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遇见,艾滋病疫苗背后的盖茨基金会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陈雨欣
关键词:

这篇文章属于“访学故事”里的边缘故事,其内容并没有和我们设立的框架有所关联,却极好地贴合本书主编顾兵老师的一句话:“行业发展,匹夫有责!或者我们暂时还不能在某个专业全面超过欧美,但是我们也要努力在一些分支上崛起,要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决心与魄力!”这位曾经在美国读博士的陈雨欣老师遇见了另一方推动医疗行业的力量——盖茨基金会,被商界巨头对医学的重视与尊重所触动。是的,行业发展,匹夫有责。相信这些小见闻终将因交流而擦出火花,因传播而蔚然成风。

走进盖茨基金会——催化式新慈善

西雅图是我最爱的美国城市,没有之一。它不仅是文艺电影sleepless in Seattle(西雅图未眠之夜)、医务剧《实习医生格蕾》的拍摄地,是星巴克、微软、波英公司总部所在地,同时更重要的是,这里坐落着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总部。

1、盖茨基金会的由来

1994年,比尔·盖茨先生的父亲,老盖茨先生,西雅图当地很有声望的律师,一直都在劝说盖茨先生成立一个小型的慈善基金会。2000年,比尔·盖茨及其妻子梅琳达·盖茨正式成立这个基金会。2006年,由于巴菲特先生非常认可盖茨先生和盖茨夫人的理念,所以慷慨解囊,把他一大部分的资产,约219亿美元都贡献给了盖茨基金会。盖茨基金会目前总资产大约在400亿美金左右。

谁也想不到,在20余年后,当初老盖茨先生提出的一个“小型的慈善基金会”的建议竟然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公益组织,致力于利用科技创新推动全球健康、全球经济发展和美国本土的教育工作这三个主要任务。确实,盖茨基金会的理念即相信所有的生命价值都是平等的,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 

盖茨基金会的新总部建立于2011年,与西雅图著名的地标“太空针”隔街相望。它由两栋长得一模一样的六层楼组成,最多可容纳1500人。基金会接待大厅中的图腾柱由员工和合作伙伴捐赠的毯子制作而成。每个毯子都是一个故事,每个毯子上的卡片都记录着一段美好的回忆。

▲盖茨基金会俯瞰图,与“太空针”隔街相望(来源:网络)

▲盖茨基金会总部的标识

▲基金会接待大厅中的图腾柱由每个有故事的毯子组成

除了西雅图本部外,盖茨基金会在全球不同的国家都有办公室,也各自有着不同的使命。在中国,盖茨基金会的初衷是帮助中国加快实现自身的一些重大健康和发展领域的目标,比如艾滋病、结核病等。但是自2013年开始,基金会在帮助中国应对自身挑战的同时,更多考虑的是如何让中国能够进一步帮助世界。盖茨基金会致力于推动中国成为全球健康和发展的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促进中国的公共和私营组织发挥资源、技术和政策优势,在世界范围应对卫生和发展方面的挑战。近年来,盖茨基金会和中国自然基金委共同启动了中国大挑战的项目,以便中国科学家也能有机会参与解决全球问题,其中每个项目最多可以获得100万元的资助;另外,盖茨基金会也和国内知名高校联合成立了“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帮助中国科学家进一步将象牙塔里的研究转化为可实际应用的产品,从而进一步为影响发展中国家的重大疾病问题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2、催化式的慈善 (catalytic philanthropists)

基金会的核心工作理念是催化式慈善,即利用基金会资源,撬动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投资于政府和企业无法负担却又能产生巨大影响的解决方案。传统的慈善事业方式总体分为两种,一是直接捐钱、物资、人力等,比如在灾难后捐赠救灾物资、建立希望小学、支教等;二是战略性慈善,需要大量的学术组织和社会团体参与,进行社会调查,报道采访,进而了解事实、收集证据、吸引社会关注和共鸣。

盖茨基金会则打破了传统的慈善形式,基金会内部人称为“催化式的慈善”,重点在于驱动系统性的变革。这就需要,一是多方参与,包括来自公共领域、私营领域和社会领域不同利益相关方的跨领域合作;二是注重慈善的杠杆效应,通过激励机制让慈善投入获得更大的效益。虽然盖茨基金会是全世界最大的基金会,每年的捐赠额达40亿美元,但是在全人类的巨大苦难面前,再多的捐赠也是车水杯薪。因此,盖茨基金会在一开始投入的资金,更多的是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从而去吸引更多的资源汇聚到同一个平台和渠道中,从而真正发挥作用,并解决问题。

以我比较熟悉的艾滋病疫苗为例。

之所以盖茨基金会对艾滋病疫苗如此的重视,是源于1998年一次宴会上,盖茨先生问当时IAVI的CEO Seth Berkley:“在阻止艾滋病的道路上,哪个领域最需要财力的支持?”Berkely回答说,“疫苗是阻止艾滋病的最大希望。”随后在详细了解了艾滋病疫苗研究后,盖茨先生便确定其基金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加强投入艾滋病疫苗的研发力度。

2001年,盖茨基金会宣布将捐献1亿美元给国际AIDS疫苗组织 the International AIDS Vaccine Initiative (IAVI)。持续5年的资助将帮助这个来自纽约的非赢利组织开展三项最有希望成功的艾滋病疫苗的临床研究。这对于曾经一蹶不振的艾滋病疫苗领域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Berkley先生后来回忆道,当时盖茨基金会对艾滋病疫苗投入的大手笔让他们很吃惊,但是这同时也给予了他们能力去和拥有研发和生产能力却不愿意投入资金的药企进行谈判,同时也让他们有机会开展一些高风险的疫苗研发项目。有了盖茨基金会捐献的1亿美元作为种子基金,IAVI随后将通过从药企、政府等多方组织获得的更多支持,总计8亿美元,都投入到了艾滋病疫苗研究中。

在艾滋病疫苗的历史上,目前仅做过3次大型临床三期试验。VaxGen的AIDSVax通过重组HIV蛋白来诱导人体产生针对HIV包膜蛋白的抗体,以获得保护。然而,1988年和1999年,该疫苗分别在北美以及泰国的高危人群进行了临床试验,然而该疫苗并没有体现出有效的保护性。2004年,在默克公司、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性疾病研究所(NIAID)及一个名为HIV疫苗联盟的学术机构组成团队开展的STEP全球V520艾滋病疫苗人体试验。由于该疫苗在灵长类动物中的良好表现,这项研究曾被认为极有可能成功。然而,2007年的中期数据提示,该疫苗既无法保护志愿者免遭致命病毒的感染,也不能减少HIV感染者体内的病毒载量。而某些受试者在接种了艾滋病疫苗后变得更容易感染HIV. 这无疑对艾滋病领域是一大重创。V520后续的临床试验也被立刻叫停。

与此同时,2009年研究员公布了在泰国进行超过一万人的受试者参与的RV144临床试验,结果表明,RV144采用的ALVAC初免-ADISVAX加强组合疫苗的方案安全性良好,同时能降低感染艾滋病病毒31.2%的风险。尽管这个结果依然不尽人意,但是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艾滋病疫苗的胜利。目前,艾滋病疫苗领域已经寻找到了该组合疫苗能有效诱导机体产生的保护性抗体,并试图优化现有疫苗,试图扩大对人群的保护性。

尽管距离真正可以广泛应用的艾滋病疫苗的道路上充满了荆棘和苦难,在资金支持、政策制定、药企、高校研发机构等多方组织的共同努力下,人们对艾滋病病毒和机体的免疫系统了解的不断深入。这个领域内的大部分科学家们乐观地相信,可见的未来会出现能大幅降低全球艾滋病感染率的安全有效的疫苗。

3、与基金会的近距离接触

在艾滋病疫苗领域,盖茨基金每年会选择出几个领域内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号召全世界科学家参与,集思广益,头脑风暴。与美国卫生研究院(NIH)基金或者是国内的过自然评审不同,盖茨基金会在决策是否资助项目时,更多的是通过一种非正式的形式,一种更注重个人长期在业界的关系网络,而不是仅以同行评审为基础的透明化过程。这意味着基金会更倾向于资助那些他们认为在这个领域内长期有声望、并在技术上有希望能获得重大突破的专家。在评审过程中,盖茨基金会聘请了工业界颇有经验的高层进行作为项目导师,选择他们认为有希望的项目,并监督、协助项目的完成。

我跟随我的导师也曾有幸参与过从写标书、项目评审、到项目实施的全过程。我们当时携手药企,利用其基因改造过的酵母菌株可以生产出具有特殊糖基化修饰的病毒包膜蛋白,并将在动物上进行验证新型抗原,研究抗原糖基化形式的改变是否可以诱导更有效的针对艾滋病病毒的保护抗体,以提高疫苗的有效性。当时我们的项目主管是来自工业界的一位前科学家,在疫苗领域很有经验,退休后,她便在基金会任职,协助基金会决策项目的资助。在提交标书后不久,她就与我们进行了电话会议。她首先表示很喜欢我们的项目,不断强调她对改造抗原的糖基化这个想法感到非常兴奋。由于盖茨基金会要求所有的受资助者公开他们的试验数据,并共享资源。一旦受资助者的想法被证实可行后,就需要放弃专利,并将研究成果免费提供给基金会 。因此,她也担心默克作为药企,对于其核心技术-基因改造过的酵母菌株-是否愿意共享表示担忧。在一一回答完她的问题后并提交了修改后的标书后,她表示很满意,并提出会积极推荐我们的项目。很快,我们便得到通知,获得了盖茨基金会为期3年670万美元的资助。其实,这仅仅是在盖茨基金会中一个金额较小的项目,然而对于从事艾滋病疫苗的科学家来说却是一件大事。为此,我们学校还为我们实验室特地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功会,这也足以看出学校对于盖茨基金会资助项目的重视。

当然,资助仅仅是一个项目的开始,盖茨基金会非常重视和科学家们共同完成预期的目标,并在必要的时刻给予资源上的帮助。我们的项目由于有学校、药企等多方的参与,每个月我们多方都会召开电话会议,讨论项目的进展和下个月的工作安排。而基金会方面的项目导师也积极要求加入我们每个月的电话会议,一方面是考察我们项目的进度,一方面也是希望积极提供必要的资源和帮助。每半年,我们都需要提供文字版的进度汇报;同时,我们的项目导师,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以及艾滋病疫苗领域的三位专家也会共同来到我们实验室现场,聆听我们的项目进展汇报,对我们的项目预期目标进行严格的考核和评价。只有每一年度的考核通过后,基金会才能继续拨款。同时,我们也必须将我们的实验数据上传至公共系统中,这样所有的受资助者才可以从大家最新的研究成果受到启发。正是基金会内部这种严格的监督项目进展、详尽评估项目成果、试验数据共享的机制才让有限的资源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盖茨基金会能够提供的,不仅是财力的资助,同时它也是一块磁石,无时不刻不在凝聚着当今某个科学领域内有潜力的科学家和合作者,在这样一个良好的平台去进行深度合作。每一年,盖茨基金会都会举办一次艾滋病疫苗主题的年会,只有受资助的团队能够拿到入场券,这也就是说,只有得到盖茨基金会认可的科学家团队,才可能参加这个VIP俱乐部的年会。在每年的年会中,大家会畅谈自己项目的进展,或者新的想法,同时盖茨基金会也积极促进让有可能合作的、目标类似的科学家坐在一起,在讨论中碰撞出火花,在合作中共同进步。

对于每天泡在实验室里的实验狗来说,我最期待的就是到西雅图参加盖茨基金会的艾滋病疫苗年会。2011年,由于基金会不久前刚搬进上面所说的盖茨基金会总部,工作人员很兴奋地带领我们参观了他们的新家,同时向我们详细阐述了他们的工作理念。盖茨的父亲也到场致辞,感谢科学家们在艾滋病疫苗这个大挑战中持续不断、永不放弃的努力。2012年,盖茨先生也亲自到场演讲。他穿着非常简单,也很平易近人,说是演讲,其实更像是和老朋友聊聊天。他谈了谈最近读的几本新书的感悟,聊了聊对美国政治对科学资助的担忧,又以计算机人独特的视角阐述了他对研发有效的艾滋病疫苗的急需解决的难点的理解。让我很惊讶的是,盖茨先生并不是仅仅出钱,他确实对我们每一项入选的基金项目有过仔细的研究,对于艾滋病疫苗这个小而专的领域中新的术语和科学家的名字们也是顺手拈来。这样的年会,不仅促进了科学家之间的交流,也让大家对基金会的工作理念更加地感同身受,并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项目的开展中去。

4、结语

我毕业后曾经最想工作的地方之一就是盖茨基金会,可惜当时并没有合适的岗位。如今,我奋斗在国内临床一线,从事临床研究,也是为了延续那个愿景,为那些因为传染病而遭受疾苦的人们寻找减少病痛、死亡的希望。近距离地接触和参与美国的公益事业,给我的带来的震撼很大。在成功的光环与名利的驱动下,很多人成为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然而在这里,一位科技“大佬”却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在人生早年获得了所谓的成功后,却愿意从零开始,利用自己的财富、资源和爱心为全人类最基本的生活权利而努力。

在中国,我们也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参与公益事业的人,小到个人——“巴东村官”陈行甲离开官场后投身于国内公益事业,大到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五年内将投入100个亿帮助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相信中国的公益事业会越来越好,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将有更多的渠道参与、投入到公益事业中来。

最后用盖茨先生的话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最有价值的投资,是为别人的福祉而投资。

作者信息:陈雨欣,南京鼓楼医院

相关作品:《在美国读博士的日子》

 访学路上,你想说什么?

《访学故事》编委招募中:本书将分为出国准备篇、访学篇、回国就业篇进行编撰,把你的所见所闻所想以“故事”的形式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吧!为行业发展做一些贡献,为准备到海外访学的后来人给一点实实在在的建议。

点击下图了解更多招募详情

访学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江苇妍 严斯瀛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