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经心尖主动脉瓣植入术》前言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2期

Michael A. Borger 1 , Michael A. Borger 1
1 Department of Cardiac Surgery, Leipzig Heart Center, University of Leipzig, Leipzig, Germany
关键词:

我非常荣幸能够担任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ACS)的特邀主编。ACS是一本全新的多媒体双月刊,每期都会关注心胸外科的一个主题,以为读者提供学习的形式作为其首要目标。第一期ACS非常成功,未来肯定也会越做越好。一项对于ACS网站(www.annalscts.com)的评论认为它制作得非常专业并且结构布置得非常合理,能够让读者看到详细的手术病例和视频、最新的关于本期主题的综述、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的观点以及明确对于尚存疑问的技术的证据等级。我真诚地祝愿Tristan Yan以及其他编辑团队成员能够将ACS做成一个杰出的教学工具。

本期杂志的主题是TAVI,尤其是经心尖TAVI。在2002年Cribier开创性地经股动脉完成了TAVI之后,我们中心在2004年12月也完成了第一例人体经心尖TAVI,是由Thomas Walther、Todd Dewey、Michael Mack和Fred Mohr共同完成的。之后我们见证了这项激动人心的技术在研究数量、经费投入、临床经验的爆炸式增长。两家TAVI装置供货商,Edwards Sapien以及Medtronic CoreValve首先通过了欧洲CE认证,目前已经在超过25,000位患者中完成了瓣膜植入。近期另外两家供货商也被批准通过,同时还有许多各式各样的经股动脉或者经心尖瓣膜在临床或临床前期研究阶段。TAVI手术数量在全世界,尤其是德国高速增长,德国的TAVI数量占到了全欧洲的1/3。我们见证了TAVI的黄金时代,对于这项革命性的技术,它的前景无可限量。

在我们为了TAVI而激动到晕眩之前,我们要知道接下来的几年中我们首先需要学习许多关于TAVI的内容。在临床的5年随访结果陆续发布之后,接下来的十年将会是TAVI最关键的十年,瓣膜耐久性以及被卷起的瓣叶的远期效果将受到日益增加的考验,相关临床结果----如果有的话----将会成为TAVI是否可行的证据。除此之外,就像PARTNER研究2年随访结果中描述的那样,远期的瓣膜反流,将会在未来的研究中得到评估。如何减少围术期脑卒中发生率以及永久起搏器植入率也会成为未来数年的关注焦点。这些问题对于是否应该在更年轻及更低危的患者身上行TAVI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提高对患者的选择水平以及更好地定义合适的亚组也将会是下一个十年中TAVI研究中的关键问题。目前使用的术前风险评分系统的缺点已广为人知,因此需要设计新的风险评估工具。近期至少有两项为了评估TAVI在中危患者群体中的效果的临床试验已经启动,随机对照试验将会是唯一的来定义合适的患者群体的手段。最后,手术费用问题也将会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如今全世界许多地区深陷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手术赔偿将会进行特殊审核,因为目前有证据显示宽松的赔偿政策将会导致值得商榷的临床决策。我们也需要基于患者,尤其是高龄患者的生存质量来编写TAVI推荐指南,因为很明显在患者身上进行如此昂贵的操作,如果不能取得满意的临床获益,无论在道德上还是财政上都是无法接受的。以上所有的问题将决定TAVI能否将目前这种爆炸式的发展速度带入下一个十年。

在许多国际知名专家的共同帮助下,本期ACS杂志将为读者提供广泛而全面的关于当前TAVI临床进展的综述,同时将会有一些关于上述问题的研究。接下来的五年有希望成为TAVI激动人心的发展期,全世界将会有更多的中心开展TAVI。美国FDA的批准将成为TAVI重要进展,我们美国的同行将会把他们世界顶级的分析技术用于这项研究中。

最后,我想说我仍然相信传统的AVR在未来将继续扮演主要的角色,尤其在非高危患者中,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坚定地认为在这类患者中传统AVR有着TAVI难以企及的绝对优势。当然,只有时间和合适的临床研究才能证明我的信心是否正确。

申明:作者申明没有利益冲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