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ITMIG 2017 | Patrick Leohrer教授:开展更多临床研究,收集有用数据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李肖梅
关键词:

编者按: 由国际胸腺肿瘤协会(International Thymic Malignancy Interesting Group, ITMIG)举办的第8届年会于2017年9月21日-23日在意大利都灵(Torino, Italy)Lingotto会议中心圆满召开。本次大会由意大利Pier Luigi Filosso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吸引了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或地区超过150名胸腺领域的知名专家参会。AME编辑团队也携今年创立的新刊Mediastinum杂志亮相本届年会,并有幸邀请到美国Indiana University的Patrick Leohrer教授进行采访,分享他在胸腺瘤与胸腺癌研究方面的高见。现整理重点内容如下,以飨读者。

专家简介:Patrick Leohrer

Patrick Leohrer

Dr. Loehrer is Director of the Indiana University Melvin and Bren Simon Cancer Center and the H.H. Gregg Professor of Oncology and Associate Dean for cancer research at the 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He is a specialist in a variety of cancers, including cancers of the testis, bladder, colon, pancreas and, most notably, the thymus gland. His research related to thymic cancer has been recognized with the Exceptional Service Award of the Foundation for Thymic Research. He is a founder of the Hoosier Cancer Research Network (formerly known as the Hoosier Oncology Group) and served as its chairman for two decades. He has also served as chairman of the Genitourinary Committee for the Eastern Cooperative Oncology Group (ECOG) and served as the director of the gastrointestinal research program at the IU Simon Cancer Center.

对话Patrick Leohrer教授

AME: 请简要介绍一下您的单位及研究领域。

Prof. Patrick Leohrer: 我来自美国Indiana University Melvin and Bren Simon Cancer Center,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从事胸腺瘤方面的研究。

AME: 在化疗方法中,您认为哪一种更适合用于不可切除胸腺瘤,CAP,ADOC还是TC?

Prof. Patrick Leohrer: 这个问题需要视具体情况而论,我们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指南也有相关的规定。比如说,对于一些晚期患者,我们会建议用CAP,而对于一些心脏功能欠佳老年患者,我们会避免使用蒽环类药物。然而,对四期胸腺瘤和四期胸腺癌来说,仅仅使用化疗是不够的。使用蒽环类药物进行治疗确实会有更好的反应率,但是并不能治愈。我们在治疗每一个病人前都需要衡量药物的积极效果以及副作用。我个人不怎么使用ADOC,因为我觉得它的副作用对神经有影响。

AME: 您对胸腺瘤的整体治疗如何把握?治疗四期胸腺瘤,您更推荐哪种二线治疗方案?

Prof. Patrick Leohrer: 对于一些早期的患者,不管是胸腺瘤还是胸腺癌,我们的建议都是采取手术根除病灶。如果在术前,术者发现肿瘤太大无法完全切除,我们会用化疗减小病灶面积,从而采取手术切除。而对于可以进行手术切除肿瘤的患者,我们并不会用辅助性化疗。如果患者出现术后手术切缘阳性,我们会选取放疗的方法。对于一些晚期的患者,比如说四期的患者,我们会采用联合化疗的方法。而对于复发的患者,我们则会选用一些有互动作用的药物。我个人认为二线治疗最好的选择是paclitaxel或者pemetrexed。但我常和我的患者说,他们可能会用到很多种药物,大部分情况下用药的顺序并无大的影响。 我个人并不建议在二线治疗时使用联合化疗,因为这样会产生副作用,而且药物的效果也较难分辨。

AME: 如今开展国际性的多中心合作项目比以前更方便。您认为是否需要开展一个更大的临床试验,研究carboplatin和paclitaxel在TET治疗中的作用呢?

Prof. Patrick Leohrer: 我认为我们只有通过这种临床试验才能获得更多数据。但问题是,我认为如今要开展一个试验比以往要难得多。在我年轻的时候,开展一个试验,平均每个患者只需要500到1000美元,现在已经涨到了10000美元,涨了24倍,比以前贵多了。而且现在很多研究院在开展一项研究前都会三思,因为受试者很难找到,大部分研究院一年只有一两个胸腺瘤患者。不过我很赞同国际合作,这是意义重大的事情。另外,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开展关于carboplatin的研究,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这项研究,也清楚了它的作用机制。相反,我觉得我们应该研究其他药物。

AME: 现如今,化疗在TET治疗中仍占主导地位。您对于TET化疗的临床试验设计有什么建议吗?比如,我们应该研究哪些新辅助化疗或者辅助性化疗?

Prof. Patrick Leohrer: 在化疗的方案中,大约70%-80%的患者他们的肿瘤会变小。而靶向治疗的效果则不是很理想,只有20%的肿瘤会变小。我们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找到对的靶。我们应该做更多的分析,找出胸腺瘤的病因,找出我们可以抑制的突变点。已经有人做过一些实验证明放疗也是有成效的,但是从大数据来看,疗效依然不是很好。最近我们学校在开展一个关于PI3 Kinase抑制剂的研究,虽然有些成效,但是产生的副作用使我们放弃了这个研究。我们现在开展了一个关于paclitaxel的二线治疗试验。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效果是很可观的。我们发现在接受二线治疗的胸腺癌患者中,五分之四的患者的肿瘤变小了。如果成功的话,有效率就是80%,这是相当振奋人心的。我们有一个数据库TCGA (The Cancer Genome Atlas project),它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发起,募集了来自全球的117名胸腺瘤患者。通过TCGA我们进行了一些基因信息、突变分析和基因组方面的研究,从中我们可以获得一些患早期胸腺肿瘤的病人的信息。我们发现这些患者的基因与同时患白血病的胸腺瘤患者的基因不同。通过研究他们的基因,我们也许可以找到更好的靶向治疗方法,应用于临床实践。

AME: 能简要介绍一下你们团队的有关TET分子研究的重要发现,以及未来研究的走向吗?

Prof. Patrick Leohrer: 有一点是不能忽视的,那就是有些患者即使患了晚期的胸腺瘤,也可以活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他们的肿瘤生长速度是缓慢的。但另外一些晚期患者,尽管我们用了各种治疗方法,他们还是只能存活数月。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开展更多肿瘤研究项目,深入了解基因突变的信息,帮助我们了解不同肿瘤的差异。在目前的发现中我认为重要的一项是,通过分子诊断我们可以整理出一个很好的分期方法,把患者的病情分为更详细的亚型。在A型胸腺瘤和AB型胸腺瘤中,我们发现了一个特别的标记物——G2FI突变,这是在其他肿瘤中未曾发现的。我们需要找到能帮助我们分辨对疗效反应好坏的标记物。几年前我们找到了一个基因标签,用来区分术后反应是否良好的患者。我认为这种分析在将来会很有帮助,因为这种基因分析能够帮助减少其他疗法给病人带来的伤害。

AME: 是什么让您选择了肿瘤专家这个职业?

Prof. Patrick Leohrer: 在我当住院医师的时候,我就决定了以后要当肿瘤医生。当时我写了一篇关于胸腺瘤的论文,在写论文的过程中,我发现胸腺瘤方面的文献少得可怜。后来我在大学里面任职的时候,我进行了一个关于胸腺瘤的研究,花了差不多八年的时间,因为胸腺瘤很少见,但那依然是首个胸腺瘤联合化疗的研究。研究结束后,越来越多的患者找到我,后来我也做了更多这方面的研究。在治疗后这些病人过的都不错,我觉得我有责任研究更多治疗方法帮助他们。我觉得是疾病选择我成为医生。我很享受与人合作,一起研究这个疾病的过程,而且我认为我的努力能够给病人带来希望。

AME: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从医,您会选择什么职业?

Prof. Patrick Leohrer: 演员、诗人、作家、画家,或者奥运选手,都有可能。我在就读医科大学之前的专业其实是机械工程,如果没有从医,很有可能是数学老师或者工程师。但我觉得我学到的机械工程方面的知识让我对医学有了不一样的见解,对我从医有很大帮助。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欢迎点击下方视频。


采访编辑:钟珊珊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文字编辑:李肖梅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编辑:麦雪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特别鸣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李晓医生为本次采访提供策划和指导。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