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姚勇:医路人生 一路无悔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北京协和医院垂体疾病MDT团队访谈

每一段开拓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正是开启国内垂体腺瘤多学科治疗之路的“开山虎,拓荒牛”。而作为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首任秘书长,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的姚勇医生又有着怎样的医路人生?忆起这些年协作组从筹备、创建、实践、运营,到逐渐成熟并取得成效,有着怎样的感触?对多学科综合治疗协作组(MDT)治疗模式有着怎样的理解与体会?行医多年,又有着怎样的人生感悟?接下来将为您一一揭晓。

协和医路人生 始于白医大精神传承

姚医生的医路生涯,开始于白求恩医科大学七年制,在他心中,白求恩精神是对医生这份崇高职业的最好诠释。

姚医生高中时,骑自行车不慎曾在冰上摔倒,膝盖被严重摔伤,就诊于当地医院,骨科医生为他做了血肿穿刺,然后进行了加压包扎,很快就康复了。那时,他看到医生的工作真的很伟大,能够帮助病患,也很受人尊敬,便萌发了将来学医的念头。“那时就觉得医生能治病救人,觉得很崇高,很伟大。”

其实,在姚医生那一代人中,在科技兴起的大潮中,更多学子愿意选择理工科,如计算机和财经等专业,姚医生那时成绩非常优异,怀着对医学的热忱,1991年考入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医学大家的白求恩医科大学七年制。

1997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现北京协和医学院)到全国十几家有临床七年制专业的医科大学中招生,可以从七年制转成八年制继续学习。协和作为我国医学院校最高等的学府和我国医学史上最璀璨的明珠,是所有医学生梦寐以求的医学圣殿,其招生标准也自然严苛,只有成绩前几名的学生才有资格报名考试。姚医生凭借自己的努力和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自此开启了协和医路人生。

“情定”神外  只因 “钟心” 一人

自学习临床医学起,姚医生便梦想着当一名外科医生,“外科医生做手术,就像一名将军在指挥战场,很有担当,虽责任重大,但对患者的帮助也是立竿见影的。” 然而,真正使其下定决心师从神外的,是在轮转过程中,姚医生遇到的一位医生。“他是外科医生中少有的君子型的医生,不是霸气侧漏,而是温文尔雅,像长辈一样慈爱、和蔼,让你感觉很温暖。”姚勇说,这便是现任神经外科主任王任直教授。

“我就是冲着王老去的”,姚医生选择神经外科的原因,是如此简单,神经外科让姚医生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在任祖渊、苏长保、王任直等老师身上,姚医生看到了相近的性格特点,都很温和,不急不躁。这是科室文化和历史的一脉传承,与神经外科本身的工作特点也相契合,因为神经外科不是大刀阔斧的外科,而是非常精细的外科。

在王任直主任的带领和耐心引导下,姚医生从一名稚嫩懵懂、初出茅庐的年轻医生,跌跌撞撞,一路成长,一步步揭开神经外科疾病神秘的面纱,在垂体瘤治疗和内镜手术中逐渐打开一方天地。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王老在背后的支持与鼓励。

图1. 姚勇医生代表整个团队领取中华医学科技奖三等奖

图2. 姚勇医生荣获“2015年度外科学系最佳副教授”荣誉称号

多科协作  共克垂体腺瘤顽疾

垂体腺瘤可引发内分泌代谢紊乱和神经功能障碍,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寿命,是一种涉及多学科的复杂疾病,往往需要多学科合作。总体而言,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垂体腺瘤疾病治疗均为多科协作的模式。在垂体疾病的治疗上,协和团队与国际接轨,在国内领先。协和的多学科协作团队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覆盖了内分泌科、神经外科、放射科、放疗科、病理科、妇科内分泌、眼科、核医学等多个科室。

“多科室共同诊治,多名专家分析讨论,群体智慧的结论能很大程度上避免误诊漏诊,也能更好地规避医疗风险,使患者更容易接受,也减轻了医生个人的决策压力。” 姚医生说,我们希望协和的模式得到推广与认可,最终使国内垂体腺瘤患者都得到标准化的诊治。

曾经一位患者给姚医生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患上肢端肥大症,最初病程发展很缓慢没能引起注意,最开始是月经紊乱,吃了些中药,便出国留学了。这次回国发现视力变差,看东西模糊不清。最典型的是外观的改变,她原来很漂亮,后来面容发生明显改变。姑娘后来在协和查出垂体上长了很大的肿瘤,但因为担心垂体手术的并发症迟迟下不了决心手术,在MDT多位专家的分析和劝慰下,最终姑娘在协和进行了手术和放疗治疗。

姚医生分析,其实很多垂体腺瘤病人都会出现视力模糊的症状,很容易被误认为近视。另外,早期可能不会出现肢端肥大的症状,很难发现,需要结合内分泌科的筛查进行分析。

“因为肢端肥大症由生长激素增高引起,骨质的增生逐渐导致肢体变形,发生面容改变。随着治疗的效果,外貌会有一些改善,但很难再恢复原貌,比较可惜。”姚勇表示,“ 对于肢端肥大症的女性来说,若能早期发现疾病,早期得到治疗,便能避免容颜受损。对于这种病例,多学科治疗模式的优势便体现了出来。”

推广协和模式  建立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

2004年,国内知名的几位神经外科专家如王任直教授、雷霆教授、于春江教授等人参加了一个国际大会,发现国外有垂体腺瘤协作组织,受启发决定在国内组建类似的组织,于是花费近两年的时间筹备、实践。然而,受重重困难的阻碍,筹建协作组的想法一直未能落地。

“最初,实际上很多人不太理解这项工作的意义,因为它是一个自发的民办组织,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资助,完全依靠个人的兴趣和主动性,难度很大,当时担心会做不好。”姚医生讲述,协作组的创立经历了几多波折,“我们希望决定做一件事时,就要做好,这也是协和一直推崇和追求的作风。”

直到2012年,在王任直主任的带领下,中国垂体腺瘤多学科协作组才正式成立。它联合了全国各家垂体瘤诊疗中心,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对垂体感兴趣的人,共同推广规范化治疗、个体化治疗。

大量的病源、精湛的医术、各个科室实力相当是协和的优势,经过多年的积累,协和总结出了丰富的垂体腺瘤的治疗经验。为了使全国的垂体腺瘤病人受益,协和以开放共享的姿态,将治疗模式和成果无偿推广。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5年过去了,协和在国内垂体疾病治疗上依然处于当之无愧的领先地位。通过协作组的努力,吸引了更多同道来关注垂体疾病,使更多的垂体疾病患者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姚医生感慨。

2015年,协作组进行了一次增员,到目前为止没有再增员。“实际上这些年想加入协作组的中心非常多,但我们希望在扩大团队上更谨慎些,使组织更好地规范化。在规范组织方面,我们也制定了一些书面的标准,比如规则、章程、会徽、责任权利。”姚医生介绍。

在实际工作中,协作组会定期开展活动,将各个中心团结起来,集思广益,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实践。如编写指南共识、手术演示直播、开展多学科的综合分析与讨论等,都体现了垂体疾病诊疗以人为本,多科协作的个性化综合性理念。

协作组成立后,先后撰写了多部指南和共识,如2013年制定了《中国肢端肥大症诊治专家共识》,2014年制定了《中国催乳素腺瘤的诊治专家共识》。肢端肥大症和催乳素腺瘤是两种常见的垂体疾病,共识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具有重要意义。2015年制定了《中国库欣病诊治专家共识》,2017年又制定了《中国垂体TSH腺瘤诊治专家共识》,这些共识涵盖了各种功能性垂体瘤,为国内各家医院规范化治疗这些疾病提供了非常专业的指导。

“共识虽然不是临床治疗绝对的规则,但可以作为指导,让一些基层医生、尤其是不常参加国内外会议的医生了解目前规范化治疗,例如一些垂体瘤患者不需手术治疗,有了指南和共识,便可以为医生临床诊治提供参考。”姚医生指出,同时,对于撰写共识的专家而言,这也是更新和充实自身知识的过程。

开展神经内镜垂体瘤微创手术

2007年,姚医生在北京协和医院开展神经内镜垂体微创手术技术,经过10年的临床历练,姚医生在神经内镜下经鼻蝶窦垂体腺瘤、颅咽管瘤、生殖细胞瘤等鞍区疾病的微创手术治疗方面有了一定建树,并成为北京医学会神经外科内镜专业委员会委员。在姚医生的带领下,协和的神经内镜手术也逐渐开展起来。

在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成立之初,为了解国外垂体中心的发展现状。2013年,王任直主任带队,到美国参观学习。而后,姚医生先后去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纽约长老会医院、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密歇根大学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5家美国久负盛名的医院,这些医院都有各自的垂体中心,内分泌科和神经外科都有密切合作。其中,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被认为是内镜的圣殿。

姚医生发现,这些医院中,五六十岁的神经外科医生垂体瘤手术多使用显微镜,而四十岁左右的医生多使用内镜手术。这说明什么?说明垂体瘤手术使用内镜优势要比显微镜大。

“显微镜的成像原理是局部放大,但仅通过一个鼻孔大小的空间,能放大的程度有限。而内镜的视野更清楚,内镜相当于一个摄像头伸进了鼻孔,把眼睛直接放到肿瘤的位置。”

姚医生边说,边用手和手中的笔来模仿内镜和显微镜的视野范围。为了更清晰地讲解,他还以门和屋子来类比。“显微镜就相当于站在门外向屋内看,你能看到这个屋子的全貌吗?肯定不能。内镜则相当于从门外伸进来一个摄像头,可以看到所有的角度。” 姚医生说,看得清楚,相对来说手术安全性也会更高。

但是内镜也有局限。显微镜看到的是立体的,会让人觉得显微镜看到的是真实的。而目前临床使用的内镜均为平面的,尚没有3D内镜,因此,需要操作者在脑中建立起空间感,需要一定的训练过程。

“但两者并非互相排斥,不论是显微镜,还是内镜,都只是工具,关键是使用工具的人的大脑。只要能把技术练得炉火纯青,能扬长避短,都能在临床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姚医生说,武侠小说中练剑的最高境界是“手里无剑,心中有剑”,即达到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做学问亦是同样的道理。

在姚医生看来,随着科技的发展,未来使用机器人做手术并非没有可能。机器人手术和人眼手术之间的过渡,就是镜子,就是摄像头。如今,胸腔镜、腹腔镜、宫腔镜、膝关节镜等,身体各部位的手术都在使用内镜。内镜是科技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步,为将来的智能化奠定基础,起到承上启下的过程。例如,达芬奇机器人,实际上它的原理也是通过镜头来操作。

图3. 姚勇医生(左三)在第十届北京协和医院微创论坛上与同行合影

充分沟通  搭建医患间信任

在姚医生看来,医患之间充分信任是获得良好治疗效果的基础。只有这样,患者才能放心地把自己的生命健康交给医生。医生和患者才能成为一条战线的战友,一起冲锋,而非站在对立面。

充分沟通是建立信任的重要过程,医患双方医学知识不对等,掌握的“情报”有着巨大差别,医生需要浅显易懂地为患者讲解病情,各种治疗方法存在的利弊,理清问题的主次,帮助患者作出选择。生命最为珍贵,以垂体瘤手术为例,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把肿瘤切除干净,会不会复发,这是优先考虑的问题,而后再考虑能不能保护垂体功能,有没有垂体相关的并发症。

随访是及时了解病情发展和预后的重要环节。在北京协和医院,所有垂体腺瘤病人都要进行终身随访,因为垂体腺瘤有些对内分泌的影响是终身的,比如部分病人会有终身的垂体功能低下,需要进行激素替代治疗。

“病人出院时,我们会为他们留下二维码或联系方式,再三叮嘱病人定期到神经外科和内分泌科同时随诊。随诊期限根据不同肿瘤的种类和性质而有所差异。另外,我们建立了垂体疾病MDT微信群,如肢端肥大群、库欣病群、无功能垂体瘤群等,由科里的年轻医生负责管理,发送一些通知与提醒,解答病人的疑问等。这种方式很好地增加了医患之间的沟通与信任,也能帮助患者少走弯路。”姚医生说。

传道授业  培养行医理念

在繁忙的临床工作外,姚医生还担任着医大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工作。

“对于年轻医生,除了扎实的技能,更重要的是理念的培养。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是一个‘红线’。为不该手术的病人做了手术,即使手术做得再好,哪怕一点并发症都没有,理念错了,整个治疗模式也便错了。” 姚医生说。

医学之路没有尽头,也不停地在快速地发展变化。姚医生始终保持与时俱进和医学知识的不断更新。以前,医生靠裸眼看病,如今有了显微镜、内镜,一些领域甚至出现了机器人手术,所以需要不断更新技能,接受新的观念。

“另外,团队合作非常重要。几十年前,强大的个人能力也许能带动整个科室甚至整个医院的发展。而在今天,我们意识到团队作用的强大,在一个团结的团队中,个人的辐射力才会更强。”

此外,在临床教学中,姚医生还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的语言表达和总结习惯。他说:“中国人做了很多事情,但比较可惜的是,一方面表达不好,因为英文技能不过硬。另一方面,总结得不够好。比如,虽然别人1年只治疗50个病人,但这50个病人,他可能观察了20年;而你一年可能治疗500个病人,但只观察了1年,这样是没有意义的。”

因此,每次的教学会议,他都会让学生提前准备好PPT,模拟国内外大会的发言,站在会议室讲台上演讲,其他人则围桌听课、提问、讨论。“能站上讲台,对着一屋子人,清晰流利地完成演讲,这就是一种锻炼。”通过这样长期的练习,演讲能力和语言技能便能得到培养。

图4. 姚勇医生在为学生讲课

图5. 北京协和医院临床博士后临床思维公共课程授课照片

图6. 姚勇医生与法国交换学生合影

后记

西方有这样一句话, “A good surgeon must have an eagle’s eye,a lion’s heart,and a lady’ hand”(外科医生应具备“鹰眼,狮心,妇人手”)。随着年龄的增长,姚医生认为,外科医生最重要的就是“lion’s heart”,“lion’s heart”即外科大师的手术意志,象征着勇敢、机敏、果断。无论遇到任何事都应有条不紊,遇险不惊,遇难不退,坚韧不跋。

“很多时候,手术反复做了十台二十台,便能掌握技巧。为什么总有人说要找专家,要找老教授,看重的就是他的经验。在遇到风险,遇到紧急情况时,能够临危不乱。” 姚医生说,只有一点点的积累,经历得越多,心理才越成熟、越坚定。

一路拼搏,一路成长,一路点燃希望,也正是因为经久的付出与坚持,姚医生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多年辛苦的从医生涯,纵使碰到过挫折,也经历过失望,但姚医生从未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做完一个成功的手术,觉得这种满足感和帮助病人的成就感不是用钱能买来的,辛苦一人,幸福全家人和更多人。”何乐而不为呢? 

专家简介

姚勇,男,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垂体组。副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秘书长,北京医学会神经外科内镜专业委员会委员,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获“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十大副教授”荣誉称号。

2007年开展神经内镜微创手术技术,擅长神经内镜下经鼻蝶窦垂体腺瘤、颅咽管瘤、生殖细胞瘤等鞍区疾病的微创手术治疗,难治性垂体腺瘤的综合治疗。以及脑室镜下脑积水、脑室内占位等的微创手术治疗。

主要负责并组织编写5部各亚型垂体腺瘤诊治规范及专家共识(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2012-2016年)

在研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一项;科技部重点支撑计划一项;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与健康科技创新工程一项;首都特色医疗基金一项。(均与鞍区疾病有关)


采访编辑:董杰 高晨 钟珊珊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撰写编辑:董杰 钟珊珊 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 AME publishing company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