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经心尖主动脉瓣植入术》- Foreword 经心尖TAVI——当代心脏手术中创新与合作的典范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2期

Tristan D. Yan 1 , Paul G. Bannon 1
1 The Collaborative Research (CORE) Group, Sydney, Australia; 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 Sydney, Australia; The Baird Institute for Applied Heart and Lung Surgical Research, Sydney, Australia
关键词:

心脏外科在历史上受到了极大地关注和宣传,心脏外科界的巨人们,如Christiaan Barnard, Walton Lillehei, Michael DeBakey 和Denton Cooley广为人知。随着首例心脏移植的完成以及体外循环的快速普及,心脏外科完善了学科体系,受到了社会的尊重,同时取得了越来越好的临床效果。医生们用各种方式进行了大量实验性手术探索,自然的心脏外科医生也发现他们生活在一个高度专业和受到保护的环境中,在许多年里这种独特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心脏外科的手术技术和技巧是完美的,数据收集以及许多病例报告结果堪称典范。然而,医学技术持续地一步步地向前大步跨越,无论是观念上还是技术上心脏外科都受到了许多挑战。

他汀类药物以及经皮冠状动脉支架成为了心脏外科的颠覆者,专家们用批判的眼光将它们和外科手术的疗效对比进行了长期观察,而最终也使关注焦点从单支或双支病变转移向了多支病变以及慢性病变。一些心脏外科医生认为他们的地盘受到了侵犯,并认为心脏外科处于危机中。其他人则勇敢应战,在一次次的手术和介入治疗比较中获得越来越接近的结果,他们勇于发布自己的结果并希望能够为获得患者而战。可以说心脏外科几乎已经成为了其引以为豪的成功的牺牲品。

与此同时,公众的兴趣也发生了转移,外科医生已不再是患者目光的焦点。在评价疗效时,手术死亡率仍然十分重要,但是生活质量和财政压力的概念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也许我们从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如果我们还没能做到的话----就是我们应该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提高患者疗效上,包括接受我们学科的自身限制,与其他学科联合,将新技术整合至我们的实践中,发展有效的医疗服务方式来保持在“市场竞争”中的竞争力。为了提高疗效,我们必须设计有效的问题和模型,然后检测他们的准确性,接着将信息通过有效且非惩罚性的方式进行分享。SYNTAX研究以及PARTNER研究充当了有效的疗效分析模型,并为心内科及心外科医师的合作做出了努力,这些出众的合作努力的结果勿需令人恐惧。讽刺的是,心脏外科医生曾经恐惧的新技术,将不仅仅帮助我们在治疗患者中获得更好的疗效,也帮助我们激励新一代医生们找回属于我们当初的荣耀,无论新一代医生们被看做外科医生、介入医生或是“做手术的内科医生”。

本期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目的是对TAVI这一项快速发展的技术进行描述,尤其着重于经心尖TAVI,因为它代表了技术革新和现代心脏手术中内外科医生合作的典范。我们感激这一领域的先驱,尤其是Leipzig的Friedrich Mohr教授,Dallas的Michael Mack教授, Rouen的Alain Cribier教授和Vancouver的John Webb教授。我们都知道对一项新技术大力提倡的话,必然会被认为是改革的倡导者,而改革不可避免地将会有争论伴随着。我们强烈希望你对于这项新技术能够保持开放的心态,因为它很可能会变成像经皮冠脉介入术(PCI)那样被人广泛接受,并且在未来的岁月中成为一项现代心脏外科医师渴望征服的技术。

现在,我们很高兴能够介绍我们尊敬的特邀主编,来自每年大约进行1,500例TAVI的德国Leipzig心脏中心心脏外科的副主任,Michael Borger教授。我们真诚的感谢他以及他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者为本期杰出的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做出的贡献,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专家。在这样一段有趣的阅读时光,我们将从现代心脏外科的开拓者所获得的成功以及所面对的挑战中学习经验,获得进步。

 

申明:作者申明没有利益冲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