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邓侃:鞍区肿瘤微创能手 观念创新病人为先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疾病MDT团队访谈

神经外科医生在外人眼中是一份“高大上”的职业,Doctor StrangeMonday Mornings等诸多影视作品都将神经外科医生设定为主角的职业。或许正因如此,这份职业多少透着一些遥不可及的神秘感。只有走上这条路的人,才能体会到它的不易——“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所走每一步容不得一丝马虎。

 

身为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垂体组一员,邓侃在这条路上走了近10年。他在鞍区肿瘤的微创技术和临床带教两方面均有不俗的表现,年纪轻轻,就被评为协和医院“十大微创技术能手”,并且连续六年被评为协和医院优秀临床带教老师。在他看来,医生看的虽然是病,但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此,应万事以病人为先,为病人提供最适宜的治疗,才是医生的首要目标。

适合从医 乐在其中

在讲述自己从医经历时,邓侃用了一句“天生适合当医生”评价自己。

实际上,邓侃并非医学世家出身,踏上医学之路,缘于中学参加的一场夏令营活动。当时,一名同学的手意外被玻璃划破,出血不止,一般孩子遇见这种情况,早就吓傻了,而小小年纪的邓侃却下意识地找了条干净毛巾,迅速将伤口捂住,并陪同学一起去医院。在医生缝合伤口时,他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对如何缝合产生了兴趣。同时,这个经历也令他深深感受到,医生是一个可以帮助别人的职业,学医的念头悄然而生。

高考前夕,当医生的表姐曾劝诫邓侃,不要学医,太累了,但他没听劝。直到进入医学院,他才切身体会到表姐说的“累”。“我们需要在一学期内,读完摞起来近1米高的书。”邓侃边说边比划,虽然是很艰辛的学习过程,他却将之描述得趣味横生,“为了方便我们自习,那时候有几个教室24小时开放,但常年有人‘守’在那儿,可难占到位置了。”

“解剖”是邓侃最为热衷的一门课程,“我的志向就是当一名外科医生,毕竟是男孩子,想操刀、靠自己的双手解救患者的病痛。”当初,放在邓侃面前的选择有很多,包括普外科、胸外科、心脏外科、泌尿外科、骨科等等,而他之所以选择神经外科,是因为神经外科更加神秘,更加富有挑战性。“即使放到现在,大脑未知的东西也是最多的,可开拓的空间更大。”

令邓侃没想到的是,到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报到的第1天,他就接受了一场“震撼教育”。当天下午3点,一名昏迷的7岁患儿被送进急诊抢救,影像检查显示,患儿脑部肿瘤直径已达到4 cm,情况非常危急,必须马上手术。科室相关人员全部行动起来,手术一直到凌晨才结束。邓侃第一次感受到,“这就是神经外科的节奏”。

当邓侃进入神经外科团队后,对这种节奏更是有了深刻体会。他曾经一周4天没回家,“白天做常规手术,晚上做急诊手术,4天一共做了5台常规手术、4台急诊手术,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匆忙睡一会儿,早上起来继续干活。”周四晚上一到家,他整个人就累瘫了。

虽然很忙很辛苦,邓侃却很喜欢在神经外科的日子,一是团队气氛很好,大家很团结,二是能够趁年轻多学点东西,三是有机会参与手术。“神经外科患者病情重、手术风险高,要求整个团队无私投入,互相帮忙,也正因如此,大家建立了‘革命友谊’,上级对下级就像家长一样。”邓侃说。

千锤百炼 精益求精

 

图1. 手术中的邓侃

垂体瘤是鞍区肿瘤的一种,若将头颅比喻成一颗皮球,鞍区的位置就相当于皮球的球心,位置深在,手术难度不言而喻。

垂体瘤手术主要分两种方式,一种是开颅手术,必须经过正常的脑组织,术后创伤会比较大。另一种则是经口鼻蝶窦入路的微创手术,自1978年协和医院做了全国第一例经口鼻蝶窦显微外科垂体瘤切除手术后,几十年下来,该技术已发展成熟,并得到广泛使用。

邓侃将“经口鼻蝶窦入路”形象地比喻为“虫洞”。鼻腔的最深处,刚好跟垂体的区域是相通的,这就令手术可以不再经过大脑,直接触及垂体。就像宇宙中连接两个不同时空的隧道,大幅缩短距离的同时,将损伤降到最低。

为了将手术技术修炼纯熟,邓侃曾“脱产”半年,在实验室做标本解剖训练。对于邓侃来说,这段时间是“痛并快乐着的”。为了防止标本腐坏,解剖室在寒冷的冬天也不能开空调,邓侃只能穿着厚重的棉服在显微镜下练习操作。由于浸泡标本的防腐剂具有挥发性和刺激性,长期身处其中,邓侃患上支气管炎,整整咳了两周黄痰。

但相应地,邓侃可以在这半年里,不出门诊,不用担心病房里的患者,一心扎在解剖学习中。每天在显微镜下细致观察大脑解剖结构,并且拍照留存。时至今日,这些解剖知识已经彻底与他的思维融为一体。每做一台手术,他脑中就会浮现出一幅画面,解剖结构、细节均历历在目。

大约十年前,神经内镜技术被引进中国,协和是最早使用该技术的先驱之一。当时,邓侃刚加入神经外科没多久,就被派往奥地利、意大利、德国等地学习神经内镜技术,参加内镜的学习班,他十分感激王任直主任的知遇之恩。目前,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每年鞍区肿瘤的手术量约800多例,邓侃或主刀或当助手,一年手术量算下来,将近200例。

在临床经验的积累过程中,邓侃对经鼻颅底重建方法进行了改良。经鼻颅底重建技术一直是神经外科关注的热点,因为视野狭窄、操作不便,术后脑脊液鼻漏出现率居高不下。脑脊液鼻漏可能导致严重颅内感染、高烧、癫痫发作、甚至危及生命。而邓侃改良的“脂肪浴缸塞法”,是将患者自体脂肪组织送入硬膜内,形成塞子并堵住瘘口,其优点在于脂肪不易脱落,能够有效防止位移。该方法使脑脊液鼻漏出现的几率从2013年的5%~10%,下降到2016的3.22%,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凭借不俗的表现,2015年,邓侃被授予协和医院“十大微创技术能手”称号。

重视病人 病人为先

Grey's Anatomy中有一句经典台词:To stop thinking like a surgeon,and remember what it means to think like a human being.(停止像外科医生那样思考,别忘了像人类那样思考意味着什么。)这句话如实反映了邓侃的心境。在他看来,治病救人四字,医生看的虽然是病,但面对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一张片子、一份检查报告,一定要根据患者各方面综合情况决定下一步治疗。

曾经有一位患者,在外院被诊断为垂体瘤,辗转到协和求医。患者全身水肿,易感疲倦,激素检查显示甲状腺素水平低。但奇怪的是,若是垂体瘤导致的甲状腺素分泌异常,患者促甲状腺激素水平应该很低,检查反而显示,患者促甲状腺激素水平超高。同时,影像学检查发现,患者虽然垂体直径超过了1 cm,但表现为一种均匀的增生,而不是肿瘤性的强化。故而,邓侃判断,患者只是得了甲状腺炎,而并非垂体瘤。被告知该诊断后,患者的恐慌情绪瞬间被一种巨大的惊喜所取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误诊?邓侃解释,垂体与甲状腺的关系就像“处长”和“科长”,“处长”会影响“科长”,“科长”出了问题,也会反过来影响到“处长”。实际上,患者因甲状腺炎导致细胞坏死,甲状腺素分泌减少,进而甲状腺功能出现异常。垂体作为“处长”,当察觉到“科长”不干活时,就会不断发号施令,大量分泌促甲状腺激素,这就导致自身出现增生肥厚,这种增生有时会超过1 cm,甚至达到2 cm,就像垂体瘤一样,才会被误诊。确诊后,邓侃给患者补了3个月甲状腺素,所有症状都得到了缓解。“处长”发现“科长”又开始工作了,就没必要再发号施令,垂体的增生自然也就消失了。

邓侃说:“作为一名外科医生,一定要知道什么时候不做手术,才能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手术。首先要把病看明白了,才能将病治好。”垂体疾病是一个综合的疾病,它要求外科医生不能只是外科医生,还得是内分泌科医生,放射科医生……要具备综合、全面的知识。

“我是通过协和MDT成长起来的。”作为神经外科垂体组一员,邓侃深受协和垂体疾病协作组熏陶,在MDT团队中,他学会如何分辨激素,鉴别垂体疾病。“MDT团队中这么多老专家,每周的疑难病会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课堂,我能够在其中不断汲取知识,形成自己的理念。”

在这里,邓侃亲眼目睹在外院被误诊,切掉垂体的患者,整个垂体功能低下,需要终身服药,生活质量极差;同时,他也目睹了更多患者在这里得到正确的诊断,病愈后与正常人无异。令他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金自孟教授曾说过一句话:“垂体增大不一定都是疾病,有可能是生理自然现象,一定要结合病人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孩子,身体所有器官都在发育,垂体激素分泌比常人旺盛,体积自然会增大。作为医生,需要在临床中不断思考鉴别,当邓侃遇到凭自己的经验不足以下诊断的患者时,就会拿到MDT上去讨论。

邓侃说:“用不做手术的方式就把病人治好了,对于外科医生来说也是一种成就感。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外科医生最难的不是做手术,而是学会什么时候停下来。有时候这个抉择很微妙,可能我这一辈子都需要学习如何停下来。”

提携后辈 春风化雨

 

图2. 2017年邓侃获协和医院院级优秀教师

临床医生之外,邓侃目前也是一名老师,学生来源主要是实习生和规培生。每当面对学生时,他都感到由衷开心:一来可以启发学生的兴趣,二来可以教会他们方法,并且提供实践机会。

邓侃不喜欢枯燥的知识灌输。在他看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师应该做的,是启迪学生兴趣,教会学生学习方法,这样可以令学生受益一辈子。所以,他会时不时推荐与神经外科医生相关的影视作品给学生看;会带他的学生参与手术的切皮和缝合,并将最后一步收官工作留给学生来完成,目的在于给予学生成就感。“疾病治疗的方法变化很快,医生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学习,所以,重要的是自学的能力和态度。”邓侃说。

据了解,邓侃连续6年被评为协和医院的优秀临床带教老师,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员工,2017年也被评为院级优秀教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曹雪涛院长主持的协和医科大学毕业生座谈会上,邓侃受到了高度赞扬。

除了教学之外,邓侃也参与了很多书籍编写。他是4册《Youmans神经科学》中其中1册的副主编,《垂体腺瘤图谱》一书中的很多图片,都是他在国外学习内镜技术期间所拍摄。邓侃说:“王任直主任主持编译书籍,为的是让更多医生获益,身为科里年轻人,能够参与其中,我感到非常荣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让我看得更远。”

 

图3. 邓侃上电视节目《最强大夫》讲科普

繁忙的工作之余,邓侃也曾上《最强大夫》《养生堂》等电视节目分享医学知识;对于互联网医疗,他能侃侃而谈,对于任何能为医疗带来改变的新科技,他都不抗拒。“医生本身就是需要不断学习的一个职业,只要能够给病人带来更好的疗效、更方便的就医体验,我们都不该抗拒。”

闲暇之时,邓侃喜欢骑马、滑雪、打羽毛球,这些小爱好除了能够调剂身心,也让他拥有更好的身体状态面对工作。“管理好自己的身体,才能管理好人生。病人不会放心把自己交给一个状态还不如他的医生的。”邓侃说。曾有患者表示,每次在医院走廊里碰到,邓侃都会很有朝气地主动和他打招呼,这令他心中格外温暖。

 

图4. 邓侃(左一)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成立60周年晚会

 

专家简介

 
 
 

 

邓侃,副主任医师。擅长鞍区肿瘤、颅底及交界区肿瘤、脑血管病、后颅窝肿瘤的诊治,熟练使用神经内镜、术中MRI、导航、多普勒等微创技术,至今已参与完成超过1500例鞍区肿瘤的手术、神经内镜手术逾800例。2010年,他曾分别前往奥地利维也纳,意大利那不勒斯、米兰,学习经鼻神经内镜颅底显微手术操作;2013年前往德国纽伦堡参加垂体疾病手术治疗高级研修班。曾参与编写《垂体腺瘤手术图谱》,参与翻译《神经外科学》《YOUMAN’s神经外科学》。

推荐阅读:

 
  1. 悬壶济世内分泌 仁心仁术陆召麟

  2. 张以文:协和妇科内分泌学科发展见证人

  3. 周觉初:遇见放疗,相守一生

  4. 金自孟:鞠躬尽瘁内分泌  博闻多识随境缘

  5. 薪火传承,只为“看见”垂体瘤(艾凤荣回忆恩师劳远琇)

  6. 张涛:疑难杂症,意识先行

  7. 罗爱伦:一心一意为麻醉,一生一世协和人

  8. 任祖渊:医者不惑,“刀”手仁心

  9. 何家琳:与协和放疗科共沉浮的日子

  10. 苏长保:半生神外手术刀 一世大爱协和人

  11. 钟勇,“智情德意立”全面发展

  12. 张福泉:有容乃大,大欲则刚

  13. 郁琦:协和人协和特色

  14. 黄宇光:让世界看见中国麻醉

  15. 陈杰:40载病理人生 显微镜中徜徉

  16. 王任直:患者是一切问题的起点和终点

  17. 幸兵:争做神经内分泌肿瘤领域专家

  18. 钟定荣:一个病理医生的职责

  19. 冯逢:技术创新,临床协作,服务患者

  20. “医疗信息化拓荒者”李包罗: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21. 张晓波:以学之技,解患之苦——放射科的孺子牛

  22. 连伟:大医精诚,仁心仁术

  23. 朱朝晖:在路上,或突破,或超越

  24. 邓成艳:专注做好一件事

  25. 姚勇:医路人生 一路无悔

  26. 高志强:赤诚仁心 践行传承协和精神

  27. 连欣:探究放疗 做博学仁爱放疗人

  28. 冯铭:发扬协和优良传统,规范垂体疾病诊疗

  29. 包新杰:神经外科医生,我毕生敬仰的职业

 


采写编辑:施童伦 高晨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