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谭建新:患者是医生的老师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编者按:广东省胸部疾病学会儿科呼吸介入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将于11月4日举办。会前,AME出版社(以下简称:AME)有幸邀请到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儿童医学中心谭建新主任接受采访。 

专访人物:谭建新

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儿童医学中心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硕士导师。   

长期从事儿科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在小儿呼吸、心血管疾病和儿童危重症领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学术造诣。主编《小儿心律失常诊疗学》,《儿科学(双语版)》教材。  

社会兼职:中华医学会儿科呼吸学组儿童间质性肺疾病学组委员,广东省儿童危重症学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儿科学会常委,儿科学会呼吸学组副组长,湛江市医学会儿科学会主任委员。

谭主任介绍了其团队正在进行的科研工作,从“患者是医生的老师”这一角度分享了一例使他至今记忆犹新的十年前接诊的患者,作为科室主任,他总结了这么多年的工作心得与体会。最后,谭主任对即将成立的儿科呼吸介入专委会表达了殷切期望,希望专委会能踏踏实实发展,做出实效,使广东儿童呼吸介入治疗有一个质的飞跃。

对话 · 谭建新

AME:从事儿科工作20多年来,在临床工作中,您认为儿科与其他专科相比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谭建新:儿童病情变化快,是医生辛苦、特别是值班医生辛苦的一个主要原因。从专业发展来看,儿童因个体小,很多技术开展都受到限制,如支气管镜技术,成人开展这项技术很容易,而儿童涉及到麻醉、设备微型等因素较难开展。

AME:您最新在进行的研究是什么?进展到了什么阶段?期望达到哪些成果?和我们分享一下。

谭建新:我们正在开展的科研工作,主要是哮喘的研究。2014年我们首次发现microRNA-3162-3P在哮喘患儿体内特异性高表达,并由beta-catenin介导其哮喘免疫调控作用,发表SCI论文2篇。下一步将从表观遗传学角度研究该RNA在哮喘的发生发展中的作用。

AME:这些年临床工作中,哪位患者曾经触动过您、打动过您,使您至今记忆犹新?为什么?

谭建新:患者是医生的老师,我经常跟学生这样讲。临床工作中有好多好多这样的实例,简单讲一例呼吸相关病例。十年前,我们收治了一名发热、咳嗽的5岁患儿,此患儿还是我们医院影像科医生的小孩。入院时,根据临床症状,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第二天相片结果显示支气管肺炎,左肺实变影,怀疑支原体感染,经验使用阿奇霉素,并查支原体IgM抗体,但结果阴性,排除支原体感染。肺部CI检查显示实变加重,发热不退。家长要求全院会诊,结果很多,总的一条:重症肺部感染,使用强效抗生素。此时,家长提了一句,需不需要复查支原体?我当即复查,结果显示IgM 1:320,按支原体感染治疗,加用小剂量甲强龙。第二天患儿的体温出现消退,第三天呼吸困难症状已明显改善。

自那以后,我们对于临床怀疑支原体感染的病人,再不以一次结果定诊断。其实抗体需要双份结果的基本理论在本科上课时就反复讲过,但在实际工作中因为缺乏经验而常常被忽视,这说明只有通过反复实操,才能将理论铭记于心。

AME:作为科室主任,您在科室管理工作中有什么经验与心得?

谭建新:作为一个当了十年,管理4个病区的主任,我也总结出几点心得体会:公平,才能服人;给他人机会,工作是靠大家干出来的,每个人需要一个发展的平台;关注学科发展和人才梯队,而不是只关注自己所在亚专业的发展;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当好引路人。

AME:最后,想请您谈一谈对专委会成立的期待,希望此专委会今后在哪些方面开展工作?取得哪些成绩?

谭建新:现在各种学会、协会很多,儿童呼吸学组是一个大学组,从业人员很多,但真正能做呼吸介入的单位非常有限。陈德晖主任愿意挑起此重担,应给予点赞。希望专委会能团结有共同志向的单位和个人,踏踏实实发展,做出实效,盼几年后广东儿童呼吸介入治疗有一个质的飞跃。


采写编辑:宋纪松,AME Publishing Company

往期回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