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唐伟:生物标记物——肝癌诊断及预后评估的风向标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徐畅
关键词:

编者按:秋水渐凉,红枫尽染,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第八届新华国际外科论坛于上海顺利召开。本次论坛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主办,邀请了来自美国、德国、日本等多位国际知名专家,会同我国普外科领域的院士及顶尖学者,联合为大家奉献一场学术饕餮盛宴。会中,编者很荣幸邀请到来自日本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肝胆胰外科的唐伟教授(图1)接受采访,以下请见他对于生物标记物运用于肝细胞癌诊断方面的精彩见解。

图1. 唐伟教授在第八届新华国际外科论坛发表精彩演讲

人物聚焦:唐伟

唐伟,东京大学附属医院肝胆胰外科、人工脏器外科医师/研究员、外科综合实验室负责人;同时担任日本国际生命/社会科学研究学会理事长,国际医药研究交流中心执行理事。英文学术期刊BioScience Trends 、Drug Discoveries & Therapeutics、Intractable & Rare Diseases Research执行总编、出版发行人;四川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近年来作为课题负责人承担日本国家重点研究领域课题、基础研究课题、国际合作课题等40余项;发表研究论文、编辑著书等200余篇/部。

生物标记物——与精准个体医疗密不可分

唐教授表示,一直以来,大家对肿瘤标记物都存在着误解,认为其对于内科医生而言十分重要,对于外科医生来说则不尽然。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无论对于内科还是外科,肿瘤标记物在术前诊断、术中评估以及术后检测、随访过程中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唐教授认为,目前花大力气去研究生物标记物,并非是刻意强调它的重要性,而是由于它与目前精准医疗、个体治疗、转化治疗特别是靶向治疗的关系密不可分。在亚洲,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肝癌高发国家,肿瘤标记物在肝癌的早发现、早治疗方面起着突出作用。而早治疗则意味着患者5年生存率的提高以及术后预后的改善。因此,积极推动生物标记物的研究能给患者带来新的希望和福音。

生物标记物——方便性及经济性是其优势

唐伟教授提到,在诊断学方面,中西方的主流诊断方式还是有着一些区别的。欧美国家目前可能还是采用影像学技术作为主要的诊断手段,而像是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目前正在积极推动肿瘤标记物的运用,这其中就有着对于肿瘤标记物使用方便性的考量。相比于影像诊断,肿瘤标记物只需采集少许血液,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筛查。因此,生物标记物在提高术前诊断效率以及减轻病人经济压力方面都有着优势。

经典生物标记物——甲胎蛋白的运用

在肝癌诊断中,经典的肿瘤标记物就属甲胎蛋白了。从上世纪开始,医学界就一直在积极推动甲胎蛋白的运用。甲胎蛋白在原发性肝癌的诊断以及预后评估方面的敏感度都较高,但它也存在局限性,即甲胎蛋白的浓度与肿瘤大小呈正相关。在运用甲胎蛋白诊断肝癌时,大的肿瘤比较容易检测出来,小的肿瘤则不那么敏感。其实,仅仅用一种标记物就能把所有肝癌都检测出来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唐教授也在积极推进联合多种标记物进行肝癌检测。目前日本在肝癌检测中常用的肿瘤标记物有三种:甲胎蛋白、甲胎蛋白-L3、异常凝血酶原。唐教授注意到目前国内也在积极推动这三种肿瘤标记物的应用,并表示十分希望看到国内学者对这方面有更多的研究。

生物标记物——评估预后的指标

无论是肿瘤标记物还是实验室数据,都能体现患者的状态,而评估患者状态则需要一个客观的指标。唐教授表示:“通过研究这些客观指标在患者术前术后的变化,我们能大致判断出这一类患者的预后情况。比如说异常凝血酶原,这一肿瘤标记物的浓度在术后一旦出现升高的现象,患者就有很大几率会病情复发。简言之,生物标记物不仅能在术前诊断中起作用,也能作为评估预后的指标。”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视频。


采访问题

1. 您能简要介绍下目前生物标记物运用于肝细胞癌临床诊断的情况吗?

2.  相比于传统影像学技术,生物标记物在诊断肝细胞癌方面具有哪些优势?

3.  甲胎蛋白目前被广泛运用于诊断肝细胞癌,您怎样看待甲胎蛋白运用中的一些争议性问题?

4.  怎样运用生物标记物来判断肝细胞癌患者的预后?


采写编辑:徐畅,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编辑:麦雪芳,AME Publishing Company

责任编辑: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学术审核:唐伟,日本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肝胆胰外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