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陈海泉:视病人如亲人——让他们活得长、活得好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陈海泉
关键词:

编者按:由AME出版社和上海市防癌抗癌事业发展基金会共同主办的“胸怀大治——2017 胸部肿瘤规范化治疗上海国际论坛”于2017年10月20日和21日在上海顺利举行。作为大会主席的陈海泉教授在会议间隙愉快接受了我们AME的采访,和大家分享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国际化学术大餐,以及多年做医生的心得。

人物聚焦:陈海泉

教授、博导,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胸部肿瘤多学科诊治组首席专家、肺癌防治中心主任。

陈教授1992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胸心外科学,1997-1999年在美国波特兰St.Vicent医学中心工作,师从著名胸心外科专家Albert Starr教授,完成美国胸心外科医师临床专科培训。2000年后,先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MD Anderson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总院、Dana-Faber癌症中心等进行学习交流,保持本学科的前沿知识。长期从事胸心外科临床工作,胸心外科技术全面。擅长肺癌、食管癌等胸部肿瘤的早期诊断和以微创手术为主的多学科综合治疗。

担任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会员(2011年起)及会员发展委员会委员(2016-2017) ,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 2016年会 Skill Course 共同主席,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 2013-2016 Focus论坛Faculty member ,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 Focus CHINA 2016共同主席,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STS国际理事 (2016-2018)及两届国际部委员(2011-2013、2014-2016), 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STS会员(2015年起), 亚洲胸心血管外科协会 ASCVTS 理事(2016年起),美国胸科医师学院资深会员FCCP 上海市领军人才 ,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分会常委,上海市抗癌协会胸部肿瘤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医学会胸外科分会副主委,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食管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二审专家,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专家,长江学者评审专家,多本SCI期刊审稿人以及国内多家期刊编委。

对话陈海泉

  • AME: AME Publishing Company

  • 陈教授:陈海泉

火花四射,真理崭露

AME:作为大会主席,您认为此次会议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陈教授:此次会议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从会议设计到邀请嘉宾,都是经我们深思熟虑、精心设计的。最后呈现的效果非常不错,会议期间,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地听。我们邀请到的一些专家,特别是外国专家,在临床研究方面都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此次会议特别强调讨论环节,很多专家都对此感到意犹未尽。有影响的国际会议大都如此,参会者与嘉宾就一个问题展开颇为深入的讨论。通过讨论,我们从中碰撞出火花,以求寻找我们今后改进临床工作和临床研究的闪光点。

医患关系,处理有方

AME:您的患友疗效满意度非常高,很多患者和家属都视您为恩人,那么您有哪些处理好医患关系的建议?

陈教授:首先我一定要说,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我平日工作比较繁忙,对他们的关心远远不够,对此我还是感到很惭愧的。我真心希望今后的诊治过程中,我们医生与患者之间能有更多的时间坐下来聊聊天,但是门诊太忙了,时间太有限了,因此目前无法实现,但是我们一定会尽力给他们最好的治疗方案。手术也一样,我每星期平均有三十几台手术,从早上排到晚上,工作负担挺重的,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保持清晰的头脑和充足的体力,保证早上和晚上的手术治疗效果一致,这些都是从病人反馈中得出的结论,所以感谢病人的信任。至于建议,就是每位医生都应尽已所能给病人最好的治疗,我一直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我以前做“小医生”,我的老师是这样教导我的,到我后来做“大医生”,我也是这样要求我的团队,再到作为院长,我也要求全院都要做到如此。假如你给病人想出来的治疗方案,同样愿意用在父母身上,那么你就可以运用在病人身上。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我们医生要让病人得到最好的治疗,这就是我们的要求。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病人活得更久并且活的更好。另外,在上海,我们医院对于肺癌和食管癌治疗的费用都是最低的,这都是有据可循的。

食管癌新辅助治疗,找准方向

AME:对于食管癌新辅助治疗,您怎样看待其发展方向?可以分享您的经验和提议吗?

陈教授:从事食管癌新辅助治疗的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个手术有难度。单纯从手术方面入手,我们做了两个以此为主题的临床研究。其中的一个临床研究的五年生存率已经出来了,这个研究结果还是非常不错的:直接手术的这批病人,他们总体的五年生存率超过60%。即使是有淋巴结转移的病人的五年生存率也超过了50%。所以食管癌新辅助治疗的关键是找准哪一批病人适合做新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病人的依从性一定要好。

以小见大,写好病史

AME:您在非常忙碌的状态下,依然一直坚持看重“好好写病史”,能谈谈您这么做的原因吗?

陈教授:其实刚开始从医时,我对“病史”的理解没有现在深刻,越到后来,你就会越发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就像做科研,这就是你最原始的记录。如果病史不写好,也许对病人影响不大,你给他做好治疗就行,但是对我们今后总结和改进治疗方案,以及做临床研究非常重要。所以病史一定要真实,可靠和详细。

更多精彩内容分享,欢迎观看视频:

采写编辑:王杏,AME Publishing Company

视频剪辑:麦雪芳,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