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马战英:一切为了孩子着想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广东省胸部疾病学会儿科呼吸介入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将于11月4日举办。会前,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东莞市妇幼保健院儿童重症监护病房主任马战英接受采访。马主任分享了在PICU工作的感受以及今后开展支气管镜治疗的计划,并在最后表达了对专委会发展的美好期望。

专访人物:马战英

东莞市妇幼保健院儿科主任医师,从事儿科临床工作20多年,现在东莞市妇幼保健院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工作。开展儿童支气管镜检查工作7年,致力于儿童呼吸系统疾病的诊治。


挑战和成就感并存

因为2014年初的换岗,此前一直在普通病区工作的马战英主任来到了PICU(儿童重症监护病房),这是一个新的运行模式和工作环境:医护人员紧缺,工作压力大。又适逢流感流行,许多重症患儿被送到这里,马主任需要经常加班,也经常深更半夜被叫回科室参与抢救,这对于刚接手的她而言非常有挑战性。尽管起初有些不适应,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也越发地喜欢上这一工作。

最让马主任印象深刻的,是她曾接诊过的一名1岁左右重症肺炎合并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儿。“当时患儿肺的情况很不好,呼吸机条件比较高,后来出现了气胸,肺部和支气管内的空气不断逸入胸膜腔,危及生命。当时我就觉得很绝望,觉得这孩子应该是没救了。”但马主任没有放弃一丝希望,继续尝试调整呼吸机参数,又给孩子做了闭式引流,经过一系列处理后,那个孩子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PICU让我觉得充满挑战性的同时,也非常有成就感。孩子顽强的生命力,总是给我惊喜,也不断地鼓励着我。三年多下来,我越来越热爱这份工作。”

在PICU待的三年多时间里,马主任对生命和工作有了些新的感悟和体会。每一次抢救危重患儿,都是对医生的判断力、执行力、耐力和毅力的考验。每一次与病危患儿的家长交流,也是对医生的医学知识和人文素养的综合考验。

马主任在从事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工作的同时,还致力于病情的早期评估,从一些基本的生命体征的变化,进行早期评估,早期干预,及时挽救患儿的生命。

快速评估的目的是精确诊断

马主任在医院开展儿童支气管镜检查已7年有余,但她刚听说儿童支气管镜那会儿,还觉得很不可思议。

“医学的发展真是日新月异。我90年代初毕业那会,医生都是拿着听诊器来诊断。到了90年代末,CT就开始慢慢普及,疾病的诊断也更加准确。再到后来,儿童也可以做支气管镜了。”刚接触儿童支气管镜那会儿,马主任还觉得它很神奇。

接触的时间长了之后,马主任看到,一些疾病的诊断是CT无法满足的,像是诊断气道软化,医生需要通过患者“一呼一吸”这个动态过程来确诊病情,支气管镜就恰恰能满足这一需求。

支气管镜带来的更加精确的诊断,对于医患双方来说都有好处。诊断更明确,患者的治疗方法及预后就更加清楚。对医生来说,精确诊断更有助于对症下药,能减少患者花没有必要的钱。

尽管当时马主任看到了支气管镜应用的好前景,但她在开展的时候,却是十分谨慎。“凭心而论,我每做一例支气管镜之前,都要评估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果对患者有好处,能够缩短疗程,减轻痛苦,少花一些钱,我就会去做。”

对于马主任而言,支气管镜是以往诊疗技术的补充,而非替代。“我认为,作为一名呼吸科的医生,支气管镜技术是必须要掌握的一门技术,同时还应该了解细胞病理学的一些知识,我希望通过这些检查手段能够为临床提供快速的诊断方向,让危重患儿及时得到救治。

“我们做这些的目的就是‘诊断’,有针对性地去治疗,尽量为孩子免除一些不必要而又痛苦的检查,一切为了孩子着想。”

专委会应促进治疗整体化

提到即将成立的儿科呼吸介入专委会,马主任认为,专委会应作为一个联合、协调、统筹的角色。不少成人慢性肺部疾病起源于儿童,如果这些人从儿童期做好呼吸道的管理和治疗,就可以改善或延缓成年肺部疾患的发生。同时对一些曾患重症肺部疾病的患儿,如何最大程度地恢复肺功能,进行肺康复等,都是很重要的问题。

对于专委会未来的发展,马主任表达了她的美好期望,“专委会是儿科呼吸领域的一个风向标,希望未来在主委的带领下,我们能将儿童呼吸专业做得更好,保障孩子的健康成长。”


采写编辑:许梦杨,AME Publishing Company

责任编辑:宋纪松,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