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高树庚教授:既要与时俱进,也要脚踏实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李嘉琪
关键词:

编者按:第九届华西微创胸外科手术论坛暨第二届胸科ERAS华西论坛、第四次中国西部胸外科论坛暨胸外科学院西南分院成立大会于2017年10月19日至10月22日在成都顺利举行。本次会议旨在“赏析胸外前沿科技“,众多胸外科名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胸外科微创领域的前沿和发展,分享胸外科先进诊疗技术和经验。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高树庚教授做了题为“单孔胸腔镜肺癌手术”的演讲。会议期间,我们有幸邀请到高树庚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

人物聚焦:高树庚

高树庚,医学博士,教授,现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担任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常委兼副总干事,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外科学组委员,中华胸心血管外科分会肺癌学组委员,北京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副主委兼秘书长和肺癌学组组长。《ATS》中文、《中华医学》、《中华肿瘤》、《癌症进展》等杂志编委或审稿人。1989年毕业于山东医科大学,从事胸部肿瘤临床和研究工作25年,理念先进,外科技艺高超,尤其擅长肺癌和食管癌的胸腔镜微创外科治疗,居国际一流水平。在肺癌早期诊断和以外科为主的个体化治疗方面有较深造诣,使患者得到最合理治疗。承担或参与承担“863”等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课题。

图1.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高树庚教授

对话

AME: AME Publishing Company

高教授:高树庚教授

「中国的医生对于外科技术更具有钻研精神,追求更高的层次,这种努力的程度和国外的医生是不一样的」

AME: 您在本次会议上分享了题为“单孔胸腔镜肺癌手术“的讲座,您认为现今单孔胸腔镜手术在国内热门,在国外不那么热门的原因是什么?

高教授:一个原因是我们国家的胸外科医生对追求胸外科技术的热情依然非常高涨。无论是高年资的医生还是青年医生,大家都在积极追求新的、有所进步的术式。中国的医生对于外科技术更具有钻研精神,追求更高的层次,这种努力的程度和国外的医生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国胸外科大夫的技术水平很高。中国人心灵手巧,其实这也是一个民族的天性。

另外一个原因是理念的不同。欧美国家对“孔”的追求没有中国这么在意。国外的医生尤其是欧美国家的医生,总的来说,他们对切口不是特别在意。美国现在仍然有接近50%的大夫还是做开胸手术,即使做微创手术,也不过分强调单孔、两孔或三孔。但客观的讲,在国际上,我们国家近些年在外科技术方面是先进的。

「未来单孔胸腔镜即使不是标准术式,在中国应该是一个主流术式之一。」

AME: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人工智能的进步,您如何看待单孔胸腔镜的未来发展?X

高教授: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单孔胸腔镜即使不是标准术式,在中国应该是一个主流术式之一。一个原因是单孔胸腔镜带来的创伤相对比三孔、两孔更小。第二个原因是,如果掌握了实施单孔胸腔镜手术技巧的关键所在,它的流畅性、手术的彻底性、术后并发症以及预后和其他的手术是没有显著差异的。

「我认为手术主要是“脑子”做的,不在于“手”。所以整体上来讲,这个手术学习的过程不难,大家只要多动脑,有好的基础,应该就没有问题。」

AME: 学习和实施单孔胸腔镜手术过程中,要达到精细娴熟、快速稳健、并发症少的效果,最需要注意哪些问题,能否请您谈谈您的经验和体会?

高教授:我觉得单孔胸腔镜和多孔胸腔镜、开放手术没有本质的区别。大家多半认为手术是“手的技巧”,我认为手术主要是“脑子”做的,不在于“手”。关键是要注重术前、术中判断,思考每一步应该怎么做,每一个角度应该怎么去把握,每一个腔你应该达到什么样的角度,怎样去处理血管。每一个细节其实都经过大脑的思考,它不单纯是一个“手技”。

另外,做手术一定要有很好的解剖基础。只要解剖在你心中一目了然,很清晰,无论是采取几孔都不是难事。今年我们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对于扶镜手来讲,他们认为扶单孔并不比扶三孔更累、更困难。所以整体上来讲,这个手术学习的过程不难,大家只要多动脑,有好的基础,应该就没有问题。

「最重要的是要做一个合理的手术,要把握好适应症,这是一个青年医生最应该注意的问题。要稳,少出并发症,保证病人活得长,活得好。」

AME: 您对中青年胸外科医生有何建议?

高教授:中青年医生对于外科技术的追求热情是非常值得肯定的。我对他们期望是:第一,首先要知道一个病人应该做什么样的手术,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术式,应该切到什么样的范围,怎样让病人更快的恢复,这是一个最高原则。而采用哪项技术应放在第二位。最重要的是要做一个合理的手术,要把握好适应症,这是一个青年医生最应该注意的问题。要稳,少出并发症,保证病人活得长,活得好,至于手术时间长一点都没关系。所以我觉得青年医生还是应该扎实,从理念上要正确。第二,再从技术上进步。这样,你对一个病人的处理上就可以说是合格的。

「我们医生要做的最基础的是把每个接诊的病人详细的、准确的、完整的资料收集好,这是最重要的因素。」

AME: 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个体化治疗中的应用和带来的影响?

高教授:人工智能不止机器人手术这样一个概念,人工智能可以应用在肿瘤的预防、诊断等各个方面。我们把海量的数据给了人工智能以后,它对于疾病的判断、治疗方案的选择,甚至可以达到和比较高水平的医生相近的程度。我们医生要做的最基础的是把每个接诊的病人详细的、准确的、完整的资料收集好,这是最重要的因素。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对疾病的判断相对可能比个人更客观。

在治疗方案的选择方面,我们现在的指南、标准、共识很多,但都是指一般情况,具体到某一个病人一定有特殊情况。在不违反大的原则的前提下,不要完全按照指南去做,一定要结合个体化的情况,给病人选择一个最合理的治疗方案:要结合病人的资料,结合每一个疾病的特殊情况,加上人工智能的帮助、医生的综合判断。比如有的小结节不一定需要做手术、放疗等,只要就观察就可以,而有的就需要马上介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个体化表现在从诊断、到治疗到全程管理,包括心理疏导等各个环节。

最后附上精彩的采访视频,一睹名家风采。

采写编辑:李嘉琪 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编辑:麦雪芳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