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林丽珠:埋首中医三十载,苦干一生又何妨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江苇妍
关键词:

编者按:2017年11月30日,原发性肝癌中西医结合诊治高峰论坛暨王学浩院士特聘专家聘任仪式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学术会议厅顺利召开。论坛间隙,大会主席林丽珠教授接受了AME的采访。

人物聚焦:林丽珠

林丽珠,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现为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学教研室主任、肿瘤中心主任、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肿瘤专业负责人、党十九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广东省名中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世中联癌症姑息治疗研究专业委员会首届会长、中国民族医药学会肿瘤分会首届会长。主持科技部“十五”攻关项目、“十一五”支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等有关肺癌的研究课题二十余项;开展原发性肝癌局部微创与全身中医药辨治结合治疗的研究,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广东省中医药管理局等有关肝癌治疗与评价研究。已发表专业学术论文200余篇,其中SCI收录12篇;主编或参编专业论著20余部。

学术兼职: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执行委员,广东省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传统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及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委评审专家,国家科学技术奖励评审专家,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审专家,广东省药品注册评审专家,广东省、广州市干部医疗保健专家。

会上,林丽珠教授为大家讲授的“以临床实战案例论原发性肝癌的综合治疗”清晰易懂,介绍了中医药治疗在原发性肝癌诊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其中,林教授所提出的辨证与辨病两者相结合的理论与西医系统中强调的精准医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此,林教授作出了进一步的诠释。

辨证——“就是老百姓俗称的‘寒热虚实’,如寒底、热底。假如是典型的辨证,普通医生基本上可以辨别出来。但是要辨证精准,则需要一个医生几十年的临床经验。”

辨病——需要明白是什么样的疾病,而同一种病也可表现得非常复杂,“一种病实则是一类病,如肝癌。肝癌分为早、中、晚期,各自分期又会由于合并不一样的、不同程度的病症而治疗方案有所不同。我国的肝癌患者超过70%由肝炎-肝硬化-肝癌发展而来,因此治疗时必须综合考虑。例如,如果一肝癌患者合并了严重的病毒性肝炎或者肝硬化,尽管是早期肝癌患者也是难以承受不良反应较大的介入手术或者化疗等医疗措施的。”

“一个医生,医术再高明,也应该兼收并蓄,提倡多学科治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辨证与辨病综合。”林教授总结道,“中医肿瘤科医生,首先是肿瘤科医生,才能是中医科肿瘤医生,这才是合格的。中医肿瘤科医生只有加深认识肿瘤这个疾病,才可以辨证地为患者治疗。”当笔者问及这与两年前奥巴马提出的“精准医学”相似之处时,林教授也会心一笑地表示,“就在不久前,我便是讲授了一个课题‘中医辨证论与精准治疗’”。不管是现代医学下提倡的精准医学或者是综合治疗,中医医生都可以在中医的理论体系中找到与之契合的地方,并且融会贯通。

如此巧合,让笔者想起林教授采访期间一句无意之言:“西医的引入不过一二百年,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能够生生不息,离不开中医药的发展。中医是博大精深的,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学透罢了。”

图1. 林丽珠教授发表“以临床实战案例论原发性肝癌的综合治疗”的精彩演讲

潜心学习、厚积薄发

沉下心——“学一种东西,应该把身心都融入其中。同理于政治,一开始我也认为政治离我们很远,省十二大召开之前我对政治的概念都是迷迷糊糊的。可是当你真正投入其中、参与其中,就会发现政治其实有高大上的东西,也有接地气的东西,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

关于中医药学科教育问题,林教授提到今年她门下有五名博士顺利毕业,其中一名是来自香港的美容专科医生,虽事业有成,已过花甲之年,但仍执意进修中医药学。林教授以此为例,她认为学习本是一辈子的事情,而兴趣必然是最好的老师,希望对中医感兴趣的年轻人不要由于漫漫学途而却步中医学院。

“确实,与西医相比,中医成才周期长,学习内容难度大,中医理论里的每一句话都需要细细体会,慢慢渗透,不像西医那般直观易懂。”林教授感叹道,“学中医的人就像个苦行僧,很苦,还需要沉下心来慢慢学。”

林教授还强调中医之所以难学,主要是因为现在许多学生并没有用心去学习中医,没有投入其中。一如中医之所以给人没有疗效或者疗效缓慢的刻板印象,是因为现在许多人听信片面之词,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医治疗。

如今,当年的 “苦行僧”已在征途中修炼成功。由于我国有政策扶持以及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医药在国内外前景令人羡慕。在国内,由于独立执业政策倾斜,许多老中医随时可以离开体制、开诊所或者前往国医馆坐诊,经济利益相当可观,让西医的同行羡慕不已。而在国外,林教授向笔者介绍道,“有一个哈佛毕业生,已经拿了医师执照。他认识一名中医在美国做针灸15分钟收费300美元,前景之大,使得他也希望自主创立一家中西医结合的高级医疗机构。”优秀的中医在国内外都是赤手可热的存在。

专业精神、专业能力

“如果要我重新再做一次选择,即使再苦,我还是会走上中医这条路,因为治愈患者的成就感,是我心中最大的幸福感,无可比拟。”

病例1——“曾经有一个食管癌晚期患者,情况非常凶险,颈部淋巴结转移,肿物长得非常大,导致出现颈动脉窦综合征,主要表现为血压降低,心率缓慢。大部分医生定然选择对症治疗,但是这种保守措施只会让患者数天内离开人世。我不想放弃,所以不惜违反医疗常规,先让心血管科给患者安装临时起搏器,保证心功能正常,再拜托ICU主任,让患者能够在ICU监护下予以化疗。当时,我们动用了许多力量,才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病例2——“还有一个患者,诊断为肠癌晚期+腹腔广泛转移,已经做过一次手术,家属再也不愿意给他做化疗。在我们的劝说下,根据中医扶正理论,我们给予患者小剂量的化疗进行后续治疗。然而,这个患者的腿部出现大片丹毒,根据我的前车之鉴,正是曾经有过一名患者因感染过重丧命,所以我特地吩咐下级医生必须优先处理好腿部感染,后续治疗才会有效果。非常幸运,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下,这个曾经危在旦夕的患者的肿瘤细胞已经完全得到控制。”

“类似的病例已经多到数不清了。作为肿瘤中心学科带头人,我认为学术一定要做好,换句话说,‘专业精神’与‘专业能力’缺一不可。正因为有我们拥有永不言弃的‘专业精神’与过硬的‘专业能力’才有可能打破医疗常规,才能够把这一行做好。”

恰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中心建科30周年,由林教授带领的该中心作为国家重点专科,刚获得了“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集体”称号。“在周教授(周岱翰,林教授的恩师)带领下,这个科室从无到有,再到获得大家的认可,都是我们一步步努力走出来的。”她认为这三十年一路走来定然是不容易的,并且用两个实例去告诉大家最关键的还是在于为医者必须要有“专业精神”与“专业能力”。

先努力,后回忆

AME——“在远没有姑息治疗概念的时候,您已经超前地提出将生存质量量表评价引入到中医肿瘤疗效评价当中,是什么启发了您?”

林教授——“生命不在于长短,而是在于质量。我们接触到许多晚期癌症患者,就会自然而然希望他们能够活得好一些。”

AME——“当年引入时,是否遇到困难了?”

林教授——“任何东西的推动都会有阻力,即便到了现在,我也会遇到阻力,但是,当你认定了这件东西,你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做了。”

AME——“2015年您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后,您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习近平主席的表彰,您那一刻在想什么?”

林教授——“很激动、很感动、很满足,觉得自己的努力得到认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一切的努力最终会有回报的,至于努力的过程就不要想太多,该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


采访编辑:江苇妍、李媚,AME Publishing Company

撰写编辑:江苇妍,AME Publishing Company

摄影编辑:严斯瀛,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校:林丽珠,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