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朱亚青:将信仰付诸实践,把利禄抛诸身后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江苇妍
关键词:

编者按:2017年11月30日,原发性肝癌中西医结合诊治高峰论坛暨王学浩院士特聘专家聘任仪式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学术会议厅顺利召开。论坛间隙,大会执行主席朱亚青教授接受了AME的采访。

人物聚焦:朱亚青

朱亚青,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博士后,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消化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医学会肝胆胰外科学分会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胰腺外科医师分会委员,广东省医疗行业协会门脉高压症管理分会委员,广东省临床医学学会肝胆胰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医学会快速康复外科分会委员,广州医师协会肝胆胰外科分会常务委员等。多次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及医学新技术引进奖,主持多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在核心以上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参编专著三本。

在会议上,朱亚青教授提到降低肝癌术后的总体复发率还需要1)及早诊断,及早干预;2)提高外科医生个人和总体手术水平;3)寻找有效的预防复发的治疗手段或药物。分享过后,作为本次大会执行主席的朱教授进一步地阐述了原发性肝癌中西医结合诊治的必要性。

图1. 朱亚青教授在会上发表精彩演讲

为医者,重大局

 “我国肝癌发病率非常高,广东省发病率更高。近二三十年来,尽管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是肝癌总体生存率似乎并没有取得非常明显的提高。”目前,由于原发性肝癌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明确,尽管原发性肝癌已提倡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总体疗效已有明显提高,但无论是根治性切除手术或局部消融手术治疗后复发率均较高,根治术后的5年复发率高达32.5%~61.5%[1]

肿瘤切除术后再复发的治疗方式可以大致分为再手术、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抛开经济因素,以靶向药物PD-1为例,EGFR基因阳性率仅仅是一小部分患者。退一步来说,尽管我们现在有了索拉非尼(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单药使用的临床有效率仅达15%-19%[2]),患者的获益始终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需要综合治疗。”

“一个好的手术医生,除了会西医,还要会中医,这是最高境界。”朱教授曾在已发表的文献中指出,随着靶向治疗的开展, 中医辨证分型结合肝癌干细胞水平或蛋白质水平的研究,将更好地为中西结合临床治疗与判断预后奠定坚实的基础[3]

“2017年版的国家卫计委原发性肝癌诊治指南已经添加了许多有关中医药的治疗措施。所以,我一直寻思能不能举办一个‘中西医结合诊治’的论坛以此推动‘中西医结合诊治’的理念,从而能够提高原发性肝癌患者的生存质量并且延长他们的生存期。” 这是朱教授拟定本次大会主题的初衷,也是他选择就职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关键因素,他希望能够通过开拓不一样的途径改善肝癌诊治的局面。

事实上,通过本次大会,许多肝胆领域的西医在中医名家的精彩演说下,深切感受到中医诊治的艺术魅力和古人的智慧结晶。

为医者,有信仰

说起“精准医学”这个词,其风靡全球可能还得从2015年奥巴马的国情咨文相关演讲说起。那时候的朱教授,出身外科,更加熟悉的是谈论 “精准外科”。“精准外科,就是贯穿于整个围手术期,在术前、术中和术后把每一步都做得极其精细、到位,把每个患者都当作一件艺术品去呵护、重视。”

如今,作为《肝胆肿瘤精准医学专家评论》的副主编,朱亚青教授认为对比“精准外科”,“精准医学则是一个属于大数据的概念,是根据患者的基因特征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 精准医学的实施,是需要通过大量临床试验研究将分子生物学运用于临床实践中才能够推动精准医学的发展。

“我们大多数的研究生,课题、论文完成了,大部分束之高阁,存放于图书馆,科研成果与临床实践无法对接,无法把成果运用于临床。”不同于以往,朱教授认为“转化医学”的发展已经改善了这一现象,他强调:“精准医学的‘落地’还需要转化医学的发展,大力发展转化医学是有必要的。”

同时,朱教授也推心置腹地向笔者谈道:“医学终究是一个实践的科学,人体与病症也是极其复杂的。面对临床决策,指南固然重要,精准医学也是一种必然趋势,但我们还是要以‘患者的获益反应’为首要原则。”

“目前,外科技术日益成熟,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没有切不下来的肿瘤,但是具体手术方式的选择甚至手术与否的决策应该通过病人的具体情况去判别。”朱教授表示,他之所以大力推动“原发性肝癌中西医结合诊治”,是因为他综合考虑了现有的医疗环境、医护技术水平、国民经济水平、肿瘤切除术后综合治疗情况以及中医药的疗效等因素。

“不同于精准医学尚属一个相对新颖的概念,微创的观念已经深入民心,在我们科室微创普及率也能达到70%。”由于微创手术伤口小,疼痛轻,恢复快,住院时间明显缩短,跟传统手术比较有明显的优势。目前,许多患者住院后,如果需要手术,都会首选微创手术。尽管微创手术已经很普及,但临床上还是有一部分患者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施行微创手术,还是要做传统的手术。朱教授认为,“微创也好,‘开刀’也罢,仅仅是一种手术途径的不同而已,是不同的‘交通方式’,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地,最终解决病人的疾患,让患者的获益最大,那么就是好的手术方式。”

“年轻的外科医生兴许会在乎自己的手艺,分离组织的时候是否干净利落,手术是否具备观赏性。但是,当医生时间长了,关注的多的还是病人的治疗效果,最大的满足感还是在于五年后、十年后、十五年后甚至二十年后,自己的患者还活着。”

为医者,为师也

AME——“最近某国际名模在专业舞台上摔倒后嘻笑面对,有网友认为,‘以外科医生为例,如果手术出现差错就应该受到指责’,您对此有何看法?”

朱教授——“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是由于个人的主观或者客观因素导致的失误,肯定是要‘打板子’的,必需为他的失误承担应付的责任。但是由于疾病的复杂性和目前医疗技术的局限性,如果是疾病本身的复杂性造成的,我也要请病人多多理解和支持。例如,大家知道的,胰腺外科手术后的并发症的发生率高达10-40%,这些数据是客观存在的,就是全球最好的胰腺中心,并发症也是不可避免的。”

AME——“如果是一名年轻医生出现了专业失误,您会如何处理?”

朱教授——“作为一名年长的医生,首先应该是要宽容。医生的就业环境并不理想,付出多、劳动强、风险大、压力大;此外,疾病本身的复杂性,也让疾病的诊疗过程充满了曲折和艰难;年轻医生的成长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付出很多,牺牲很多,这些意味着一个医生的成长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年轻医生对自己应当高要求,严标准,打铁还需自身硬,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严谨做事。如果真的发现自己在工作中出现失误,不应该刻意隐瞒,应当与患者坦诚相待,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才会快速成长。”

参考文献

[1]Huang LY,Chang CC,Lee YS,et a1.Inhibition of Hecl as a novel approach for treatment of primary liver cancer.Cancer Chemother Pharmacol,2014 Sep;74(3):511-20

[2]TC Xue, L Zhang, XY Xie, et al. Prognostic Significance of the Neutrophil-to-Lymphocyte Ratio in Primary Liver Cancer: A Meta-Analysis. Plos One, 2014,9(5):e96072

[3]肝癌辨证分型与临床指标的研究进展[J]. 沈飞,朱亚青.  中国医药导刊. 2013(04):614-615


采写编辑:江苇妍,AME Publishing Company

摄影编辑:严斯瀛,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校:朱亚青,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