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连欣:探究放疗 做博学仁爱放疗人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疾病MDT团队访谈

夏日的午后,火热的太阳照在北京协和医院老楼。位于老楼0层的放疗科,古老的楼道里挤满了老老少少的候诊者,据连欣医生后来介绍,很多病人是从其他医院转诊过来的。笔者换鞋入内,从诊室看到连欣医生,“马上回来!”连欣医生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便疾步走进治疗机房。

忙碌,是放疗科的一种常态,为保证患者治疗,自2000年以来放疗科诊治患者日益增多,今年更是达到每日治疗人数超过400例,放疗科工作人员加班到凌晨是家常便饭。忙碌的工作使放疗科医生养成了做事麻利的习惯,“放疗科的女医生没有人打扮,甚至都很少穿裙子。全心扑在了病人的治疗上。”连医生说。

连欣说,在放疗科,面对很多肿瘤患者,会经常感到力不从心。纵使尽心去治疗,也无法挽救回患者的生命,更能体会到特鲁多医生墓志铭“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的深刻内涵。因此,在连欣医生的脸上,总是挂满笑意,这笑容,是化解病人紧张和焦虑的“溶剂”,更是对患者莫大的安慰。 

 

图1. 采访中的连欣医生

1

走进协和放疗科

2003年,连欣从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成为北京协和医院放疗科的一名医生。时至今日,连欣已在协和放疗科工作了14年,成为科室的中坚力量。

北京协和医院在建院时就成立了放射线科,包括X线诊断和放射治疗两个部门。据记载,1925年,孙中山先生曾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放射治疗。1985年,在胡懋华教授的支持下,周觉初教授力担重担,成立了独立的放射治疗科。 

“协和医院作为顶尖综合医院,具有资源优势,各科室都有较强的实力,科室间协作密切,对于情况复杂或危重症的病人,能够给予最优质的治疗。”连欣介绍,也因此吸引了全国的病人前来就诊。“我们经常接到一些曾在肿瘤专科医院就诊,但有较多、较复杂的内科合并症的肿瘤病人,他们的病情诊治起来更加复杂,对于很多病人来说,协和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良性病放疗是协和放疗科一个特色。连欣指出,肿瘤专科医院一般不收治良性病做放疗的病人。垂体瘤作为一种良性肿瘤,协和医院放疗科很早便开始探索其治疗方法。除垂体瘤外,甲状腺突眼症、瘢痕疙瘩等良性病也可通过放疗来治疗。

在刚成为放疗医生不久,连欣就感受到了放疗的神奇。工作2年后接诊的一位病人令他至今难忘。那是2005年,医院来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藏族年轻病人,被诊断为颅内生殖细胞瘤,病情十分危急。“一开始我去会诊的时候,病人已经没有了意识,需要借助呼吸机来呼吸。”连欣说,“生殖细胞瘤对放疗特别敏感,放疗的效果很好,当时我们一边捏着‘皮球’(简易呼吸器,形状类似皮球)帮助病人呼吸,一边把他接过来做放疗。”

放疗后,病人病情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改善,从开始靠捏着“皮球”呼吸、被平车推着运送过来,到几天后不再需要捏“皮球”,意识逐渐恢复,再到平车改为轮椅,直到治疗结束时,完全恢复了正常状态。“能把如此危重的病人治好,当时我就觉得放疗非常神奇。后来的实践发现,这样的病例在协和并不少见。这种疾病的患者,不管病情有多重,我们都会鼓励他坚持治疗,大多数最终都能有好的结果。”连欣说。

“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协和精神,体现在每个忙碌的日常工作中。“放疗是个良心行业,放疗通过射线治疗,照进去的位置、剂量等看不见摸不着,全凭质量控制和工作人员的责任心来保证。”连欣介绍,放疗科自建科起就把质量控制放在第一位,一代代的放疗人严把放疗关,严管质量控制。如对加速器的检查,其他医院可能1周或1个月检查1次,而“日检”是协和放疗科一直以来坚持做的工作。

 

图2. 日常诊疗

2

垂体疾病MDT模式下的放疗

北京协和医院作为国家卫生计生委指定的全国疑难重症诊治指导中心,“多科协作发挥综合优势”是最突出的特色。如垂体疾病的多学科协作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历史,如今还专门开设了垂体疾病疑难会诊中心,由神经外科、内分泌科、放射科、眼科、放疗科、妇科内分泌等科室共同参与讨论。疑难会诊中心的成立,整合了多学科资源,有效开展跨学科协作诊疗活动,为中国疑难病患者提供高水平诊疗和优质服务。

自从开设垂体疾病疑难会诊中心以来,连欣便一直参与其中。“以前病人看病,需要辗转几个科室,花费很大的精力。病人对于不同科室医生的意见,很多时候不能清晰完整地传达。而垂体疾病疑难会诊中心为病人提供了多学科专家的会诊意见,同时也为医生间的相互交流、信息传递提供了便利。”连欣说。

参与会诊后,连欣也学习到了很多其他学科的知识,丰富了自己的知识面,这对于日后自己工作的开展也有很大的帮助。

 

图3. 垂体疾病疑难会诊中,连欣医生与多学科医生讨论

连欣介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放疗是垂体瘤常用的治疗手段。那时由于手术难度大,风险高,很多确诊的病人首选放疗治疗。而如今,垂体瘤手术大多采用微创手术治疗,很安全,手术用时短,成为垂体瘤的首选治疗方案,放疗“退居二线”。但是,放疗也具备自身的优势。对于部分无法通过外科手术切除干净、达到完全缓解的垂体瘤,放疗可作为手术后的辅助治疗。协和医院垂体疾病疑难会诊中心作为全国疑难垂体疾病聚集的地方,遇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连欣介绍,对于无功能垂体瘤,放疗的目的主要是控制肿瘤增长,这种效果能达到90%以上,但对于功能性的垂体瘤引起的肢端肥大症或库欣病,放疗的目的除了控制肿瘤增长外,还要抑制肿瘤过剩的激素分泌功能,力求把激素水平降到正常。

放疗可能导致一些短期或长期并发症。垂体瘤放疗短期并发症很少见,由于照射范围局限,在放疗期间病人很少出现不舒服的情况,也很少有病人因出现并发症不能完成治疗。而垂体功能低下是放疗最主要的长期并发症,很多年轻女性患者担心会因此导致无法生育,往往不愿进行放疗。“实际上,不进行放疗,患者激素水平升高的危害要远远大于垂体功能低下的危害。所以一定要把过高的激素水平控制住,而后再慢慢解决其他的问题。在这方面,患者教育也是医生的重要工作。”连欣说。

有了多学科的协作,病人便能得到全方位的管理,患者便无须为垂体功能低下而担忧。对于放疗或垂体瘤本身引起的垂体功能低下等问题,妇科内分泌可在很大程度上为病人解决“无法生育”的后顾之忧,内分泌科也可通过激素替代治疗,保证病人的长期生活质量。

“我们也会接诊一些需要放疗的儿童青少年病人,对于成年人,放疗没有太多顾忌,而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我们会担心放疗后出现生长发育或认知功能受影响等情况。”连欣解释,儿童的放疗,其照射剂量和耐受剂量跟成人是有区别的。但是他也指出,年龄不是首要考虑的因素,还要看疾病本身。如果是恶性疾病,便不能等,需要立即治疗;如果是良性疾病,可以先通过其手段治疗,等到孩子大一点再进行放疗,并发症发生率会降低,对生长发育的影响也会降低。

此外,连欣强调,对于放疗并发症的处理,应以预防为主,要在开始放疗前,进行详细的评估,制定好治疗方案。通过多学科的讨论,为病人提供最佳的治疗。除了保证治疗效果,还要保证病人的生活质量。

3

放疗的进展及未来

连欣介绍,目前垂体瘤的放疗治疗有两种主流方式,一种是立体定向放疗,如伽玛刀,另一种是常规放疗(即分次放疗)。他强调,若想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一定要严格把握放疗的适应证。特别是伽玛刀这种立体定向的治疗,一定要选择合适的病人,比如病人的肿瘤很小、形态很规则。

“在伽玛刀的适应证选择上,目前国内有些单位做得还不太好。常规放疗和伽玛刀都属于射线治疗,不能因为伽玛刀治疗效果不佳再让病人转做常规放疗,这样的再程放疗给病人带来的损伤很大,因此,我们要严格把控伽玛刀的适应证。”连欣特别强调肿瘤形态要规则,如果肿瘤形态不规则,伽玛刀的剂量分布不容易包全整个肿瘤累及区域使一些肿瘤漏照,特别是一些潜在存在肿瘤细胞的区域,而肿瘤受到的照射剂量不够很可能导致治疗失败。

连欣指出,如今,放疗技术也有了很大的进展,放射治疗从普通照射发展至适形放疗,再到调强放疗(如螺旋断层调强放疗、图像引导调强放疗)。此前的常规治疗技术现在已经很少使用,如今大多数单位都在做精确放疗。拿垂体瘤来说,精确放疗技术可以准确地照射到肿瘤区域,并尽可能将垂体周围脑组织的放疗剂量降低。所以,以前能见到的放射性的脑坏死等严重并发症现在基本上已见不到。

 “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了质子、重离子放疗。质子放疗对周围正常组织、正常器官的保护要好于现在应用的X线,目前在国外比较多,但国内还很少,价格较昂贵。质子放疗属于新技术,还需要不断积累经验。

 

图4. 连欣医生参加儿童肿瘤国际会议论文交流

 

图5. 连欣医生在继续教育学习班授课

4

做博学的医生

浩瀚医海,有着无穷无尽的知识等待连欣去学习。作为协和放疗科的一名医生,他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疾病,包括很多疑难少见的疾病,这大大增长了他的见识,使他得到快速的成长。

连欣一天的工作从早上8点正式开始,看门诊、放疗定位、后装放疗、制定放疗计划……一直忙碌到下午5点。若是夜班,则从下午6点开始,等到所有病人治疗完毕,才会下班,有时会一直工作到凌晨6点。但即使工作再忙,他也没有停止学习。“若长时间不看文献就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感觉落伍了。”临床中碰到疑难问题,他会向张福泉主任等老师请教,也会随时查阅文献学习,这是协和人的习惯。他说,只有见多识广,才能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

张福泉主任是连欣的导师,对连欣的成长产生了重要影响。“病人的事情张主任记得特别清楚,一提起某个病人的名字,主任便能说出该病人的大概情况。”连欣解释说,“放疗科每位医生手里都有五十位左右接受治疗的病人,还有二十位左右等待治疗的病人。对于这么多的病人,主任的用心程度可见一斑。”这对于连欣等年轻一辈医生来说,是一种激励。在协和,所到之处,皆为学问,在这样的环境中浸染,老一辈的学问和精神便得到了传承。

 

图6. 连欣医生与何家琳教授合影

 


采访编辑:黎少灵 廖莉莉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撰写编辑:黎少灵 董杰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