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沈南教授:好奇心造就科学家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赵淑娇
关键词:

编者按: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在我国人群中发病率极高,对病人生活质量的影响极大,目前尚无根治的手段。其致病原因与发病机制是科学家们非常想了解的。11月10日-11日,2017 医学免疫与临床应用高峰论坛在南京隆重召开,众多在免疫学研究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国内外专家齐聚一堂,围绕免疫相关性疾病的临床研究展开交流与探讨。会议期间,AME有幸邀请到长期从事红斑狼疮致病机理研究的沈南教授分享他的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研究的故事。

人物聚焦:沈南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风湿科主任,上海市风湿病学研究所所长,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健康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儿童医学中心兼职教授。长期从事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病的发病机理及靶向治疗研究,近年来通过功能基因组学、细胞及分子免疫学等多种策略在SLE关键性致病通路的研究中取得显著进展。Arthritis & Rheumatology等多本杂志副主编,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权威教科书:DUBOIS ‘Lupus Erythematosus and Related Syndromes(8 edition)副主编,美国NIH中带呢研究项目(P50)特邀海外评审专家、Faculty of 1000专家、美国风湿病学学会策划委员会委员、亚太地区省市病学联盟科学委员会委员,973首席科学家,国家杰青、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009),国家“万人计划” 百千万工程领军人才。2015年、2016年入选ELSEVIER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风湿病领域进入榜单的唯一研究者)。

潜心科研 · 探索狼疮致病之源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疾病”,沈南教授这样评价他多年来致力于研究的疾病,“这个疾病在国内人群发病率很高,对病人的长期预后和生活质量影响很大。目前也没有很好的治疗手段。实际上,过去几十年来全世界许多科学家都想了解它的致病机制”。汇总近年来的研究成果,系统性病斑狼疮的发病机理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遗传因素在发病中起了决定性作用;二是遗传因素与环境因素的交互作用对疾病的发生也至关重要。因此,搞清楚遗传致病基因,相关环境因素,以及遗传基因与环境因素的交互作用在免疫调节和炎症损伤中的机制,是了解SLE发病机制和发展个体化诊疗的关键。

近年来,基因组学的飞速发展和新科学技术的不断涌现,给鉴定SLE相关遗传因素提供了可能。过去几年当中,沈南教授课题组和国际上多所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进行了深入的遗传学和表观遗传学研究,从而鉴定出了一批狼疮发病的易感基因和关键表观调节因子。这些易感基因和表观调节因子的发现,对于理解SLE的发生机理和将来的治疗药物研发,以及疾病的精准诊疗具有重要价值。关于课题组未来的研究方向,沈教授告诉小编,主要是想通过基因组学,表观组学,蛋白组学,免疫细胞组学,代谢组学等高通量组学的研究手段,进行综合分析,来了解狼疮发生发展的分子调控核心网络,从而全面了解红斑狼疮的发病机制。

图1. 沈南教授会上精彩报告“New insights into the pathogenesis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Finding novel players and therapeutic targets”

对年轻人的寄语 · 好奇与兴趣是探索的动力

“好奇心造就科学家和诗人。” 对免疫学浓厚的兴趣和对于探索红斑狼疮致病机理重要性的认识让沈南教授多年来不遗余力地投身于科学研究。谈到免疫学最大的魅力,沈教授表示,“免疫学有很多让人着迷和好奇的地方。一个有好奇心的人选择免疫学这个研究领域,一定会被吸引。”免疫学的魅力在于其复杂性和多样性。免疫系统中有多种多样的免疫细胞,每种免疫细胞又能产生非常多的效应因子,这些效应因子能在体内行使非常复杂多样的功能。免疫细胞的效应分子对人类健康和多种疾病的发生发展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免疫学对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值得关注和投入的领域。免疫学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和所有人类的重要疾病都相关。免疫学的研究不是纯理论的研究,其在医学和生物学上都有很大的应用前景。而对于如何面对长期科学研究的枯燥,沈教授说,做科学研究不能局限于短期回报,科研人员要保持对科学现象本身的好奇心,享受探索的乐趣,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动力。

更多精彩内容,请戳下方视频。

采访问题

1. 基于目前的研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发病机制是什么?最近有什么新发现?

2. 您后续会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发病机制做哪些研究?

3. 您进入自身免疫学领域多年,成果颇丰,一开始是怎样的机缘让您选择进入这个领域的呢?

4. 您觉得免疫学最大的魅力在哪里?能否对即将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说几句寄语?

5. 科学研究需要耐得住寂寞,您觉得科研人员如何做到快乐的搞学术呢?


采写编辑:赵淑娇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麦雪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