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会议预告|“双11”齐聚深圳,与胸部肿瘤大咖对话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林承莹
关键词:

编者按:台湾胸腔及心脏血管外科学会(Taiwan Association of Thoracic & Cardiovascular Surgery, TATCS)第16届会员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已于10月28日-29日画下完美句点。走过三十一个年头,TATCS致力于提升医疗水平及训练后辈医师,不仅举办过数场研讨会,更于去年主办ASCVTS,并获得2019年ATCSA主办权,为具有国际影响力之学术组织。

人物聚焦:Mingyon Mun

Mingyon Mun(文敏景),为日本癌症研究基金会胸腔肿瘤外科副部长,同时也是日本外科学会(Japan Surgical Society)、日本胸腔外科协会(Japanese Association for Thoracic Surgery)、日本胸部外科学会(Japanese Association for Chest Surgery)及日本内视镜外科医学会(Japan Society for Endoscopic Surgery)的成员。Mingyon Mun教授的研究领域包括胸腔镜手术、微创手术、胸腔内视镜辅助手术,在学术方面则拥有近百篇的论文。

本届研讨会内容相当精彩,除了论文发表、视频演示与手术研习营,还邀请了多位国际著名学者担任会议嘉宾,围绕胸腔与心血管外科的最新进展及研究热点展开讨论,并密切结合实践与指南、基础与临床。为期两天的学术飨宴让人意犹未尽,不仅留下了近百位菁英的真知灼见,也透过智慧火花的碰撞,引发在场聆听者进行一场头脑风暴。

在外宾演讲方面,由来自日本癌症研究基金会的Mingyon Mun教授揭开序幕,以胸腔镜切除手术(Thoracosco pic Segmentectomy, TS-S)为主题,探讨TS-S于小型周围型肺癌(如毛玻璃样病变与转移性肺癌)之应用与成效。

令人感动的是,在长达两小时的演讲过后,无论是谁必定身心俱疲,但Mingyon Mun教授不但耐心回答在座医师们的每个提问,更于演讲结束后不假思索地答应接受AME的专访,神色间皆流露出对学术的热忱与执着。正是这份匠人精神,淬炼出Mingyon Mun教授今日辉煌的学术成就。

图1. Mingyon Mun教授第一场演讲“Thoracoscopic segmentectomy for small-sized peripheral lung cancer”

图2. 即便已经历两小时的演讲,Mingyon Mun教授依旧带着十足的热忱接受采访

对话Mingyon Mun教授

AME: 请您简单介绍自己。

Mingyon Mun教授:我是Mingyon Mun,就职于日本癌症研究基金会,为胸腔肿瘤外科副部长。除了胸外领域,我的研究范围也包括微创手术与胸腔内视镜辅助手术。

AME: 在您扮演的众多角色中,您最享受成为哪一个角色时的时光呢?

Mingyon Mun教授:我不仅是外科医生与副部长,也是许多医学会的成员,像是日本胸外科协会及日本内视镜外科医学会。我很享受成为这些医学会的一分子,特别是我现阶段负责了一个胸外科年轻医师的医学教育计划,让我在提携后辈中获得很大的乐趣。

AME: 过去人们深信癌症是不治之症,而给了它“绝症”的称号。“肿瘤外科”的前景更是不被看好,也并非医师投身的第一志愿。请问在如此的背景下,是怎样的机缘促使您成为一位胸腔肿瘤外科的医师呢?

Mingyon Mun教授:与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日本当时的癌症患者数不断地增加。但如同你说的,胸外科的医师非常少,几乎无法负荷与日俱增的病人,再加上当时微创手术已成为治疗肺癌的主要方法,因此我决定成为一位胸外科医师,透过精通手术技巧来帮助这些活在病痛中的人们。择我所爱、爱我所择,能看着病患因我而康复、获得更好的生活品质,是我莫大的荣幸。

AME: 请与我们分享您从医多年来的经验与挑战。

Mingyon Mun教授:身为一位外科医师,最关键的就是术前的诊断,评估哪种治疗方法对患者最有利。综观我的经验,通常我会优先考虑微创手术当中的胸腔镜手术。像我近期接触到的肿瘤清除的案例,我也是选择以胸腔镜手术来治疗,因为它对病患有较广泛的益处。

图3. Mingyon Mun教授与AME编辑合影

采写编辑:林承莹,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