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AME Prize 2017:梅奥医生到广医附一院的“取经”之旅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ME
关键词:

作者:Monisha Sudarshan, MD, MPH, FRCSC, Division of Thoracic Surgery, Mayo Clinic, USA; Stephen D. Cassivi, MD, MSc, FACS, FRCSC, Professor of Surgery, Vice Chair -Department of Surgery, Division of Thoracic Surgery, Mayo Clinic, USA

译者:梁恒瑞, 就读于广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南山学院,2017 WCLC(世界肺癌大会)微型口头汇报及壁报展示获得Developing Country Award。

编者按随着今年第25届欧洲普胸外科大会(25th ESTS)的“Master’s Cup”赛事的完满落幕,被ESTS评选为全场表现最佳的选手——来自梅奥诊所的Monisha Sudarshan医生荣摘ESTS-AME Prize奖项。该奖项由AME出版社与ESTS联合设立,今年Sudarshan医生会在AME出版社的赞助下,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教授团队进修一个月。在这次“东方取经”之旅启程之际,Sudarshan医生与她的导师Stephen D. Cassivi教授写下了他们对这次研修之旅的期待和展望。

Monisha Sudarshan医生表示,国际合作对外科的临床结果改善、研究进展推进以及培训机会获取等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对于此次中国研修的机会,Monisha Sudarshan医生非常重视和期待,最希望得到的收获是跟广医附一的医生探讨和交流胸外科手术思维,学习广医先进的术式和流程,并希望能展开一些合作。同时,Monisha Sudarshan医生也希望趁此机会,体验一些广州当地独特的文化。

Monisha Sudarshan医生本人供图

“国际访问奖学金”并不是一个新事物。 早在19世纪,北美的外科医生(包括传奇人物William Halstad医生)就获得过类似奖项支持,获得国际交流访问的机会。这种早期的协作逐渐演变成为现在包括美国外科学院在内的各种外科组织中的“国际访问奖学金”。在胸外科领域,多伦多大学的Griff Pearson教授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在其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就访问了世界上众多知名的胸外科中心,包括英国的Frenchay医院、瑞典的Karolinska医学院和Viking Bjork中心等,也正是在这些国际访问学习的过程中,他学习掌握了纵膈镜技术并将这一技术带回北美,最终成为肺癌分期的金标准。

对临床研究的影响

国际访问交流活动往往是促成各个学术机构之间合作的桥梁,促进临床试验研究的进行。2003年ACS发表一项调查,发现35%的访问学者最终在他们的交流学习期间发表了文章。但是国际访问交流的目的不仅仅是发表文章,而是应更多促进临床试验的注册和实施。外科临床试验常常由于样本量小而达不到预期结果,但是国际合作可以带来更大的样本以及更好的资金赞助,从而得到更具有普适性的研究结果。Soreide等人写了一部关于如何通过良好的国际合作来提高临床研究质量的详细指南。当外科医生在这个层面上互动时,就可以了解彼此的真实医疗环境,更好地解释得到的临床研究结果。

对临床成果的影响

更好的临床试验自然会带来更好的临床成果。国际化的交流能带来新的技术、不同理念的碰撞,同时还有机会接触到不同医疗系统。例如,简单到如何准确定义急性胰腺炎这件事,就可以极大地影响其诊断、治疗和预后,而为急性胰腺炎制定精准的新定义这一项目,就汇集了来自77个国家的1000名医师。通过纳入不同的国家的受试者,国际合作不仅可以提高研究样本量、增加临床普适性,而且还可以广泛采用各种术语。当外科医生通过相关学科委员会以及学会拓宽了视野后,这种大规模的国际合作就可以在单个医生这个层面展开。

对外科教育的影响

“全球化外科学”项目旨在扶持发展一些外科项目,以及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医疗保健事业。全球化外科医学已经成为住院医师培训项目中外科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被作为额外的培训项目(国际外科研究奖金),或整合到临床培训中。近年来,住院医生获得“国际访问奖学金”到其它中心访问交流这种形式,被认为是培养下一代全面发展的外科医生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交流可以培养访问者的领导才能、促进未来研究合作以及培养合作精神。比如本次的ESTS-AME奖项就是通过比赛形式来争取“国际访问奖学金”的途径之一。

为纪念O.T. Claudet(梅奥诊所早期的一位杰出胸外科专家),在梅奥诊所心胸外科住院医培训项目的最后一年,培训医师需到世界各国优秀中心进行为期一星期的访问学的交流。访学奖金涉及很多需要烦琐的事情,例如与各方沟通协调、要有一个合适的热心资助机构和进修单位、也涉及签证、资金等行政方面的问题。但是,这个访学项目对高年资住院医生来说有着相当大的长远意义,并且也是住院医生培训最后一年的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

如何让你的访学经历更有价值?

由于明显的临床制约因素,这种国际访学时间往往很短暂,因此学者和接待方都应事先进行详细的规划,以确保访学者可以最大程度上利用此次机会进行充分的学习和交流。

首先,访学者要明确自己此次访学的主要目标;同样接待方(进修单位)也要明确自己单位的优势及独特点所在。访学目标主要包括三点:临床方面、科研方面、患者量/诊疗效率。临床方面主要应该注重学习新的和该单位独特的技术(应该在访问之前就做好功课)。科研方面包括研究结果展示、讨论、参加所在进修单位的科研组会以及寻找将来有可能合作的机会。现在越来越多的外科医生成为在患者术中以术前术后快速康复、提高诊疗效率的主导,这一点使得我们可以讨论的范围宽很多,从手术质量最大化的控制到ERAS(加速康复外科)。

笔者(Monisha Sudarshan)带着以下主要目标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交流访问。笔者在梅奥诊所接受过胸腔镜以及机器人辅助的肺叶切除、胸壁手术以及气管手术,所以在临床方面主要关注微创复杂肺切除术。在广医附一院如此大手术量的背景下,笔者有充分的机会在这里学习微创肺手术的独特之处,与他们讨论疑难病例,关注治疗结果。笔者同样非常感兴趣的话题是在如此大手术量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治疗流程。在访问期间,基于笔者作为胸外科住院医师协会(TSRA)教育主席的经验和对提高住院医教育质量的兴趣,应接待中心(AME)的邀请,将介绍北美胸外科培训模式的演变。最后,如果有机会的话,笔者还希望开展一个多中心合作的研究。

总的来说,这次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学术访问希望最大的收获,是胸外科手术思维的交流,同时学到他们独特的手术方案及流程。此外,体验一下当地文化,并且建立起持久的跨地区的协作。

  • 本文编译自即将发表在 JTD 杂志的“Visiting Scholarships in cardio-thoracic surgery: A valuable experience for fostering collaboration”一文。

ESTS - AME Prize简介

ESTS - AME Prize由AME出版社与ESTS协会于2015年联合设立,授予ESTS Postgraduate Course病例挑战赛(Master Cup)全场表现中最优的一位参赛队员。获奖者将获得AME的资助,到中国领先的胸外科中心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学习交流。历届获奖者如下:

  • 2015:Lieven Depypere (欧洲队,比利时鲁汶大学)  

    进修单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教授团队

  • 2016:Caviezel Claudio(欧洲队,瑞士大学医院)

    进修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赫捷院士团队

  • 2017: Monisha Sudarshan(加拿大队,梅奥诊所)

    进修单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教授团队


责任编辑:叶露娇,AME Publishing Company

排版编辑:陈媛玲,AME Publishing Company

封面素材:来源网络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