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刘凤斌:恩师如明灯,薪火永相传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江苇妍
关键词:

编者按:2017年11月30日,原发性肝癌中西医结合诊治高峰论坛暨王学浩院士特聘专家聘任仪式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学术会议厅顺利召开。论坛间隙,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刘凤斌教授接受了AME的采访。

人物聚焦:刘凤斌

博士,博士后,教授、主任中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脾胃病科主任、脾胃研究所副所长、脾胃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消化整合分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副主任委员、世界华人生存质量学会副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药联合会脾胃消化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华民族医药委员会脾胃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及中医药学会脾胃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标准化委员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中西医结合标准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教育厅“千百十人才工程”国家级培养对象、人社部“跨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培养对象。人社部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的“全国第二届百名中青年杰出中医”。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项、科技支撑计划1项以及省部级课题10余项。副主编、参编专著8部,发表论文150余篇,其中SCI收录28篇。获主持省部级科技奖励4项。

在会议上,刘凤斌教授为我们讲授了“治未病思想认识胆汁淤积肝硬化及其中医药治疗思路与策略”课程,表示治疗胆汁淤积肝硬化应当深入理解肝硬化的病机、正确确立治疗原则和灵活应用中药及方剂。课毕,刘教授继续以“病机”为切入点,分享了中医博大精深的诊治艺术与科学性,令人佩服不已。

图1. 刘凤斌教授在会上发表精彩演讲

炎-癌转化——“在原发性肝癌的发生中,肝脏的‘炎-癌转化’其实是一个乙肝-肝硬化-肝硬化结节-肝癌的发展过程。”

阴阳失衡——“肿瘤的发生相当于一个阴阳失衡的过程。当一个人心情不好、熬夜、劳累的时候,致癌基因就会被激发;反之,抑癌基因就会发挥作用。而中药可以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进行调理,把亢进的炎症因子清除,促进体内正能量恢复,从而达到阴阳平衡。”

刘教授表示,原发性肝癌正是近期研究的一种“炎-癌转化”。他认为治未病最重要的是大家平日里注意情志调理、健康饮食,避免“阴阳失衡”,而肝炎患者更应该保持良好的生活状态,定期复查,严防癌变。如果不幸患上癌症,他强调,大量临床经验能证明肿瘤切除术后的中药调理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绝不是单纯的安慰剂。

无独有偶,王学浩院士也向观众分享了数例肝癌术后长期生存病例,其中一位晚期巨块型肝癌术后患者健康存活长达30年。刘教授认为术后调理是一个调节“阴阳失衡”的过程,中医医生通过望、闻、问、切观察患者的身体状况,虚则补、毒则解等,辨证地清除病症。换句话说,中医药是通过调理五脏六腑、令患者达到舒适的状态从而减缓病程的发展,而当患者病程减缓(癌痛减少、睡眠质量变好和消化功能改善等),患者的生活质量便会提高。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形成良性的循环,最终让患者尽可能舒适而又缓慢地度过最后一段时光。

信中医,研中医

病机——“在中医的理论体系中,疾病是如何发生的。”

铁杆中医——“这是邓老(邓铁涛,刘教授的恩师)提出来的,要树立中医治病的信心,坚信中医治病是有疗效的。由于现代医学的发展,老百姓可能会对中医产生一定的误解,只是中药有时起效快,有时起效慢,这都是一个治病的过程。”

刘教授作为“国医大师”邓铁涛的弟子,继承并发展了恩师许多学术理论,其课题至今依旧活跃于中医科研领域。他感叹道:“邓老给予我最大的财富不是治病经验,而是治病的方法——运用中医的思维去思考问题,也就是说一定要运用八纲辨证、五脏相关等中医的核心理论去认识疾病的病机,再通过现代医疗技术的辅助令中药疗效最大化、西药的不良反应最小化。”

邓老曾经提倡,中医医生要做一名“铁杆中医”,要对中医治病有信心,刘教授深以为然。当一名中医医生能够把疾病的病机认识清楚,明白病机之间的转换是怎样的,而中药又是如何起效的,就可以延伸出并领悟到许多疾病的治疗方法。刘教授便是以此治愈过无数疑难杂症患者。

病例1——患者,中年女性, COPD,端坐呼吸十年,无法平卧入睡。经西医治疗多年,症状没有得到改善而求助于中医。刘教授谨记邓老的教导,首先评估这名患者的病机,属于“脾虚、痰多、阻滞”,需宣发。通过3个月的中医药规范治疗后,这名患者完全治愈,重拾爱好:弹扬琴、唱粤剧。

“所以说,治病一定要掌握方法论,准确地认识病机,非常重要。邓老要我们做铁杆中医,意思是不能说治病治不好就是由于医学的局限性,而是因为你还没有掌握好这种疾病的治疗方法。当然,我这里指的并非所有的疾病,有些确实能治好,有些着实治不好。”

后抗生素时代下中医能治的病

病例2-5——“我还有一个例子,你要不要再听一个……”

刘教授总共向笔者分享了四个病例,分别是肝癌患者介入术后、血液病患者、脑瘤合并感染的患儿及他自己本人在读大学期间面部脓肿切开引流术后感染,四人均在接受大量抗生素治疗后,仍高热不退而寻求中医的帮助,最终这四位患者通过服用中医药方成功退热。“吃了一剂,就解决了。”刘教授四度举起了食指示意,“中医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中医药自然不是神药,但确实也存在疗效很快的时候;一如西医中也存在疗程较长的诊治方案。而这四个病例则源于一篇论文“后抗生素时代下中医院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的举证,在耐药与研制新的抗生素的恶性循环中,医生可以通过中西医结合诊治来打破这一恶性循环。

一颗荔枝三把火——“当我们吃了一颗荔枝,糖分逗留在咽喉内,咽喉就会形成一个细菌的培养基,从而容易引发炎症。”

“细菌是无处不在的,发病的因素在于环境与自身抵抗力。我们要做的是预防细菌在人体内生长。俗话说,‘一颗荔枝三把火’。我们应该要注重整体调节,改善生存环境,调整饮食结构。并且,并非所有的疾病(高热)都是由于细菌感染导致的。我们可以通过清热解毒的方法,达成通便、利尿、出汗等功效,调理患者体内环境,尽量避免使用抗生素。”

“你看,中药从来没有耐药,这么多年来,黄连素的药效一直很好啊!”

医学发展至今,中西医早已拥有许多融会贯通之处,究其两者之间耐药性差异的问题,刘教授笑道:“人每天吃瓜果蔬菜之于患者每日服中药,大部分中药都是属于食物的一种,既然食物是不会产生耐药的,那么中药也不会耐药的。根据中医学,人体的抵抗力相当于天然的抗生素,而中药仅仅是调和作用,并非用于直接杀菌。”中药的优势由此显现。

谈发展,期未来

AME——“如何让更多人相信中医?”

刘教授——“这需要用科学的语言表述出来,让大家认可。如量表、影像资料、医学评价指标或者检验学数据,都是可以用于证明中医有效的工具。”

AME——“中医在循证医学领域尚未成熟,在未来,我们该如何把中医学与统计学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刘教授——“我认为不能照搬西方的统计学方法,如西医最常用的RCT试验并不适用于中医学。RCT试验是必须根据特定人群、特定疾病进行分组实验的,而老百姓的疾病都是复合的,无法进行排除与分组,也并不符合中医里整体治疗的理念。所以,我们应该要研制一套属于中医的、科学的统计方法。”

AME——“您认为人工智能在中医领域可行性大吗?”

刘教授——“这要看投入的力度。例如,AI可以通过脸部扫描分析患者的脸色,然后得出你今天是气色红润还是印堂发黑的结论。我相信,人工智能大有可为。明天是美好的,中医药研究事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采写编辑:江苇妍,AME Publishing Company

摄影编辑:严斯瀛,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校:刘凤斌,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