,那就是全国首家通过JCI的综合性中医医院。

AME:一流的学科离不开一流的人才,在吸引和留住人才方面,龙华有什么秘诀?

肖教授:吸引人才首先是筑巢引凤,人才竞争非常激烈,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开始吸引人才的是医院给予引进条件,能不能留住人才,是医院平台能让他发挥多少作用。在整个制度设计中,人才引进落地后,引进工作还没有结束,后续还要为人才开展工作创造很好的工作氛围,让人才有用武之地,有美好的未来职业发展空间。医院的发展与所引进的人才个人事业的发展结合在一起,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我们过去讲感情留人、待遇留人。我真正感觉还是平台留人,一时的待遇固然重要,但不是决定性,关键是平台能让他有所成就和发展。

AME:龙华医院与AME出版社合作创办LCM这本中医杂志的初衷和愿景?

肖教授:把LCM打造成一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权威的中医药学术刊物,以学术为支点,助推中医药走向世界。

AME:您对于年轻一代学习中医的期望和建议? 如何将中医更好地传承、发扬, 体现中医特色?

肖教授:我觉得年轻一代赶上了非常好的时代,因为中医药前所未有地得到了国家的重视,整个中医药发展的氛围非常好,他们应该把握难得的发展机遇期。其次,中医药的理论和实践,只有在中国大陆才能得到有机结合。即使在香港,中医诊所的医生是不能拿听诊器的,中医和西医是截然分开的。在中国大陆的医院可以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所以给了你许多实践的可能性,把自己想法得以实施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大有前途。另外,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能够更高效率地去学习,包括远程会诊,学术交流,电子化阅读,这些都是我们当初没有的。现在的年轻人思维非常活跃,但需要保持一定的定力,坚定自己的信仰。很多青年朋友对中医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让我们共同携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使得中医药事业屹立于世界医学之林,为全人类造福。

 

专家简介

 
 
 

 

肖臻,主任医师、研究员,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肖臻教授1986年上海中医学院医疗专业毕业,进入附属龙华医院从事中医儿科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师从上海中医儿科名家朱大年教授,2012年5月任龙华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2006年曾参加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组织的赴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管理培训,2010年完成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硕士(MPA)专业学位培养计划,获得公共管理硕士学位;2013年参加上海市医院高级领导力项目赴英国剑桥参加第四期培训。肖臻院长熟悉医院管理工作,具有较强的医院运营能力和开拓意识。

 
 

相关阅读

 


采访编辑:张哲宁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撰写编辑:钟珊珊 张哲宁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